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看點】8天只有死人出院 一文看懂中共專家為何都「誤判」疫情拐點?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23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在外界的質疑聲中,世衛組織專家團今天(2月22日)去了武漢,實地考察新冠肺炎武漢肺炎,COVID-19)疫情情況。但是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看到世衛組織方面的最新消息。不過世衛總幹事譚德塞昨天表示,全球範圍控制的「機會窗口」正在變小。

武漢究竟什麼樣?為什麼海外媒體和一些自媒體報導的情況與中國大陸媒體所說的不一樣?我們今天來說說武漢被吞噬真實的情況的原因,以及新冠肺炎疫情的三個謎團。另外還有上海援助武漢的醫生親口講述的事實,2月中旬的8天中,沒有一個出院的是活人。再來用數字比較一下,在中共眼中,警察和醫護人員的生命各值多少錢,工人的命又值多少錢。

中共要求加強「正能量」宣傳

2月18日,中共政法委通知要求,各地要「加大宣傳典型」,「激發社會正能量」,多推出「有溫度、有淚點」的「暖新聞」。

市場化媒體記者奧莉告訴自由亞洲,其實習近平在2月3日「加強輿論引導工作」的講話後,第一線記錄和追查疫情真相的記者就被「噤言」了。「完全不允許發在湖北、武漢的新聞,不允許做他們所謂的負面報導」,「這個事情非常過分」。

奧莉認為,這次緊張程度超過了2009年新疆7·5事件。雖然也在醫院、小區和街頭巷尾記錄著所見所聞,但卻不能發。她說,「多看看現場吧⋯⋯在中國作報導就是這樣,先把它記錄下來吧,至於什麼時候用,再說吧(嘆氣)」。

自由亞洲表示,中共要求多推「暖新聞」,意味著「真實反映民情的報導將會被和諧」。

有了當局的要求,《健康時報》的記者張赫連續發了幾篇緊跟黨走的宣傳,像什麼《逆行武漢:「真希望旅客能多一點,那才是人間煙火!」》啊,《因為無法看清你們的臉,所以把名字寫在掌心》啊等等,都是符合黨要求的文章。

化名桑德爾的00後住在北京,他打開微博,首先看到了《北京日報》的一段短視頻。激昂的音樂裡除了引述習近平的講話,還借用兩個北京市民的口,說抗擊疫情當中,看到了「中國共產黨的力量」。

不過桑德爾表示,這種暖視頻讓人「煩躁」。自己只想知道什麼時候可以去換牙套?準備出國留學考試會延後到什麼時候?最重要的是,眼下這場大瘟疫被一再隱瞞實情,給人民的生命財產造成了無法挽回的巨大損失,還有李文亮醫生的過世等等,這些問題究竟誰來負責?真相是什麼?

陸媒曝「10天中8天出院全是死的,沒有活的」

在國內一片「正能量」宣傳之下,桑德爾的這些疑問,可能一時找不到答案。沒有人會給他解答,因為多推「暖新聞」是當下「政治正確」的事。

不過,如果一個人說了一個謊,那麼他就要用一輩子去圓謊,不斷用新謊言自圓其說。但是謊言說多了,早晚有穿幫的時候。

上海電視台前天的電視新聞無意間透露了一個事實。它的新聞標題是「愈戰愈勇 打好最艱難的『保衛戰』」。整體新聞的感覺,就是配合黨的要求,宣傳「正能量」。裡面有一段對上海復旦大學附屬醫院感染科教授陳澍的採訪。

【陳澍原聲視頻(有字幕)】:「為什麼說這兩天,我感覺是『斯大林格勒保衛戰』開始了,前後大概十天,工作開始十天。十天裡面前八天,出院全是死的走的,沒有一個活的。從昨天開始,我們一個個開始好起來了,輕病人開始出院了。這天裡頭,還沒有病人死亡。所以『斯大林格勒保衛戰』一定能守住,一定能反攻。」

陳澍這段話的目的,可能是向黨表決心和表明功績。他說的「昨天」就是19日,說「輕病人開始出院了」,「這天沒有病人死亡」,言外之意就是抗疫有了成效。

是不是真有成效呢?可能有。不過他說的這個情況,更像我們昨天節目中提到的那位一線醫務人員爆料的情況。爆料說醫院強制要求那些住院10天左右的病人出院,不管好沒好,要給後面的病人騰床位。很多只是病情減輕,並沒有康復,甚至有的前一刻在吸氧、走路費勁,下一刻就被要求出院了。

