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會遭遇恐怖襲擊 11人死亡的慕尼黑慘案——體壇難忘瞬間(十八)

作者:鮑天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17日訊】1972年慕尼黑奧運會上所發生的人質被殺事件,至今仍是奧運會歷史上最為黑暗的一刻,11名以色列運動員的慘死,震驚世界,同時也引發了後續一連串的事件,其影響至今仍在持續發酵。

9月5日凌晨時分,8名巴勒斯坦武裝人員,偽裝成普通運動員的樣子,在夜色的掩護下,潛入了安保系統乏善可陳的奧運村內,警衛人員對此毫不知情,不曉得一場血雨腥風即將到來。

在闖入以色列的駐地後,武裝人員撬開1號和3號房門,當場槍殺了以色列摔跤教練和一名舉重運動員,並將9名代表團成員扣為人質。

一名「黑九月」武裝人員在陽台上(read -/AFP/GettyImages)

德國警方在危機發生後,很快成立了危機處理小組,奧運會也被迫停止,同時西德方面還拒絕了以色列想要派遣特別行動小組的請求。

很快,這群自稱為「黑九月」的巴勒斯坦武裝人員發表聲明,要求以色列政府在中午12點前釋放關押的234名巴勒斯坦政治犯,而這一要求在11點時被以色列政府拒絕,但提出要將人質轉移到開羅,再進行人質交換的談判。

在經過談判協商後,最後期限被延至晚上10點,條件是通過兩架直昇機,將武裝人員和人質送往德國另一處空軍基地,然後轉機離境。隨後在晚上10:30左右,武裝人員和人質搭乘直昇機,抵達到機場。

一架載有阿拉伯游擊隊和人質的直升機從奧運村起飛,前往Fürstenfeldbruck空軍基地(/EPU/AFP via Getty Images)

德國警方擬定在換機的時候,依靠提前埋伏好的狙擊手擊斃武裝人員,但錯誤的情報使他們少算了人數,因此只布置了五名狙擊手。

而這不是德國警方犯下的唯一錯誤,他們在作為換乘的727客機中,裝扮成機組乘員的16個便衣警察,竟然在行動開始前自行放棄任務,離開飛機,而此警方指揮部門對此毫不知情。

結果當武裝人員頭目Luttif Afif前去檢查飛機時,發現機內空無一人,便立刻折回直昇機,此時一名狙擊手開火。由於缺少通訊設備,所有狙擊手缺乏相互協調,不能同時進行清除目標的統一行為,再加上當時光線不足,使得第一發射擊不但沒有擊中目標,反而打到陪同前去檢查飛機的副手,使之大腿受傷。

此後雙方開始交火,持續了45分後,當「黑九月」武裝人員看到裝甲車趕到後,知道無法脫身,便開始屠殺人質。一架直昇機被手榴彈引爆,人質全部遇難,而第二架直昇機內的五名人質也被武裝分子用行刑方式射殺。

在此次失敗的解救人質行動中,9名人質全部死亡,警方有1人犧牲,加上之前的兩名死者,一共有12名遇難者。8名武裝分子中有5人被警方射殺,3人被捕,但在同年10月29日德國發生劫機事件,使得這3人被釋放。

該事件後,以色列進行了一些列報復行動,除了轟炸巴解組織基地外,還成立了一支特別暗殺組織「死神突擊隊」,在9年內暗殺了10名被其列在名單之內的要對此次慘案負責的巴勒斯坦人,其中兩人正是當初被德國警方釋放的直接參與者。

時至今日,每年都有紀念在慕尼黑慘案中遇難者的活動(Thomas Niedermueller/Getty Images)

(轉自希望之聲/責任編輯:葉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