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勿錯判美軍實力 五角大樓警告誰?美日企業「硬脫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4月14日訊】【熱點互動】勿錯判美軍實力 五角大樓警告誰?美日企業「硬脫鉤」:本期節目我們先來談一談外企供應鏈撤出中國的情況,然後來談一談美國的航空母艦上出現疫情,這對美軍的實力會有多大的影響?

嘉賓:
時事評論員:傑森博士
特約評論員:蕭恩先生

#熱點互動 每週三集 歡迎訂閱視頻 => bit.ly/rdhdSUB

【熱點互動】美國日本「硬脫鉤」,中國「世界工廠」地位不保;美航母出現疫情,國防部警告勿錯判美軍實力!美國全球撤僑有何深意?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4月13號星期一。本期節目我們先來談一談外企供應鏈撤出中國的情況,然後來談一談美國的航空母艦上出現疫情,這對美軍的實力會有多大的影響?今晚兩位嘉賓還是通過skype連線,一位是時事評論員傑森博士,傑森博士您好。

傑森:你好,觀眾好。

主持人:謝謝。還有一位是特約評論員蕭恩先生,蕭恩先生您好。

蕭恩:方菲好,觀眾朋友們好。

主持人:好的,謝謝二位。好,觀眾朋友也歡迎您在節目中間跟我們互動,如果我們沒有時間讀您的留言或者反饋,我們會在視頻的下方貼出來。好的,那我想首先還是請傑森博士來談一談,我們先來談一談中國的這個企業鏈外流的事情。最近兩條消息讓很多人都在關注,一個是美國政府方面,美國的庫德勒他在接受媒體採訪的時候,他說美國政府可能會考慮,100%的擔負企業從中國撤出的費用。

那麼之前日本方面已經特意的撥款,他有2千多億日圓吧,會專門撥出2千多億日圓來幫助日本企業從中國撤離。那麼外界把這個稱為「硬脫鉤」,您怎麼看這種叫法,您覺得美國和日本政府為什麼要出錢幫助企業退出中國?

傑森:是從疫情過程中和疫情之後學到的教訓,我們知道在中國最開始發生疫情的時候,日本的很多,當時還沒有那麼大的疫情,包括韓國。但是確確實實因為中國這邊生產原件,日本那邊很多的汽車製造廠就沒有原件,整個汽車製造廠也就停產了。然後疫情結束之後,比如說美國這時候才陡然發現,自己的疫情開始了。開始以後更慘痛的是,發現自己95%的醫療保護產品,包括口罩,包括N95等等其他這樣的產品,全都來自於中國。

而偏偏在這個時候,中國卻開始限制任何這方面出口。而且中國甚至對於美國的普通藥物也開始做一些出口限制,這使得美國充分意識到,在這之前,過去一兩年美國川普是靠關稅這樣子把在中國的這些美國企業或者其他企業想移出來,這樣的做法可能太慢。當日本提出來,日本這次整個刺激經濟方案,事實上是拿出了1萬億美元,相當於日本整個GDP的20%,比美國還猛的一個劑量,來刺激日本的經濟。

其中一部分,相對來說數量不是很大,大約是20億美元,是專門用於幫著在日本的企業把他的企業從產業鏈,從中國挪回日本。而其中又拿出2到3億美元,就是說你哪怕不移到日本,你移到比如其他的國家,東南亞其他國家我也資助你。那麼這個政策一出來,其實就會加速整個過程,因為很多時候企業可能臨時他有資金困難,那麼這樣的話,政府幫他解決了臨時資金困難,那麼使得很多企業肯定順理成章的就會做這個事。

那麼美國的話,發現可能這是個好辦法,所以庫德洛在新聞採訪中提到了,美國可以100%幫你搬家。我目前來看的話,還沒有看到美國有相關的法規出來,但是庫德勒的角色讓我們知道,他這樣的說法絕不會空穴來風。那麼這個方案至少和美國最近的一系列的官方和民間的意願是非常符合的。最近美國有一個民意測驗,你對於把產業鏈從中國搬出來,你的想法是啥?80%多的美國被採訪的普通老百姓就說,我會對願意把產業鏈搬出中國的美國企業產生好感。