另外陳澍還透露一點,這個新冠病毒的致死率是非常高的。他去了武漢10天,前8天所有出院的「全是死的」。根據電視畫面上顯示的時間是2月20日,那麼可以推算,他說的前8天就是2月11日到18日。

這段時間當中,陳澍所支援的那家醫院,沒有康復出院的,所有出院的都是已經去世的患者。但是陳澍表示19日「開始好起來了」。

是真的好起來了嗎?這就是我們要說的第一個謎團。

謎團之一:數據講政治?「黨性很強」

大陸媒體報導,繼軍隊和監獄被病毒攻陷後,武漢社會福利院也傳出了疫情。昨天武漢民政局表示,截止到19日,武漢社會福利院累積確診了12例,長者11宗,其中1人死亡。不過財新網引述武漢社會福利院一位內部護士的說法,11位長者全部反覆發燒、呼吸衰竭而死。

湖北和武漢新增病例「倒掛」

我們再回頭看2月19日那天,中共各大媒體紛紛「報喜」,說除了湖北之外,全國的新增病例連續16天呈現下降趨勢。即使湖北的新增病例也從4位數變成了3位數。

但是奇怪的是,當局通報的數字出現了「倒掛」現象。中共衛健委說湖北新增病例349例,其中武漢新增615例。

在引起無數人圍觀之後,中共官媒《人民日報》專門發文進行了解釋:全省新增確診數小於武漢的原因是,省內不少地方數據「有核減」,最多的核減達到107例。

「核減」,顧名思義,就是核准後數字減少。這是中共官方在7天當中,又一次改變了統計標準造成的。

湖北和武漢書記換人之際 新增病例暴增

大家還記得應勇到湖北接替蔣超良成為省委書記的當天(2月13日),公布12日的新增病例是,突然增長了9倍,有14,840例。

官方解釋說,針對湖北的疫情特點,國家衛健委和中醫藥管理局印發了第五版試行的新冠肺炎《診療方案》。除了「疑似病例」和「確診病例」這兩類之外,又增設了「臨床診斷」,所以數字大大提高。

不過需要注意的是,這個「臨床診斷」只有湖北使用,其它的省市並沒有使用,仍然在按照「疑似病例」、「確診病例」和「陽性檢測」分類報告。

為什麼湖北和其它省市使用不一樣的統計標準呢?唯一合理的解釋是,新上任的應勇不背前任蔣超良的鍋。需要在蔣超良被撤職前,把沒確診的馬上確診。把這些都歸到蔣超良的頭上,然後自己上任壓力就沒有那麼多包袱。

新官上任 「確診數字」驟減

大家都看到了,2月19日的「確診數字」驟減了,這就是當局要的效果:在新任領導「帶領下」抗疫,成效顯著!不過統計數字卻露餡了,武漢一個地方的新增數字就超過了全省總數。

但是中共官媒會解釋:說中共衛健委又發布了第六版診療方案。取消了「臨床診斷」,統一為「疑似病例」和「確診病例」,所以核減了經過核酸測試結果為陰性的病例。

折騰了一圈,診斷標準又回到了原點,使用了蔣超良時期的標準。

不過當局是不知道嗎?如是核減,應該是減去以前的。也就是2月13日到2月18日這段時間當中的一部分,而不是從2月19日當天的數量中核減。

有網友表示,「核減可以這樣統計 ,那要是核減數量多了,當天新增可以是負數?」

還有網友表示,「通過核減來表面上降低新增,新領導有一套」。

習近平稱拐點未到 通報數字大漲

不過,事情還沒完,中共的數據也會繼續變。19日習近平主持召開政治局常委會,聽取了疫情防控匯報。昨天(21日)又主持召開了政治局會議,他表示,全國疫情發展的拐點還沒有到來,要繼續抓好疫情防控等等。

隨著北京當局的定調,中共衛健委20日通報的數字又出現了大漲。網友笑稱,中共的數據是「講政治」的,「黨性很強」。

謎團之二:當局誤導疫源地?

