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爆SARS並非謠言 專業人士揭新病毒命名內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1月31日訊】12月底武漢醫護界爆料SARS爆發,官方被迫承諾疫情,但否認SARS,隨後公布為「新型冠狀病毒」。日前一名疑似體制內研究人員發文披露,他早在12月26日就發現了這種「新型SARS病毒」,官方不認SARS或只為「避免恐慌」。

日前網上流傳一篇專業人士披露武漢病毒內幕的文章。文章作者匿名,但文中有「親自去武漢跟醫院、疾控中心的領導當面彙報」的表述,顯示是一名中共體制內的病毒研究人員。

文章開頭說,2019年12月26日上班後,先是如往常一樣大概瀏覽一下這一天的mNGS病原微生物自動解讀結果,沒問題的話就開始一天的研發工作。

不過,這一天的解讀結果顯示有一個樣本報出了敏感病原體——SARS冠狀病毒,和SARS病毒相似度為94.5%。作者隨後啟動進一步的分析流程,結果提示這個病原體跟Bat SARS like coronavirus(類SARS蝙蝠冠狀病毒)最相似,整體相似度在87%左右,而跟SARS病毒的相似度約81%。

Bat SARS like coronavirus在分類上和SARS病毒同屬一個亞型,在NCBI Taxonomy上,Bat SARS like coronavirus是劃分到SARS分類之下。

作者12月26日與同事的對話截圖。(網絡圖片)

為了進一步確認病毒類型,作者開始著手進行進化樹分析。將組裝的病毒序列與篩選出的160株冠狀病毒基因組做了進化分析之後,結果還是跟Bat SARS like coronavirus聚得最近,而且也是在SARS的大支上。

雖然還不能完全確定是SARS,傳染性、致病性也都未知,但作者也意識到了問題潛在嚴重性,對實驗室做了全面清理消毒,對實驗操作人員進行了監測,並通知醫生將患者隔離。

作者與同事的對話截圖。(網絡圖片)

作者也曾懷疑是否武漢病毒研究所的人工病毒相關工作人員操作不慎誤感染,因為前段時間的布魯菌集體感染就是因為某個工廠滅菌不徹底引發的。

作者與同事對話,懷疑病毒是否武漢病毒研究所外洩。(網絡圖片)

作者說,本以為這件事情會很快過去,但12月30號聽到消息說類似癥狀的患者還有很多,神經又一下子繃緊了。特別是在30號下午左右,一個「友商」在另一個患者的樣本裏面可能也檢測到了同一種病毒,就直接發了檢測到SARS冠狀病毒的報告,瞬間把消息引爆。

真正讓作者再度緊張的是,在分析了這位「友商」共享的病毒序列後發現,確實就是同一種病毒,潛意識裏的第一個想法就是「這病毒具有傳染性」,「可能還真是一種新型的SARS」!

「友商」的序列是經過與SARS比對篩選的,所以跟SARS相似度達到93%。30號深夜,作者對「友商」的序列進行分析發現,如果將序列兩兩直接比對,與SARS病毒所有序列均能比對上,相似度達99.6%,再保守的區域,不同物種間的相似度幾乎不可能這樣高,而且全基因組覆蓋率超過了20%,確認是同一種病毒無疑。

新病毒與SARS病毒序列兩兩直接對比,高度吻合。(網絡圖片)

文章分析,官方之所以要闢謠SARS,以及命名「新型冠狀病毒」,因為其基因組畢竟和SARS病毒並非完全相同,而且SARS給中國帶來了太多創傷,大眾對其極為恐慌。

作者曾與同事對話,猜測新病毒命名。(網絡圖片)

作者說,看到官媒闢謠SARS,8位「造謠者」又被抓,自己心裏就開始失望:科學上尚未有定論的東西,直接就是「謠言」了?作者也開始有一種感覺:這種闢謠的論調,以及那些過度樂觀的宣傳都會把事情推向難以挽回的局面。後續事態的發展又一次驗證了作者的擔憂。

作者表示,現在最大的感覺就是失望、痛心還有憤怒。自己12月就已發現病毒並及時上報,為什麼現在還是沒能控制住,讓全國進入疫情大戰?更多的不是科學因素,也不是技術因素,而是決策和媒體。

隨著事態的發展,中國學者目前也開始承認「新型冠狀病毒」和SARS類似,疫情傳播也呈現出一些和SARS相似的特徵。不過,新病毒雖然和SARS同種,但其殺傷力遠遠超過SARS。

專家指,與SARS不同的是,很多「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者在病情突然惡化之前,沒有任何癥狀,而且在14天潛伏期內也具有超過SARS的傳染能力,這令疫情非常難以防控。

香港專家指,如果沒有強力干預,感染人數每6.2天就會翻一番。有香港評論員據此推算,未來幾個月感染人數可能達數千萬,死亡超百萬。美國專家警告,此次疫情可能發展成為僅次於西班牙流感的人類第二大瘟疫。還有加拿大專家推測,因為無法完全控制,未來「新型冠狀病毒」可能和流感病毒一樣,長期和人類並存。

(記者鐘景明報導/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