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機從3千米高空解體,17歲女孩落入雨林,隨後的一切堪稱傳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1月13日訊】德裔祕魯籍哺乳動物學家Juliane,是一場驚動全世界空難的唯一生還者。當年17歲的她和母親登上了一架班機,起飛後不久班機從3000米高空墜入祕魯雨林中,91名乘客罹難,只有她一人奇蹟般地生還,並走出了原始森林。其中的故事堪稱傳奇。

空難「唯一倖存者」

茱莉安(Juliane)是一名德國動物學家,她出生於祕魯的利馬的Juliane,父母都是德國人,父親是著名的生物學家,母親是同樣厲害的鳥類學家。

他們原先都在利馬的自然歷史博物館工作,在Juliane 14歲時,他們離開利馬,去亞馬遜雨林中建設研究站——Panguana。

Juliane跟在父母身邊,學會了各種關於叢林求生的技能。後來,她進入一家祕魯高中,過起了和其他孩子一樣的生活。

讓她永遠都不會想到的是,少年時期的叢林生活,有一天竟會救她一命……

1971年12月24日,17歲的Juliane和母親在祕魯登上了一架祕魯國家航空508號的航班,搭機飛往亞馬遜雨林中的普卡爾帕市,準備與父親一同歡度聖誕節。

蘭薩航空公司當時已經名聲很糟糕,因為該航空公司過去已經發生過兩起空難事故。

Juliane回憶了當時的情況……

「我們知道這家航空公司名聲不好,但我們非常渴望能和父親一起共度聖誕節,所以我們也顧不上那麼多了。我在心中祈禱一切都安然無恙。」

當內心感到不安時,Juliane首先想到的就是神,向神禱告。心中有神,這也許就是當時只有17歲的Juliane在空難中能夠活下來的原因。

茱莉安(Juliane)是一名德國動物學家

少女3000米高空墜地

Juliane在接受美媒《美國有線新聞網》採訪時回憶說,從利馬市飛往普卡爾帕市的航程用不了一個小時,當客機載著92名乘客和機組人員升空後,最初的25分鐘飛行十分正常。

但是,當飛機爬升到6000米高空時,飛機進入了一個空中雷暴和嚴重氣流騷擾的危險區域。

Juliane說:我們飛進了濃厚的烏雲中,飛機開始搖晃起來,我母親感到非常緊張。但我還好,我喜歡飛行的感覺。

10分鐘之後,顯然是出事了。飛機開始劇烈顛簸,所有行李架上的包裹都掉了下來,禮物,花朵,聖誕蛋糕在機艙內翻滾。我看到飛機周圍都是閃電。我很害怕,和媽媽握著手,什麼也說不出來。其他乘客開始大哭,抽泣,尖叫。

又過了10分鐘,我看見飛機右翼上閃爍著光芒……發動機被閃電打到了。飛機開始俯衝著往下墜落。我母親說了一句: 「完蛋了!」這是我從媽媽那裡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飛機開始俯衝,所有人都在瘋狂的大叫。引擎的轟鳴聲充斥著我的大腦。我就看到聖誕節禮物在機艙中亂飛,也聽到乘客們不住發出恐怖的尖叫聲。

突然,我周圍陷入了可怕的寂靜,我感到飛機不見了。我被安全帶綁在座位上,頭朝下往下墜落。我唯一能聽到的,就是耳畔的風聲。我感覺無比孤獨。

然後,我就失去意識了。當我恢復意識時,我感到自己在空氣中飛行,接著我看到了下面的森林正在迅速逼近。之後我才知道,飛機在3000米高空解體了,我連人帶椅從高空中摔出飛機,掉落到了亞馬遜叢林的地面上。

在墜向地面的過程中,我再次失去了意識,醒後我發現身體仍被系在一整排機艙座位上。

示意圖。( GREG BAKER/AFP via Getty Images)

