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驚奇】武漢易治 武漢周邊疫情加劇將很崩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06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節目一開始,我們先來看一段視頻,這是在家庭自己隔離中,親人之間擔心互相傳染,雖然同在一房,但卻不能相依相抱的悲苦。

天涯咫尺受隔離苦 武漢瘟疫「次生災害」

女聲:(媽媽)離你遠一點你聽見沒,你在裡面,(哽咽)你在裡面乖乖地聽話,你不要哭聽見沒,聽見沒。

視頻一開始那個詞,沒有錄清楚,但是比較確定的是「媽媽」兩個字,在屋子裡是她的女兒,視頻後半段,我們也能聽到她女兒哽咽的聲音。

這段視頻不是當事者本人發出來的,但消息是可靠的。據我們掌握的情況,這是發生在武漢的事情。他們是一家三口,在武漢沒有別的親人,爸爸暫時獨自隔離,截至2月5日,母親還是疑似症狀。但是孩子母親說,這幾天,孩子的精神可能有一點崩潰,會自言自語。
不過幸好,現在有鄰居和社區、志願者啊,幫助疑似染病的母親,一起照顧孩子。消息還擔心,這樣遭遇的小朋友,現在應該不止一個。

湖北有一位醫生,我們暫且叫他Z醫生,他有一篇原創文章,已經在關注這場新型冠狀病毒瘟疫的「次生災害」,他說媒體一直在關注樂觀的消息,但是疫區確實出現的問題,必須正視。他說了一句話:我們寧可把疫情想得嚴重一些,也不能因為太樂觀而麻痺大意。

「次生災害」五個重點

針對「次生災害」呢?Z醫生說了很多,但他的觀點,主要包括以下五個重點,但不限於這些。

重點一:居家隔離是與非

居家隔離者面臨的困境;我們節目一開始的例子,就是現象之一。

Z醫生自己也接觸了武漢市內居家隔離的一些人,截至他寫完文章,發現這部分人仍沒有得到很好的救治和照顧。一個是有的人缺少高營養高熱量的食物,一個是藥店裡的相關藥品,都很緊缺,買不到。

另外,居家隔離的人,因為缺少醫療物資,早期得不到治療,到最後也容易發展成重症患者。

陽光國際城

同時,一些地方,居家隔離是真的不能隨便走,出入憑票、限時,這也給生活造成困難。比如一張寫著「陽光國際城」的小區,根據規定要求每個住戶,兩天只能有一個人,憑票出入,出去購買生活必需品。拿票出,拿票回,回的時候,票據要上交。

靠山社區

類似的還有一處叫做「靠山社區」的地方,規矩差不多,不同的是,根據規定,每個住戶一週只有三張票。

我們再引申出一個例子,不是Z醫生舉的例子,是跟上面的例子反過來的。就是相比之下,有人喜歡在家隔離,不願意出去被政府隔離,但有時這樣的人卻被上門抓走,強制隔離。我們之前也提到過這樣的例子,但是今天的更生動。

昆山

我們來看下面這段視頻,身穿隔離服的工作人員,在交談未果後,將一處住宅單元裡的一男一女,先強行拉了出來,帶去隔離,隨後,在屋中另一名男性,十分堅持,兩名身穿隔離服的人員,費了好大功夫,也沒把人抬出去,後來是4個人一起上,又折騰了好一會兒,才做到。但直到走到車前,這個男士仍然很難被搬上車。

先前被拉出來的女士,在車上打電話,我們聽到她說:我們是自己在家裡隔離的,我想告訴你,他們在這裡抓人。視頻拍攝地點並不明確,但是在視頻中一處,一個穿著藍色工作裝的人,背部寫這一行字,在鏡頭前閃過,寫的是:昆山市社會治理。而昆山是緊靠上海,西臨蘇州的一座江蘇省城市。

上海

有在上海的武漢人,不是疑似也不是確診,但是在健康觀察名單裡。他在跟朋友聊天時提到,最近有一天早上,上海疾控中心和特警,一起找上門,他說如果體檢不合格,擔心就要全家被帶走。但好在他通過體檢,拿到了健康觀察解除告知單。

目前,面對瘟疫,湖北、浙江、江蘇等省,已經有至少27到30座城市下達封城令。上海雖然截至發稿沒有宣布封城,但是這座城市已經被多個封城的城市所包圍。

南京

離上海不遠的南京市,也在2月4日晚10點多宣布封城,小區要封閉式管理,各小區只留1個出入口。

還有一種誰都沒想到的情況。我們說,一般隔離在家,一些政策也應該朝著方便民眾的方向調整,但是在重慶,卻出現這麼一件事。

重慶罰單

重慶某街區,當地按政府要求居家隔離的住戶,發現交警還在街邊給汽車貼罰單。視頻一開始一個女士這樣說:這個期間來貼啥,貼了好多車,現在都不能出門,國家規定不能出門,現在你來貼啥(罰單)。我們看到,一隊交警,在周圍居民的抱怨聲中,繼續在貼罰單。在視頻最後,錄影者還給其中一張罰單一個特寫。

