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看點】危機來了?官稱過緊日子及防暴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12月28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看到網上的一個黑色幽默:還有幾天就進入小康社會了,趁著我還沒有被消失,來看看大家,算是告個別。這個黑色幽默,是根據中共所說的一個目標演繹來的。中共在十八大曾誇下海口,說到2020年將消滅貧困縣,所有貧窮人口實現脫貧。

眼看著2020年就要到了,算上今天(12月28日),總計還有4天時間。那麼中國的經濟狀況怎麼樣了呢?在昨天(12月27日)結束的全國財政工作會議上,要求明年把握好「以收定支、量力而行」的原則。中共財政部長劉昆呼籲,要樹立「過緊日子」的思想。

一系列的跡象顯示,2020年消滅貧困縣、所有貧窮人口實現脫貧僅僅是個「夢」。聖誕節前夕,中共國務院還發文要求各地區「第一時間處置因規模性失業引發的群體性突發事件」。2020年中共的危機要來了?

2020「過緊日子」?

一連兩天在北京召開的財政工作會議要求,對2020年的財政工作,要著重把握做好「以收定支、量力而行」的原則。對明年的財政工作要「提質增效」,注重「結構調整」,從「質」和「量」兩方面發力。

劉昆在會上表示,減稅降費是2020年的「頭等大事」,通過「減稅、降費政策緩衝貿易戰壓力」。不過他認為,這也造成「政府財政短收」,只能通過「節省非急需支出」等方式實現平衡。

他呼籲,牢固樹立「過緊日子」思想,還要求抓好「三保」工作。「三保」,指的是保工資、保運轉、保民生。

當天中共財政部網站在新聞稿表示,對於「一般性支出要大力壓減,不必要的項目指出要堅決取消,新增項目支出要從嚴控制,原則上不開新的支出口子」。

財政部門的說法,與實現脫貧顯然有著天壤之別。

中國經濟告急?

從中共大呼小叫「過緊日子」可以看出,中共的財政狀況可能已經非常吃緊了,兜裡沒錢了。財政吃緊的原因有中國經濟自身的羸弱因素,也有貿易戰帶來的影響。內外因素疊加,加速了中國經濟的惡化。

馬雲12月21日曾說,他一天接到過5個借錢電話。他的朋友圈中,一個星期當中有10個要賣房籌資。馬雲的圈子是這個境況,別人什麼樣呢?馬雲自己都說,「浙商都過不去,其它商家肯定也過不去。」而且馬雲補充了一句話,「也許這只是不容易的開始。」

近日,有26位全球經濟學家對明年的中國經濟增速做出了預測。《日經新聞》報導,專家們預測明年中國GDP增速是5.6%~6.1%,平均值是5.9%。這些外國專家們認為,明年中國經濟的增長率將出現1990年以來首度「破6」的情況。

野村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陸挺表示,「中國的下滑周期尚未結束」,經濟成長被地方政府財政惡化、低線(三線以下)城市信貸收縮,以及製造業投資疲軟等拖累。

曾被中共總理李克強邀請分享觀點、素有「中國第一經濟師」之稱的高善文認為,今後十年的平均經濟增速不會超過5%。這位安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在11月27日演講中指出,明年中國經濟會進入「保四爭五」階段。

高善文的預測比國外的經濟學家更悲觀,用中共的說法這是「唱衰」。但是有一個奇怪現象,他的演講內容,最初遭到了全網封殺。不過隨後又能在大陸一些網站上找到,似乎是被放行了,是不是他的觀點被北京接受了呢?

儘管第四季度GDP增速還沒有公布,但從整體來看,下行仍然明顯。按照前三個季度以0.2%遞減的趨勢來看,第四季度會如何呢?

高盛前不久指出,中國經濟第三季度已經跌到了6%,第四季度很可能會「跌穿6%」。

體制內知名學者余永定的呼籲也很值得注意,他認為GDP增速在「觸6」後應當煞車,「寧可財政狀況暫時惡化」,也要穩住經濟增長。

就是說,國內外的專家都不太看好第四季度的經濟增長。

失業潮洶湧?

