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看點】疫情超想像 女醫生一夜收診200病患 習近平4度喊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01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由於世衛組織1月24日沒有採取緊急措施,結果造成武漢肺炎疫情在全球迅速擴散。昨天(1月30日),在多國壓力之下,世界衛生組織終於把武漢肺炎疫情列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不過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連續兩次重申,「這一宣布不是對中國(中共)的不信任票」,「世衛組織繼續對中國(中共)控制疫情的能力抱有信心」。還說「世衛組織不建議、實際上反對任何針對中國的旅行、貿易和其它限制措施」。

不知道譚德塞為什麼這麼替中共說話,而中共自己都承認事態嚴重。前天,習近平再次喊話,坦言「目前疫情防控形勢依然嚴峻複雜」。他要求中共軍隊「積極支援地方疫情防控」。

習近平高密度喊話來判斷,中國大陸的疫情很可能已經萬分危急。原大陸衛生高官表示,疫情已經失控了。因為感染人數太多,中共官方有「緊箍咒」,不敢給患者確診,只能眼睜睜看著疫情擴散。

習近平4度喊話

中共官媒新華社報導,習近平在29日第四次通過媒體發布聲明。在坦言疫情「嚴峻複雜」的同時,要求軍隊「要在黨中央和中央軍委統一指揮下」,「支援地方疫情防控」。

報導稱,這是25日中共政治局常委會成立應對疫情工作領導小組之後,他第四次公開對肺炎疫情發聲。報導引述習的話稱,湖北武漢等地區發生疫情後,軍隊「啟動聯防聯控」,抽組精兵強將奔赴疫情防控第一線。

習近平高密度喊話,足見疫情相當嚴重。有消息說,一名屬於湖北孝感的中共空軍保障部軍官25日被確診染病,導致200名現役軍人被隔離。這種消息,在中共部隊裡是屬於機密的。

有消息人士表示,中共部隊從24日起,抽調了海陸空醫療隊進入武漢。但是軍隊被調派到一線,後勤物資和醫護設備是個問題。香港《信報》引述消息說,中共各地部隊口罩等防護物資奇缺,隔離執行不徹底,軍方防疫形式相當嚴峻。

據一些士兵反映,部隊給很多人只發了兩三個口罩。軍營門衛兵、採購員等一些使用較頻繁的人員,口罩鼻圈位置都是黑的,防護效果大打折扣,甚至一些小單位連體溫表都沒有。軍事類微信公號「新綠網」表示,「一旦部隊家屬院當中有人攜帶病毒,後果是極為可怕的」,軍隊防疫「困難度不比打仗小」。

不過法廣表示,目前還沒有見到中共軍隊大規模接手武漢肺炎疫情的防治。

女醫生一夜收診200病患

瘟疫的始發地武漢,無疑是重災區。一位化名王陽的女醫生告訴《新京報》,她所在的醫院在1月22日被指定為收治武漢肺炎患者的醫院。她所在的科室被改造成了輸液室,她本人也從當天晚上7點,一直忙到第二天早上8點才可以休息。這一夜,她接診了200個輸液和留院觀察的病人。

整個醫院都被看病的人擠滿了,到處都是污染區,沒有乾淨的地方。而醫護人員還是穿著普通的袍子,戴一次性外科口罩、帽子和手套照顧病人,所有醫護人員都忙不過來。

當天夜裡,王陽開始頭痛、喉嚨痛,第二天出現發燒,持續了幾天。最終被確診肺部感染,只能在家休養。她說,「每個科室基本上都管了武漢肺炎的病人,所以醫護人員有一大批都被感染」。

王陽表示,醫院床位不夠,設備缺少、防護不足,更嚴重的是人手嚴重短缺。醫生護士都得面對去世的病人,以前只要負責把醫療儀器撤下,現在還必須承擔收屍員的工作。

醫院不收治,病患躺在地上等死

我收到很多網友的爆料,因為時間和內容的關係,我們只能一點點地選用。這裡要說的是一位武漢洪山區仁和路歡樂大道的市民劉女士,她給新聞看點發來的求助信。她通過自己就診的經歷,介紹了武漢的真實就醫情況。1月19日劉女士開始低燒、乾咳,22日轉為高燒,持續不退。23日到普仁醫院照CT,雙肺出現多個小斑塊高密度陰影、胸膜增厚,確診是嚴重感染和病變。