我知道,比如在美國,有很多城市有每週定期換邊停車的規定,因為街邊每週掃一次,掃街的時候,那個地方如果停車了,就會被貼罰單。視頻中重慶交警貼罰單不知是出於什麼理據,但顯然引起在家躲避瘟疫的居民們的不滿。

重點二:正常生活陷入反常

好,繼續說Z醫生分析瘟疫「次生危害」的幾個重點。第二點,為因應救治疫情,正常醫治和生活,陷入危機;

比如,在湖北黃岡黃梅縣,有一個人,沒有感染瘟疫,患的是癌症,現在已經沒法就醫,當地封城幾乎不通車,為了求醫,她和家人必須徒步走九江長江大橋,嘗試去江西看病。

此外,企業停工,交通阻隔,正常的經濟活動、物流,都受到很大影響。

這一部分我們就不多說了,影響是顯而易見的。

重點三:新病毒R0值還是迷 潛在的新一輪爆發

他舉了個例子。2月3日,天津市疾控中心公布一項調查,說在天津寶坻區的一個商場,發生聚集性瘟疫。原因是商場的一個職工,在外地進貨感染病毒後,一名顧客在商場購物,與這個職工接觸後被感染,當時這名顧客又去了另外兩間店鋪,一共在商場逛了3個小時,就又把病毒感染給另外兩個人,就在這麼短的時間。

2月3日,北京疾控中心也舉了一個例子,北京復興醫院心內科重症監護室,有9名確診的病人,其中有5個是醫護,4個是患者。

Z醫生引據權威醫學雜誌《柳葉刀》刊登的香港大學學者研究論文,他們根據模型推算,截至2020年1月25日,武漢市感染人數是75,800人,但感染人數的翻倍時間是6.4天,這個數字,比較恐怖了。這說明這種病毒持續得越久,就越危險。

我們知道基本傳染指數R0,指的是,假定沒有任何外力,也沒有人體免疫力的介入下,一個病毒會感染給多少人的平均數。R0小於1,就容易控制,等於1,基本就是地方性傳染病,如果大於1,那麼傳染將是爆發式的,大得越多,越難以控制。

目前我們已知傳染係數比較大的是,比如麻疹,R0值達到難以置信的12-18,還有天花,R0是5-7,而流感呢,是2-3,SARS,是0.85-3。那現在的新型冠狀病毒呢?還沒有統一的說法。

估算比較高的,比如大陸西安交大和南京醫科大學的估算,新型冠狀病毒R0值達到6.47,相當於天花,但是這個數據,是在1月10日至1月22日,疫情爆發初期統計出來的,所以R0值相對偏高,高得感覺有點誇張;哈佛大學流行病專家估算的R0值3.8,已經被他稱為熱核級別的瘟疫了;但中國疾控中心給的數值是2.2,也接近於世衛的數字,這個數值與流感等已知的傳染病,是差不多少的。

不過,這些都不是定論。根據Z醫生舉出的例子,這種病毒的傳染能力,真的不容小覷。

重點四:湖北未來天氣 對疫情的隱憂

未來湖北天氣,對控制疫情不一定是樂觀的。

有很多人會說,這種病毒,到天氣熱的時候,可能就自然而然消退了吧。Z醫生不這樣看。他說去年湖北是暖冬,整年又都比較旱,所以,今年的湖北會不會出現「倒春寒」,使冷天氣延長呢?或者說,會不會出現比較長的梅雨季節,這個都很難說,他說以自己一個湖北人的生活經驗,如果前一年是旱年,第二年就會雨水多,天氣溼冷。這將給防治瘟疫,雪上加霜!

在大陸,有官方的專家就說過,在空氣濕度是40%,氣溫攝氏20度的條件下,新型冠狀病毒,能留存5天!然而,40%的空氣濕度,還有20度的氣溫,恰好是湖北省4月份清明前後的氣候狀態。而現在才剛剛2月初。

而除了湖北省,附近的湖南、江西、安徽,乃至江蘇和上海,氣候特徵也都與湖北有相似之處。

同時,Z醫生指出,如果雨水多,長江中下游還可能出現洪水,他還擔心病毒會經過水流蔓延,那將更加嚴峻。

重點五:治武漢易 治武漢周邊難

武漢醫療資源現在算多的,問題是周邊城市怎麼辦。

Z醫生說,武漢作為一個集約型的城市,就是人口和資源比較聚集,相對容易調配,而且武漢現在是從多個地方調去了醫務人員去支援,算是一個受到重視的防護重點。但是武漢周邊的城市,黃岡、孝感、荊州、黃石等等,加上這些地方下屬的鄉村地區,人口分散、資源也分散,救助起來,難度會更大,他們自己求醫問藥,也很困難。Z醫生最擔心瘟疫在這些農村地區爆發。

