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黃連可治冠狀病毒?網友扒出「夫妻店」鬧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02日訊】中共官方媒體週五報導稱,經有關機構聯合研究初步發現,中藥「雙黃連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狀病毒。此消息一傳出,中國大陸多個網上平台的「雙黃連口服液」迅速宣告售罄。與此同時,外界對此說法是否可靠的質疑也迅速升溫。有網民爆料,指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王延軼和有上海藥物研究所背景的上海綠谷公司的董事長舒紅兵是夫妻關係,懷疑這其中暗藏利益陷阱。

1月31日,中共黨媒《人民日報》發表的一篇報導稱,「上海藥物所、武漢病毒所聯合發現,中成藥雙黃連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狀病毒」。

該報導稱,上述兩個研究機構聯合研究發現,由金銀花、黃岑、連翹這三味中藥製成的雙黃連口服液,具有「廣譜抗病毒、抑菌、提高機體免疫功能」;報導甚至還提到該藥物對SARS的冠狀病毒也具有「抗毒效果」。

這篇報導發表後,迅速得到多家中國官媒的轉載,也導致中國大陸多家網上平台的「雙黃連口服液」迅速售罄或下架。

(中共官媒宣傳雙黃連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狀病毒的網絡截圖)

上述消息也很快引發網民的熱議,「雙黃連口服液」能否經得起科學檢驗引起網友們的廣泛質疑。

有網民發文質疑:有關機構「僅用了半個晚上的時間做了體外細胞實驗」就宣布發現了「雙黃連口服液」的抗病毒功能,這無異於「大躍進」時期的「放衛星」的做法。

有醫生發帖提醒公眾:所謂雙黃連口服液「可抑制病毒」的說法缺乏嚴謹的臨床研究數據,並且雙黃連過去有大量的不良反應證據,甚至會引起過敏性休克,切不可擅自服用。

有網民質疑:既然那麼多「常見藥物、食品可以抗新型冠狀病毒,那還慌什麼呢?」認為「雙黃連口服液」很可能又是另一個「中藥陷阱」。

@恩典一生gracia日前發帖爆料稱 :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王延軼和有上海藥物研究所背景的上海綠谷公司的董事長舒紅兵是夫妻關係,因此「雙黃連」能夠一夜之間成長為「抗擊武漢新型肺炎明星」。

據公開資料,武漢P4實驗室是中科院武漢病毒所下轄機構,年僅39歲的王延軼已是現任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王延軼,1981年出生,先後在北京大學、美國科羅拉多大學健康科學中心(University of Colorado Health Sciences Center)、武漢大學獲得學士、碩士和博士學位。

有知情人網絡發帖指出,她的先生名為舒紅兵,生於1967年,53歲,比王延軼大14歲。二人在科羅拉多大學期間是師生關係,男方列了88篇論文,46篇有女方名字,女方列了最近的21篇,5篇有男方名字。網友據此推測,二人系師生戀。因彼時舒紅兵已有家室,因此王延軼被指有小三上位嫌疑。

雙黃連可治新型冠狀病毒的說法在大陸網絡也引起大量評論:

@窩裏橫的兔紙則質問:「雙黃連給了你們多少錢 我風油精給雙倍!」

@hnjhj則反諷道:「看上去雙黃連不僅能治冠狀病毒肺炎,很有可能還能治艾滋病。今年諾貝爾醫學獎應該是武漢P4研究所和上海藥物研究所分了。「

@Michael Anti發帖稱:「這次板藍根2020——雙黃連是官方和騙子一起起來行騙。自求多福吧各位,已經無法吐槽了。不好好研究如何治療病毒,都花心思在行騙上。」

@jajia諷刺道:「雙黃連可能真的有效。中毒了躺下不出門,可以有效預防感染啊!!!」

@梧桐樹下看風景評論稱:「真是一場疫情,看出來一批牛鬼蛇神,又說有效,又說沒有實驗數據,不知道,科學研究就這麼草率??我看這廝是為雙黃連帶貨。」

@FYY_YYF感嘆道:「不用闢謠了,被收智商稅的韭菜們單都下完了。」

隨著網絡社群中質疑聲浪高漲,有陸媒向中國科學院上海藥物所的有關人員提出了以下三個問題:1,臨床試驗前期有相關試驗數據嗎?2,喝了雙黃連就對治病有效嗎?3,可以抑制病毒的說法是準確的嘛?

中國科學院上海藥物所的人員回答說:「我這邊沒有,我不知道,我現在沒辦法回答您這個問題。」;「我們現在也不好說這個問題。」;「科學的事情我們不想說得太過。」

(記者何雅婷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