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棋生:不鄙視這樣的肉食者 我還真做不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一個來月前,我在寫作「只要還捂得住,疫情就不是命令」一文時,還不知道那位被訓誡的良心醫生叫李文亮,也不知道他就是那八位「散播謠言者」之一,更不知道那八位「散播謠言者」其實都是貨真價實的武漢醫護人員!

說實話,中國的肉食者們搞言論鉗制和言論管控,打壓和封殺他們不喜歡聽的真話,包括用「打擊造謠傳謠」的旗號查處和懲治敢說真話的人,足已使我對他們鄙視有加了。我未曾想到的是,他們在實施打擊時,還那麼有心機,那麼不實在。新年伊始,在向武漢和全國播報他們的「依法查處」,並以「絕不姑息」厲聲警示別人時,他們還刻意遮蔽關鍵真相,故意將醫生含混地說成網民,從而如願以償、頗有成效地使國人欣然中招——在相信「八名違法人員」的確是「散布謠言」後,悠然失去戒心,坦然不作防範。試想,如果他們在實施打擊時不再玩花樣,而是難得「實事求是」一把 ,照實宣布是「八名醫生散布謠言」,別人還會那麼傻傻地輕信他們而毫不設防嗎?這種從骨子裡透出來、從血液裡流出來的肉食者之不實在,使我對他們有了雙倍的鄙視。

在動用警察和央視把吹哨人或准吹哨人死死摁住後,又輕描淡寫地放出「人不傳人,可防可控」八個字,然後是祭出「莫讓流言沖淡了春節的年味」之輿論導向——肉食者們三箭繼發,「將武漢人害得慘不忍睹」(方方武漢日記,2月27日),也使神州之大,安放不下幾張平靜的書桌;地球之廣,難有幾方未被襲擾的靜土。

不鄙視這樣的肉食者,我對不住自己;不鄙視這樣的肉食者,我還真做不到。

前天,浙江大學王立銘教授說:「新冠疫情發展到現在,數萬人得病,數千人死亡,可能還伴隨著數萬億人民幣的經濟損失。但我們沒有看到任何一個相關責任方出來說是我的責任,或者至少我有責任,並且向老百姓道歉」。王教授說的是真話,是事實。中國的肉食者們一向惜歉如金。時至今日,他們甚至對殉職的李文亮醫生都沒道過歉!套用一下易中天先生的說法:「道個歉,會死人嗎?」

我必須再說一句:不鄙視這樣的肉食者,我還真做不到。

對我來說,鄙視肉食者的理由至少還有下面兩條:

一是肉食者們構築網絡柏林牆,阻斷信息自由流通,踐踏國人的知情權。由「自由之家」所做的2019年全球新聞自由度排名中,中國列在第177位,幾乎與朝鮮不分伯仲,真是丟人現眼呢。都2020年了,肉食者們還在搞2000多年前「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那一套,中國的社會能健康嗎?這樣的肉食者,能不讓我鄙視嗎?

說到知情權,上文談及的「三箭繼發」,就是對國人知情權的踐踏。昨天方方「要一個說法,要一個結果」和「先等城開,再等交代」,同樣事關知情權。就方方的吶喊,有個叫「月泉吟客」的網民留言道:可是,能消除大家心中疑問的坦陳交代等得到嗎?人民的知情權能夠得到保障嗎??留言最後的兩個問號,是「月泉吟客」放上去的,表明了他的認知是:國人的知情權是得不到保障的。當然,我贊同他的看法。

二是救災明明是他們起碼應盡的職責,卻要說成了不起的功績。老實說,即便是遭遇純粹的天災,救災得當也僅是盡責,沒什麼好吹好夸的。面對「三分天災,七分人禍」的疫情國難,就更是如此了。在近3000名「他殺」的亡靈和他們的家人面前,在900萬苦熬日子和500萬流浪的武漢人面前,在高達數億被禁足的國人面前,怎麼能好意思批量炮製「暖新聞」,致使黨天下的電視熒屏中,「民眾」的感恩戴德之聲不絕於耳、國人的起而問責不見蹤影呢?

這樣的肉食者,能不讓我鄙視嗎?

對於這樣的肉食者,勸他們退位,他們不會聽。趕他們下台,目前做不到。我們可做的,是理所當然地鄙視他們。

鄙視這樣的肉食者,不必具有心系蒼生的高貴品格,而是對得住自己,真把自己當人看。鄙視這樣的肉食者,不見得是彰顯錚錚之風骨,但肯定可以有效減低苟活度,提升尊嚴度。

鄙視這樣的肉食者,也是通往健康社會的必由之路。鄙視他們的人多了,並且越過臨界點之後,就算他們有三頭六臂,也決然無法使中國社會倒退到極權狀態。鄙視他們的人持續不斷增多,中國就真有希望了——

畢竟,不能把中國讓給你所鄙視的人,對不?

2020年2月28日 於北京家中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