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禁聞之七】王立強曝料效應 中共專制大壩現裂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12月30日訊】自稱中共情報人員的王立強向澳洲投誠,並曝光中共間諜在海外的運作。評論認為,王立強的曝料會造成中共在海外情報機構的重創, 使國際社會看到中共的可怕, 有可能是中共專制的大壩在崩潰之前的一個重要的裂縫。十大禁聞之七,來看王立強曝料引發的後效應。

2019年4月底,福建男子王立強持旅遊簽證進入澳洲後,向澳洲安全情報組織「投誠」。11月下旬,王立強接受澳洲多間媒體聯訪,曝光自己的身分和參與的一系列針對香港、台灣的間諜活動。他還曝光自己的上司——香港上市公司「中國創新」與「中國趨勢」公司總裁向心和夫人都是中共的高級特工。這兩家公司是中共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所屬的中資公司,向心建立並操作著一個強有力的情報收集團隊與執行團隊,直接在香港與臺灣運作。

澳洲媒體稱王立強是首個公開身份的中國特工。但中共官方和媒體則立即否認他是間諜,稱他只是一名詐騙犯。

儘管眾說紛紜,但評論人士認為,王立強投誠具有重大的意義。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他在一個正確的時間,用一種前所未有的高調的方式,把中共在海外進行滲透,干預他國內政的冰山一角曝光給了媒體。這個可以說是數十年中共情報史上從來沒有過的。」

中國問題專家橫河分析,之前外國對中共的間諜活動,都比較關注經濟間諜、科技間諜。但王立強首次從內部曝光了中共的「顛覆類」間諜。

中國問題專家橫河:「間諜一般是有兩類的特工,一類是收集情報的,還有一類是搞顛覆的,是進攻型的。國外反間諜機構比較關注的,或者說曝光出來的,絕大部分是第一類的。而王立強曝光的是屬於顛覆類的,就是說在別的地區搞顛覆活動的,這個在文革結束以後非常少,而內部揭發的就這一個。」

近幾年來,隨著經濟的發展,中共不僅挑戰美國,也挑戰整個國際規則和國際秩序,引發全球前所未有的警惕。而持續半年以上的香港反送中運動,即將到來的臺灣大選,之前的澳洲議會選舉,以及中美知識產權糾紛,千人計劃……這些重大事件背後無不浮現出中共間諜的身影。

唐靖遠:「王立強的曝料提供了非常及時而且是有力的證據。產生出了像蝴蝶效應一樣的輿論熱潮。它不但直接的間接的影響了五眼聯盟的幾個國家,以及台灣大選的這種重大的政策方向。它也讓整個國際社會產生了一種連鎖反應,就是對中共更為戒備提防。」

橫河:「國際綏靖主義的勢力開始減弱,而美國和澳洲爲首的西方國家開始對中共的擴張說不,在這個當口,王立強事件毫無疑問的就是對中共無論是國際形象還是持續擴張,都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王立強爆料後,當時正在臺灣的向心夫婦在出境時被攔住。2人涉嫌違反《國家安全法》發展組織罪,被臺灣檢調部門們列為被告,限制出境、出海。向心的「中國創新」悄悄關閉了大部分營運。不久澳大利亞政府也宣佈撥款近9000萬澳元,成立高級別情報特別工作組,應對外國干預內政。

時事評論員 章天亮:「我們現在看到的這種影響還只是一個,就像一個大潮初起一樣。這個事情可能會造成中共在海外情報機構的重創。由於他這種爆料是通過媒體來發佈的,所以他會使很多國家的人民,會看到中共的可怕。那麼當面對著強大的民意壓力的時候,各國政府也不能不調整他們的對華政策。所以說,王立強曝料有可能是中共專制的大壩在崩潰之前的一個重要的裂縫。」

澳洲國會議員兼國會情報及安全委員會(PJCIS)主席海斯迪(Andrew Hastie)表示,澳洲應該給予王立強政治庇護,「所有願意幫助我們捍衛主權的人,都值得我們保護」。《悉尼先驅晨報》(Sydney Morning Herald)引述分析指出,部分有意叛逃的中共官員可能密切關注澳大利亞如何處置王立強和他的庇護申請,以考慮是否跟進。

編輯/尚燕 後製/ 葛雷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