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雲: 習近平對疫情定性 最大動員會凸顯危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月23日,中共召開了一次極高規格、大規模的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會議,除主會場外,全國各省區市、國家機關各部門等分會場以電視電話連線,共計17萬人與會。在會議上,習近平首次對新冠肺炎疫情定性,稱之為「『新中國』成立以來在我國發生的傳播速度最快、感染範圍最廣、防控難度最大的一次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還說「這是一次危機,也是一次大考。」

自1月25日起,習近平在一個月內就防疫工作連續召開6次高級別會議,此次承認遇到「危機」,三個「最」字凸顯疫情嚴重。不過,這種「危機」的現實與官媒試圖激發的「正能量」和「向好」的形勢相悖,所以,中共當局實際上難以自圓其說,但又堅決不放棄操控輿論。

疫情危機體現在多個方面,世界有目共睹。

第一,多個「前所未有」中共大丟面子
新冠肺炎導致武漢等數十個城市封城,大陸許多省區市實行封閉式管理,多省暫停省際客運,大多數公共場所關閉,就連中國最著名的景點長城和故宮也停止接待遊客。此外,中共3月份的「兩會」也被推遲。這些舉措皆屬前所未有,表明疫情的嚴重性遠超2003年的SARS,更令人懷疑官方數據的可信度。

第二,大陸疫情蔓延
儘管中共出台了一些極端管控措施,仍不能阻止病毒的擴散。從1月20日鍾南山告知「人傳人」迄今,官方公布的確診病例已經從彼時的200多例增至7萬多。

2月21日,武漢市有關負責人稱,武漢已有的13家方艙醫院的床位達到了13348張,計劃再建設19家方艙醫院。大批民眾表示質疑,官方公布的感染人數在下降,出院人數增加,為何還需要那麼多病床?

就在中共國家保健委宣稱全國確診病例逐步下降時,湖北、浙江和山東三地傳出大批監獄犯人集體感染新冠肺炎,引發海內外關注。

此外,習近平在講話中提到「全力做好北京疫情防控工作。首都安全穩定直接關係黨和國家工作大局。」這意味著北京的疫情嚴峻,而相關真實情況自然是中共的首要機密。

第三,海外疫情升級
新冠肺炎在海外進一步蔓延,韓國、日本、意大利和伊朗等國的病例迅速增加。伊朗庫姆市的一名受感染的商人已經死亡。據悉,他生前常去中國旅行,在兩國間的直航暫停後,他轉搭非直飛航班。

武漢封城後,多國對華停航並限制中國遊客入境,中共多次表示不滿,並借世衛組織之口稱這些限制不必要。現在,新冠病毒在全球擴散的趨勢將令中共難找藉口。

第四,信任危機
武漢疫情爆發以來,中共的做法受到外國政府、媒體和醫學界的強烈質疑。至今,中共沒有交待病毒的來源,又拿不出有力的證據反駁外界關於中共研發生化武器導致病毒泄漏的說法。另外,中共官方公布的確診數據、死亡數據與實際情況不符,當局經常變換統計方法,明顯是在人為地操縱數字,使之更符合政權所需。

第五,經濟危機
武漢疫情給中國經濟造成的衝擊不僅前所未有,而且影響長遠。由於極端封閉管理和外國限制直航等原因,大陸的零售、餐飲、旅遊、酒店和航空業受到最直接的影響。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前副總裁朱民2月22日在一次網絡直播講座中表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導致中國的消費和旅遊業疲弱,據他推算,中國1月、2月的經濟損失可能高達1.3萬億元人民幣,大約相當於2019年中國全年零售總額的3.3%。

據中國客運汽車協會的數據,今年1月,國內汽車銷量下跌了20.5%,2月份上半月的汽車銷量與去年同期相比下跌了92%。

此外,由於省際和省內交通也陷於停頓或減少,大批果農、花農的產品無法銷售,養殖戶也因為家禽飲料短缺而損失慘重。

由於大批企業停工,依賴大陸零部件和原料的外國企業也面臨困境。中共處理疫情失當,不僅觸發了國際公共衛生的警報,還造成供應鏈斷裂。這將迫使更多外國商家做出或考慮將生產線移出大陸的決定,並且促使他們正視:依賴中共治下的市場和經濟環境,將會帶來不可預知的風險。

第六,執政危機
一個多月來,疫情引發大陸民憤洶湧,主要針對兩方面:一是當局隱瞞真相、錯失防疫黃金期,導致數十萬人感染、上萬人丟命。二是政府嚴控媒體和輿論,抓捕傳真相的公民。強烈的民憤在李文亮去世當夜升到最高點,震動海內外。中共迫於壓力派出了一個調查組,其實只為安撫民心,不見半點調查結果。

對於中共推遲兩會,網民議道:「為了保自己命,兩會都延遲不開了;為了保經濟,疫情還沒到拐點就要老百姓賣命復工,共產黨真是狼心狗肺!」

據美國之音報導,武漢人辰辰表示,她和很多市民一樣都很憤怒。12月底,朋友圈就開始流傳肺炎的消息,當時人們半信半疑。但是到了元旦,政府特別發了一條新聞,說把那八個「造謠者」抓起來了。辰辰說,當時大家拍手稱快,放心大膽地出門了。「明明是可以控制的,卻搞到現在這種不可收拾的局面。」有一段時間,她和網友天天在微博上大罵湖北官員。

2月2日,中國法學家許章潤教授發表了《憤怒的人民不再恐懼》一文,怒批中共官僚體系以及官員為營造歌舞昇平「封口瞞騙」。許章潤寄語同胞:「老少爺們,長記性,少奴性,在一切公共事務上運用自己的理性,不要再為極權殉葬。否則,韭菜們,永難得救。」

真正的中國故事
2月23日,武漢封城整整一個月,中共這一天的會議再次強調「對外宣傳」,要「講好中國抗疫故事」,吹噓「社會主義制度的優勢」。黨八股謊言無視上萬逝去的生命,無視數十萬病患的痛苦、數百萬甚至數千萬民眾的恐慌和損失,那些倒在街頭、病死家中、掙扎在生死線上,或是失去親人的武漢人的痛苦不會登上官方的媒體,儘管他們都是中國人。

大陸作家閻連科撰文談疫情:「一邊屍骨未寒的哭聲還未落下去,另一邊,凱歌在即,英明、偉大的呼聲已經響起來。」「到今天,我們並沒有真正弄清因為新冠肺炎一共死了多少人——死在醫院是多少,死在醫院之外有多少。甚至都還未來及去調查、叩問這一些。也甚至,這樣的調查和叩問,會隨著時間的移去而終結,而永遠是個迷。」

他問道:「為什麼歷史、時代的坑陷和悲劫,總是由我們成千上萬百姓的死亡和生命來承擔和填補?」

病毒肆虐,中共仍然企圖以「正能量」轉移視線,還要繼續封殺真相、侵犯人權。如此循環往復、持續70年的民族悲劇才是真正的中國故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載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