在普仁醫院的要求下,劉女士去了武漢第九醫院就診,醫生又做了超敏C反應蛋白,指標超過正常人近9倍。但是醫生不收納住院,說「只收納重症患者,輕度患者回家自行隔離」。

打完吊針的劉女士不敢回家,擔心傳染給家人,就在醫院大廳的板凳上坐了一夜。天亮後,去酒店開了一個房間休息。等家人給租好了房子,劉女士才進行自我隔離,直到現在。她說幾天拖著高燒的身體東奔西跑,檢查結果一次比一次加重。現在高燒39.6℃不退,呼吸困難。但每次申請住院,醫生都以各種理由拒絕。

另一位武漢市民向我們爆料,也提到了武漢九醫院。視頻中顯示,因為九醫院不收治發熱患者,一些病人在求助無門的情況,只好躺在醫院大門外的地上等死。

可能有多少人病亡

說到病人等死,中共官方報出的死亡率是2%。但是國際著名期刊《柳葉刀》昨天的論文表示,根據金銀潭醫院前99名確診病患所出現的病徵,這些人中有11人死亡,死亡率高達11%。

《柳葉刀》特別提出是「前99名確診患者」的死亡率是11%,這是有背景的。因為之前中共有一段空窗期,十幾天沒有更新新增病例數字,所以死亡率是這麼高。這是因為中共隱瞞疫情,所以才出現這個情況。

但是現在的死亡率為什麼降下來了呢?大家想,11%這個數字,高於SARS大約10%的死亡率,這很可能是中共大幅增加確診患者的數字的原因。

增加了確診病例數字,死亡率自然就降下來了。其實現在中共公布的數字仍然是經過美化的,它根本不收治「一般」或者「輕微」患者。有網民透露,很多醫院有關係或「後門」才可以住院治療的。

杭州副市長周衛強昨天在疫情防控記者會上說,有一家企業開了一個會,30個人裡面有11人感染上了。

前天,日本從武漢接走了206名日本公民,其中有12人染病。

武漢市長周先旺說,被封禁在武漢市的人口有900萬。我們無法統計真實的數字,但是可以看看網友的一些爆料。

昨天一位網友在推文中表示,武漢一個火葬場,10個垃圾桶裝滿了裝屍體的袋子。網友強調,「這只是一個火葬場一天的量,武漢的全部火葬場,一天得燒多少人呢?」

還記得29日我們提到香港「端傳媒」的那篇調查文章吧?漢口殯儀館的14台火化爐全天候運轉,隨時火化各醫院送來的死者。一般情況火化爐處理一具屍體需要1.5到3個小時。照此計算,14台火化爐徹夜不停,一天可以處理112~224具屍體。

早在1月中旬,武漢青山殯儀館職工就曾發消息說,武漢火葬場每天全力運轉,死亡遺體數量較以往暴增。武昌、漢口殯儀館停屍間已經放不下了。

26日,武漢官方發布「權威消息」,當地殯儀館的殯葬服務車已經不夠用。當局正在配備更多人力物力,提高遺體接送效率。得有多少人去世,造成殯儀館的車輛不夠用呢?

需要提醒大家,我們只是採用了官方的確診病例數字。真實的數字遠遠超過官方通報的數字,不說你也懂的。

專家:2月初患者達20萬

昨天,身在北京的陳秉中告訴大紀元,感染人數太多,責任太大。中共官方為了掩蓋疫情的嚴重程度,在層層造假隱瞞。

這位原中國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長表示,按照國際慣例,中共官方第一時間必須向群眾公布疫情。它不但沒有公布,現在還在繼續隱瞞。陳秉中直指中共衛健委主任馬曉偉在26日的說法是「欺騙」。

1月26日,馬曉偉在新聞發布會上稱,目前「疫情形勢嚴峻複雜,處於防控關鍵時期」。

陳秉中指出,「關鍵期是在剛發病的時候,現在是嚴重的失控期」。「把失控期還說成是關鍵期,這是在開脫罪責,替他們(中共)辯護。本來是應該追究領導責任,還在為他們歌功頌德,這是最讓老百姓煩的。」

