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笑快評】習近平面對徹查武漢病毒源頭的決擇(視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11日訊】中國新冠狀病毒疫情非常嚴重。但關鍵是這場瘟疫源頭在哪裡?是源於大自然,還是人為製造?查清這一點這關係到中國的前途和習近平自身的生死存亡。

武漢僅僅是瘟疫發源的區域,武漢華南水產市場也並非終極源頭。現在越來越多的研究證據指向這次瘟疫的源頭在人工改造的病毒及其泄漏。由於這涉及重大犯罪,查明瘟疫源頭已成為萬眾矚目的焦點。我們來看兩個關鍵證據和邏輯推理:

1、1月21日幾個中國研究人員在《中國科學:生命科學》英文版上發表論文證實,這次新型冠狀病毒與薩斯病毒最大的不同是換掉了4個關鍵蛋白,通過自然過程要換掉4個蛋白至少要經歷1萬次以上變異才能實現,概率幾乎等於零。換句話說,新病毒應該是人工干預的結果。

2、2015年武漢病毒所P4實驗室(下面會詳述P4的貓膩)的石正麗在《自然醫學》(Nature Medicine)與其他人共同發表論文說,已用病毒基因重組技術,成功將薩斯病毒和蝙蝠病毒雜交合成能感染人體的新冠狀病毒。這證明石正麗利用實驗室人工製造瘟疫病毒的能力是存在的。

這兩個證據的共同結論是:新冠狀病毒不是自然演變是結果,而是人工改造的結果。自然環境下病毒的變異,比如從蝙蝠冠狀病毒突變到目前致病的新型冠狀病毒需要很長時間和需要中間宿主(作為寄生體的動物)。而在實驗室不需要這些能很快完成。武漢P4就是少數具備這種能力的實驗室。事實是:已知的中國第一個感染者就從來沒有去過華南海鮮市場。在最初41名病例中,有14人也不是因為海鮮市場而感染。這就證明,海鮮市場不是最終源頭,而人工病毒肯定是大瘟疫的一個源頭。

從另一個角度看,武漢P4實驗室的嫌疑最大,因為從技術的先進、最早病毒流行疫區的地域範圍來看,武漢P4實驗室病毒泄漏成為源頭的可能極大。更可怕的是,P4實驗室很可能是生化武器病毒的泄漏。曾經撰寫《生物武器法》的美國哈佛博士佛朗西斯.博伊爾(Francis Boyle)明確判定:新型冠狀病毒是一種進攻性生物戰武器,從武漢P4實驗室泄漏出來。因此,只要習近平能在P4實驗室找到這種新型冠狀病毒,就基本可以斷定P4實驗室製造和泄漏人工病毒。

接下來的關鍵問題是:如果是武漢P4泄漏的,怎麼發生的?有可能發生嗎?我的初步判斷是:中共江澤民集團最有可能是人造病毒泄漏的推手,也就是大瘟疫的源頭。

1、武漢P4實驗室的建造、運行和管理都在江派操控之下。武漢P4是2003年江澤民直接下令建造的。2003年2月當時仍擔任國家主席和中央軍委主席的江澤民,命令中科院副院長陳竺(江提議任命的)在武漢病毒所之下組建P4實驗室。陳竺用其在法國留學這層經歷,爭取到了法國合作,2015年初,武漢P4開始掛牌運作。P4的領導權,建造權、項目權和管理權從一開始就操控在江派手中。現在已有人曝光P4在建造中的工程設計問題和建成後的管理混亂(實驗用的動物被收養、屠宰、出售、甚至食用等)。重要的一點是:這些既可能是病毒外泄的漏洞,也可能就是泄漏病毒的特定形式和預定作案方式。

2、在中共這種邪惡制度下,人為泄漏病毒完全是可能的。以中共的邪惡,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它做不到的。況且江澤民曾慶紅又是中共集團中最邪惡的代表,它們能夠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能夠把幾百個法輪功學員推下沸騰的鋼水裡,能夠用小型核彈製造天津大爆炸暗殺習近平,能夠製造21世紀舉世震驚的天安門自焚案,還有什麼壞事它們不敢干,還有什麼詭計不敢謀劃?

3、從習近平與江澤民持續性的你死我活的較量來看,江派用製造病毒瘟疫嫁禍習近平、致習近平於死地具有現實可能性。前幾年習近平在各個領域大量清除了江派成員,江澤民曾慶紅害怕習法辦它們是必然的。這幾年江曾用各種高級黑方法、提供假情報等各種方法挖坑陷害打擊習近平沒有停止過。用病毒進行超限戰幹掉習近平完全可能。

4、這次大瘟疫出現的時機也非常蹊蹺,正好是江派利用貿易戰和香港事件打擊習近平失敗後一籌莫展的時候。而現在習對中共仍某種有幻想,正是江派認為可以乘習仍在猶豫不決時動手的時機。而民眾死多少人,在中共江派眼裡是不屑一顧的。

總而言之,新冠狀病毒是人工製造出來的,這一點可以確定。而中共江派泄漏病毒、製造大瘟疫的也無法排除。就目前而言,川普說,他和習近平在防控病毒上保持緊密聯繫和合作,美國的高級醫療官就是防大規模殺傷性武器辦公室成員,將協助習近平破案。習近平也已開始行動,向武漢派出國監委調查組和軍方生化武器防禦專家,全面接管主持了P4實驗室的工作。下面就看習是否能真正徹查這次人工病毒泄漏大案,逮捕元凶江澤民曾慶紅,順勢解體中共。這裡所有的選擇權都握在習近平自己手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