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強東性侵案 受害女遭中共網軍霸凌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12月14日訊】中國京東創辦人劉強東性侵案一度轟動國際輿論,然而在大陸社交媒體上,關於劉強東的負面消息被屏蔽,而受害女留學生卻持續遭到中共網軍霸凌,令她心理受到很大傷害,一度有自殺的傾向。

中國女留學生劉靜堯出身富裕家庭,2016年來到美國明尼蘇達大學唸書。在經歷了被劉強東性侵事件後,劉靜堯現在很少離開公寓,每天睡前都要檢查門鎖,床頭放着胡椒噴霧和電擊槍,並經常做同一個噩夢,遭到男人推倒並坐在她身上。

劉靜堯對紐約時報表示,自己不再化妝了,也不再像過往喜歡名牌服飾和包包,她住處的窗簾不管白天黑夜都是合上的。她說,「總覺得有人在外頭盯着我看。我現在就想灰頭土臉的,不被人注意。」

在相當於中國版推特的微博上,劉靜堯的案子是過去兩年最熱門的話題之一。2018年8月31日,大陸億萬富豪劉強東在明尼蘇達大學進修工商管理博士課程,他在劉靜堯的公寓強姦了她。

劉強東因涉嫌「一級性犯罪:強姦既遂」,被明尼阿波利斯警方拘留,9月1日下午獲得保釋。

劉強東性侵醜聞曝光後轟動國際輿論,有大陸富豪圈的人士透露,劉強東是性侵慣犯,他曾在酒桌上把女生灌醉,然後對其性侵。

劉靜堯事發當天也參加了一個聚會,她被安排坐在劉強東身邊,劉強東與其他人不斷與她「乾杯」,她被灌醉。聚會結束後,她與劉強東一同乘車離開,劉在車上試圖猥褻她,後來她被帶回公寓,遭劉強東強姦,並遭受了長達4個小時的折磨。

據大陸財新網報導,劉靜堯表示因為忌憚劉強東的權勢,一開始她的心態是自認倒楣、想息事寧人。於是第一次朋友報警後,她先是告訴警察自己被強姦,後來又改口說自己是自願的。

不過,劉靜堯最終還是向警方報警,控告劉強東性侵。而劉強東則聘請了4位律師組成強大的律師團,中共外交部也介入此案,向劉靜堯的家庭施壓。劉強東除了是一名中國富商外,還有中共政協委員的頭銜,是一名「紅頂商人」,可謂有錢有勢。

紐約時報的報導指出,性侵和性騷擾在中國大陸很普遍,菁英階層幾乎不受監督,也因此劉強東案如此受到關注。

2018年12月21日,美國檢方對此案做出不起訴決定。今年4月17日,劉靜堯再次將劉強東和京東集團提出民事起訴,並索賠5萬美元。

然而,在大陸社交媒體微信上,受害女學生劉靜堯持續遭到中共網軍霸凌,她被貼上「拜金女、騙子」等標籤,一些聲援劉靜堯的帳戶則被刪除。微信屬於騰訊,而騰訊是京東最大的股東。

相反,關於劉強東的負面消息被屏蔽。根據香港大學研究,關於劉強東性侵案許多最活躍的話題標籤,如「#劉強東案」和「#劉強東性侵」等,都在微博上被禁了。

旅美時事評論人士陳破空曾在美國之音的節目中評論此事件,他認為「劉強東在這件事情發生以後,他需要做的只有兩個字,就是『道歉』,這是至少的。法律責任、民事責任再說。」「不論是劉強東強迫對方還是被動,只要女方事後提出異議,他都需要道歉。這個道歉一是對當事人;二是對自己的家庭;三是對社會大眾。」

陳破空批評說,「劉強東不僅是福布斯榜上的富豪,還是中共政協委員,他的政治和經濟地位不言而喻。然而,他沒有道歉,反而繼續通過幫凶到處做文章。」

面對網絡上鋪天蓋地的謾罵和羞辱,劉靜堯說自己患上了創後應激障礙,有時有自殺的傾向。不過,她仍決心繼續訴訟。

劉靜堯說不會接受和解,如果勝訴,會把所有錢捐給一直支持她的中國女權主義者——只留1000美元給自己,當作搭飛機找律師,以及被弄壞的衣服、床單的補償。

「如果當時知道自己可以忍受這麼多,」她說,「肯定不會猶豫報警的。」

(記者羅婷婷報導/責任編輯:戴明)

相關鏈接:劉強東脫罪藏貓膩?女方律師透內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