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實話實說:不是保大保小的問題

作者: 包郵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19日訊】一位湖北潛江的朋友和筆者說,最近他們全家每天吃完飯,都喜歡坐在門口。別人是看星星看月亮,他們是一家人盯著太陽看。

他是小龍蝦養殖戶,有200畝蝦塘。如今,他最大的希望就是疫情趕緊結束,其次就是氣溫不要再上升了。天一熱,蝦塘裡的小龍蝦就會增加活動量。動得多,就吃得多。往常,他們都期盼溫度更高一點,到了四月,小龍蝦的旺季就開始了。湖北小龍蝦產量佔了全國一半,潛江則是重要的產區,那時,全國銷售商都會湧上門來。

在湖北嚴峻的大環境中,潛江是最特別的縣級市。潛江書記冒險於1月17日上午開始收治當地的發熱病人,並第一時間終止所有娛樂活動、出臺嚴格的禁足命令。當時的反對聲極大,但如今,除了神農架林區外,潛江是湖北全省確診病例最少的城市——截止今天,只有94例。

但如今,疫情正以其他方式影響著這個城市。

武漢最大的兩個農貿市場白沙洲和四季美基本停了。蝦飼料運不進潛江來,養殖戶塘裡的小龍蝦在餓肚子,但他們都不能去看一眼。他說如果再過一個月還是這種情況,小龍蝦就會餓死在蝦塘裡,養殖戶基本都要宣告破產了。潛江養殖、收購、美食、深加工產業鏈上的15萬工人,也都面臨失業了。

疫情當前,小龍蝦的事也被放在一邊了。筆者的那位朋友說,坐在門口看了十天太陽了,得到最大的關心就是,社區的防疫人員和他說:不要坐在門口。

(一)

此前,不少人拿非典來推算此次疫情影響。而有關部門說不一樣的,「疫情不會改變中國經濟長期向好的基本面」。

基本面確實不一樣。2003年,中國剛剛走出通縮,經濟正在爬坡。現在,中國經濟處於從高速向中高速的轉換區間。

可下山的時候,最怕有人推你一把……

2003年5月,席捲中國的非典疫情,終於過了頂峰。那個月,中國的客運量同比下降了四成。餐飲、旅遊、酒店等行業也遭受重創,茅台股價一條大陰線,拉到20.71元的歷史最低點。

疫情穩定後,人們回歸現實世界。央視派了五路人馬去重災區調研非典對經濟的影響。重災區廣州售樓處人滿為患。珠江帝景銷售說,「五一」期間每個人的吃飯時間只有5分鐘。銷售沒講的是,非典讓廣州房價跌至谷底,均價同比下降了5%。

最慘的還是香港。董建華上任後大建公屋,想讓普通人都買得起房子。香港樓市果然暴跌,到2003年,房價較97年跌去七成,10萬套房子成負資產。SARS那年,香港有320個中產燒炭自殺。董建華黯然下臺。

2003年受非典影響最大的是服務業,當時佔GDP四成左右。如今這一份額已達到54%。現在,單單一個春節,電影票房就損失了70億,零售餐飲和旅遊服務各損失了5000億。

西貝老闆賈國龍的求救大家都看到了,賬上的現金加上貸款最多也只能再發3個月工資了。這種現金流充沛的公司,平時銀行都是踏破門檻求著貸款的,現在也站出來求援了。

今典老闆張寳全說,70萬平米的三亞灣紅樹林度假世界,大年初一那天就退了1400多間房。以前同期每天收入都在400萬左右,現在一天的收入只有10萬元,縮水了98%。三亞這種嚴重依賴春節的旅遊度假地,不僅僅是酒店遭受重創,後面的餐飲娛樂一條產業鏈,一年的收成,幾乎都沒了。

其他產業的統計數據可能更糟,只是還沒有暴露出來而已。

鏈家官網上,武漢二手房的成交數據停止在了1月15日,這可是一個年成交30萬套的市場。任澤平憂心忡忡地說:一季度GDP增速可能破5。作為一名地產公司的員工,他隱晦地說,參與捐贈的企業和個人,應予以所得稅抵扣;對疫情衝擊較大的行業給予信貸支持。

(二)

筆者的好友包叔說,救企業不是生孩子,一定不能問:保大還是保小。

前天是很多企業發工資的日子,企業主們收到的賬戶變動簡訊後面,還是那熟悉的四個字:社保代扣。錢還是被準時劃走了。說好的社保緩繳政策,似乎很多地方沒有執行。

而中小微企業,則是最難的。

賈國龍公開哭訴一週後,西貝已經獲得了浦發銀行4.3億元的授信,其中1.2億元已經到賬,利息比基準利率低了一些。西貝的合作夥伴也預付5000萬元,買了西貝的餐券以表支持。