這事實上如果在美國這麼一個多元化的社會,你能有80%多的人支持,那你可以認為這種事已經是會讓所有的,至少國會這個級別的人都會認可做這樣的事情。那麼國會如果認可的話,這樣一個法規如果白宮提出來,那麼國會批准是順理成章的。你可以感覺到這個策略不光是美國和日本在做,歐洲前一段時間同樣發現,他們在醫療保護產品呼吸器這個方面被中國卡脖子,要麼給的是偽劣產品,要麼是高價產品,而且給了以後,還屈辱性的有點。

主持人:交換條件是嗎?

傑森:交換條件,法國這邊讓你買華為產品,義大利那邊說你感激中國要放國歌,逼的德國要讚揚中國。某種意義上講,這種屈辱性的交換條件,使得歐洲國家也知道,他現在的把柄在中國手裡被人抓著。中共這樣的做法使得歐洲其實也在做出這樣的決定,包括德國最近準備調整一個法案,加大中方購買德國企業的難度。而歐洲很多國家的政府也提出來,至少我們的醫療和藥品應該來自於我們本地。

所以說一系列國際上的舉措,我們不能怪別人,就是中共。他中共從最開始的反日、反韓、反美,等等一切的反法,事實上把一些企業攆走了。那麼在疫情之後的話,沒有最基本的國際道義的做法的話,又使得這些國家下定決心一定要這麼做。但是這個做的後果卻是可怕,對於中國來說的,對中國普通老百姓來說。

主持人:對,很快問一下,因為有分析說之前如果說政府通過貿易戰的形式,加關稅讓企業撤出,如果說那個是軟脫鉤的話,那麼現在政府直接提出說,我給你錢你出來。這個就是一種硬脫鉤,您怎麼看硬脫鉤這種說法?它什麼樣的含意呢?這個名詞。

傑森:就是不給你一個時間,就是硬生生的讓你立刻做決斷。因為這個好事不會拖很久,那麼如果說我這個政策有個時間限制,那你就得企業在這個限制中搬出來。事實上中國這個產業脫鉤他是有個階段的。大概從2014年開始,因為中國的勞動力成本、土地成本、稅務各方面,就使得很多企業已經覺得在中國做生意,成本這個概念已經沒意義了。

所以說當時就出走了一些企業,但是很緩慢。那麼整個2018年、2019年,美國和中國的貿易戰的話,又使得很多在中國生產出口產品的企業覺得不划算了。因為一加25%的關稅,你中國所有低的成本都無意義了,這時候再撤出來第二批。那麼現在疫情之後,如果各個國家出台這樣的,直接給你優惠,讓你從那搬出來,那麼我感覺很多企業會立刻接受這個概念。他不會像前面一段,2014拖到2018年,有一個緩慢的過程,2018年拖到2019年有個緩慢的過程。

很可能如果這個方案出來了,可能是很快的,很多企業會做這個決定。這當然美國也需要這樣子的,因為本身我們知道疫情在美國這邊持續發展。發展之後雖然就是我們可以預見,就是美國他將來把一些現在社會隔離這樣的政策放寬了。我想很多人對於娛樂,對於飲食,對於很多其他的這種旅遊業,可能還會有一個心理上的抵觸情緒。就跟中國一樣,開創了以後這些產業還很難恢復。

那麼在這個時候,如果產業鏈能搬回來,能把製藥的也搬回來,以前製造業搬回來的最大難度是沒有人力,這時候突然有一批人釋放出來了。從這些於娛樂行業、餐飲業釋放出來了以後,那麼在這些產業沒有辦法恢復之前,如果把這個人群投入到美國的製造業,可以說是一種兩全其美的一個做法。美國有可能也會從這個角度考慮,在給美國人提供更高薪工作的這樣一個角度,把製造業拉回美國。

