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什麼才是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習近平上台之初,即在新一屆軍委第一次常務會議上,首次提出「世界正發生前所未有之大變局」,此論後被寫入中共十九大報告。2017年度駐外使節工作會議後,中共開始高調宣揚此論。

的確,世界正發生「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但其真正涵義,卻與中共所論相反(中共所論可見筆者《「大變局」論與中共對美大戰略》一文)。這個話題太大,本文只能簡單說說。

眾所周知,自15世紀末地理大發現以來,人類社會開始巨變。斯塔夫里阿諾斯(Leften Stavros Stavrianos)著名的《全球通史》一書中,稱之為「三大革命」:科學革命、工業革命和政治革命。在政治革命中,包括英國革命、美國革命(獨立戰爭)在內,出現了影響世界的三大思想,分別是民族主義、自由主義和社會主義。

社會主義本是「18世紀和19世紀初葉的古典自由主義的對立面」,然而,馬克思卻使社會主義變為人類文明的對立面。馬克思在1848年的《共產黨宣言》中宣稱「兩個決裂」:「共產主義革命就是同傳統的所有制關係實行最徹底的決裂,毫不奇怪,它在自己的發展進程中要同傳統的觀念實行最徹底的決裂。」並且,共產黨人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

馬克思為什麼要摧毀人類文明呢?因為馬克思走上了一條成魔之路。西方大量學術研究表明:馬克思早年曾經是基督徒,後來加入魔鬼撒旦教,他自己也承認與撒旦簽了契約。舉個鮮明的例子:馬克思葬身的高門墓地,正是倫敦地區的撒旦教崇拜中心。

「馬克思主義」正是在其加入撒旦(魔)教後誕生的。對很多共產主義的信徒來說,可能做夢也不會想到,被列寧及毛澤東稱為「放之四海而皆準」的《資本論》與《共產黨宣言》,用馬克思本人的話,卻是「污穢之書」,他同時稱無產階級為「蠢蛋、惡棍」。

大不幸的是,「馬克思主義」竟能大信其道。在暴力血腥和欺世謊言中,1917年世界上出現了第一個共產政權——蘇俄。其後不久,蘇俄的魔爪伸入中國,成立中共。藉助納粹(即「國家民族社會主義」)發動二戰的反向推動,蘇聯勢力大幅擴張,形成一個社會主義國家陣營,其中,中共也成功竊國。共產主義的囂張聲浪一時摩天。

但是,人類畢竟不是魔鬼行凶的樂園。歷史上早就做了安排。美洲被發現之後,許多人是為了尋求信仰宗教自由以及逃離宗教迫害而來到美洲的。英法七年戰爭(1754年至1763年),英國戰勝,被英國接管的大部分法國殖民地和英國殖民地一起被合併為英屬北美;不久,獨立戰爭爆發(1775年至1783年),英屬北美變為美國。信仰自由、尊重人權是美國的立國之本。美國開國先父們昭告:成為全人類的表率與福音,是美國的使命。在天命眷顧之下、在先哲們的偉大智慧和一代代美國人的努力下,美國成為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擔負起世界燈塔和自由捍衛者的昭昭天命(Manifest Destiny)。

美國人對昭昭天命有強烈的感知。美國的第一批移民就是清教徒。早在1630年,約翰·溫斯羅普(曾當選為馬薩諸塞殖民地總督)在一次著名的佈道中提出的「山巔之城」(City upon a hill),成為了一個慣用語。美國人之外,法國人阿歷克西·德·托克維爾對美國昭昭天命的感知是最有名的。在他1835年發表的《論美國的民主(上)》一書中,托克維爾預言了俄國與美國「終有一天要各主世界一半的命運」,「前者以自由為主要的行動手段,後者以奴役為主要的行動手段。」

正因昭昭天命,美國人本能地抵制共產主義。美國與共產政權——蘇聯,在本質上是對立的。因此,我們才會看到,二戰之後,美國領導自由社會抗擊蘇聯和共產主義的擴張,贏得冷戰,蘇聯和社會主義陣營解體。

但是,1991年冷戰結束以來,共產主義的邪靈並未隨之而消亡,美國反而陷入更深刻的危機之中。

一方面,作為殘存的最大的共產主義政權——中共,利用美國和西方國家的迷誤、綏靖,迅速坐大,2010年起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稱霸全球的野心膨脹,全面挑戰美國。

另一方面,共產主義全面滲透美國,美國近乎全面淪陷(不僅美國,全世界都是如此,詳見《魔鬼在統治我們的世界》一書),以致川普總統多次誓言「美國永遠也不會成為社會主義國家」。這裡舉個例子:2016年自稱是民主社會主義者的桑德斯參選美國總統,成為了美國左翼年輕人心目中的偶像,他還競逐2020美國總統大選。

當然,共產主義滲透美國並不始於冷戰結束之時,19世紀就已來勢洶洶了。雖然美國人對共產主義有本能的抵制,但在20世紀負面因素控制人類社會的大勢中,尤其二戰結束以來,美國的傳統價值觀日漸消蝕,共產主義以非暴力的面目,通過所謂「進步主義」、「和平反戰運動」與「民權運動」、「政治正確」、「左派」等等五花八門的形式,對美國展開全面進攻。美國出現了道德危機,尤其是家庭解體對傳統價值觀構成的嚴重衝擊,例如,「1/3的兒童出生於單親家庭;1/2的婚姻以離異而告終;1/3孕婦的結局是墮胎;1/4的高中學生在畢業前輟學。 我們有9000萬功能性文盲。謀殺是18~34歲美國黑人死亡的主要原因。」

在這種形勢下,自20世紀70年代起,美國發生了一次覺醒。這突出體現在學術界所稱「宗教右翼」在美國的崛起。美國社會學家傑羅姆·黑梅斯坦因在分析「宗教右翼」時概括了他們的三個主要論題:(1)經濟自由化:自由與個體主義;(2)社會傳統化:對家庭、社區、宗教和道德崩潰的擔憂;(3)好鬥的反共產主義態度。

這次大覺醒對歷史產生了並正在產生著巨大的影響。抗擊共產主義是這次大覺醒的核心主題,美國的內政和外交在此高度融合起來。這裡僅舉兩個例子。

其一,在「宗教右翼」的支持下,里根兩次當選美國總統(1980年、1984年)。里根總統在國內推行「里根經濟學」,復興美國經濟;在國際上,直接推動了東歐劇變、蘇聯解體、冷戰結束。

其二,也是在「宗教右翼」的支持下,2016年,政治素人川普出人意料地成功當選美國總統。川普的競選口號——「讓美國再次偉大」,其實就是踐行美國的「昭昭天命」。川普執政以來,雖只短短幾年,美國卻確實在走向「再次偉大」。

川普在多次演講中指出,「在美國,我們不崇拜政府,(而是)崇拜神。」川普在聯合國大會直批「共產主義到哪兒都帶來災難與毀滅」,並把中共政權界定為美國最主要的敵手,開打貿易戰,推動形成全球圍剿中共的戰略新格局。

我們可以預計,川普連任美國總統是意料中事。川普將繼續領導美國,一方面回歸傳統,全面清除美國國內的共產主義因素,復興美國社會;另一方面,抗擊、粉碎中共的全球野心,強制中共「結構性調整」,協助中國人民解體中共

人類艱難走過19世紀、20世紀,在21世紀的第二個十年,終於走到了將共產主義掃進歷史垃圾箱的最後關頭。有五千年輝煌歷史的中國,在走過中共竊國70年最黑暗的歷史後,終於迎來了浴火重生的最大契機。這,才是「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真義。#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