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球賽事停擺 世界排名低位球員陷入困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30日訊】受到中共病毒疫情的影響,全球各項體育賽事基本已停擺,職業球員們在經濟上都將遭到損失。但相比拿工資的運動員,那些依靠獎金收入的球員處境更加艱難,對他們來講,沒有比賽就沒有收入。格魯吉亞網球選手索非亞·沙帕塔娃(Sofia Shapatava)日前向國際網球聯合會(ITF)求助,希望聯合會能對排名底層的球員提供幫助,因為他們將會面臨著生存問題。

31的沙帕塔娃已經在網壇征戰了16年,她目前排在世界第371位。她主要參加職業網壇第二級別的ITF賽事,與小威、費德勒、納達爾等名將參加的比賽是完全不同的。在其職業生涯中,她總共打了將近1500場單、雙打比賽,獲得的總獎金只有35萬4千美金。

今年,沙帕塔娃在法國和美國參加了四項比賽,總共才拿到了大約3000美元的獎金,和許多人相比,這位老將還算是「富裕」的。目前WTA排名最低的選手是27歲的俄羅斯人克萊斯尼科娃,排在第1283位,今年總共只收到了68美元獎金。

「在了解了很多認識的球員未來三個月的打算,並意識到她們很可能要買不起食物之後,我才給ITF寫了信。」沙帕塔娃在自己的博客中寫道:「我很擔心這樣下去,這些運動將會消失,因為他們沒有比賽可打。」

過去,很多排名100外的選手還可以在歐洲的網球俱樂部當教練,或者參加比賽來賺取一些收入,但目前各國都在限制公共活動,這些收入也隨之消失了。到目前為止,ITF並沒有對沙帕塔娃的提議給出回應。

今年整個紅土賽季都已取消,法網賽程從原來的五月底六月初,暫定改到了九月底十月初。估計溫網也會效仿法網推遲比賽,但也有可能完全取消今年的比賽。這項草地大滿貫原計劃於6月29日在倫敦開打。

目前排名233位的27歲英國選手塔拉·穆爾也站出來支持沙帕塔娃的提議。她對法新社表示:「對很多小國家的球員而言,他們現在失去了收入,作為個體經營者,他們也沒有福利。接下來幾個月,她們將面臨生存問題。」

穆爾今年拿到了2500美金比賽獎金。她職業生涯的總獎金數有47萬2500美金,這主要得益於她曾獲得外卡參加過溫網。2016年,她在全英草地俱樂部打入了第二輪,獲得了6萬2千美元的獎金。

前世界排名第15位的32歲俄羅斯老將庫德里亞夫塞娃(Alla Kudryavtseva)很同情這些低排名球員的處境。她表示:「我有些積蓄,還不太擔心,但那些剛轉為職業的選手呢?那些沒有積蓄的選手呢?那些還處於為自己投資階段的選手呢?對他們來講,目前真的很困難。」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葉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