主持人:是。那我想問一下蕭恩先生,因為硬脫鉤,我覺得通常來說,西方國家的政府和企業他是個自由市場,所以他不太會直接去干預企業。但現在這種做法可以說政府在某種程度上干預了,或者說直接去促進企業去做某種事情。所以硬脫鉤也請您談談您的看法,另外就是說您覺得會不會有更多的國家,比如說像韓國、台灣、歐洲都會跟進採取類似的做法呢?

蕭恩:我補充一下剛才你問傑森博士這個軟硬的區別,因為我覺得硬脫鉤很大層面上確實是,它是一種政府政策層面的一個重大的決定。過去軟脫鉤很多企業他在自己的企業利益的角度衡量為主。這方面是為主的,所以很多企業會考慮到,比如說製造業他如果搬回到美國,他很多的員工的培訓要跟上。他很多員工的技能可能短期內跟不上,所以他的產量各方面都會受到損失。另外他本身整個出口的渠道,很多也可能會受到一些影響,產品的質量他也很難保證。

也有很多大的公司一旦投資到其他國家去的話,他要做一個決定,要搬回來,他是一個滿艱難的過程。現在這種硬脫鉤是一種政府政策層面上大力的扶持,同時也是出於國家安全這樣一個角度去考量的,所以在這一點上,等於說搬不搬回來牽扯到你是不是愛不愛國的角度,或者是支持國家安全的角度去做的。在這一點上很多企業就有很明顯的壓力,如果你現在不搬回來,當然名譽對你來說變成一種批評,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就很不一樣。

特別是這一次疫情中,美國人也看到了很多美國常用的醫療藥物,基本藥物的active ingredient就是活性的化學成分都在中國,在這種情況下當然就變成一旦這方面被中共卡住的話,對於美國來說是一個致命的傷害。而且美國本來就擔心中國對美國在這些方面卡住只要三個月,美國人可能在藥房就買不到常用的止痛藥,或者是心血管病的藥。所以對美國來說他也也很緊張,這也是為什麼川普總統會盡可能考慮盡快復工,或者是同時要把這產業鏈搬回來,想一些辦法能夠避免這些災難的出現,所以我覺得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

另外,就是對很多西方陣營的國家比較尊重自由民主這樣的國家,它們確實也會進一步考慮怎麼樣跟中共硬脫鉤。因為對很多西方比較保守的陣營來說,全球化經濟無疑是自由派推動社會主義理念下所形成的一種經濟模式,這樣的一種經濟模式使得很多國家的安全在全球化的過程中被淡化掉了,很多國家的利益被侵蝕了。同時,這種國際大社會環境中只要有中共這種搗亂的、邪惡的份子在裡面的話,bad actor,同時又把很多國家的利益奪走,這種情況下,很多國家的安全不知不覺中受到很大的威脅。只是在這個疫情中充分的顯露出來。所以我覺得一旦美、日領頭的話,會有更多的國家會採取類似的措施。

主持人:好的。傑森博士,剛才您提到了貿易戰之前還有貿易戰這幾個不同的階段,最近我看到了美國的資訊公司AT Kearney,在近期的一個報告中也說美國公司離開中國是注定的,它是這樣一個結論。

然後說過去美國公司只注重成本,貿易戰讓它們開始考慮風險,而這個疫情讓它們發現還有第三個因素,就是抗壓力吧,英文叫resilience,就是說遇見和適應不可見的系統性衝擊的能力。也就是說美國公司現在在考慮這三重風險或三重cost,然後發現搬離中國是必須要做的決定。您怎麼看他這樣不同風險的分析?另外,您覺得今年外企供應鏈搬出中國的規模會有多大?

