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劫》瘟疫帶來亡國劫 逃離「中共病毒」尋一線生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24日訊】中共病毒武漢肺炎,2019冠狀病毒)肆虐全球,人們的工作學習生活全部停擺,恐慌之下似乎末世來臨的前夕,避難生機何處尋?解析一下影片《大明劫》或許可以得到有益的啟示。影片講述了明朝末年,官吏貪腐,民生潦倒。起義軍兵臨城下,守軍鬧糧荒,這時一場瘟疫突然降臨。故事就此展開。

將亡之國上下不正 邪氣滋生為瘟疫

明朝末年內外交困,舉國上下,沒有一個官吏不貪腐,沒有一個豪紳不掠奪,沒有一個小吏不徇私。官員不作為,制度被荒廢,百姓沒出路。

1642年,距離滅亡還有兩年。李自成帶著起義大軍攻打開封,西北陝西潼關危在旦夕。孫傳庭被委以大任,迅速出潼關解開封之圍。但朝廷連五千人官兵的糧餉都無法供給。

孫傳庭到了潼關後,發現是一個無法收拾的爛攤子。將領賀人龍對外軟弱無能,對內欺壓百姓,強占民女,甚至割下百姓的人頭冒充戰俘,當戰功上報。

軍機房裡彈藥不足,槍枝老化,跟燒火棍差不多。守糧官卻監守自盜。米倉看上去滿滿的,但只有表面幾包是糧食,其他裡面裝的全都是沙塵。

大戰在即,士兵打不了仗,官吏忙著混事撈油。最可怕的是出現怪病,看上去像風寒但久病不醫,士兵一個接一個的倒下,七竅流血而死。

吳又可懷疑怪病是瘟疫,有邪氣,會通過人與人之間的口鼻相互傳染。後來他發現河裡飄來死屍,短短幾天,附近村莊裡的人幾乎都快死絕了,村子裡悄無人煙。走進房內,無論的壯年還是老人小孩,都已經七竅流血而死。看到這種慘狀,他明白這就是瘟疫。

吳又可去找軍隊的指揮使任琦,勸說其向外界宣布瘟疫將至,應做好隔離防範。任琦訓斥他「淨在這裡危言聳聽,如此一來豈不軍心大亂」。

瘟疫治標難治本 惡念不改難逃劫

瘟疫發展到無法控制,吳又可這才被啟用應對疫情。他準備了大量布條,分發給民眾蒙住口鼻,隔離輕重症狀不同的病人,焚燒死去的病人屍體等方法有效的切斷了瘟疫的傳播途徑。雖然患病的人仍然不斷的死去,但疫情得到了緩解,被傳染的人也減少了。

然而,指揮使任琦為了騙取病死士兵的撫恤金,讓人去找屍體的衣服穿上冒充士兵,這樣一來,疫情又開始蔓延。還好被吳又可發現,迅速制止了這種可怕的行為。

大軍開戰在即,軍隊裡還有一大批染病的士兵,這些士兵不能打仗,孫傳庭擔心染病的士兵會連累軍隊,竟然一把火活活燒死了所有染病的士兵。後來趕到的吳又可在一片廢墟中獨自傷心不已。

孫傳庭軍營裡的那場大火,預示了孫傳庭悲慘死去的結局,也預示了明朝不可挽回的改朝換代的劫數。

大軍開拔前夕,孫傳庭要求吳又可隨軍而行,吳又可卻選擇不辭而別。

電影結尾,吳又可歸隱蘇州,寫完了領先世界兩百年的醫學名著《瘟疫論》,也奠定了中醫治療傳染病的理論基礎。

影片雖然因為其局限性,不能揭示瘟疫發生的原因。但還是給人展現出:比起凶猛的瘟疫,為了名利而罔顧同胞的生死,泯滅良知的人心才是更可怕的。

敬畏神靈誠心悔過 瘟疫面前或有逃命生機

影片《大明劫》講述的故事與歷史不相符。但與現實卻多有雷同之處。當今中國大陸以強國盛世自居,而一場中共病毒的瘟疫,暴露了制度腐敗,官吏貪污,權力為上,民生輕賤的社會百態,無一不與影片中的末代亂世相符合。

從地方到中央,在低調隱瞞與封殺,高調「零確診」的宣傳作態下,武漢一個小小的城市的瘟疫,竟然不可遏制的蔓延到了全球100多個國家。可見瘟疫之禍害,遠遠不如中共之禍害。而中共更將病毒來源嫁禍於美國意大利或以後還有其他國家,但是國際社會已經開始認清瘟疫來源於中共,就叫中共病毒。

瘟疫面前人還有一線生機嗎?與其他國產影片一樣,遺憾的是《大明劫》也缺失了信神的內涵,不能看到這一點。

史書記載:崇禎皇帝面對接二連三的災難,寫下了第三次罪己詔,「天災不斷出現,蝗旱頻仍,而貪官污吏一意搜刮,橫徵暴斂,不顧民生凋敝。」說到自己的「罪」時,只有一句空洞的話,「皆朕不德所致也」。罪己詔頒布之後,崇禎並沒有查找自己的實際問題,而是把問題推到別人身上。殺了兩名首輔(宰相),計有二十多位大臣被直接殺害。

一邊下罪己詔求神保佑,一邊繼續搜括百姓,嫁禍給下屬。如此自欺欺人,不僅不是真心的懺悔和改過,更是罪加一等。自然也得不到上天的承認。

古人敬天地,相信「三尺頭上有神靈」,相信善惡有報的天理,不敢做壞事。即便是一念之差做了壞事也要誠心懺悔,向神靈悔過,以後不再做同樣的壞事,不起同樣的惡念。中共病毒瘟疫面前也是如此,清除頭腦中親近中共的念頭,查找以前跟隨中共謊言的言行,行為上脫離中共的組織,不為中共站台,不與中共為伍,誠心的懇求神佛的慈悲解救,也許能有逃離瘟疫的一線生機。

(轉自希望之聲/責任編輯:葉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