走投無路的村婦致習進平一封公開信

黃乃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11月01日訊】新唐人網站收到大陸民眾投書,全文刊登如下:

尊敬的習總書記:
您好!

我是一個59歲的農村婦女,每當在電視上看到你說要一心為民,我就感動的想流淚。你說的太好了,就是事實上離我們農民卻越來越遠,我們農民在現實的生活中,地方官員從沒有幫我們當人看。從電視上發現你出台的惠農政策真的不少,可到了我們農民面前仍然是災難深重。在我們這裡流傳了一個多年的民謠:「中央放光明,省裡出烏雲,市縣下大雨,鄉村淹死人」。就是說政策在中央是晴空萬里,到我們農村照樣會淹死我農民。為了想讓我們家人能夠活下去,我們鄭重地向您寫下這封信,介紹我家的悲慘遭遇:

一、你執政後,我們農民的房屋變成了地上附作物

我們的房屋有歷史以來都叫房子,從你執政後你的政府、法院將我們農民的房屋認定為附作物。土地你們官辦的黨支部代我們農民強行給賣了,也用不著同我們承包的農民丈量,就隨意搶去了。房屋和所有的建築,你的官員想寫多少就寫多少,用不著我們同意,更不需要評估,因為我們的房屋是土地上的附作物。我們房屋是附作物!我們農民還是人嗎? 你的官員還從沒有幫我們當人待過。

2011年1月19日,國務院通過實施《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條例》,上面沒有農民房屋的事,中紀委從人性化上考慮不妥,就於2011年3月17日出台了(中紀辦[2011]8號)《中共中央紀委辦公廳、監察部辦公廳關於加強監督檢查進一步規範征地拆遷行為的通知》,其中規定:「在《土地管理法》等法律法規作出修訂之前,集體土地上房屋拆遷,要參照新頒布的《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條例》的精神執行」。最高法院一看讓城鄉人民平等了,這是翻了天的事,就於2011年9月5日發出了《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涉及農村集體土地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法釋〔2011〕20號)的通知,該司法解釋「第十二條 徵收農村集體土地時未就被徵收土地上的房屋及其他不動產進行安置補償,補償安置時房屋所在地已納入城市規劃區,土地權利人請求參照執行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補償標準的,人民法院一般應予支持」。

但我家的土地早就納入了城市規劃,這也難不住你的政府和法院。商城縣政府在答辯中稱:「黃乃慶被徵收的土地系集體土地,被徵收土地上的房屋按集體土地地上附作物予以補償」。信陽中級法院在([2018]豫15行初273號)《行政判決書》上就認定:「其中包括對作為地上附作物的房屋拆除與補償安置內容」

我家所有口糧田和住宅下的土地,都被村支書余能武一個人在我們都不知情的情況下,將所有土地全部賣給了商城縣土地管理局局長余贇。村支書余能武還和鄉幹部汪洋菊、葉先鑫在我家人不知道的情況下,寫了我家室外的一些建築就算是登記丈量了。村支書余能武在我家都不知情的情況下,將我家房屋賣了出去。總之,我們的一切材產得命運都掌握在官辦的村支書手裡,我們真的不如過去《白毛女》中的楊白勞,你看看我們所有搶劫去的房屋和田地證據中沒有我們簽一個字,一個手印都沒有。

二、你執政後,官員和開發商像進了天堂

2010年3月16日,開發商劉超個人花了332萬元,在我家門前買了6096.9平方米的土地,每平米價格是544.5元。因劉濤個人沒有開發權多年開不了工。在您2012年執政後,劉超強占我家、我組的土地就再也不進行公開招標拍賣買了,通過暗箱操作在我家周邊上又搞到了64235.9平方米土地,2017年11月10日,商城縣人民政府以商政土(2017)78號文將75453.9平方米的土地批給了劉超。劉超總花了2860590元人民幣謀取了75453.9平方米的國有建設用地,每平方米均價37.91元人民幣。我家申請公開劉超的買地成交信息,從縣、市、省、部委的土地管理部門,申請公開、行政複議、行政訴訟了許許多多次,就是不敢公開,這成了國家的最高機密。

從劉超網上公開的二筆成交面積合計是11218平方米,總金額是286.059萬元,成交總金額是255一平方米。和2010年3月16日的成交價比,劉超在相同的地塊上買地卻反而是7年前一半左右,低於商城縣同期土地價格的六分之一。以上事實我家多次向商城縣、信陽市、河南省監察委和土地管理、國家土地督察部門、各級人民政府舉報,沒有人管我們農民的死活。看電視上你們抓了那麼多的貪官,你反腐為什麼不管管商城縣的腐敗。

三、你一手推動的打黑除惡,我們商城縣人所共知的黑社會集團為什麼會一個也沒有動

2015年5月12日,劉超組織了100多個黑社會打手,帶著挖掘機強行開工霸占我們的家園和田地,不知情的村民上前保護家園和田地。黑社會打手就一擁而上,將我家堂弟余殿紅的腿骨打斷。余殿紅為治療骨折花去了醫藥費5000多元。而對於這起明顯的刑事犯罪,商城縣公安局不給余殿紅作傷情鑑定,我們許多農民實名向國家、省、市打黑辦舉報,至今沒有一個人來過過問,導致黑社會打手至今平安無事、逍遙法外。商城縣公安局鯰魚山派出所所長朱熔當時就在現場,當村民向中央掃黑除惡第六督導組舉報後,朱熔卻推說不知情,但他並不知道村民保存有現場錄像,派出所其他人員也都在現場,當時他們微笑著讓黑社會打手趾高氣昂的離去,他們對該案都十分了解。

2017年6月17日,劉超指使大批打手強占我家的菜園,劉超的打手將我家三歲的孫子舉起二米多高摔打(有視頻)。我家三歲的小孫子被劉超的打手,打的精神出了問題,現在我家孫子時不時的在睡夢中驚叫。村民報警求助後,商城縣公安局未抓這些人,卻反抓了我家親友6個人關了起來。

劉超開發的另一處地點在商城縣城北的新華村,當時因為村民小組組長李良何反對劉超的強占行為,引起劉超的不滿。2017年12月15日(農曆11月28日)夜裡劉超帶領10多個黑社會打手闖到村民組長李良何家裡,將李良何全家老少暴打一頓。當這伙暴徒發現另一家村民沒有睡,為恐嚇村民竟然又闖進這個村民的家中,將此未睡覺而目睹他們行凶的一家人也暴打一頓。村民報警後,商城縣公安機關卻不管不問,他們到市里去上訪也沒有任何人過問。

請習總書記在百忙之中,關注一下我們農民的呼聲,在河南省,特別是商城縣推動你反腐敗、打擊黑社會政策,救救我們農民。
民婦黃乃慶的手機是:15083456315
2019年10月31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