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醫生:元旦已上報新肺炎人傳人 被批造謠生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19日訊】中國武漢新冠病毒疫情失控,外界普遍質疑與中共刻意掩蓋有關。武漢一名急診科主任日前向媒體講述了疫情爆發初期的情況,並透露了一個關鍵細節:1月1日她已發現可能「人傳人」的病例並向院方報告,次日卻被領導批評「造謠生事」,院方還對所有醫務人員下了封口令。

本週一(2月17日),《中國新聞周刊》發表了一篇題為《親歷者講述:武漢市中心醫院醫護人員被感染始末》的長篇報導,採訪了武漢市中心醫院幾名親歷疫情的一線醫務人員,這些醫務人員講述了疫情爆發初期的一些真實情況。

據這篇報導,武漢市中心醫院是三級甲等醫院,也是這次新冠病毒疫情爆發後首批參與救治發熱病人的定點醫院。這家醫院的職工中,截至1週多前達到新冠肺炎臨床確診標準的已達230多人,其中就包括最早向外界披露疫情而最終死於新冠肺炎的「吹哨人」李文亮。這家醫院還有多位科主任與院領導也都已「中招」。

武漢市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艾芬接受採訪時回憶說, 2019年12月18日,華南海鮮市場一名65歲的送貨員來看急診,該男子5天前出現發熱癥狀,經檢查發現其肺部感染表現為「雙肺多發散在斑片狀模糊影」。12月22日,該男子轉入該院呼吸科救治,12月25日轉入同濟醫院,再之後轉入專門收治傳染病人的金銀潭醫院。

12月27日,艾芬接診了第二例此類病人,那是一名40多歲來自武漢遠郊區的年輕人,無華南海鮮市場接觸史。這個病人高燒不退,肺部感染嚴重,指脈氧為90%,隨後被收入呼吸科,做了纖維支氣管鏡與肺泡灌洗液檢驗。

在此期間,醫院後湖院區急診科於12月28日還接診了4例和華南海鮮市場有關的發熱病人。12月29日,艾芬所在的急診科向醫院公共衛生科上報了這7例發熱病人中急診科收治的4例。公共衛生科回復稱,已上報江漢區疾控中心。江漢區疾控中心說,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與武漢市紅十字會醫院之前也已接到類似病例。

在急診科上報的4例病例中,有一對母子,兒子在華南海鮮市場工作,母親去海鮮市場送飯,並沒有接觸過華南海鮮市場的物品,但依然染病,而且病情較重,艾芬當時就推斷,這個病可能「人傳人」。

12月30日,那位年輕的第二例「不明肺炎」病人送檢的結果出來了。檢測單上顯示,該男子感染了一種冠狀病毒。

艾芬說,當她看到病人的化驗單上標註有「SARS冠狀病毒」字樣時,頓時感到「很可怕」,於是第一時間向醫院公共衛生科和院感部門報告了這個情況,但醫院有沒有再向上級疾控部門報告,她並不清楚。

就在當天下午,該院眼科醫生李文亮在同學微信群裏發送了這份檢測報告,隨後被網友們大量轉發。

艾芬稱,當時大學同學私下問她關於冠狀病毒的消息,她就把檢測報告發了過去,並特別用紅圈對「SARS冠狀病毒」進行了標註。

12月31日,武漢市衛健委通報了27例「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的相關情況,並宣稱「到目前為止未發現明顯人傳人現象,未發現醫務人員感染。」就在這天凌晨,李文亮受到了市衛健委和醫院的警告和批評。

1月1日凌晨,後湖院區急診科又收到了一位由武漢市紅十字會醫院轉入的65歲男子。該男子在華南海鮮市場附近開診所,最近收治了很多發熱病人,之後他自己也有了癥狀,而且病情嚴重。艾芬分析認為,這位診所老闆的病很可能就是他診所的病人傳給他的。

1月1日當天,艾芬再次向醫院公共衛生科和醫務處報告了該診所老闆收治了多例病人的相關消息,希望能夠引起重視。她擔心,「一旦急診科醫生或者護士被感染得病了,就很麻煩」。

然而,就在1月1日,武漢市公安局發布通報,稱有8人因「發布、轉發不實消息」而遭傳喚。當晚將近12點,艾芬本人也被通知第二天到醫院監察科「談話」。

1月2日,艾芬在和監察科紀委談話的過程中,被醫院領導批評「造謠生事」,並被指責「你們這種不負責任的行為導致了社會恐慌,影響了武漢市發展、穩定的局面」。當時艾芬明確提出這個病可以人傳人,但沒有獲得院方的任何回應。

從1月2日起,院方要求醫務人員之間不許公開談及「不明肺炎」患者的病情,規定不得通過文字、圖片等可能留存證據的方式談論病情,醫護人員只能在交接班必要的時候口頭提及病情。對於前來就診的患者,醫生們也只能諱莫如深。

在向醫院反映這種疾病可能「人傳人」的情況無果後,1月1日起,艾芬只得要求自己科室的醫護人員先戴起了N95口罩。而從1月1日後,武漢市中心醫院接收到的發熱患者愈發增多,像「火山噴發」一樣。

 

《中國新聞周刊》長篇報導《親歷者講述:武漢市中心醫院醫護人員被感染始末》的部份內容。(網頁截圖)

(記者唐迪綜合報導/責任編輯:雲濤)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