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關於武漢新冠病毒來源的十個疑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國有個成語叫「正本清源」。源頭問題解決了,其他問題都比較好解決。

查清武漢新冠病毒來源,對於從根本上防治這場危害14億中國人民生命安全,危害世界各國人民生命安全的重大疫情,至關重要。

綜合國內外各方面報導,我疏理出十個與之相關的重要問題。

一、為什麼病毒那麼狡猾?

新冠病毒傳染性超強,可以直接傳播、氣溶膠傳播、接觸傳播、無接觸傳播、糞便傳播、血液傳播、有症狀傳播、無症狀傳播、先陰性後陽性、14天隔離期結束後傳染,已經出現A傳B、B傳C、C傳D的四代傳播等。

中國工程院副院長王辰說,確診患者身上病毒的核酸檢測,陽性比率只有30-50%。天津市有8個確診病例,在第4次甚至第5次核酸檢測時才是陽性。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說,病毒最長潛伏期是24天。山西一位65歲的婦女從武漢回家40天後就醫,2天後確診。

二、為什麼疫情會在特殊的時間、地點爆發?

此次疫情爆發的時間、地點都非同一般。時間:2020年冬春之交,31萬人次的中國人回家過年的春運高峰時期;地點:九省通衢——武漢市。

至1月23日(黃曆臘月二十九日)武漢封城時,已有500萬人離開武漢。據中國第一財經網《離開武漢的500多萬人都去了哪裡》一文統計,12月30日至1月22日,6至7成的人去了湖北省內的15個城市;其他的則去了中國大陸27個省區市;中國大陸以外,則去了亞洲、歐洲、美洲的15個國家或地區。

三、為什麼中共監測疫情的網絡直報系統失靈?

1月30日,中共疾控中心原副主任楊功煥透露,2003年SARS之後,中國花重金建立了傳染病與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監測信息系統(簡稱網絡直報系統),這套系統「橫向到邊、縱向到底」——橫向覆蓋全國,縱向「到鄉鎮衛生院的電腦裡都可以看到」,只要發現傳染性病例、尤其是不明原因肺炎,醫院都要直接在這套系統上報告病例,包括中共疾控中心在內的各級疾控部門都能第一時間了解情況。「任何一級疾控中心,哪怕是個縣疾控中心,都有自由裁量權,出現了流行病,他就應該處理」。

楊功煥說,這套系統一直運行良好。但是,在監測武漢新冠肺炎疫情時,這套系統卻失靈了。

四、為什麼以「最高的效率」封住8個醫生的口?

去年12月,8位武漢醫生在微信朋友圈向親朋好友介紹了他們了解的肺炎疫情的真實情況。但是,這8位講真話的醫生,全都被武漢市警方當成「造謠者」傳喚、訓誡、查處。

今年1月1日,元旦,應該是個放假過節的日子。武漢市公安局卻發布一則與節日氣氛完全相反的通告《8名散布謠言者被依法查處》。緊接著,從中央電視台到全國各地的重要黨媒,都在第一時間轉發了這個通告或消息。

中共政法和宣傳兩家密切合作,在最短時間、以最高效率、在全國範圍內,封住了8位醫生的口。其意圖很清楚:誰敢就疫情講真話,就打擊誰。不局限武漢,不局限湖北,而是針對全國所有敢講真話者。

經過中共政法和宣傳兩家的運作,疫情控制在最低限度的黃金時間(從1月1日至20日),被人為地白白浪費掉了。

中共政法系統的頭是中央政法委書記是郭聲琨。中共宣傳系統的頭是主管宣傳的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

五、為什麼中共至今不接受美國疾控專家的幫助?

1月6日、27日、28日,美國3次向中共方面表示,願意派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的專家去中國,協助應對疫情。

美國擁有全世界頂級的流行病學專家、病毒學專家、傳染病控制專家、隔離專家,他們的參與,對於中國防控疫情將有極大幫助。匯集國際頂尖人才,早日結束疫情,不僅關係14億中國人的生命安全,也關係到全人類的健康。

對於飽受病毒折磨的武漢人、湖北人、中國人來說,他們翹首期盼國際頂尖專家「雪中送炭」。對於防控病毒蔓延的各國民眾來說,由國際頂尖專家幫助儘快查找到問題的癥結所在,對症下藥,也是大家非常期待的事。

但是,中共第一次、第二次明確拒絕。第三次,雖然沒有明說拒絕,但行動上仍是拒絕的樣子。2月10日,世界衛生組織的3名專家已抵達北京。2月12日,美方表示,美國CDC的專家仍未獲得中方邀請。

六、為什麼病毒非要送北京檢測不可?

1月28日,時任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說,病毒檢測權下放湖北前,武漢市患者的病毒樣本必須送北京檢測。

武漢病毒研究所是全中國最先進、專門研究全世界最毒病毒的研究機構。武漢疫情發生後,在武漢病毒研究所做檢測,最合情理。但是,中共高層卻要求病毒樣本必須送到1100多公里之外的北京做檢測。

在中共高層,到底是誰做的這個讓全世界所有有正常思維的人都無法理解的決定的?

七、為什麼故意繞開武漢病毒研究所?