Juliane生還的原因是個謎

這些年來,Juliane一直試圖思考自己能夠獨自倖存下來的原因。

她回憶說:也許是因為我從空中墜落時,身體仍被系在一整排機艙座位上,這排座位在空中旋轉墜落時,就好像直昇機的螺旋槳一樣,起到了減緩墜地速度的作用。

此外,我墜落的地方樹木非常茂密,它們也許幫我減弱了墜地時的撞擊力。

而我只受到了一點輕傷:鎖骨骨折,右眼出現腫脹,此外她還出現了輕微腦震盪,手臂和腿上還有一些割裂的傷口。

直到第二天早晨9點鐘,我才甦醒過來,我之所以知道時間,是因為我的手錶沒被摔壞,所以我一定昏迷了一個下午加上一整夜。

當我醒來時,我的周圍只有我和一排機艙座位,我非常恐懼,試圖尋找母親,但卻沒有找到。

到了第4天,我聽到了國王禿鷲飛下來的聲音,知道它們飛下來是因為附近有很多腐肉,而那些腐肉,大概就是那些乘客的屍體…

順著它的聲音,我找到了一排3人座椅,有3名乘客的屍體還被安全帶綁在裡面。他們頭朝下撞向地面,因為衝力太強,他們在地上衝出了一個約0.9米深的大坑。

示意圖。( Laudes Martial Mbon/AFP/GettyImages)

叢林跋涉艱難求生

她回憶說:在剛開始那幾天,我偶然能聽到上空有救援飛機的聲音,但因為樹冠太密,我看不到飛機,飛機上的人也看不到我。最終,這些飛機的聲音也消失了。他們已經停止搜救。

那是我一生中最絕望的時刻。我身受重傷,不知道自己在哪,不知道怎麼出這片一望無際的森林,也沒有任何糧食。找水還好辦,只要舔樹葉上的水珠就好。

但找吃的真的是很困難,我沒有工具捕魚,也沒有工具去挖一些植物的根莖。而且我知道,雨林中有很多植物都是有毒的,不能隨便吃。

所幸的是,父母教過我如何在熱帶雨林中求生的技巧。

父親說過,只要你找到一條小溪,沿著小溪下遊行走,你就能到達一條更大的河流,在那兒你就可以找到人求救。

按照父親教的方法,我在空難發生第二天果然找到了一條小溪,於是我開始沿著小溪向下遊走。幸運的是,我在墜落地附件發現了一包糖果,這包糖果成了她唯一續命的食物。

因為太過珍貴,每天我只吃幾顆,當糖果吃完後,我經歷了難以忍受的饑餓。有一刻,我想過吃雨林中的野生蛙。但因為當時身體太虛弱,我完全抓不到……。

媽媽一直找不到,我的體力日漸衰減,我知道,想活下來,必須趕緊逃出去了…

示意圖。(pixabay)

這是一個漫長又煎熬的過程。我當時只穿著一條迷你短裙,雨林裡白天潮濕悶熱,經常下雨,但到了晚上就很冷,每一個夜晚都無比難熬。

在墜機中,我丟了一隻鞋,眼鏡也不知道去哪了。我高度近視,熱帶雨林的地面上又有很多偽裝成樹葉的毒蛇。

為了不被蛇咬,我每走一步之前,都會用拋擲鞋子的方式來避開前方道路上的蛇。

在水中行走比在地面上行走要安全。最終,我決定順著水流開始走……

我趟著溪流跋涉前行,發現一條小河後又朝河的下游繼續走,遇到水深的地方就順著水流游泳或漂浮,以節省體力。這些溪流中還隱藏著可怕的鱷魚、水虎魚和蝠鱝,但幸運的是這些凶猛的動物都沒有傷害我。

有時,我能看到河岸上棲息著一條鱷魚,當它看到我後,就開始游向我的方向,但我並不是很害怕,因為我知道鱷魚不會輕易襲擊人類。

示意圖。(pixabay)

在叢林裡的第10天,我在河的下游發現了一間避難小屋和一艘船,此時我身上的傷口已經感染了寄生蟲。再次靠著父親教的經驗,把船上的汽油倒在傷口上。

汽油剛接觸傷口時,疼痛劇烈,但有效果很好,最後從手臂傷口中挖出了35隻蛆蟲。

過了幾個小時,就有一組祕魯伐木工人發現了我,並將我送往了附近的小鎮。

Juliane回憶說:「當我看到他們時,他們就像天使一樣向我走來。」

被救之後,Juliane瘋狂尋找母親的消息,但最終在1月12日,救援人員發現了她的屍體……後來Juliane才知道,母親落到亞馬遜雨林時也沒有馬上死去,但她受了重傷,無法動彈,在幾天後才去世的……

Juliane不敢想,那幾天,母親是怎樣的絕望……

如今距那場可怕的空難已經過去了幾十年,Juliane說,每當她聽到世界某地又發生一起致命的空難時,她都會為飛機上的乘客做祈禱,希望他們像自己一樣能夠得到神的庇護,幸運逃生。

(責任編輯:文馨)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