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銘:惡報悔恨遲 除非己莫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近日明慧網報導,原江西省女子勞教所自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以來,成了該省迫害女性法輪功學員最嚴重的地方之一,暴打、吊銬、警棍電擊、野蠻灌食、奴工生產與強制轉化等酷刑迫害,更是從未停止過。二零零零年二月底,副所長鄧儉將江友香等四位法輪功學員關入禁閉室,連續掛銬三個晝夜,不讓睡覺。江友香雙腿腫脹,雙臂麻木失去知覺。

鄧儉還曾暴力野蠻強拽法輪功學員肖根祥,拉扯中左手第二手指與第三手指重度撕裂,血肉模糊、慘不忍睹。二零零零年三月,法輪功學員舒娟雙手被鄧儉銬一整天,不讓上廁所。二零零九年法輪功學員田海英也遭雙手吊銬三天三夜,灌食迫害;寒冬臘月,吃喝拉撒全在床上。

中共迫害法輪功逾二十年,已有兩萬多人因參與迫害而遭惡報。僅二零一九年,即有529個中共人員因參與迫害而遭惡報,人數最多的部門是公安系統。這些真名實姓的鮮明事例,值得人們深思。

古人敬畏天地神明,篤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辰未到」,即使無嚴刑峻法約束,仍能民風純樸善良。隨著中共長期灌輸「無神論」的邪惡思想,現在許多中國人不相信神佛的存在,更視「三尺頭上有神靈」為迷信。善惡有報的說法、因果報應的事實,被許多人視之為「偶然」,甚至嗤之以鼻。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徒中,諸多冥頑不靈、至死不悟者,甚至口出狂言,無懼報應云云。但神目如電,果報昭彰,上蒼屢屢警示世人。

四川省巴中市公安局江北經濟開發區分局國保大隊警察江平,對勸告他不要作惡的法輪功學員說:「我親手抓了你們那麼多人,我還是比你們活得自在。什麼善惡有報,你們報給我看看」。二零一九年過年前夕,江平突然倒地暴斃。

湖南省岳陽市君山區國保大隊長姜仁武,多次跟法輪功學員叫囂:「你們都說會遭報應,我怎麼沒遭報應?我才不會倒陰溝」。二零一九年十月,姜仁武得癌症死亡。

遼寧省朝陽縣柳城派出所所長潘石,多年來一直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不聽勸告,被朝陽市「六一零辦公室」捧為「先進典型」。他揚言:「我不怕報應,就打、就抓(法輪功學員),共產黨我跟定了」。就在他狂囂不到兩個月,本來身體健壯的潘石在四十一歲生日那天突然暴死。一心想追隨中共做個「先進典型」的他,卻先做了上天報應的典型。

因果論與「業」的概念,深深影響了千百年來中國人的思想:無論行善或作惡,歷經長短不一的時間後,都會得到相對的回應,稱爲「報應」。《太上感應篇》有云:「禍福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細數這些橫遭惡報的案例,包括被雷劈死、心梗猝死、重病離世、車禍喪生、摔跌死亡、暴斃、自殺、被槍殺或半身不遂等,更有作惡殃及家屬者,報應之迅猛慘烈,讓人不寒而慄。

歷史上記載了滅佛造成的災難,最有名的就是三武一宗(即北魏太武帝、北周武帝、唐武宗與後周世宗),他們都在壯年暴斃,情節各異,但結局卻驚人的雷同。「以史為鑒,可以知興替」,歷史總是重複警示後人:敬神者得善福、謗佛者遭惡報。

法輪功學員實踐「真、善、忍」,煉功健身,成為道德高尚的好人,不該無端遭受迫害與凌虐。從鄧儉施暴的迫害惡行,人們看到了中共背後的邪黨魔性。鑑古知今,那些為虎作倀、助紂為虐的中共公檢法各級人員,應以諸多惡報為炯戒,趕緊懸崖勒馬,與紅魔劃清界線,才能走向新生與光明。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王曉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