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武漢肺炎的驚天內幕正在浮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月28日,在美國衛生部門當天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美國衛生部長亞歷克斯·阿扎爾(Alex Azar)表示,美國繼續提出派遣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官員前往中國幫助應對武漢肺炎疫情,但被中共政府再次拒絕。

在重大的天災發生後,中共拒絕國際援助是一種常態,在歷史上有過多次。但是,這一次拒絕擁有世界頂級專業技術的美國團隊進入中國,和以往的原因理由都不相同,很大可能,是中共要掩蓋這次武漢肺炎病毒來源的真相。

多種跡象顯示,造成這次武漢肺炎的驚人內幕正在浮現。

一篇論文透出病毒來源

2020年1月21日,中國科學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郝沛研究員、軍事醫學研究院國家應急防控藥物工程技術研究中心鍾武研究員和中科院分子植物卓越中心合成生物學重點實驗室李軒研究員合作,在《SCIENCE CHINA Life Sciences》(《中國科學:生命科學》英文版),在線發表了題為「Evolution of the novel coronavirus from the ongoing Wuhan outbreakand modeling of its spike protein for risk of human transmission」的論文。

該論文分析闡述了引起近期武漢地區肺炎疫情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的進化來源,及與導致2002年廣東「非典」疫情的SARS冠狀病毒、「中東呼吸綜合徵」MERS冠狀病毒的遺傳進化關係,並通過對武漢的新型冠狀病毒spike-蛋白的結構模擬計算,揭示了武漢新型冠狀病毒spike-與人ACE2蛋白作用並介導傳染人的分子作用通路。

該成果評估了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的潛在人間傳染力,為儘快確認傳染源和傳播途徑、制定高效的防控策略提供了科學理論依據。

這篇論文最重要的結論是,武漢新型冠狀病毒雖然換掉了4個關鍵蛋白,但是與人ACE2的親和力還是很強。研究人員在吃驚之餘,又仔細地比較了SARS的S-蛋白與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的S-蛋白結構,結果發現,雖然替換了4個關鍵胺基酸,但是結構並沒有發生變化,二者RBD結構域的3D結構幾乎相同。

難怪新型肺炎病毒和SARS那麼像。

這個研究說明武漢新型冠狀病毒應該是通過S-蛋白與人ACE2相互作用,來感染人的呼吸道上皮細胞。而且,這個結果也暗示,武漢新型冠狀病毒具有很強的對人感染能力。

這個新型冠狀病毒換掉了4個關鍵蛋白!這是與SARS的最大不同!

病毒的變異只有兩種渠道,第一,自然變異;第二,人工干預。如果是自然變異,這種病毒精確換掉4個蛋白至少要經歷1萬次以上變異才能實現。機遇極小。假如不是自然變異,那就只有一種可能——人工干預基因改變!那麼作者會是誰呢?

這篇論文從專業角度得出的結論就是: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人工干預基因改變的可能性很大。

財新網的一篇文章

武漢肺炎爆發擴散之後,中共官方控制引導輿論,把造成肺炎病毒的來源引向海鮮市場。但是,1月28日,中共官媒財新網發表一篇題為「首例患者被曝未涉海鮮市場 新冠病毒或有多個疫源地」的文章。

文章引述英國權威醫療學術刊物《柳葉刀》的文章內容,根據《柳葉刀》披露的情況,金銀潭醫院收治的首個感染新型冠狀病毒患者發病日期為2019年12月1日,從文章披露的內容看,其沒有華南海鮮市場暴露史,家人也未出現發熱和呼吸道症狀;至12月10日,才另有3人發病,其中兩人也沒有華南海鮮市場暴露史。在金銀潭醫院收治的前41名患者中,僅有27名接觸過華南海鮮市場。文章釋放的信息,等於推翻了此前官方媒體的輿論導向。

財新網的這篇文章,其實是一個重磅信號,有著強烈的暗示效果:面對疫情快速的擴散和造成的巨大災難性後果,任何政權的領導人都難以承擔,如果這種災難真是政敵人為製造的話,那麼,最終拋出災難製造者,就成為激烈政治內鬥中最後的一個可能的選項。從這個角度來看,財新網的這篇文章,或許就是當局的一種試探性的準備和鋪墊。

