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控中心論文自揭中共謊言:12月官方已知病毒人傳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1月31日訊】中國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正以驚人的速度擴散並不斷升級。這場疫情爆發初期,武漢官方蓄意隱瞞甚至扭曲疫情的真實情況導致事態迅速惡化的問題,成為國際輿論高度關注的一個焦點。美國醫學雜誌發表的一篇有關這場疫情早期傳播情況的論文指出,事實證明武漢官方早在去年12月已知這種病毒可以人傳人,而且有近一半的確診病例與華南海鮮市場無關。

新英格蘭醫學雜誌近日發表了一篇題為《中國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系性肺炎的早期傳播動態》的論文,提供了這場疫癥迄今為止最為詳細的流行病學數據(425名患者的數據)。

據這篇論文的介紹,中國湖北省武漢市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感染的肺炎(NCIP)的最初病例,發生於2019年12月至2020年1月期間。研究者通過分析武漢市前425例確診病例的數據,來確定其流行病學的特徵。

該論文由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馮子健、香港大學Gabriel M. Leung和Benjamin J. Cowling、湖北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楊波聯合發表。他們收集了截至2020年1月22日已報告的實驗室確診NCIP病例,研究這些病例的統計學特徵、接觸史和疾病時間表等信息。研究論文則描述了病例的特徵並估計了主要的流行病學時延分布,並估計了疫情的倍增時間和基本生殖數。

經研究發現,在2020年1月1日之前發病的病例中,約有55%與華南海產品批發市場有關,而1月1日以後的病例僅8.6%與該海鮮市場有關。有證據表明,自2019年12月中以來,新型冠狀病毒在親密接觸者之間已經發生了人與人之間的傳播。

《中國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早期傳播動力學》論文的原本節選。(網絡截圖)

網友「王王王立銘」在其微博上引用這篇論文中的一張有關武漢疫情分析的圖表,並分析指出:圖表統計的數據顯示:在今年1月初的頭幾天,和華南海鮮市場無關的患者數量就開始占據絕對多數,病毒在人際傳播的跡象已經十分明顯,但武漢市官方直到1月10日在對外宣傳時的統一口徑,仍然是強調「未發現明確的人傳人證據」;到1月14日官方才開始對外宣稱「不排除有限人傳人」;直到20日國家高級別專家組入駐武漢後,才由鐘南山公開承認武漢新型肺炎疾病呈現出人傳人的特點。

這位網友憤怒質問:從1月初掌握明確人傳人的證據到1月20日這三週內,消息是在哪個步驟被掩蓋了?

(網絡截圖。)

事實上,從現在已曝光的資訊來看,最初感染了新型冠狀病毒的案例出現在去年12月初,而直到12月30日晚間,有人將兩份武漢市衛健委的紅頭文件在網上曝光,提醒公眾在武漢市內的華南海鮮市場陸續出現了「不明原因肺炎」病人後,武漢市衛健委才於12月31日首次向社會承認已有27例確診病例,但強調所有病例均已進行了隔離治療,而且「到目前為止調查未發現明顯人傳人現象」。1月1日,武漢華南海鮮市場宣布休市整治,本次疫情才正式進入公眾視野。

英國媒體BBC中文網29日的一篇報導也指出,在公眾最為關注的病毒是否存在人傳人現象的問題上,武漢市官方的答案一直是「模糊」的,而武漢當局輕描淡寫的態度,導致公眾疏於防護。

報導回顧指出,武漢市衛健委在1月6日到17日的幾次通報中,公布的確診病例數據一直沒有增加(停留在確診59例),而且官方還在1月3日、5日和11日的疫情通報中反覆強調 「未發現明確的人傳人證據」。但據中國大陸媒體《財新網》後來的報導,其實早在1月10日就已經有一位醫生感染了這種病毒。

與此同時,在武漢市「無新增確診病例」的這12天裏,武漢市和湖北省相繼召開了地區級的人代會和政協會(即「兩會」)。1月21日,湖北省省委書記和省長還出席了該省的春節團拜會文藝演出。而21日當天,香港大學新發傳染性疾病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以及流感研究中心主任管軼到達武漢後,對已經發生疫情一個多月的武漢市仍然「不設防」而大為震驚,並警告武漢肺炎發展軌跡與SARS相像,「應該引發高度關注」,「是否人傳人不應該再是文字遊戲」 。

其後,武漢市市長周先旺才在21日的一次採訪中首次承認,「現在疫情形勢和最初的專家研判有很大的變化,比當初研判得更嚴重,發展得更迅速。」

在中共官方電視台1月27日播出的一場直播節目中,周先旺解釋武漢市官方遲遲不向公眾公布發現疫情的原因時暗示,最初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的不及時披露是因為沒有獲得上級授權。然後周先旺又說:「後來,特別是1月20日國務院召開常務會議……要求屬地負責,在這之後,我們的工作就主動多了。」

日前,中國的網絡社群中突然開始熱傳網文《誰耽誤了武漢?這裏有線索了!》。這篇文章重點討論了有關部門和領導如何耽誤武漢、耽誤疫情的問題。

文章稱,「倘若是因為對病毒的認知有限,重視程度不夠,雖然一直在努力但是沒有能控制好疫情發展,那麼人們也未必就不能理解和原諒。但倘若是有人在中間阻擾疫情防治工作的正常開展,最後導致疫情發展到現在這個情形,那麼不管是下命令的人還是直接執行的人,他們都是有罪的!」

該文提出了網絡上已曝出的兩條犯罪線索:

其一,在國家衛健委的領導留言板上,有自稱武漢市某三甲醫院一線醫師的網友請求對武漢市衛健委及相關領導追責。

這名網友披露,武漢市的醫院從1月12日開始出現大量肺部感染病人,並且與普通的肺部感染影像學表現不同、臨床癥狀不同,高度懷疑是病毒性肺炎。但是上級領導開完會回來以後告訴醫生們「不許在影像報告書寫中出現『病毒性肺炎』的字眼」!

其二,北京青年報記者對武漢一醫生進行了採訪,這位還身在重癥監護室裏接受治療的醫生披露了一個事實:1月7、8號的時候,他所在的科室收治了一個肺炎患者,該患者入院第二天開始發熱,做了肺部CT和呼吸道病毒、支原體、衣原體檢測,肺部CT檢測出來是肺部磨玻璃樣病變,符合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表現,但是——當時不讓做核酸檢測確診。

醫生說,「當時確診都是通過核酸檢測確診的,如果不做核酸檢測就沒法確認,但是當時專家組的人說他們無法決定做不做檢測!」

文章質疑:專家組無法決定做不做檢測,那麼當時是誰在決定著該不該做檢測?

文章最後強調,「有關部門早已經知道這病毒和sars很相似了,但是依然採取了不讓影響報告書中出現病毒性肺炎的字眼以及不讓做核酸檢測確診這樣的方式來『美化數字』,倘若這是事實,那下達指令的人和執行命令的人,都是罪人!」

附:相關論文原文信息

《中國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系性肺炎的早期傳播動態》

(記者唐迪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