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火化活人的罪惡事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武漢肺炎已經導致無數家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近日驚聞有患者還活著就被送到殯儀館。一名武漢網友在社群貼文提到,醫生要他幫忙去抬剛過世的父親,沒想到,他進病房觸摸父親的小腿,發現「還是熱的」,他連忙喊了聲爸爸,而他父親此時竟睜眼像是想要說話。

醫生見狀大為驚駭,立刻呵斥要他出去,並將他父親全身剝光裝到屍袋中,連他要求給父親穿上衣服都不許,同時院方要他馬上打電話給殯儀館,一小時內車就來了,死亡證明也已開好。這時,一個32歲的年輕病人被推了進來,接他父親原來的床位。

雖然這個消息的真實性很難查證,但是中共對法輪功學員長達二十多年的迫害中,確實發生過很多這樣的事例,人還活著就被送去火化。

1、搶人火化

張正剛原是江蘇省淮安市工商銀行職工,曾致信江蘇省淮陰市委書記,陳述法輪大法教人向善的真相,同時致信中共高層頭目重申對法輪大法的認識,希望他們正確對待法輪功。二零零零年三月二日,被警察綁架到淮安看守所。他慘遭毒打造成頭部重傷、陷入昏迷,被送進淮安市第一人民醫院搶救,做了開顱手術。術後,張正剛一直處於昏迷狀態。三月三十日晚約六點三十分,醫生做了心電圖,張正剛心跳微弱,有呼吸,但仍處於昏迷狀態。其妻及其母聞訊趕到醫院,但整個醫療方案、病歷和用藥情況,不許親屬了解,整個病房全被公安人員監控。

公安人員誆騙張正剛的親屬到另外房間談話。同時,幾名惡警強令醫生拔掉張正剛的氧氣和掛水,並給張正剛注射了一針藥物。然後數個警察一擁而上,強行推開其他人,將還有微弱心跳和呼吸的張正剛搶走,直接送去火葬場火化。張正剛就這樣被冤殺,年僅三十六歲。

                                                張正剛一家人(明慧網)
2、「我父親沒死,胸口還是熱的」

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八日,重慶江津市地稅局退休幹部江錫清,被重慶西山坪勞教所警察打昏後,以「心肌梗塞」為由宣布死亡。江錫清的兒女及女婿江宏、江洪斌、江平、江莉、張大明、陳啟強等人,聞訊後趕到殯儀館。

江錫清和妻子羅澤會(明慧網)

在殯儀館打開冰櫃,將江錫清拉出來時,江宏一看父親,就用手去摸父親的臉,發現人中是熱的,驚呼道:「我爸沒死,還是活的!」警察們頓時目瞪口呆,相互張望不語。江洪斌聽到後趕到冰櫃前,把托父親的鐵板拉出一半,摸摸胸口發現也是熱的,也呼叫道:「我父親沒死,胸口還是熱的,若死了七個多小時,在冰櫃裏凍這麼久不可能還是熱的,你們來摸摸吧!」

勞教所的警察們驚醒過來,試圖把江錫清推進冰櫃裏關門。女兒們不讓,發生爭執。孩子們合力將父親拉出冰櫃放在地上,大叫道:「快救救我爸爸,快救救我爸爸,我爸爸沒死!」

江錫清的四女兒摸著爸爸的胸口喊打110.一個便衣警察說:「沒用,公安人員就在這裏。」江莉用手機打110報警,110接電話後問清情況說十分鐘到。江洪斌也打110,通話後對方問在甚麼地方,答:重慶市公安局北碚分局儀容儀表殯儀館檢查站;報警內容:「我父親沒死,為甚麼放在冰櫃裏凍著,我要呼叫110,快來人吧!」對方講:「喊他們不要凍了。」

可是,在場的公安人員仍然強行把江錫清的身體推進冰櫃,並強行架著江宏、江平、江莉、張大明等人,把他們推出冰庫大門。後來勞教所在家人拒絕簽字、人還活著的情況下將人火化掉。

3、還會睜眼的父親被再次推進冰櫃

二零零五年四月五日上午,黑龍江省同江市金川鄉金川村農民程學善,在撫遠縣濃橋鄉被惡警綁架。四月十二日家屬接到通知說程學善「死於心肌梗死」。程學善的妻子和長子一行人趕赴撫遠。在太平間,當時程學善被放在冰櫃裏,只給露了上半身。

