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隔離點嚇壞患者:寧在家等死也不去隔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05日訊】武漢肺炎疫情來勢洶洶,感染患者激增,很多民眾被送到地方當局設立的隔離點進行隔離。日前,有武漢患者透露,她的叔叔所去的隔離點只是間旅館,裡面缺乏醫療設備及暖氣,沒有醫生診治,在這種情況下,他的叔叔過世了。她表示,她的親屬已多人受到感染,儘管這樣,他們寧願死在家裡,也不願意去隔離點。

33歲武漢女性居民王文俊在接受《BBC》採訪時表示,她的叔叔已經因病逝世,父親現病危,母親和阿姨也陸續開始出現肺炎症狀;電腦斷層掃瞄結果顯示,她的母親和阿姨肺部已經受到感染,她的手足也開始出現咳嗽、呼吸困難的狀況。

王文俊的父親出現咳嗽、呼吸困難的情況,全天候須依賴氧氣機呼吸。因為缺少了(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檢測試劑盒,她的父親無法被判斷是否為確診病例,導致無醫院可去。王文俊的母親和阿姨每日徒步到醫院,試著為她的父親尋找病床空位,但沒有醫院願意接納。

王文俊指出,在武漢,有許多隔離點可以容納症狀輕微或潛伏期患者;隔離點備有簡單、基礎的醫療設施,但並沒有病床可以提供給如王文俊父親案例的重症患者。王文俊的叔叔事實上就是在缺乏醫療設備的隔離點過世的;王文俊強調,她非常希望父親可以得到適當治療,但沒有人能在此時聯繫或對她們提供協助。儘管她已數次與社區工作人員聯繫、求助,但始終只得到「不可能找得到病床」這類回應。

王文俊坦言,起先她們以為叔叔、父親所去的隔離點是醫院,但事實上那只是間旅館,裡面沒有專業醫護及暖氣。王文俊回憶當時,她們一行人到該處求助時已經是下午,隔離點的工作人員只能提供她們已經冷掉的食物作為晚餐。她的叔叔當時症狀相當嚴重且已失去意識,但沒有醫生前來為他診治,叔叔、父親只能待在隔離間等候,翌日早上6時30分,父親去探視叔叔時,叔叔已經過世了。

至於中共當局新建醫院的火神山醫院,王文俊表示,新醫院是給已經在其他醫院裡的病患去的,近期將開始轉移病患作業,但像她們家求助無門、連病床都沒有的病人,根本無法進入新醫院就診。她強調,若按照政府指示行事,她們現在唯一能去的地方就是隔離點,但如果她們真的去了,「發生在叔叔身上的事情就會在父親身上重演」,「所以,我們寧願死在家裡」。

王文俊無奈感嘆道,如果在1月23日前知道封城消息,她說什麼都會帶著全家人逃命,因為這里根本得不到援助。她表示,如果在城外,可能還有希望,她不清楚像她們一家乖乖遵從指示、待在武漢的人是否做出了正確的選擇,「但我想,我叔叔的死已經回答了問題」。

2月2日,一名大陸網友在微博實名發出訊息,質問武漢的隔離點是否是集中營?

該網友稱,她的舅舅感染新型冠狀病毒,已發燒11天,雙肺感染,跑了幾家醫院也沒有確診。2日下午,舅舅突然被政府工作人員接到隔離點,全家人一開始還以為是個好消息。

結果到了晚上,舅舅十分困難地給家裡發信息,說裡面不給治療,連退燒藥也不給。

該網友質問:這是把一群發著高燒的人關起來統一送死嗎?如果是這樣,讓他們回家。她還強調,自己對所發布的信息負法律責任。

在此之前,武漢一名23歲的女大學生也在微博爆料,說自己在醫院隔離但得不到治療,病情持續惡化,生不如死,已經寫好了遺書。

據報導,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快速擴散,中共急建臨時醫院收容病患。然而近日武漢當局新建的火神山醫院內景曝光,讓不少中國網民留言說:「哪像醫院?完全是牢房啊!恐怖」、「擺明瞭就是死亡集中營!」

海外社交媒體推特上傳出的一段視頻顯示,醫院如同監獄牢房,病房窗戶外焊鐵條、鋼門,而且從外面上鎖,疑似防止病人逃跑。

中共官媒報導,2月2日,1400名軍隊醫務人員乘坐8架軍用運輸機,被運送到武漢,隨即接管了火神山醫院。

旅美獨立時事評論人士秦鵬在推特上轉發一段火神山醫院內景視頻,並附文稱:由1400名軍人管理的這所醫院,會讓感染的自生自滅,如果實在救助不過來,軍人們會聽從上級安排,提前幫助重症病人解除痛苦……當然,也有可能拿那些能夠挺過來的、或者花錢救治的做一些表面宣傳工作……

除了新建火神山醫院、雷神山醫院之外,武漢當局又於三區臨時搭建集裝箱式的「方艙醫院」,提供3800張床位。但內部照片曝光後,讓不少中國網民顫慄不已,認為這種大通鋪將加劇患者交叉感染。

照片可見,上千張病床與病床之間完全沒有隔間,等同全數患者都待在1個能夠彼此傳染的空間內,根本沒有所謂的「方艙」,其實就是一個「大型方艙」。

雖然有照片顯示某處「方艙醫院」的病床有隔間,但上方完全是流通沒有密閉。

網民財經冷眼痛斥,這樣的集中隔離方式就是在二次犯罪啊!必須迅速搭建簡易隔離間,不然輕重病人或疑似病人堆一大廳中,加劇相互感染。這樣被隔離,等於被判死刑。

(記者劉明煥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