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看點】疫情難控 國際插手 中共高官不戴口罩有秘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1月31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延宕了多天之後,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昨天表示,緊急委員會今天(1月30日)要審議最新數據,並作出評估,決定是不是把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定位「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

今天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表示,美國將派專家前往中國,協助對抗武漢肺炎疫情。看來是北京頂不住國際輿論了。

前天西藏傳出的疑似病例,昨天已經確診了。一天天嚴重的武漢肺炎疫情,使全國各地方在恐慌之下,紛紛採取各種措施封堵疫情,特別是防控與武漢有關的人。

前天,福建寧德霞浦縣爆發了一起警民衝突。因為「不滿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隔離中心,過於接近民宅」,上千村民堵路抗議。推特視頻顯示,警民衝突中,有人不時向警方投擲木板、座椅等雜物。這是第一起涉及疫情的警民衝突 。

我們今天說的是另外三件事,每一件事都在大陸幾乎是刷屏。因為這三件事,每一件背後都不簡單。

1. 黨員醫生上一線

昨天,上海醫療救治專家組組長、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有一段話,已經引爆了整個網絡。他說不能欺負聽話的醫護人員,從昨天開始,一線全部換上各個科室的黨員醫生,「沒有討價還價」。

張文宏說他做了兩個決定,一個是他每星期要親自查房一二次,另一個是「換崗」,把從年底到現在一直堅守在一線的醫生全部換下來,讓各個科室的黨員醫生頂上去。我們來看看張文宏說這段話的完整視頻:

他說,人不能欺負聽話的人,這次都換成科室的所有的共產黨員。「共產黨員在宣誓的時候不是說嘛,把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迎著困難上。」

「我不管你有什麼想法。對不起,現在你馬上給我上去。不管你同意或者不同意,你都得上去。心理上要為了信仰上去也好,是因為黨的約束上去也好,沒有討價還價,肯定是上去。」

張文宏的這段話,有無數網友給他點讚。我想人們給他點讚,可能至少有兩個原因。

第一個原因是他「身先士卒」。華山醫院是比較有名的醫院,做到科主任的職位,張文宏可以擺老資格不去查房,他自己也說醫院不需要他查房。

誰都知道,與病患的距離越近越危險,被傳染的機率就越高。但是他給自己規定每週查房一二次,這與體制內很多人是不一樣的。

第二個原因,張文宏無意間洩露了一個祕密。他說「你平時入黨,我不管你有什麼想法。對不起,現在你馬上給我上去。」這段話,直接點到了人們入黨時的心態。

英國《泰晤士報》前東亞編輯梅兆贊就大陸年輕人入黨問題做過調查,問他們為什麼入黨。9%的學生表示認同馬克思主義,是「政治正確」。但其餘的回答都非常現實,七成受訪者說「黨員找工作比較容易」,入黨是為了找個好差事,容易升職。

我們沒有調查過黨員醫生的入黨心態,但是估計有人想借「黨」,多撈一點好處。入黨時高喊「把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不過是一句口號,連他們自己都不信。

不過需要提醒大家,張文宏的這段話,大陸媒體正在熱捧。他的說法,其實與習和官媒的說法是一樣的,都是讓「黨員先上」。

當初為了多撈點好處、混一個官職才入黨,現在被推上前線了。會不會被黨當成炮灰了?用網友的說法,是要「讓黨員先走」。

很多網民的留言很有意思,有的說「必須支持,讓領導幹部先上」,有的說這是「開啟以共滅共的節奏」,還有的說「中南坑的都出來」。網友把中南海稱為中南坑。

不過也有網友指出,這是共產黨作秀,犧牲的其實都是基層黨員。還有的建議被派上前線的基層黨員「火線退黨」。

2. 被處理8人都是一線醫生

刷屏的第二件事,是微博CEO王高飛在他常用的「@來去之間」轉發的一個帖子。這個帖子披露了這麼一件事,武漢肺炎初期被查處的8個人,原來都是武漢的醫生,而且目前還堅守在最前線。

這個帖子中說,這8個被處理的人分屬三個群,分別是武漢大學臨床醫學04級群、武漢協和醫院和醫院紅會神經內科群以及腫瘤中心群。王高飛說了一句,「以為就1個醫生。這就說不過去了」。