再說這次疫情的謎團之二,2個多月的大瘟疫,到現在還沒有關於病毒源自何處的定論。而當局最早給出的說法——病毒始於華南海鮮市場,很可能是在誤導人們。

當局衛生部門最早認定,病毒始於華南海鮮市場。12月31日,武漢衛健委通報稱,他們發現多例肺炎病例與這個市場有關。隨後,當局關閉了那個市場,並進行了處理。

到了1月22日,中共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表示,新冠病毒是來自一個海鮮市場「非法銷售的野生動物」。26日又說,首次從華南海鮮市場的585份環境樣本中,檢測到33份樣品含有新冠病毒核酸,並且成功在陽性環境標本中分離病毒。

但是武漢金銀潭醫院副院長黃朝林和其他醫生,以及多家研究機構成員共同撰寫的論文,對疫源地是華南海鮮市場的論斷提出了質疑。論文發表在《柳葉刀》上,但是1月27日《科學》雜誌進行了在線公布。

零號病人與華南海鮮市場沒有關係

論文中提出了幾點重要信息。

首先,第一例病人的發病時間是12月1日,比公認的12月8日整整早了一週。不過第一例病人是不是「零號病人」?沒有人確定。

其次,這個病人與華南海鮮市場沒有關係,也沒有發現他與以後的病人之間有什麼流行病關聯。

第三,12月10日又確診了3例病例,其中2人也沒有與華南海鮮市場的接觸史。與華南海鮮市場有接觸的病例,集中出現在12月15日。尤其是論文中提到的41例病人,其中14例都與華南海鮮市場沒有關係。

第四,華南海鮮市場並沒有賣蝙蝠,甚至連蝙蝠的蹤跡都找不到。

1月29日,專家們在《柳葉刀》又發表了另一篇論文。其中提到金銀潭醫院的99例確診病例中,有50例都與華南海鮮市場沒有接觸。

但是武漢衛健委1月4日下發的工作手冊中明確規定,排查「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標準之一就是,2019年12月1日以後,是否有在華南海鮮市場接觸史。

1月15日,中共衛健委第一版的新冠肺炎診療方案中,將流行病學史的內容定義為「發病前兩週內有武漢市旅行史,或武漢市相關市場、特別是農貿市場直接或間接接觸史」。

化名李夏的一名武漢醫生對《中國青年報》表示,他所在的醫院,1月4日一下來了102名發熱患者。15日,又來了261名急診的發熱病人。

對這些病人,當局採取了非常嚴格的「排查標準」,其中是不是有華南海鮮市場接觸史,成了一個「必要條件」。「嚴格得不得了,根本沒有一個符合入排標準的」。這可能就是1月11日到15日,連續沒有新增病例的原因。

美國喬治敦大學(University of Georgetown)傳染病學家丹尼爾‧魯西(Daniel Lucey)針對《柳葉刀》的論文表示,如果論文的數據準確,那麼第一個病例應該在2019年11月就已被病毒感染,因為在感染之後和與出現癥狀之前有一個潛伏期。此前有專家表示,新型冠狀病毒的潛伏期在4天~10天左右。

華南海鮮城不是病毒源頭 又是哪裡?

很明顯,這意味著在12月15日開始集中出現有華南海鮮市場暴露史的病例之前,病毒就已經在武漢的某些地方和某些人之間悄無聲息地傳播。魯西坦率地指出:「中國肯定已經意識到這種流行病並非源自武漢華南海鮮市場。」

《柳葉刀》論文的通訊作者之一、北京首都醫科大學教授曹彬回覆美國科學新聞網站ScienceInsider時也表示:「目前比較明確的是,(華南)海鮮市場應該不是新型冠狀病毒的唯一發源地。」「但老實說,我們現在仍然不知道病毒究竟從哪裡來。」(”Now It seems clear that [the] seafood market is not the only origin of the virus”, he wrote in an e-mail to ScienceInsider, “But to be honest, we still do not know where the virus came from now.”)

而就在今天,大陸財新網、《中國科學報》等報導,中國科學院、華南農大等科研機構的研究人員在聯合論文中表示,華南海鮮市場的新冠病毒是從其它地方傳入的,在市場快速傳播。根據基因組重組時間推算,病毒可能在去年12月初、甚至11月下旬已經開始有人際傳播了。

通過以上事實和科研人員的研究論證,基本可以斷定,華南海鮮城不是病毒源頭。

那麼我們不能不提出疑問,為什麼最早把華南海鮮市場當做「必要排查條件」呢?還有前面提到的第一例病人是不是零號病人?如果不是,那麼零號病人是誰?另外,華南理工大學教授肖波濤認為武漢疾控中心可能是病毒源頭,以及廣泛質疑的病毒研究所是不是有道理?

謎團之三:疫情拐點由什麼決定?

再來說謎團之三,疫情的拐點一再推遲的背後?

