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女患者:我躺在家中 家裡開始佈置靈堂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1月27日訊】「我只想有張病床」武漢張女士面對媒體哭着說,24日,她因為身體不適躺在家中休息。下午家人們回來在家中開始佈置靈堂,她這才知道父親已經感染武漢肺炎離世。但父親直到病亡也沒能確診,他的名字沒有列入這次肺炎疫情的死亡統計。

武漢肺炎疫情嚴重失控,醫院容納不了這麼多病人,不少人甚至來不及確診就死去,根本沒被官方記錄在冊。武漢張女士的父親就是其中一位。

「父親因為這場肺炎去世了,並不在統計表內……我也感染了,仍無法確診……請救救我!」1月24日晚間,張女士在社交媒體發出求救。

張女士的父親今年72歲,家在武漢青山區,平時和張女士母親一起居住。父親生前沒去過華南海鮮菜市場,平時他只去家門口的菜市場。

張女士對《當事人》說,1月10日,父親獨自在外面買菜,突然渾身冒汗無法行走,在路邊休息了會兒,然後回到家中。因父親有多年的冠心病,家人當時覺得父親可能是心梗。

12日,張女士父親到青山區武鋼醫院就診,後來開始發燒,照過CT後顯示父親肺部感染,於是從心臟科被調到了呼吸科。

張女士說:治療了幾天之後,父親用上了呼吸機,醫院高度懷疑父親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但是缺少試劑盒,無法確診。

父親生病12天後,24日,張女士因為身體不適躺在家中休息。當天下午,家人們回來在家中開始佈置靈堂,她這才知道父親離世。

報導稱,張女士父親直到病亡也沒能確診,他的名字沒有列入這次肺炎疫情的死亡統計。

張女士本人也出現了疑似症狀,她的CT檢查報告單顯示「右肺見多發斑片狀,結片狀模糊影及磨玻璃影」。

但她去了武大中南醫院、武大人民醫院等多家醫院,醫院不收治也不確診,只開了點葯,讓她去醫院打針,自己提高免疫力。

張女士說,現在交通不便(武漢封城,公交運輸都停止),我們家沒錢、沒權、沒車,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問醫院是不是讓我在家等死?醫生說自己也沒有辦法。

無奈之下,張女士只得將自己關在一間小屋裡,在家中隔離,家人每天將飯菜放在房間門口,她過去拿。張女士母親和丈夫戴著口罩照顧她,13歲的女兒則送到了80歲的公公家中。

面對媒體記者,張女士哭出了聲:「我只想有張病床」,我最大的願望就是想有張病床,把我隔離起來,我害怕傳染給家人……

武漢23日倉促封城,醫療和生活物資都難以為繼。當地醫生估計至少逾10萬人感染,醫療體系近乎崩潰。一名加拿大的武漢移民透露,他認識的一名武漢局級幹部的家人染疫住院都要托關係,一般人根本已沒有機會住院。

這位武漢移民說,他和太太非常擔心還在武漢的家人能否逃過這次劫難。他表示,以前他們夫婦告訴家人警惕疫情,家人都不相信,只相信中共政府的說法。現在武漢封城,所有的家人都陷入恐慌,不知道怎麼辦好。

(記者羅婷婷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鏈接:不相信政府 武漢人開展各種自救行動
相關鏈接:武漢紅會攔截捐贈物資 官員搶口罩
相關鏈接:武漢肺炎失控誰之罪?網友喊出「五大訴求」
相關鏈接:24日武漢人禍不單行 逃出城遭全國追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