如果按照26位外國經濟學家的預估中值,明年的經濟增速是5.9%,那就意味著2020年的經濟增長,比2019年的平均經濟增速6.25%低了0.35個百分點。中共給2019年設定的經濟增長目標是6%~6.5%,平均值是6.25%。

這意味什麼呢?自由亞洲引述專家的觀點表示,中國GDP每下降一個百分點,就會造成100到200萬人失業。

那麼下降0.35個百分點,意味著至少有350萬到700萬人失業。需要指出的是,這個失業數字,是在2019年基礎上增加的,而且相對保守。

如果按照高善文「保四爭五」的說法來計算,明年比今年要低1.25個百分點,甚至更多一些。以此來計算,明年的失業人數至少會有2500萬以上。

那麼2019年工人失業狀況如何呢?

中共人力保障部的數字,第三季度末的全國城鎮登記失業率是3.61%。這個數字,只比美國現在的失業率3.5%高了0.11個百分點。

美國的3.5%失業率是50年來的最低點,反證著美國是充分就業狀態。那麼照此推理,按照中共3.61%這個數字來判斷,中國即便不是充分就業,應該也不會太差。或者說,中國工人的就業情況應該還是不錯的。

但實際早在今年年初,日本媒體報導,美中貿易戰當時已經造成了500多萬家中國企業倒閉,有高達1000萬人失業。現在一年過去了,又有多少工廠倒閉?多少外企撤離?多少工人失業呢?

其實從去年下半年開始,中國經濟產業鏈出現破裂後,失業潮就已經出現了。大量的建築和工廠工人失業,農民被迫返鄉。中共2018年11月的公布的數據,有高達740萬的農民返回家鄉。這些返鄉農民實際就是失業,但中共美其名曰「回鄉創業」。

就連曾被看作一向穩定的金融、IT行業也在大規模裁員,曾經的「金飯碗」已經被打破了。今年5月,世界軟件巨頭甲骨文裁員近千人,美國在華規模最大的偉創力,通知4萬名員工放假。

另外特別提醒大家注意,中共說的「登記失業率」是3.61%。就是說,失業以後在中共那裡登記在冊的,才可能被統計進去,不包括沒有登記的。沒登記的,即使失業也不算失業。

原南京師範大學副教授郭泉表示,中共的「登記失業率」和「調查失業率」是難以令人相信的,這個中共特色的「調查失業率」並不是真實的失業率。

他用了一個簡單的算法,中國真實的失業人數=公開的城鎮登記失業人數+城市隱藏性失業人數+農村失業人士。最後他推算出的實際失業率大概是在25.48%,也就是說,不到4個人當中,就有一個人失業。

恐爆發大規模暴動?

究竟有多少人失業,中共始終沒有公布過,也不可能公布,這對中共來說可能是個祕密。但是從中共的近期動作來看,失業人口很可能已經相當大。

聖誕節前夕,中共國務院發出了一份《關於進一步做好穩就業工作的意見》,要求進一步做好穩就業的工作。其中規定打算裁員的企業,必須提前30天向工會或者全體職工說明相關情況,並完善突發事件的處理機制。

在李克強簽批的這份文件中,重點強調採用6項措施,防範爆發「規模性失業潮」,全力防範化解「規模性失業」的風險。

文件要求各地區要「第一時間處置因規模性失業引發的群體性突發事件,防止矛盾激化和事態擴大」。

河北學者郭浩對自由亞洲表示,就算沒有美中之間的貿易摩擦,中國經濟增長也到了瓶頸階段。他指出,「中國經濟在不斷下滑,貿易戰加劇了這種趨勢。很多企業經營非常困難,有的直接倒閉。失業者不斷增加,就業壓力不斷增大。失業者越多,維穩就越困難。中共依然用老套路,想行政干預,也就是所謂的保就業。但是靠發文件的方式保就業,是保不了的」。

從中共的措辭當中也不難看出,中國的經濟形勢已經相當緊迫,規模性失業成了中共最大的隱憂之一。中共擔心,沒錢又沒有工作的人們一旦出現問題,很可能會釀成大事件,甚至暴動。

如果出現蝴蝶效應,全國所有的失業人口都站起來說話,那麼這種大面積的群體性事件就是飛出的又一隻黑天鵝。

湖南法律界學者范魯湘認為,種種原因導致大量的企業裁員,「有些企業本身就難以存活下去,失業潮是必然的。現在中共這個《意見》文件反映了失業潮已經出現,人們在失去工作後,各種不滿越來越多,必然會導致群體事件」。