路透社報導,300多家公司正在申請銀行貸款,總額至少為574億元。小米正在尋求50億貸款,以生產和銷售包括口罩和溫度計等醫療設備;美團點評希望獲得40億,用於為武漢提供免費食品和醫療服務;滴滴尋求5000萬貸款……

但真正出現大問題的,不是這些大公司。

梅花天使的吳世春說,如果疫情3月底初步結束,20-30%的初創公司會受到嚴重影響,10%的公司要破產清算;如果6月底結束,50%受到嚴重影響,30%要破產清算。他說,那些需要線下交付、資金儲備不到3個月、固定成本高的創投公司:基本可以考慮進入休克模式了。

我們這五年來創新創業,大浪淘沙艱難留存下的成果,還沒來得及鞏固,就又雙叒叕遇到了大問題。

企業和企業,個人和個人之間,發生了很多互幫互救的故事。因為擔心租客熬不過這輪疫情,不少房東直接給租客免了半個月房租。

不免不行。月薪3800的獸爺,煎餅攤已經十幾天沒推出門了,因為上游的薄脆和油條產業歇菜了。

看有網友說,他們公司群內春節後第一次通知因疫情延長放假時,一片歡騰。然後每隔幾天,老闆就說一次要延長几天假期,氣氛就詭異起來了。現在,每次只要老闆吩咐新的工作,大家就很高興,趕緊去幹活。他們不怕幹活,怕的是老闆哪天突然說,大家不用來了,公司黃了。

以前,覺得「國泰民安」就是一個成語。現在,我深刻理解了這個詞的意義。

你我都在這場災難裡。

(三)

曾經兩次給領導寫過信的連續創業者吳海,第三封信是公開信——《哎,我只是個做中小微企業的》。他把自己的帳目完全攤開,然後開炮了。吳海炮轟的其中一個目標,是發布了15年的《娛樂場所治安管理辦法》。

2006年,國務院規定娛樂場所應當配備專業保安人員。兩年後,公安部又發布了娛樂場所治安管理辦法》,細化了安保要求:營業面積在200平方米以下的,保安人員不少於2名保安;每增加200平方米,相應增加1名保安。

吳海算了一下,自己100家KTV門店加起來,安保費用一年要花2000多萬,佔到了企業總成本的4%。十五年來,這個規定一直高懸在KTV老闆們的頭頂。稍微查一下就能發現,很多KTV因為配備的保安不夠,遭受過處罰。

前幾年,就有老闆在百度提問,最近治安大隊要求必須要跟一個保安公司簽合同,而且要求200平一個保安人員,如果做不到就是違法的,必須停業整頓:算下來公司需要10個多保安,可我們的服務人員一共才11個人啊……

如今,這個問題終於被吳海擺到了有關部門面前。他反問:KTV裡面的朋友聚會喝酒唱歌,和餐廳裡吃飯唱歌有什麼區別?為什麼過時的規定不改?

毫無疑問,疫情是一個巨大的危機,但也是一個解決系統性問題的好機會。很多推動不下去的改革,可以藉此再向前推進一大步。

黃奇帆最新的建議是——取消住房公積金,這樣可以給企業降低12%的成本。他說,住房公積金制度是1990年代初從新加坡學來的,現在中國房地產早已市場化,商業銀行已成為提供房貸的主體,住房公積金存在的意義已經不大。

這些天關於口罩的兩個新聞,讓我覺得,我們的改革還有巨大的空間。

第一個新聞是第一財經日報報導的,防疫物資最大的產地之一湖北仙桃,在2月4日發文件圈定了28家一次性口罩生產企業,其他的企業,則要停工停產。口罩生產商一片哀嚎。

荒謬的是,一些企業被叫停的原因是:雖擁有出口資質,但不符合出口轉內銷相關規定要求。這很像你包叔,有一次他都快餓死了,還不吃我的煎餅,嫌棄裡面的雞蛋是進口的。

第二個新聞,是湖北洪湖市華康藥房因為「哄抬」口罩物價,被罰款4萬多元,通報中說原因是:進價0.6元/個,售價1元/個,差價高過文件規定的15%標準。而過去的這十幾天裡,筆者我能買到的最便宜的口罩是朋友圈微商推的:5.8元一個……

機械的過度執法,不僅會影響防疫工作,而且會在企業家心裏留下永久的創傷。

醫生都說人的免疫力是對抗病毒的最強武器。而對於一個國家來說:經濟是對抗各種災難的最強武器!

那麼,中國現時的經濟實力屬於「厲害國」嗎?……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葉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