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膽:擔當(外一首)       

——為遇羅克遇害五十週年而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970年3月5日,青年思想家遇羅克被以「現行反革命罪」判處死刑,立即執行,距今已有整整50年了……

 

階級路線的槓槓卡出了無數的懷才不遇,

還劃出天量賤民如「黑五類」及其子女。

遇羅克,你是其中的一個,更是其中的異數,

你擲出《出身論》抵抗紅色恐怖的腥風血雨。

 

你批「血統論」直擊中共世襲的本質和規矩,

罪惡的子彈終止了你二十七歲蓬勃的思緒。

儘管你生前寫下「乾坤特重我頭輕」的詩句,

歷史依然追認你為「現代中國的人權先驅」。

 

反觀當今位高權重的太子黨的行徑言語,

再瞥一眼紅二代、紅三代們的權勢和貪慾,

半個世紀後「血統論」照樣大行其道呵,

你的文章你的塑像都挺著胸將你的擔當繼續……

 

一份小報

 

當所有大報爭相邀寵為紅色恐怖鼓譟,

一份小報趁亂冒出並唱起反調。

它把矛頭直指甚囂塵上的「血統論」,

一篇《出身論》將當時的輿論引爆。

 

難為它了,這份小小的《中學文革報》,

這份沒有出版許可證的民間小報,

它承載了一位青年思想家的使命,

也承載了浩劫中朝野的聚焦。

 

它只出了六期就在鎮壓中夭折,

就像主筆遇羅克的生命過早打上句號。

好在歲月將其複印,志士尋覓摘抄,

未來的新聞史也會據實提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