昨天(21日)習近平在政治局會議上表示,「全國疫情發展拐點尚未到來」。要求打好湖北保衛戰,打好武漢保衛戰,並全力做好北京的疫情防控。

這是對疫情拐點的一個最新定調,在習的這個講話之前,包括鍾南山在內的多位中共專家紛紛表示,疫情的拐點將到。

先是1月29日,中共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專家表示,2月8日(黃曆正月十五)有出現拐點的可能。同一天,中共工程院院士張伯禮對央視表示,根據近期疫情的變化情況,「期盼的拐點可能要出現」。

1月30日,上海疫情通報會上,中共工程院院士聞玉梅斷言,最多還有20天到一個月,人們就會看到一個拐點。

2月11日,被中共高度依賴的工程院院士、流行病學專家鍾南山表示,目前雖然沒有預測疫情拐點,但是「峰值應該在二月中下旬出現」。

2月17日,雷神山醫院院長、武漢大學中南醫院院長王行環就表示,未來兩三天,出院患者增加,床位將增多,「真正的疫情拐點已經來到,現在裡面消耗的很多都是存量」。他還說從新發情況看,發熱數量在下降,「它有一個坡度,逐漸在降,穩穩地在降,沒有反彈過」。

中共專家們的疫情拐點預判一個一個的得不到驗證,昨天習近平改口了:「全國疫情發展拐點尚未到來」。

有學者認為,只有把湖北所有的潛在病人都診斷出來了,才可能看到確診病例的高峰,還有所謂的拐點。在沒有找出這些病例之前,所有的「疫情拐點」說,可能都是「誤判」。

那麼專家們為什麼一再出現「誤判」呢?是真的「誤判」,還是另有原因呢?

疫情拐點一再「誤判」 經濟承受不住

劉世錦是中共的經濟智囊,關於疫情對中國經濟的影響,他有一個分析。他在一場研討會上表示,如果疫情在1月份控制住,那麼影響的主要是服務業。也就是餐飲、住宿、娛樂、旅遊和交通運輸等等。

如果在2月份控制住,那麼影響就會擴大到實體產業,涉及到工業、農業、建築業。

如果在3月份以後才能控制住,它就會影響到中國的長期生產力。將會有大量企業沒有辦法履行合約,發不出薪水,現金流撐不住。進而企業會倒閉破產,中國經濟會傷到筋骨。所以劉世錦建議當局,爭取在2月底控制住疫情。

說到這,已經清楚了,之所以那麼多專家紛紛出面說「拐點」將出現,很可能是從這裡來的,在為2月底控制住疫情開動輿論攻勢。

中共為了經濟 罔顧百姓生命

所以中共當局要求各地在2月10日復工,因為經濟不行了。再不開工,可能要出現徹底崩盤了。大家都看到了,不少的企業傳出,復工以後,有的工人被查出了染病現象,結果幾十、幾百人的被隔離。還有的復工工人,在返崗的途中離世了。

中共為了經濟,它根本不會考慮老百姓如何。是死是活它不管,它只要經濟。說到這,插一個消息,來看看中共是怎麼區別對待不同的人的。

昨天(2月21日),公安部確認了19名因新冠肺炎離世的警察。微博公益官方帳號表示,正在協助家屬申請特別撫恤金,執行標準是每人20萬元人民幣,一次性發放。

20萬雖然不多,但是分跟誰比,再看看一線的醫護人員是什麼情況。新浪財經2月17日微博表示,為了「加大對一線醫務工作者的關愛,解決他們的後顧之憂」,武漢當局決定對確診感染新冠肺炎的一線醫務工作者家庭發放慰問金3000元。對因為感染新冠肺炎去世的一線醫務工作者家庭,發放慰問金5000元。

同樣是一條命,警察可以得到20萬,而醫護人員只有5000元,是警察的1/40。這個差距是不是有點太大了?對醫護人員都是這樣,民工呢?它急著讓工人復工,根本就沒把工人當人對待。

大家想一想,它為什麼讓工人復工,而一年一度的2會卻要推遲召開呢?就是中共官員不願意自己承擔風險。如果在一起開會,風險太大了,很可能被一鍋端。

而實際疫情的拐點很可能下週也到不了那怎麼辦?得讓當局說出來,這會顯得最高領導人英明。

好,以上就是今天節目的完整內容,是否對您有一些幫助呢?如果您喜歡並希望繼續收看新聞看點,您可以點擊視頻右下角的歡迎訂閱,這樣我們有新節目上傳,您就可以第一時間得知消息,也希望您把新聞看點分享給您周圍的人。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