再加上真的有一部分患者,屬於「無症狀感染者」,沒有發病,也檢測不出來,帶著病毒到處走,就更容易讓警惕性小的地方遭殃。

他說啊,這些地方的人,之前還覺得無所謂,在一起聚集打牌。但現在,很多地方出現感染者,路也封了,剛才我們提到了這種病毒傳染和爆發的可怕,萬一這些武漢周圍廣大的農村,疫情更嚴重,那將更難治理。而Z醫生擔心,這些地區,有一部分人可能還處於未發病狀態。

以上呢,並不是Z醫生嚇唬大家,而是他提出警訊,預防的同時,想一些解決辦法。他還提到了一個很多人忽略的地方,就是有這種現象:沒病的人囤積藥物,有病的人沒有藥物。他希望這些都能得到改善。

研究藥物「瑞德西韋」進入臨床 價格不菲嗎?

剛才說這些都是比較沉重的,再說一個比較解壓的消息。

現在美國「吉利德」公司免費提供的研究藥物「瑞德西韋」,已經正式在武漢展開臨床試驗,在武漢金銀潭醫院進行。據說吉利德已經與大陸衛生部門達成協議,支持進行臨床試驗,以驗證瑞德西韋治療新型冠狀病毒的有效性。

這款藥物本來是開發用於治療埃博拉,此前用於治療了美國首例新型冠狀病毒的患者。前一天靜脈輸注,第二天患者症狀就大為好轉,氧飽和度恢復94%到96%。當地時間2月5日下午開展的臨床試驗,入組患者是761例。

也有人擔心,這種藥會不會普及到所有患者。根據一份流傳的「海關文件」顯示,吉利德公司提供了2843盒「瑞德西韋」,每盒一支,每支150毫克,價值不到200元人民幣,平均每10毫克9塊3毛錢。但是入關之後,在大陸GlpBio網站上的價格,僅10毫克,就報價人民幣7,660元,比原先翻了幾百倍。

但不知道之後一旦真正普及使用,這種藥會按什麼方式推廣,如果按照GlpBio網站的報價,那一般人一定是承受不起。

全身隔離服的保安 一次性紙袍的護士

那好,以上啊,我們都是關注患者的,下面,我們來關注一下醫護。先聽一段故事。

錄音:天哪,現在這醫務工作者,那不就明顯等你送死。看有一個視頻說的,山東東營吧,有一個小孩,他媽媽去支援武漢。那小孩說,我就不讓你開門,我就不讓你走,我要媽媽。那個網友當時(把這消息)都點爆了。都知道那個疫情是什麼。還有一個是上海的,還是哪個地區的,他老婆是護士長,各醫院的護士長去支援,她先生是醫生,然後(她先生)在車上喊:XXX(名字聲音去掉)我愛你!旁邊醫生就勸他。都知道那個戰「疫」是什麼,這是學醫的人更懂,這個東西有多嚴重,老百姓還不是很清楚呢。

根據最新曝光的一個數據,武漢至少13家醫院發生醫護感染,其中協和醫院最多,確診疑似加在一起是262例,而最早出現醫護感染例子的,是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在2020年1月1日就發生醫護感染,比官方確認的又早了十幾天!這不僅顯示官方通報數據不力,而且顯示出第一線醫護的付出。

還有一段視頻,是武漢一位居民小露發出,她把跟當地某醫院一名護士的對話,用手機錄了下來,但是鏡頭不小心被別的東西遮擋了一些部分。她發現護士沒有穿防護服,只穿了用於一次性外科手術的,藍色棉紙袍子。於是她問:

小露:妳們穿這個(無隔離服)就可以啦?

護士:比不穿要好一些了

小露是幫助別人尋找床位,當時小露問的時候,眼含淚水,小護士看她哭,以為是擔心親人,就告訴她,必須由社區聯繫醫院,醫院才能收。但不知道這是不是武漢普遍的規定。可關鍵是,小露說,她不是給病人哭,而哭的是這裡的護士。

她進醫院門口的時候,看到全身白色隔離服、頭戴透明頭盔的人,站在門口,但是手裡拿著警棍,顯然是警察或保安。

她哭的是,連門口暴力維穩的人,都可以穿全套防護服,而在這間醫院的這些一線的護士,卻沒有。小露認為,醫護沒被保護好是政府失職,但她身邊有很多極端利己主義的普通人,只要不死他們家裡的人就行,這些人還在主動替CCP站台。

好,歡迎您訂閱和分享我們的頻道,別忘了訂閱後打開訂閱按鈕旁的小鈴鐺,及時收到我們新節目上傳的通知,也歡迎您成為我們的會員。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期節目,再見!

新唐人《新聞拍案驚奇》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