傑森:就我來看這三點我是完全同意的,但事實上除此之外可能還有其他的因素。剛才我們也談到它作為一個美國企業,也要知道自己企業在美國民眾中的名聲,當它了解到美國整體民眾是有這樣的意向的話,那麼它長期在海外大量投資的做法應該會是大量收斂。當然美國處於一個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它北邊是加拿大南邊是墨西哥,加拿大有雄厚的資源,美國本土也有雄厚的資源,就是自然資源。而墨西哥相對來說有很廉價的勞動力,歷史上因為有各種各樣的原因,華爾街或者是其他的因素把很多資金、產業推到中國那邊,給中國形成了一個世界工廠,形成一個互相促進的經營環境。

美國也意識到了中國那邊成本已經在提高,前一段時間中美貿易戰形成的關稅一直沒有減,大部分的美國產品現在還徵收25%的關稅。與此同時,最近自己的產品在中國是不受自己管的,中國政府不讓它出口也就不能出口。在它之前,商業人是牟利的,美國這邊賣價高,那我希望在美國這賣,中國政府說你不能賣給美國,在這樣的情況下,不光是他覺得他的企業主權被中國政府侵蝕得這樣的概念,同時也覺得將來的牟利也在中共的掌控之中。

各種因素造成,它是覺得在這時有必要搬回美國,我們知道美國雖然它的勞動力成本比較貴一些,但它的自然資源和其他的土地資源各方面是比中國豐厚很多。我們知道前一段時間有一個製造玻璃的玻璃大王姓曹,曹德旺,他自己算了一筆帳,決定把企業搬到美國這邊更划算,事實上最近企業反到各方面營利最明顯的。而且,即使不搬到美國,墨西哥同樣會促成非常大的、潛在的勞動力成本的降低。說到要預測有多少會搬出?我感覺肯定還有個過程,就是說企業要一夜就搬出來,特別是製造業還是很難。一般製造型企業一、兩年都是非常短的時間概念,但是我想這次是個絕好的契機。

因為本身全球需求非常低,全球需求非常低的情況下,這時候反正沒有銷路,它就可以把一些產業、需求開始在其他國家開始產生。有的時候它不一定是搬,很多企業並不是從中國直接開企業做,比如說很多公司,我知道美國這邊我附近有一個公司,它以前進口的電子產品全是從深圳那邊直接進口的,自從去年貿易戰以後它開始在東南亞各個國家開始找替代的產業,最近這段時間發現它進口的基本上全都可以在東南亞找到,換句話說,對中國來說不是說這個企業被搬走,企業還是中國人的企業,但是這個企業不幸的是再也拿不到訂單了。它現在以為是疫情造成的,但是很可能美國疫情過去以後,它也拿不到訂單了。

這對中國很多企業來說是災難性的,這就是為什麼有的時候你可以看到網上視頻,深圳有一個老闆居然拿榔頭砸自己的機器,這是一種完全絕望的感覺,就是知道自己可能永遠也拿不回來機器的本了,在這樣的情況下,一種絕望、放棄一切的心態。事實上這在一些沿海的外貿企業已經開始展現了,包括網上大量出現的企業開始放假,內陸企業可能還感覺不到,因為內陸比如說陝西或者甘肅這些地方,它覺得可能跟我們影響不大,但事實上影響會非常大。為啥呢?這些地方基本上它們當地發展全靠中央轉移,它本身是虧錢的,完全是中央把有錢地方的錢轉到這,它才可以修路、蓋輝煌的各種各樣的面子工程。