程學善(明慧網)

程學善的長子在《回憶我的父親》一文中寫道:「父親腦袋仰殼懸著,閉著眼睛,躺在冰櫃裏,鼻子左側皮膚破裂。我用右胳膊把父親腦袋抱起來,剛抱起腦袋來,父親雙眼慢慢睜開一半,又合上了。我們看到了,我說爹沒死,爹沒死啊!……不到兩分鐘時間,我們就被拖開,他們拉走了程學善,不讓看啦!我掙扎著不走,要陪父親。四、五個惡警把我拖走,送到旅館。當時要打開冰櫃,檢查身體都不可能。」

「已經到了火葬場,燒掉算了」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八日,湖南郴州嘉禾縣石橋鎮石塘村年僅二十四歲的法輪功學員雷井雄,被長沙天心公安分局綁架。當天下午四點警察對他進行酷刑折磨,到晚上把他打昏死過去,公安人員就將他送到火葬場。

將要火化時,一個女警發現雷井雄輕微地動了一下,就說:「他還沒有死,不能火化。」在場的幾個男警察說:「人都這樣子了,已經到了火葬場,燒掉算了。」女警說:「人還未死,不能燒。將來追查責任,誰負責?」雷井雄被送到長沙市中心醫院搶救,撿回了一條性命。

雷井雄(明慧網)

4、殯儀館操作人員的良知救了她一命

劉偉珊原是湖北省襄樊漢江機械廠子弟學校教師,曾教過英語、化學、音樂、地理、歷史等學科,多次被評為廠級先進及「省工辦」先進個人,在學校師生中擁有較高的聲望。

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三日,劉偉珊被非法判刑四年,在武漢女子監獄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二零零六年一月,她被秘密拉到襄陽市航宇系統364航空醫院,進行所謂「治療」,癱瘓在床,肌肉萎縮。

遭受迫害的劉偉珊(明慧網)

二零一一年八月,劉偉珊被轉移送往新建的醫院大樓繼續迫害。在這期間,湖北襄陽市「610」人員及三六四航空醫院黨委書記樊智勇,指示把心臟還在跳動的劉偉珊拉往殯儀館。當準備火化時,殯儀館當班的操作人員檢查發現,人還活著,心臟還在跳動,拒絕火化。在這種情況下,劉偉珊才又被拉回到三六四醫院。

5、強行摘走器官,遺體大量流血

黑龍江省牡丹江市法輪功學員高一喜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九日晚在家遭警察綁架,四月三十日家屬被告知,年僅四十五歲、健康樂觀的高一喜「猝死」。

高一喜(明慧網)

四月三十日上午,牡丹江市公安局伙同高一喜原住地的穆稜市公安局、穆稜林業公安局多個警察將高一喜的哥哥帶到殯儀館,讓他看完遺體就解剖。

在解剖室,高一喜的哥哥看到弟弟全身赤裸,雙眼睜著,身上有明顯傷痕。他心疼的用手慢慢撫上弟弟睜著的眼睛,吃驚的發現高一喜的眼角處有淚痕,濕乎乎的。

家屬拒絕簽字,牡丹江市檢察院駐第二看守所檢察室主任田瑞生稱,他們已商量決定,不管家屬同意不同意,都「必須」、「馬上」解剖!

晚七點多,高一喜被強行解剖完畢,大腦、小腦、心臟、左右肺、肝臟、膽、脾臟、左右腎均被取走,只留下一具空殼。身體被縫合後移到美容室,化妝時,有大量鮮血流出,用了兩條毛巾仍滲到枕頭上,血量之大讓家屬震驚不已,懷疑解剖時人還活著!

更令人震驚的是,牡丹江市「610」科長朱家濱在國際追查組織電話調查時,親口說他活摘了高一喜的器官,將器官「賣了」、「來錢快」,朱家濱還說,他不把高一喜當人看,把他屠戮了。

結語

人還活著就被火化,這實在是善良人難以承受的事實。

中共奪權後,在和平年代,已經造成至少八千萬中國同胞非正常死亡,超過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總和。特別是對法輪佛法長達二十多年的迫害中,犯下滔天罪惡,甚至發生活摘器官「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

面對這樣的邪惡,人們必須做出選擇,脫離中共,才能有美好的未來。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李明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