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風:我和國人欠法輪功一個道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11月12日訊】歷史的真相有時像一壇老酒,多年的塵封難掩飾它本有的芳香,有時又像古代女人的裹腳帶,一旦鬆開又臭又長。中共執政70年來,它利用謊言、暴力治國,無數的歷史真相被其掩蓋;無數的邪惡行為被其裝點成「偉光正」;無數的善良被其歪曲成「邪惡」。法輪功組織被中共構陷成「X教」就是一個最好的例證。

前幾天,我看到一位香港女青年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我欠法輪功學員和《大紀元時報》一個道歉!過去受中共官媒的影響,我始終把法輪功當成『X教』,我還經常把個人對法輪功的偏見告訴同學和朋友,平時對法輪功的媒體很排斥。自從6月9日香港反送中運動開始以來,我們每次參加抗議活動時都會看到大紀元時報和新唐人記者冒著生命危險沖在第一線,更可敬的是,他們多次在採訪中受傷,可他們還是繼續堅守崗位,從不退縮。每次抗議活動他們都會在現場直播,每次都是在第一時間把香港發生的事及時傳播到全世界,報導也相當客觀真實。與其它媒體相比,法輪功媒體不僅及時準確,而且是多角度全方位,多語種傳播,毫不誇張的說,法輪功旗下媒體是這次報導香港反送中運動、當之無愧的國際傳播主力軍。」

面對記者的鏡頭,她顯得很激動。她不斷的用手抹去眼中流下的淚水,她感慨的說:「如今,我每當參加抗議活動看到《大紀元時報》和新唐人記者時,都會感到一種從未有過的親切感和安全感,也因此對自己過去的偏聽偏信感到羞愧,今天我要藉此機會向法輪功所有學員表示道歉,同時也要向他們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和謝意!如果沒有各大媒體的無私奉獻,香港反送中運動不可能爭持到今天。」

這位香港女青年樸實的話語,無意中道出了許多人對法輪功看法的改變。我也是其中一個。

我與許多國人一樣,過去也一直把法輪功當成「X教組織」,對該團體旗下的媒體也很排斥,對該團體成員也是敬而遠之。然而,通過這兩年我在美國對法輪功團體及其媒體近距離觀察,發現自己過去的判斷存在嚴重失誤。

首先我認為法輪功團體絕對不是中共所說的「X教」,如果真是「X教」,法輪功不可能深受100多個國家民眾及政府的歡迎。到目前為止,也從來沒有看到法輪功團體在任何一個國家出現過暴力事件,更沒有聽說法輪功團體憑藉學員眾多去參與哪個國家的政治。

另外,法輪功學員待人都很友善,修煉法輪功的學員個個都反映受益匪淺,他們認為修煉法輪功不僅能強身健體,還能提高心性,改善自身過去的行為缺點。這實屬難得。這也是法輪功學員對他們的師父李洪志先生產生敬仰、感恩的緣故。

宗教不等於信仰,信仰不等於宗教。據我了解,法輪功並非是一個宗教組織,而是一個對外開放的信仰團體,其學員當中有各國政府官員、高校教師、科研人員、體育運動員、媒體從業者、公司職員、醫務人員、律師、退休人員、普通市民,其成員幾乎涵蓋社會各個階層、各種族。據美媒報導,法輪功學員人數已超過一億。

法輪功組織在各國都很受歡迎。而且有些國家元首及政要也是法輪功學員。這可能會令許多國人費解,一個被自己國家視為「X教」的團體,卻被世界各國高度認可。這究竟說明了什麼呢?

正義往往總是遲到,但她從來不曾缺席。我很認同香港女青年的說法。我認為,不僅是她欠法輪功一個道歉,準確的說,我和國人都欠法輪功一個道歉。也許這個道歉來得太遲,法輪功學員飽受了20年的迫害、誤解與苦難,但世人應該都能感受到,正義的天秤正在向法輪功快速傾斜。這種傾斜,又何止是一個道歉就能比擬的呢?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竺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