這位原大陸衛生高官認為,到2月初,武漢肺炎感染者將達到一二十萬人,是有科學根據的。「因為潛伏期是14天,醫生也發現人傳人,當局還不承認。這一波一波傳染下去,就可以推測,到一定時候,就可以達到幾十萬了」。

帝國理工學院傳染病專家福格森(Neil Ferguson)26日再次更正了他的推測,他估計可能已經有10萬感染了病毒。「目前可能有10萬個」,病例也可能在3萬到20萬之間。

陳秉中表示,武漢現在非常危急,內部人傳出的信息稱,病人多到搶救不過來,一床難求。而當地限制發放檢測盒,不敢給病人確診。有良知的醫生不敢說,「上面有緊箍咒,領導不讓說,眼睜睜看著疫情擴散」。

中共官方在26日通報,禁止醫務人員通過面談、電話、簡訊、微信、微博、郵件等方式,在家庭聚會或公眾場所,向親朋好友談論關於疫情的進展、救治過程與防控等一切信息。否則追究法律責任,最高判處3~7年的有期徒刑。

「如果都給檢測出來了,這責任就大了。」他(陳秉中)指出,「限制發檢測盒,層層造假隱瞞。很多病人來不及治療,延誤病情,得不到早發現早治療,這個危機也是當局的大責任,人命關天。」

他說,當局抓的8個所謂「造謠者」,都是一線的醫生,其中一人已經染病並隔離。「那8個人及時說出真相,是英雄。中共打擊曝露真相的人,反人類啊,這是一場人為的大災難,史無前例。」真正造謠的是政府,掩蓋真相的是上層有關領導,「他們是千古罪人,必須得追究他們的責任」。

陳秉中還表示,隔離圈太大,弊病太多。把上千萬人封在城裡,會相互之間傳染,加重病情。交通都給斷了,有病了沒車無法去看病,帶來了很多不便,「這種粗暴的隔離太不人道」。

防疫「大隔離」

這場大瘟疫,讓許許多多的人談之色變。武漢封城後,全國各地也紛紛出招,防止病毒入侵,相關的照片在網絡上瘋傳。圖片顯示,有人手持紅纓槍、有人手持武術大刀在路口站崗放哨,有的用各種磚石、土堆封堵道路,有的甚至挖路刨溝阻止交通等等。

網上有一份湖南湘陰縣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指揮部的文件,上面顯示,針對武漢肺炎疫情,實施「六級隔斷」指令。文件要求與外縣市隔斷,縣城與相鄰鄉鎮隔斷,鄉鎮之間隔斷,村落之間隔斷,屋場之間隔斷,戶與戶隔斷。

昨天,中共官媒《新華日報》「交匯點」報導,江蘇省委書記婁勤儉去了南京江寧區葛巷村和棲霞區樺墅村,結果碰了一鼻子灰。這兩個村路口站崗的民眾要求這群陌生人趕緊離開。即使村民後來知道了來者身分,也不讓進村子,讓他們快點離開。如果「勸服無效」,實施「集中強制性隔離」。這項決定持續到2月8日。

網絡上有一張圖片,是安徽懷寧縣清河鄉開的買菜「證明」。上面寫著某某村民不屬於感染肺炎的隔離對象,現因家中無菜,需至市場購買蔬菜,須通過卡口,請予放行,落款時間為1月29日。該「證明單」上還註記出行時間10時50分至11時30分,若超過規定時間未返,必須進行居家隔離14天。

網上有很多圖片,是關於隔離的標語。看上去,鬥爭味道很濃,像是文革又來了。比如「串門就是互相殘殺,聚會就是自尋短見」、「發燒不說的人,都是潛伏在人民群眾中的階級敵人」、「今年上門,明年上墳」,還有什麼「今天沾一口野味,明天地府相會」、「口罩還是呼吸機,您老看著二選一」、「出來聚會的是無恥之徒,一起打麻將的是亡命之徒」、「老實在家防感染,丈人來了也得攆」。