如果一旦其他地方,廣東、浙江地方都不賺錢了,上海都不賺錢了,也都向中央伸手的時候,這個時候我想內陸企業也會看到非常非常大的問題。這就是為什麼前一段時間中共大量的想用地方開始上報各種鐵路、公路基本建設項目來推動下一步經濟發展,結果我最近聽到的消息是,國內這些長期時間報上來的鐵公雞項目最近中共又在審批了。審批的意思就是說可能原來準備獅子大張口,讓各地開始大量做這些項目的這種事情,可能中共發現自己沒有錢、沒有能力去支持這些項目。這些其實都跟整個外貿方面是有影響的,而且是創匯這個概念,雖然整個外資企業只占了中國的3%的企業,但是在創匯上幾乎占了中國將近一半的外匯。我們知道人民幣在國際上是不被認可的,而它主要是靠這種外匯企業去賺美元,如果它賺不到美元的時候,那些非洲兄弟會離開它,一帶一路項目會黃掉,一切這樣的事情都展現出各種這樣的打擊是連鎖效應,多米諾骨牌式的連鎖效應,對中共各方面都是致命的。

主持人:那您覺得那些靠外貿訂單的企業能不能把方向轉為滿足內需呢?這樣至少失業的人群不致於那麼大。

傑森:內需在中國一直是一個弱項,內需在美國這邊占美國GDP的70~80%,中國連45%都不到,比印度還差。而且原來中國內需主要推動的是旅遊和餐飲業,整體內需比如說只有增長10%左右,而旅遊餐飲業每年都是增長百分之十幾,而這兩個大的產業,其實也最近也遭受巨大打擊,幾乎是滅頂的打擊。另外中國的內需主要是買了房子裝修等等,這種附帶產品,如果房地產整體不行,比如大量人失業,他不但不會買房子,他甚至會賣房子。這樣的情況下,它對內需各方面是巨大的衝突。經濟就是這樣子的,你贏的時候,一朝贏朝朝贏,你要輸的時候,一朝輸朝朝輸,所以這多年的骨牌從來不是互相補充的,它總是互相加強的,負加強和正加強,在此時此刻就是負性加強。外貿不行了、企業沒錢了、工人沒錢了、內需不行了,最後整體來說,各方面都會有問題。

主持人:所謂的惡性循環。我想問一下蕭恩先生,我們看到有分析說,認為美國會開始做自己的全產業鏈,比如像一些關係到民生、健康,像您剛才說的藥品、醫療、國安那些東西全部回流,從原材料到半成品到組裝、開發全部都放在美國國內。您怎麼看這個疫情對於全球產業鏈重組的影響?另外在您看來,中國這個世界工廠,這樣一個地位,是不是真的會被,比如說越南或者墨西哥所代替?

蕭恩:我覺得從戰略上來說,確實美國是希望有一些重要的關鍵性的行業,整個全產業鏈能夠在美國,所以他一定會朝這個方向去努力。但同時,其實也有一定的難度,包括一些大的比如醫藥行業,其實有一些大的巨頭不在美國,可能是在歐洲等等,我覺得他第一步應該會從中國撤出,其他不同的生產的產業鏈,如果在其他的盟友這樣的國家,包括在台灣等等,包括一些芯片的行業等等,如果台灣也是可以認可的這樣一個階段,然後再慢慢考慮怎麼在美國有醫定的全產業鏈。

但是畢竟全球化已經執行了幾十年,所以有很多各個國家也有不同的優勢,所以他要完全變成全產業在美國,肯定是,實際運作上會有一定的難度,但是我覺得戰略需要他會做。另外我想補充一點,剛才傑森博士說的,整個去中國化的過程中,我覺得大勢所趨,這個過程不會有,這個方向一定往這方面走,但是我覺得有另外一個重要的因素,就是也可能使這個過程會稍微減緩一點,那就是華爾街的力量。

因為華爾街對美國政府,特別對川普政府的影響力還是相當大的,而且華爾街一些大投資行,還有一些大的銀行,它們現在其實還再繼續的想要進入中國去,因為有一些大銀行和證券公司,他們的分析師覺得中國的經濟遇到這樣的情況也會有,政府有很大的刺激的措施,同時有些銀行的壞帳,政府也會想辦法通過這種行政的手段,經濟的槓桿想辦法把它消掉,有些大的投資公司覺得這是一個好的際遇可以進去撈底。