北京心病多

僅僅是一個內部經濟問題,已經把中共搞得焦頭爛額。在經濟危機之下,大規模失業的工人成了中共一個新的麻煩,又添了一塊大心病。

但中共的心病不止是防止工人暴動,香港問題已經讓中共的頭疼了半年多了。儘管中共一再逼迫港府升級暴力,港警一再升級武力鎮壓這場民主抗爭,但是暴力威脅壓不倒一城。抗爭了半年之後,香港人仍然一如既往地要求北京兌現承諾,無畏無懼、百折不撓。

而大搞強人政治的北京,始終不肯向香港人讓步。但在美國的威懾之下,中共也不敢直接動武,美國已經針對侵犯香港人權立法。面子大國在香港人的抗爭和美國人的制裁之下,上不來也下不去,就卡在中間,死要面子活受罪。

此外還有新疆、西藏、台灣等等諸多問題,都是中共的心病。折騰來折騰去,中共在內部已經是危機重重。而在外部,中共同樣四處樹敵,國際反共陣營越來越龐大。

一場貿易逆差引起的美中貿易戰,本來可以通過「好朋友」之間的和平商量解決,偏要率先發起關稅制裁美國。打了一年多後,雖然近期雙方都在唱好第一階段協議,但是到目前還沒有簽署。

即使簽署也不意味著貿易戰結束,雙方還沒有觸及到實質性的問題,談判仍是在淺水區。中共經貿政策的結構性問題一旦觸及,那才是大戲開始的時候。多方認為,一旦進入談判深水區,貿易戰很可能將重燃戰火。

就目前來說,貿易戰已經擴展到了科技、間諜、軍事等等多個領域。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亞和歐盟28國,以及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等等,都在用不同方式,加入到反中共陣營。

人心盡失 習近平面臨多方挑戰
北京當局對國際國內事務的誤判和處理不當,已經令習近平相當被動。在海外,圍繞習的正反輿論激戰很明顯。

26日,一名化工業網友在知乎發問:「如何徹底清洗細頸瓶」,隨後知乎被指責「違反互聯網相關法律法規」。原因是問題中的「細頸瓶」和「習近平」諧音,而且前面有「清洗」二字。

19日,「中改研究」等大陸微信號紛紛轉載一篇關於鄧小平廢除「幹部領導職務終身制」的文章,影射習的修憲。這篇文章卻沒有被中共網警刪除,令人奇怪。

16日,親共學者、東亞研究所所長鄭永年在香港演講,指出中共政治體制的最大問題是「決策權太過集中於中央」。他說過分強調「中央集權」於「頂層設計」,地方無法制定出符合當地實際情況的政策。

15日,親共的《世界日報》援引中共內部消息說,「習的任期並不一定會超過中共規定的兩屆」;中共高層連同習本人,已經對下一屆接班人進行了內定。

文章還指出,由於中共內外交困不斷加深,習思想和執政路線「在中共內部更加引起反彈和質疑,習在黨內的威望也不斷下降」。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表示,中共黨內的改革派已經對習的所謂改革失去了信心,而以江澤民為首的貪腐派更是對習虎視眈眈,盼著他早點下台。照這麼走下去,「明年習近平處境更加艱難」。

換句話說,北京現在是兩頭都不討好,已經人心盡失了。

中共已走入死胡同
前兩天看了諸葛高參在大紀元發表的又一篇力作《2019年終,只剩一人在假睡》,感覺說得非常有道理。從現在的結果來看,北京是走了智障到家的臭棋,把自己搞亂了。沒看清路,也沒看懂人心,都是自己惹的禍,還沒法問責,如今左右為難、騎虎難下。

文中說北京當局的「脫貧也是個臆想,還拍腦門定個目標時間點:2020。初一看這日子,我就差點笑岔氣了。現在看,還剩幾天,中國人民統統都小康嘍。隨便哪國人到牆國走走,都知道這就是個夢話,黃粱夢囈。」

不久前,美國著名的中國問題專家林蔚對英文大紀元透露,有一位和習近平關係密切的幕僚,曾坦率地告訴他,中共體制內的人都知道「已經走投無路了」。

林蔚引述那位習近平幕僚的話說,「每個人都清楚這個體制已經完了,我們(中共)進了死胡同,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走,處處是雷,踏錯一步就可能粉身碎骨。」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