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習仲勳等支持氣功研究的內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0世紀80年代末到90年代,中國出現了一個歷史上從未有過的席捲全國的氣功熱。從最高層官員到最底層的老百姓,練氣功的人非常多。氣功在那個年代的大發展,與一些最高層官員的支持密不可分。

習仲勳的支持

現任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是中國氣功事業的積極支持者之一。

1989年11月16日,在北京召開了世界醫學氣功學會成立大會。該學會是由中、美等20個國家和地區氣功界知名人士聯合倡導成立的。時任衛生部長崔月犁當選主席,時任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習仲勳任名譽主席。

習仲勳對氣功的支持,與他的人生經歷有直接關係。1962年至1978年,習仲勳被打成「反黨集團頭目」,挨整長達16年。據介紹,在這漫長的歲月裡,習仲勳正是憑著頑強毅力,通過各種方式,包括打太極拳,鍛鍊身體,才得以度過大劫的。

20世紀50年代,習仲勳任國務院祕書長時,通過賀龍了解到北京有一個太極拳名家孫存周。這個孫存周很有個性。朱德請他出山,被拒絕;賀龍多次請他出山,也被拒絕。習仲勳曾當面請求拜他為師,也被拒絕。後來,習仲勳堅持在孫先生在勞動人民文化宮煉太極拳時,跟在後面比劃著學。歷經春夏秋冬,終於感動孫先生。

孫先生主動向習仲勳提議:如果首長您對太極拳有什麼不明白的,我願意全部告訴您。習仲勳聽後大喜,立即拜孫先生為師。(1)經過1年多的練習,習仲勳對太極拳有了更多的切身感受,認為這是中國博大精深的一種文化,應該世代流傳下去。於是,勸說孫先生收徒。孫先生最初不願意,後經習仲勳幾次勸說,終於點頭同意。

葉劍英的支持

葉劍英是中共十大元帥之一。提起葉劍英,很多人會想到他1976年10月6日在抓捕毛澤東的妻子江青等人時發揮的關鍵作用。葉劍英晚年還做了一件事,知道的人可能不是很多,那就是他對人體科學研究的支持。

1979年3月11日,《四川日報》報導了一個叫唐雨的小朋友「耳朵識字」的新聞。這則消息在極左的十年「文革」之後,無異於一聲驚雷,在中華大地引起強烈震盪。隨後,一系列有特異功能的人冒出來,張寶勝就是其中一個有代表性的人物。許多最高層官員正是在對他進行測試後,改變了長期固守的觀念,變成了人體科學的積極支持者;當然,反對者也大有人在。

在這場紛紛攘攘的爭論中,1982年5月18日,葉劍英在北京西山寓所親自對張寶勝進行了特異功能測試:他從襯衣口袋裡摸出一張摺疊得十分整齊的紙條,放在茶几上,請張寶勝辨認。張寶勝用食指和大拇指捏住紙條,放在鼻尖下嗅了嗅,拿筆寫下「三笑」兩個字。葉劍英的兒媳呂彤岩打開紙條給大家看,果然是葉劍英親筆寫的「三笑」兩個字。時年葉劍英85歲。

測試結束後,葉劍英說了一段意味深長的話:「你自己寫了字,又沒讓他看,他認出來了,這就證明存在著這一現象。有人承認它,有人不相信,這是個矛盾。自己寫了,別人認出來了,開始相信了,想一想又覺得是假的,這不又是一個很大的矛盾嗎?怎麼解決呢?如果一口否定說特異功能是假的,便不會再繼續努力,有所前進了。我想,還是應該對此進行科學研究。」葉劍英的這番話,對日後中國人體科學的發展和氣功的普及推廣發揮了重要作用。

當時,參加測試的還有葉劍英的警衛、祕書、保健醫生,中國人體科學研究會籌委會祕書長朱潤龍,陳賡大將之子陳知健,葉劍英的兒子葉選基和兒媳呂彤岩(2)。

葉劍英對張寶勝特異功能的肯定,也為日後張寶勝正式調到國防科工委配合專家進行人體科學研究開了綠燈。1987年,國防科工委507所經過數年研究,終於證明人體特異功能是客觀存在的,該成果被評為國防科工委科技進步二等獎。

張震寰的支持

對人體科學和氣功在當代中國的發展作出特別貢獻的另一位高官,則是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國政協主席俞正聲的岳父張震寰。