武漢疫情發生後,由武漢病毒研究所進行病毒基因測序,分離抗毒素毒株,並率先向全世界公布,最合情理。

但是,最早向全世界公布病毒基因測序的,是遠在千里之外的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生物安全實驗室。最早向全世界宣布分離出病毒毒株的是浙江省疾控中心。

眾所周知,在中國大陸,媒體姓黨。在中共黨媒上公開發表與武漢疫情有關的重要信息,肯定要得到上級批准。這個上級往上追,可追到主管宣傳的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那裡。

八、為什麼石正麗要求質疑她的人「閉上你們的臭嘴」?

美國生物基因分析專家裡昂斯維勒表示,新冠病毒有使用「P-Shuttle SN Vector」的人造技術,基因組序列被插入奇怪的元素,該元素不可能存在於任何地方的野生動物體內。他肯定來自實驗室。

2月3日,俄羅斯聯邦衛生部長在官網發布的文件《預防 診斷 治療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中談到,新冠病毒是一種由蝙蝠的冠狀病毒和未知來源的冠狀病毒,重新組合成的病毒。

瑞士生物技術公司SunRegen Healthcare AG首席科學家董宇紅博士,在認真查閱《柳葉刀》、《科學》、《自然》等國際頂級醫學和生物學期刊的十幾篇論文後,認為病毒可能是「人工干預」的結果。

在中國,在武漢,有能力「合成病毒」、通過「人工干預」生成病毒的,可能性最大的,是武漢病毒研究所。

武漢病毒研究所P4實驗室副主任石正麗,長期致力於蝙蝠攜帶的冠狀病毒如何可能跨物種傳播的研究。2015年11月9日,她《自然醫學》發表論文稱,她的團隊成功「生成並鑑定了一種……嵌合病毒」,「合成了……重組病毒,並在體外和體內證明了強大的病毒複製能力」。

這個病毒骨架是SARS病毒,但其表面那個關鍵的S蛋白,被嫁接了一種在中國馬蹄蝠身上發現的冠狀病毒的S蛋白,感染了這種「雜交病毒」的小白鼠,兩肺嚴重病變,無藥可治。

巴黎巴斯德研究所的病毒學家Simon Wain-Hobson指出:「如果病毒逃脫了,沒有人能夠預測其發展軌跡。」

2月2日,石正麗在微信圈聲稱,「病毒是大自然給人類不文明生活習慣的懲罰,我石正麗用我的生命擔保,與(P4)實驗室沒有關係。」石正麗要求質疑她的人「閉上你們的臭嘴」。

從心理學角度說,如果一件事與自己沒有任何關係,即便遇到質疑,也會很坦然。比如,有人說,某某某,你殺人了。這個人沒殺人,他會一笑了之。只有當一件事觸及到個人的利和害的時候,他或她的情緒才會變得激烈,話語才會刺耳。

石正麗用「生命擔保」,就帶有賭咒發誓的意味了。而「閉上你們的臭嘴」,就有點潑婦罵街的感覺了。石正麗為什麼會這個樣子?

九、王延軼的郵件是怎麼回事?

2月16日,網上發布了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王延軼給員工發送的一封郵件的截圖。郵件發送日期是2020年1月2日上午10點28分,標題是:【重要提醒】關於嚴禁披露「武漢不明原因肺炎」相關信息的通知。

通知說:「近期社會上高度關注『武漢不明原因肺炎』事件的進展,而前期一些不當、不實信息的傳播已經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大眾恐慌。」「現將昨天接到的國家衛健委電話通知內容傳達如下:國家衛健委明確要求,所有與此次疫情相關的檢測、實驗數據以及結果、結論,一律不得在自媒體和社交軟件公布,不得向自媒體(包括官方媒體)、合作機構(包括技術服務公司等)透露。還請大家一定嚴格遵守。」

根據這個郵件,國家衛健委電話通知的時間是2020年1月1日。這個通知與武漢市警方發布《8名散布謠言者被依法查處》的通告是同一天。

如果這個郵件屬實,那麼,國家衛健委為什麼要發這個通知?國家衛健委是誰決定發這個通知的?是國家衛健委的上級決定的嗎?如果是,這個上級是誰?

10.黃燕玲在哪裡?

2月15日,網上傳出消息說:武漢感染新冠病毒的「零號病人」,也就是第一例病人,是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女研究生黃燕玲;黃是在做實驗時被泄漏的病毒感染,之後,傳染給別人;黃已經死亡。

《新京報》記者向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石正麗求證。石正麗表示,武漢病毒研究所是否有一個叫黃燕玲的女研究生,她不清楚。但是,「我可以保證,包括研究生在內,我們所沒有一個人被病毒感染過,我們所是零感染。」

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回應是:有黃燕玲這個人,已畢業,不在武漢,未感染,身體健康。

自稱黃燕玲所在公司的人已在網上「闢謠」。自稱「黃燕玲本人」的人也在微信與QQ群中以文字形式「闢謠」。

細心網友發現,黃燕玲在武漢病毒研究所官網上的照片、簡歷、論文都被刪除,只留下名字。而她同學的名字、照片、簡歷、論文都在。

其實,讓黃燕玲接受中央電視台採訪,由她本人親自出面澄清,所有謠言將不攻自破。這件事操作起來很簡單。

但是,黃燕玲至今沒有公開露面。

結語:

事出反常必有妖。武漢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發生了太多反常的事,上面提到的10個問題,都非同尋常,有的甚至是極端反常的。弄清這10個問題,大體可接近找到武漢新冠病毒來源的真相。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