粗暴隔離釀惡果

自我採取隔離措施,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阻止疫情蔓延擴散。但是粗暴的隔離措施,也可能會造成悲劇。

網絡視頻顯示,一名湖北襄陽的餐飲老闆,因為受不了封禁的折磨,跪求上天保佑,說自己「受不了了」。

一位石家莊的朋友給我發來視頻,據說是微信朋友圈裡面的。網友表示因為封村,老人沒有親人照顧。大年初二,鄰居給送來了一桶涼水和一盒蛋糕,讓老人支撐一個月。目前老人的情況不得而知,但這種狀況令人放心不下。

不過昨天另一位朋友的爆料視頻,讓我的心緊了一下。從視頻中看上去,一名男子駕駛三輪車向前行駛,突然被什麼東西掛住,直接飛落在車下。男子倒在地上一動不動,三輪車向前滑行了一段距離。

視頻中有人說,「沒看見,沒看見,沒看見那根繩」。目前不清楚這個事發地是哪裡,但是爆料人在文字中說「地方村鎮封路致人死亡」。這是目前我們掌握的,因為疫情封路,造成的一起最嚴重後果。

28日有視頻顯示,河裡有一名武漢人,趴在一塊木頭物件上滑水。對面的河岸上,有三輛白色的車,車旁站著十幾個人。視頻中的男子介紹,河對面是湖南省,水中人是湖北人,想偷渡過去,但遭到湖南人攔截。

在自己的國家,竟然會發生「偷渡」的事。網友說「這必將載入歷史史冊」。

中共欲接回境外「武漢人」引熱議

從武漢爆發肺炎疫情,也讓武漢人實實在在感受到了人情冷暖。很多地方一聽說是武漢人,很多人都是敬而遠之,或者立刻驅逐。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今天表示,「考慮到近日湖北特別是武漢公民在海外遇到的實際困難,政府決定儘快派民航包機把他們直接接回武漢」。

華春瑩的這番話,立刻引爆了網絡。有網民說,「這個時間不是應該外交部出面,請各國延長武漢人的簽證麼?」也有網民說,「中國護照也許不能讓你去世界上的任何地方,但是絕對會把你從世界上的任何地方帶回家。」還有網民表示,「主要目的是要和各國撤僑舉動較量一下唄!你們外國人怕死,咱中國人就是硬要迎難而上,牛X的很呢!」

武漢人在外國究竟如何呢?有澳洲網民說,「新南威爾士州宣布,所有在入境之後發病並被確診的武漢肺炎患者,即使沒有醫療保險/身分,也可以在公立醫院和急診得到免費救治,不管你是學生還是遊客。」

另有消息說,「日本政府對日本境內入院治療的人員,不分國籍,所有治療費將由政府承擔。此外,日本為表尊重,不公布患者國籍。」

泰國國際移民局也發布文件表示,「免除(中國遊客)因中國境內機場關閉、無法返回而延期滯留泰國的罰款。」

中共怎麼對待武漢人的呢?英、德與中方談判撤僑時,中共拒絕持中國護照的家屬離開。

武漢醫院:「不是告急!是沒有了!!」
因為隔離,交通阻斷,各地物資都非常緊張,特別是醫護用品。

這是武漢協和醫院Do先生昨天中午發出的「告急」,他說「不是告急!是沒有了!!」他說,「我們保衛武漢,請求你們支援我們!武漢協和醫院再次求助!」

但是大家看看武漢市慈善總會的「新型冠狀病毒防控專項基金」帳目,在這個備案編號為51420100522723273cP20001的帳簿中,顯示已籌款5億5275萬多元(¥557,564,897.34元),但是「已使用」是「0」。

再來看另一個消息,《人民日報》1月28日的微博說,山東捐贈武漢350多噸優質蔬菜,此後山東還會持續供應10~15天。

但是1月30日,武漢市紅十字會發出了一份鄭重申明。其中說截止到1月30日12時,他們「從未接受任何單位、任何個人捐贈的『壽光蔬菜』,更沒有參與該批蔬菜的分配、售賣。迄今為止,也沒有收到過與此相關的任何現金捐贈。」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