張震寰畢業於北京大學,擔任過中共軍隊總參謀部裝備部副部長,國防科工委科學技術委員會主任,參與組織並指揮了中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試驗,第一次原子彈空爆試驗,第一次原子彈、氫彈結合試驗,洲際導彈、潛地導彈、通信衛星試驗,中國銀河億次計算機的研製試驗。張震寰的女兒張志凱,是俞正聲之妻。

20世紀80年代初,一些人體特異功能被報導出來後,立即引起對新生事物異常敏感的張震寰的重視。在親自測試後,張震寰成為中國人體科學最堅定的支持者和領導者。他請許多最高層官員、著名科學家親自測試人體特異功能。前中國科學院院長、國務院副總理方毅,看過之後說:「這可是不能不看,不看就不會相信,看了就相信了。」前中國社會科學院院長、全國政協副主席胡繩,看過後笑著說:「可真是,可真是,但是解釋不了。」曾經根本不相信人體特異功能的著名科學家嚴濟慈,親自測試後老老實實承認:「看到的是事實。」前國家副主席王震,前中央書記處書記王任重,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工程院院士、前全國政協副主席宋健,中科院院士、著名生物物理學家貝時璋,中科院院士、「兩彈一星」功勳獎章獲得者王淦昌,中科院院士,中國核物理學家趙忠堯,中科院院士、法國聲學學會最高榮譽獎章獲得者汪德昭等,都看過、相信並支持人體科學研究(3)。

1985年12月,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成立,張震寰當選理事長。1987年5月,中國人體科學學會成立,張震寰當選理事長。1987年12月,張震寰第一次到廣州主持「中國氣功觀摩交流大會」時說:「我們要把最美好、最真實的奉獻給人民,搞假的就是自殺」。他多次強調:對氣功宣傳要真實、要嚴密、要嚴格。晚年的張震寰全身心投入氣功和人體科學,成為這兩個領域最著名的領軍人物。

1994年3月23日,張震寰在北京逝世。次日,83歲的錢學森發信悼念:「驚悉震寰主任突然辭世,我不勝悲痛!我等相知三十八年矣,不但在國防科學技術工作中長期得到他的領導與幫助,近十多年來,尤其在氣功、人體特異功能和人體科學領域同心合作,我深受教益。今皆不可再得矣!悲夫!」

錢學森的支持

對人體科學和氣功在當代中國的發展作出最大貢獻的科學家當數錢學森了。錢學森是美國加州理工學院航空、數學雙博士,中國科學院、中國工程院資深院士,曾獲國家科技進步特等獎等許多國內外大獎。

20世紀80年代特異功能和氣功在中國剛冒出新芽的時候,錢學森就像插頭插進插座,馬上就通上電了。為什麼?

其一,錢學森19歲就煉過氣功,親自體驗過氣功袪病健身的好處。1930年,錢學森上大學二年級時,因患傷寒病休學一年。請一位中醫看,命是保住了,卻留下病根。那位中醫沒辦法去根,就介紹他找一個氣功師調理,結果除了病根。(4)

其二,錢學森是在美國最自由的學術空氣中成長起來的科學家。早年留學美國時,他跟一批頂尖的科學家一起從事科學研究,思想火花的碰撞,結出了豐碩的科研成果。他的博士導師馮.卡門教授是當時全世界最著名的空氣動力學家,最欣賞他的是:「想像力非常豐富,既富有數學才華,又具備將自然現象化為物理模型的高超能力」。

錢學森認為「人體科學」包括三個組成部分:人體特異功能、氣功和中醫,而氣功又是中醫的核心。1980年6月4日,錢學森訪問上海《自然》雜誌,從開發人的潛能的角度支持人體特異功能研究。他特別指出:「一項新的科學研究,在剛提出的時候,總是有人反對,帶頭的人也總是要受到反對,因此,要有勇氣,要挺住腰板。」談話中,他首次提出「人體科學」這個概念。

1982年5月5日,錢學森給中宣部副部長郁文寫信,保證「人體特異功能是真的,不是假的」。1983年3月14日,錢學森在航天醫學工程研究所作了「關於科學道德」的報告。至1987年10月5日,他在該所共作了100多次報告或發言,涉及氣功、中醫、特異功能和科學革命等問題,這些講話後來整理成《人體科學與現代科學縱橫談》一書,對人體科學研究影響很大。