另外一篇新聞,也透露出了這個信息。

武漢病毒P4實驗室

這幾天來,一篇題為「中法武漢病毒實驗室P4合作項目為何引發巨大爭議?」的文章,出現在中國大陸的門戶網站上。

這篇文章轉述了法國網站的一篇報導,向外界透露了法國幫助中國在武漢建設P4病毒實驗室的來龍去脈。

這篇文章刊登了《法國-中國之間的危險關係》一書中有關中法合作建設P4病毒實驗室的內容。該項目是按照法國梅里埃在里昂的P4實驗室「盒中盒」的模板幫助中國建設的。被中國媒體稱為是「一帶一路」的典範。今天武漢P4實驗室是中國突發急性傳染病防控科學研究基地,也是烈性病原的保藏中心和世界衛生組織烈性傳染病參考實驗室。

法國是全球病毒研究領域的領先國家,1999年,法國就在里昂設立了全歐洲規模最大的病毒研究中心,2003年,中國科學院就向法國政府提出協助中國開設同類病毒研究中心的要求。

2005年中國官方選擇武漢當地設計所IPPR(中元國際工程有限公司)負責工程,而根據法國安全部門的調查,IPPR設計所與中國軍隊下屬部門有密切關聯,這些部門早已是美國中央情報部門的監督目標。由於上述安全擔憂以及協議具體落實部門的一再延遲,再加上2008年法中之間的外交危機,這才導致武漢P4病毒中心到2017年才正式投入運作。時任法國總理卡澤納夫出席了實驗室的啟動儀式。

此實驗室可從事三類病毒研究,包括埃博拉、剛果-克里米亞出血熱以及尼帕病毒的研究,此實驗室原計劃於2020年獲得世衛組織的認證,從而被納入世衛組織的合作實驗室,投入全面使用,現中方依據法方提供的資料,興建了多個類似實驗室,而且某些實驗室非常可疑。

這家P4實驗室位於距武漢華南海鮮市場約20英里處,中共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主任高福曾對外界表示,這個華南海鮮市場就是這場武漢肺炎病毒的發源地。

這篇文章可以出現在中國大陸的門戶網站,顯示出官方正在把病毒來源,指向武漢P4病毒實驗室。

病毒來源於生化武器實驗?

《華盛頓時報》於1月24日報導,研究過中共生物戰的前以色列軍事情報官員肖漢姆(Dany Shoham)披露,武漢的P4實驗室也與中共軍方有關,並可能參與了中共的生物武器計劃,中共的抗SARS疫苗就是在那裡生產的。肖漢姆說:「這意味著SARS病毒將在那裡保存和繁殖」,但是他認為SARS病毒與武漢肺炎病毒並不完全相同。

根據以上多種信息,我們或許可以做出推測或者判斷:此次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是在武漢P4實驗室人工改變病毒基因而產生,可能是中共軍方研製生化武器的一種。

那麼,此病毒從實驗室傳出有兩種可能。一種是實驗人員操作不當或者沒有做好防護工作不慎泄露。

另外一種可能,就是中共高層在激烈內鬥中失勢的一方,用超限戰方式,人為地釋放出病毒,製造瘟疫來對付政敵,同時也製造翻盤的機會。這種判斷雖然頗有些陰謀論的味道,但是,中共的邪惡已經超出人類的任何想像,或許真實的情況,要超出陰謀論的推斷百倍千倍。

據坊間傳聞,中共早在12月底,已經非常清楚疫情失控,但是武漢市政府在封城前「4天」,也就是1月20號,還在全國發放「20萬張」包括黃鶴樓在內30個武漢景點的免費門票!而武漢居民反饋說以前從來沒有這種操作,這種反常的行為,頗有刻意擴散病毒的嫌疑。

隨著事態的發展,越來越多的真相將會出現。人們將會發現,隨著這次巨大災難的降臨,越來越多的那些原本相信「黨和政府」的中國民眾開始認識到:中共政權才是造成巨大災難的元凶。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