大家還記得,我們在1月3日就開始關注武漢這次疫情,當時中共官方把武漢肺炎稱為「不明原因肺炎」。武漢衛生局當天說確診44例病例,還有121人被列入追蹤名單,接受醫學觀察。

警方在元旦還抓了8個人,並在微博上說「一些網民在不經核實的情況下」,在網絡上發布、轉發「不實消息」,「造成不良社會影響」。並且通報說,已經對8人進行了問話,並進行了處理。

警方的這個微博,並沒有說被處理的人是醫生,而是故意說「一些網民」。這個事,中共央視還做了報導。從那以後,再也沒有人敢發出預警了。即使後來人們和媒體都私下傳有關武漢肺炎的事情,也有疑慮,但是誰都不敢再公開談論。

當局「殺雞儆猴」的消息非常明顯,就是當地居民彭女士說的,「講真話就抓」。

直到1月20日,中共依賴的流行病專家鍾南山說,這個病毒「可以人傳人」之後,人們才敢公開討論。

大陸獨立學者榮劍在推特上罵道:「剛才得知,被武漢警方訓誡的八個人原來都是醫生,他們現在就在治療第一線。知道這個消息後,真想爆粗口,作惡者太TMD壞了,真實喪盡天良!武漢警方至今未對這八個醫生道歉,早晚會遭報應的!」

說到這,大家應該明白了吧?這八位勇士就因為當初講了真實情況,很可能就是遭到了報復,被要求在第一線工作。你不是揭露事實嗎?那就讓你直接接觸病人!

8勇士被處理經過

我們來整理一下這八位勇士披露疫情的經過。

12月8日開始,武漢醫院陸續收治了27例病人。因為這些人直接或間接與華南海鮮市場有關,所以當局一口咬定華南海鮮市場是病原始發地。

12月27日,有消息稱同濟醫院查了病原體,認為是SARS冠狀病毒。

12月30日下午17:45,武漢眼科醫生李文亮的消息稱,華南水果海鮮市場確診了7例SARS,附帶文件中還貼出了診斷報告。他在消息中說:「在我們醫院後湖院區急診科隔離,請大家注意。第一例患者是水果批發攤老闆。」

協和紅會神內(25)微信群也隨即曝出相關文件,說「二醫院後湖院區確診一例冠狀感染型病毒肺炎,也許華南周邊會隔離」。幾分鐘後又說:「SARS已基本確定,護士妹妹們別出去晃了」。

隨後腫瘤中心微信群曝出:近期不要去華南海鮮市場去,那裡發生了多人患不明原因肺炎(類似SARS)。並稱醫院已收治多例華南海鮮市場的肺炎病人。

晚9點,有網友爆料:「同濟查了病原體,確認是SARS冠狀病毒,華大基因公司不敢發出報告,政府還沒有下決心公布」。

31日下午,武漢當局通報承認收治了相關病人,但說「未發現明顯人傳人現象,未發現醫務人員感染」。

到了元旦,武漢警方對這8位勇士按「造謠傳謠」進行了處理,但沒有說他們的「謠言」內容,也沒有公布處罰內容,更沒有提他們是醫生。

3. 官媒舊文突被熱炒

昨天,中共官網搜狐號的「國防時報熱點」發表了一篇文章,「中國國防報突然發文:讓生物戰爭走進國防視野」。經查證,文章內容是炒冷飯,取自2011年和2014年《中國國防報》的文章。

文中表示,《中國國防報》原載於2011年的《讓生物戰爭走進國防視野》,文章指應該採取措施或未雨綢繆之策:樹立新時期生物國防的戰略地位,制定生物國防計劃,提高全民生物國防意識等等。

文章又指,美國推出的旨在強化生物國防的「布薩特計劃」,就暴露出了可用做進攻性武器的轉基因生物的冰山一角。還說美國、以色列等國都有「研究基因武器的計劃」,並且說「美國、俄羅斯等已經研製出一些基因武器」。

眼下武漢肺炎疫情正是嚴重時期,中共這個時候炒冷飯,法廣認為 「應有特別含意」。

那麼究竟有什麼「特別含意」呢?

