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自天上來 這對夫妻是星官下凡

文/杜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嘉慶皇帝生辰那天,一個小公子也降生了。天子為示榮寵,為他賜名「扎拉芬」。次年,小公子又獲得了皇帝封賞。福報之大,羨煞旁人。然而十九年後,小公子和他的妻子先後離世,留下了一個嗷嗷待哺的嬰兒,一個動人的傳說……

張百齡(1748年-1816年),字菊溪,清朝時期內務府漢軍正黃旗人,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進士, 官至兩江總督兼協辦大學士。

嘉慶十六年,百齡出任兩江總督,嘉慶皇帝派他去治理河患。期間,夫人為他生下第一個兒子。百齡已六十歲了,老來得子,並且孩子出生那天,正好是嘉慶皇帝的生日。天子聽說此事,特別為男嬰賜名扎拉芬,以示對他的榮寵,同時勉勵百齡盡心治理河患。

次年春天,百齡負責治理的河段,先後竣工,疏通了漕運。嘉慶帝嘉獎百齡,賜他的嫡長子為六品廕生(因先世有功蔭庇,得以入國子監讀書,就稱為廕生)。所以在一些記載中,稱小公子是「墮地授官」之人,剛生下來,就獲得了皇帝的封賞。

小公子扎拉芬長大後取妻某氏,二人年齡相同。夫婦二人琴瑟好合,伉儷相處甚是投緣。百齡去世後,扎拉芬公子襲父男爵位,躋身「貳卿」,也就是官秩二品的京官。公子十九歲那年,其夫人為他生了一個兒子。當時來賀喜的達官顯貴,絡繹不絕。

然而,第二天一早,扎拉芬忽然沐浴更衣,穿上正式的大禮服,向著北方拜了九次。然後,他叫身邊的僕人去請母親太夫人。公子請其母上坐,他自己跪伏在地上,叩首禮拜,說:「母親,昨天夜裡我夢到了去世的父親。他對我說,兒子原本是天界星官。今年,既已生了兒子,應當返回天宮,位歸仙班,不能久戀人世。兒子不能侍奉母親終享天年。權且留下親生骨肉,勞煩母親辛苦教養,兒子實在罪過。看這個孩子的骨相,將來也是富貴中人,他日一定能代替兒子盡奉孝心。凡事都是天意,希望母親也不要太過哀慟悲傷。」公子還告誡家人,他的妻子剛剛分娩,不要告訴她丈夫離世的消息,免得她哀慟傷心。

扎拉芬坐下來,殷切地叮囑家裡的親人、僕人,讓他們好好地照顧太夫人,共同撫養幼小的孩子,好好料理家政。最後說了一句「我要離開了」,話音剛落,公子就含笑瞑目,坐著去世了。

太夫人痛惜愛子,又疼愛兒媳,恐怕兒媳傷心,讓府裡上下人等守口如瓶,祕密地辦理了喪事。當兒媳問起公子時,家裡人托詞公子到宮裡值班去了。問了三次都是這樣的回答,兒媳也就不再追問了。很快,嬰兒就滿月了。

一天早晨,扎拉芬的妻子忽然命婢女盛湯,沐浴更衣,待濃妝結束後,她又穿上珠冠霞帔,同樣朝著北方拜了九次,並令左右侍女請來太夫人。

她服侍太夫人坐在上座,自己則伏在地上禮拜,說:「往日,公子對我說,我原本是天界女星,夙來與公子有緣。如今,已經生下兒子,應當與公子一樣,各自返回仙班,不得久戀人世。」她還說,她很遺憾,不能侍奉婆婆安享天年,還要留下親生骨肉,交由婆婆照顧和教養。但她不能違背天意。這個嬰兒日後是富貴之人,一定能代替她孝養婆婆,好好贍養她以終天年。扎拉芬的妻子殷切地叮囑家人,說罷也含笑而逝。

這段短暫的姻緣,定格在他們十九歲那年。在人間,這對夫妻了結了夙願之後,先後返回天宮,回到了各自的班位。真可謂「其生也有自來,其逝也有所為」。地上的一場姻緣,看似短暫,卻也如此珍貴,因為那份緣來自高遠的上天!

事據《里乘: 蘭苕館外史》卷三、《清史稿》卷343@*#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