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語:大疫面前談為什麼要三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近來大疫蔓延,逼迫許多國人從忙碌和應酬中脫身出來,終於可以冷靜的思考以前沒有時間考慮的問題。藉此時聊一下部分國人的疑惑及為什麼要三退?

疑惑1:中共雖壞卻能使社會穩定

事實是:以恐怖維繫的「穩定」假象下,中共帶來死亡和恐懼

以暴力和謊言起家的共產黨,即使在和平時期,也是殺人無數。蘇共僅在內部肅反運動中,就屠殺了兩千多萬人。中共支持的紅色高棉在奪取政權後屠殺了全國四分之一的人口。中共在歷次運動中殺人更是登峰造極。

時代雖然變了,其本性不會更改。六四屠殺、捏造謊言鎮壓法輪功(參見九評共產黨之五https://www.epochtimes.com/b5/4/11/27/n730058.htm)、器官活摘、暴力強拆強征等等等等無不顯示出它視生命如草芥。戰時,民眾是給它自身提供安全保障的炮灰。疫時,民眾是封城令下的棄子。它安全時讓你付出汗水,它危急時讓你付出生命。

所謂「維穩」,只不過是中共通過暴力翦除不同聲音的過程。從中共成立以來,中國社會就在中共自己製造「不穩定」和它通過暴力鎮壓恢復「穩定」間循環往復。

它所劫持的民眾截至今日仍陷於恐懼之中,多數人充其量只敢私下在黨培養的思維裡譴責黨。像「疫情公開」這種在各國都不值一提的行為,在中共治下卻需要勇士出頭,由此而帶來的兩次大疫也是中共統治下的必然。

說白了,表面的「穩定」是中共可以妄為的遮羞布,光鮮之下都是國人的苦楚。

疑惑2:中共雖壞但帶來了經濟繁榮

事實是:經濟繁榮恰恰是中共放鬆管控的結果,國人的勤勞才是財富創造的根本

中國經濟在當代崛起恰好是中共放鬆對市場和私有經濟管制的結果。可笑的是這和共產主義的主張完全背道而馳。中共對經濟「一管就死,一放就活」。

近代經濟崛起過的國家有不少,除了中共沒有一個政府/政黨把功勞都攬在自己身上,更沒有哪國人民如此貶低自己的辛苦付出。中華民族的勤勞有目共睹,只要不受壓制在哪裡都會崛起。

善良的人們不要覺得經濟發展後中共已經改良了。始終需要依附吸血的中共只不過在經濟勃發的當前供養充足,經濟一旦陷入衰退它必定還要凶相畢露。

其實,即使在過去20年間,中共也一直在已不易覺察的方式攫取實質的財富,只給國人留下財富的表象。國人一生的辛勞,換來的只是高昂地價上的便宜房間、可以隨意增發的人民幣和靠信心炒高的股票。

疑惑3:中共也許換個好領導人就好了

事實是:中共機制內的邪惡深入骨髓,換哪個領導人也治不好

共產黨僅在中國犯下的罪惡就罄竹難書。從竊取政權前的綁活票、販賣鴉片、AB團、延安整風、假抗日。到其建政後的屠殺地主鄉紳、強搶工商業資產、鎮壓宗教信仰、反右運動、大躍進、三年人造大饑荒、文化大革命、強制流產、六四屠殺、捏造謊言鎮壓法輪功、器官活摘、強拆強征、割讓領土、污染環境、貪腐淫亂、流氓痞氣、偽裝君子、造謠行騙、篡改歷史、製造恐怖、顛倒黑白、打擊良善、破壞傳統、偷換道德標準、煽動仇恨、灌輸惡念、傳播瘟疫。

中共內部的組織成立時就以服務它自己為目地,而非服務民眾。它甚至要求黨外組織和個人先愛黨再愛其它,先服從黨的領導再服從其它,先擁護黨的決定再擁護其它,甚至強制你和黨的言論保持一致,不允許出現其它聲音。難怪「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樣極度自私的惡念能在它的治下流行。

這樣一個從頭到腳都以榨取他人血汗來維繫它自身生存的黨,行惡就是它賴以生存的手段。除非徹底終結中共,它的系統內個別人的行為只能裝飾表面,使它更具欺騙性,根本無法阻止它繼續行惡。

「如果覺得已經事過境遷,此黨已非彼黨,而滿足於眼前的假象,甚至誤認為共產黨已經改良,或者正在改良,或者有意改良,從而不斷地淡忘過去,那就是給予中共流氓集團繼續生存為害人類的機會。」(《九評共產黨》之九)

「中國人都必須清醒,任何對這個現存的邪靈附體的幻想,都是對中華民族災難的推波助瀾,都是向附在身上的邪惡生命輸注能量。」(《九評共產黨》之一)

疑惑4:胳膊擰不過大腿,三退有什麼用

事實是:三退不是搞政治,三退對您至關重要

揭開中共的醜惡,不是為了搞政治,而是讓您認清它的罪惡。

我們不去細談許多古老的預言中提到的一場瘟疫。即使災難出現,也只是淘汰惡人,與善良的人沒有關係。

不過,入過黨、團、少先隊的人都在共產黨的血旗下對它發毒誓要把生命獻給它和做它的忠實幫凶。那麼中共惡報到來的那一天你如何是好?如何證明你不是它的一分子隨著它一起覆滅?

三退可以把你自己和邪惡割離,三退是自救的手段(化名三退http://tuidang.epochtimes.com)。

如真遇到危急關頭,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可逢凶化吉!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