1987年4月18日,錢學森在致清華大學氣功科研協作組負責人陸祖蔭等的信中寫道,當時的高層「認為氣功和特異功能非常重要,要抓緊研究,開發利用。氣功是我們國家的國寶,它有很高級的功能表現,有很深奧的內容,中央認為對此非但不能懷疑,而且要大力支持。」錢學森論述人體科學最全的一本書,是上海交大出版社1998年出版的《論人體科學與現代科技》,約108萬字。

除了上面提到的4位外,高層官員中支持氣功和人體科學研究的人還有:前全國人大副委員長譚震林,前國務院副總理方毅、耿飈、陳慕華,前國家科委副主任武衡,前衛生部長錢忠信,前衛生部中醫藥局局長呂炳松,前國家體育總局局長伍紹祖等。

注釋:

(1)付力:《領導人中的運動達人》

(2)朱潤龍:《葉劍英親自測試特異功能者》

(3)張震寰:《真正的科學探索是無所畏懼的》

(4)厲聲教:《聽父輩談錢均夫錢學森父子逸事》
袁斌:從非典到武漢肺炎,從蔣彥永李文亮

2月6日晚,李文亮醫生走了。

這個消息一下子戳中了被武漢肺炎疫情圍困肆虐的國人的痛點和淚點,成千上萬的網民不約而同的稱頌他是「吹哨人」,讚揚他的直言。就我所知,這樣的情形自有互聯網以來還不曾有過,完全稱得上是規模空前史無前例!

李文亮是「吹哨人」嗎?值得稱道嗎?

當然是。理由很簡單,他是在網絡上率先披露疫情,發出預警信號的第一人,而且,在他發出這個信號之前,他是知道有一定風險的,只是風險之大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料。

但嚴格的講,李文亮其實又不能算是真正的「吹哨人」和「英雄」。

為什麼這麼說?理由也很簡單,他那麼做只是憑自己的職業本能,敏銳地意識到一場危險的瘟疫正在逼近,於是在一個非常有限的小圈子裡向親友們發出警報,提醒大家保護好自己,最後還提醒大家不要外傳。這就像一個人預感天快下雨了,提醒親友們出門要帶雨傘一樣,其實只是一種人之常情。換句話說,李文亮所做的絕對不是故意跟黨過不去,想冒著危險向大眾發警報,否則當他得知有人外傳了他發的信息就不會一度生氣了!顯而易見,一開始他並沒有意識到自己在「犯法」,也沒有想過要衝破當局的言論封鎖,非要把疫情消息發到網上不可。如果當時有人警告他這會惹麻煩,他肯定不敢這樣做!一切都出於本能,出於人性,出於對親友們的關懷。直到他被告密了,被警察找去「喝茶」了,他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面對警察的訓誡,他也沒有辯解,乖乖地認錯,簽字畫押接受訓誡。總之,李文亮只是一個普通的老實人。他所做的,只是一個普通的好人和老實人應該做也會做的。

談李文亮,難免想起蔣彥永。蔣彥永與李文亮不同,他是在中共公開瞞報疫情之後,主動向外媒曝光非典疫情真相的,套用一句俗語講就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災難臨頭時,什麼是真正的吹哨人和英雄?像蔣彥永這樣的才是當之無愧的真正的吹哨人和英雄。

可見,從非典到武漢肺炎,從蔣彥永到李文亮,短短十七年間,中國社會對吹哨人和英雄的標準被明顯拉低了。為什麼李文亮只是做了一個普通人應該做的就成了眾人眼裡的吹哨人而受到稱讚?是因為當今中國絕大多數人的素質已經跌到了普通人的水準之下,連李文亮具有的起碼的勇氣都沒有,因而連李文亮做的事都不會做也不敢做。那麼為什麼當今中國絕大多數人的素質已經跌到了普通人的水準之下,連李文亮具有的起碼的勇氣都沒有,連李文亮做的事都不會做也不敢做?歸根結底是因為這些年來中國社會在急速的向毛時代倒退,中共對民眾的管控越來越嚴,民眾的良知和勇氣因為高壓和洗腦越來越少越來越弱化。

今天的中國不再有蔣彥永,只有李文亮,這是不是一個巨大的悲哀與諷刺?我敢說,如果中國社會和國民素質倒退的勢頭不能得到有效的遏制,當下一次瘟疫再發生時,我們不但不會再有蔣彥永,甚至很可能連李文亮都不會再有!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