最近幾天,新聞看點27日結合外媒消息和網友爆料的多重證據,質疑有可能「病毒來自中共」。

28日,沐陽再次羅列了5個「想不通」的問題,一一指出中共在疫情發生後的可疑做法,分別是:為何在宣布封城後留出8個小時讓人們離開?為何封城前已經知道疫情嚴重,還要放走500萬人?疫情爆發後,當局為什麼要搞數萬人的大型群體活動?新建醫院為什麼要建在飲用水源旁邊?中共偷偷建多個神祕實驗室究竟要幹什麼?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認真看看這幾期節目,看看沐陽的分析是否有道理。您看過分析之後,會得出什麼結論?有網友留言說「細思極恐!」

這個很可能點到了中共的痛處,所以我們的節目下方最近出現了不少水軍來謾罵,不過這擋不住新聞看點揭露真相的腳步。

中共官媒報導說,李克強去了武漢金銀潭醫院。按照武漢當局的部署,金銀潭醫院是重點收治武漢肺炎患者的醫院。換句話說,這裡很可能是非常危險的地方,不知道哪裡藏著病毒。

別說金銀潭醫院,整個武漢,人們現在都談虎色變。河南大學一附院的徐國良醫生對著即將前往武漢支援的妻子大聲喊「王月華,我愛你」,之後放聲大哭。為什麼?他清楚,現在去武漢九死一生,所以才情不自禁。

但是李克強到金銀潭醫院,只穿了簡單的防護服,也沒有戴護目鏡。

中共衛健委專家組成員、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呼吸和危重症醫學科主任王廣發,22日承認自己感染了武漢肺炎。24日他接受央視採訪說,染病的原因可能是在武漢發熱門診沒有戴防護眼鏡,從而引起結膜感染,再發展到全身。

一線高官不會戴口罩?能預測疫苗?

武漢是湖北省會,省委省政府的所在地。26日的湖北新聞發布會,台上坐的三位高官,中間的湖北省長王曉東沒有戴口罩。左邊的湖北省委祕書長別必雄戴著口罩,但不是N95口罩,而且還露著鼻子。而右邊的武漢市長周先旺口罩蓋住了鼻子和嘴,但是他把口罩戴反了。

就說王曉東,是真的不怕死,還是有什麼祕密?普通百姓都很惜命,中共高官好不容易到了這個位置,應該更珍惜生命。

另外據福州肺科醫院公眾號爆出的消息,這家醫院院長陳力舟和醫務科長馬晨輝,兩人在大年初一去收治武漢肺炎患者的負壓隔離病房慰問一線醫護人員。網友爆料說,陳力舟也沒有戴口罩。

27日,中共官媒報導說,上海專家成功研製抗病毒噴劑,可用於新型肺炎應急病房防護。

29日,第一財經報導,「離擁有新冠肺炎疫苗已經很近了?院士李蘭娟:是的!」

李蘭娟是中共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工程院院士。她說分離病毒毒株,意味著我們已經擁有了疫苗的種子株。通過疫苗株以後,就可以製備疫苗。製備疫苗有個過程,拿到疫苗株需要一個半月,之後還需要一個半月的審批。

太精準了,製作要一個半月,審批也要一個半月。而美國及各國醫療部門最早也只是說幾個月後研製疫苗或成功。

綜合這些信息,加上我們前幾期節目的分析,您的結論是什麼呢?

武漢肺炎成北京最無法預測的考驗

這次大瘟疫,引起了中國百姓的批評和罵聲。《華爾街日報》表示,即便中共有觸角深遠的審查機器,但是類似的批評聲浪仍然不斷在社交媒體出現。這顯示出,恐懼、挫折在社會正在蔓延,「維穩」已經成了北京當局的一大挑戰。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資深製作人葛瑞菲斯(James Griffiths)撰文表示,習近平是毛澤東之後「最極權的」中共領導人。高度集權可以為他帶來龐大的控制權,但也意味著,每次出現危機,都是對他領導力的試驗。

《紐約時報》北京分社主任邁爾斯和記者儲百亮也共同撰文指出,北京當局當政7年來,已經成了「最令人敬畏」的中共領導人,但武漢肺炎堪稱是他面對過最複雜、最無法預測的考驗之一。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