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 】北京市民:北京鼠疫不止官方說的兩例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11月19日訊】北京上週確診兩例鼠疫,當局開始嚴控報導和民間消息。11月18號,一位北京市民告訴我們,北京的鼠疫病例不止官方公布的兩例。另外,內蒙古又新增了一例腺鼠疫患者

11月18號,一位要求匿名的北京市民對新唐人表示,北京的鼠疫病例不止官方公布的兩例。

匿名北京市民:「因為我是北京人,我的同學正好他在那個北京宣武醫院工作。就有關這個(鼠疫)我後來打電話問,我說第一是不是像官方說那個只有兩例?結果他就跟我說了一下,說醫院已經下了封口令,不讓這麼說,但實際上應該是六例。而且是已經封了好幾天,不讓對外擴散了。就跟當年的非典一樣,它要首先不能讓太多人知道這件事兒。」

上週,北京朝陽醫院確診兩例來自內蒙古的肺鼠疫患者後,網絡熱傳北京兒童醫院和宣武醫院也出現疑似鼠疫病患。但北京當局緊急闢謠稱「北京市沒有新增鼠疫病例」。當天還有黨媒發出宣武醫院照片,聲稱門診一切正常。

匿名北京市民:「宣武醫院它分南樓北樓,它北邊那個樓已經給封了,他們讓記者參觀的是南樓,就普通的門診,那個沒什麼。」

當局在「闢謠」的同時,也已經屏蔽和控制鼠疫相關新聞的在線討論,但大陸民眾仍不斷在社交媒體披露信息。

有網友上傳北京大學人民醫院的公告,顯示十天內去過草原牧區青海、甘肅、內蒙的患者,或者11月3號到5號,曾在北京朝陽醫院看急診的病人,需事先告知。

還有人披露一份落款是黑龍江駐京辦事處的文件。文件表示,曾經入住北京黑龍江賓館8003和8029客房的客人,其中1人疑似感染鼠疫。其餘4名密切接觸者,1名隔離在醫院,3名隔離在北京黑龍江賓館客房。賓館前台兩名接待員也作為密切接觸者,被隔離在賓館客房。

匿名北京市民:「宣武醫院我知道的,就那個同學跟我說的,就已經六例。而且他只是一個級別很低的工作人員,他甚至也只知道他們這塊的東西。他這個六例還不包括兒童醫院的病例。而且這個宣武醫院和兒童醫院在北京它都不是傳染病醫院。傳染病醫院是直接地壇醫院。所以說其他醫院沒有報的消息那恐怕還是更可怕的。」

除了北京的情況不明朗之外,內蒙古又新增了一例鼠疫患者。

內蒙古自治區衛生健康委員會11月17號發佈新聞,確認錫林郭勒盟一名55歲的男性感染了「腺鼠疫」,目前在化德縣醫院隔離治療。11月初他在採石場吃過野兔。

之前北京確診的兩例「肺鼠疫」患者,來自錫林郭勒盟蘇尼特左旗某村鎮。根據財新網17號的報導,這個村鎮是鼠疫的自然疫源地,今年8月14號、17號、20號和25號,該鎮在動物監測中陸續檢出鼠疫菌12株。報導引述專家意見說,這說明「當地動物間疫情流行程度非常猛烈」。但迄今為止,當地很多牧民依然不知情。

中國紅十字會醫療救助部前部長任瑞紅表示,肺鼠疫潛伏期相對較長,病死率高,應當喚起民眾格外的重視。但目前官方正在封鎖相關資訊。

中國紅十字會醫療救助部前部長任瑞紅:「就說穩定是壓倒一切的。包括我現在接觸到的大陸的媒體記者什麼的,他們所有的宣傳口徑現在是一條軟文,就是不可以有第二個聲音。媒體和醫療口的人都不許亂講。因為如果是社會動蕩,那就是要了統治階級的命了,這個是不可以有的。如果就是疫情的爆發,那說實話也就是只死一些人的問題。」

任瑞紅表示,中共掩蓋可能是因為現階段疫情還可以控制,或者疫情可能已經很嚴重了,無論說或不說都會爆發,於是就先捂著、蓋著。另外,中共可能「自信」的以為,鼠疫不像新的SARS,而是一種古老的傳染病,應該能控制得住。但百密一疏,一旦有不可控的因素出現,那就沒有辦法了。

採訪/常春 編輯/尚燕 後製/李沛灵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