對於這些大的投資公司還有銀行,它們本身也面臨著中國去年年底,外資投資公司在中國的控股股利可以超過51%,是在今年年底生效的,但今後可能中國在短期內也會使這個政策進一步放寬,甚至全資的外資投資公司都可以。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會有一些資本想要積極的湧入中國大陸去,這些投資公司或者這種金融的力量,他們不希望美國的產業鏈從中國過快的移出,使它們失去了撈錢的機會,所以我覺得他們還會很強烈的在川普政府這邊遊說,所以這個過程可能會是,政府做這個決定的過程或者整個實施的力度上會有一些變化。

主持人:傑森博士您怎麼看這個問題?您覺得全球的產業鏈在疫情之下,正在進行什麼樣的重組呢?

傑森:博奕肯定是存在的,因為任何一個事情,對有些人是失去利益,對有些人是得到利益。但是我覺得就像浪一樣的,當我們90年代末,20年代初,美國剛剛有讓中國加入世貿的時候,那個潮流是不可擋,所有的錢都往中國那邊流,任何說這樣的話,其實都擋不住那個潮流。現在仍然,我們看到這個潮流,從過去兩三年已經非常明顯的,我們叫態已經轉了,漲潮變成落潮。整個我看到的可能會有阻礙,可能有些礁石想擋住這個落潮的過程,但是只是激幾個浪花而已,整個潮流不會因為幾個石頭會影響什麼。

主持人:不可逆轉。有關產業鏈外移,我們今天先討論到這裡。下面我們談談美國航母疫情,以及美國軍事的實力。這方面我也想請蕭恩先生談一談,先跟我們說一下。美國航空母艦出現疫情,這個其實在中共的官方媒體上做了很多渲染,到底現在疫情有多嚴重?比如有哪幾艘上面有出現疫情,多少人?這個請您跟我們簡單介紹一下。另外,美國政府現在軍方也宣布,所有海外駐軍全部凍結移動60天,種種情況結合起來,您覺得這個疫情對於美國軍隊的實力,有多大的影影響呢?

蕭恩:首先說一下航母上的疫情。最主要的疫情確實是在羅斯福號這個航母,這個航母目前是停在關島,上週的情報實際上是有416人被感染了,到今天為止有600多人被確診,但實際上有將近一半的人,是沒有症狀的,有不少人,有將近一半的水手都已經離開航母,在岸上隔離。但同時又保持足夠的人力,使艦隊能夠運作,特別是核動力設施等等這些重要的核心的運作機制,他要保持正常的運作。所以其實整個航母的運作仍然是在那,只是說常規的一般來說,航母整個艦隊在運作經常會有不斷的培訓,還有不同的建載飛機的起飛和降落的練習等等,還有各種游業的任務等等,這些沒辦法進行,但是航母的基本的功能全部都在。

現在比較遺憾的,已經有一個士兵在ICU,還有一個士兵已經死亡,這是今天最新看到的報導,得到比較遺憾的情況。同時也還有另外三艘航空母艦,一個是「雷根號」,另外一個「尼米茲號」和「卡爾文森號」,這三艘航空母艦也都有士兵被感染。里根號是在日本的橫須賀,「尼米茲號」和「卡爾文森號」都在華盛頓州。總體上就是美國的第三和第七艦隊受到了影響。

但總體來說,我覺得其實現在美軍的航母艦隊是屬於什麼零作戰能力等等,我們看到一些中國媒體上就渲染這個東西,我覺得這個是嚴重的誇大。其實美國的第三和第七艦隊實力是非常強大的,當然航母現在在這種有疫情情況下,當然不可能像正常的情況下做一些常規的循環的任務,或者是一些訓練的任務,但是實際上,要知道第七艦隊,舉個例子,實際上是實力非常強大的,整體的官兵的量,第七艦隊將近有四萬人,一個航母也只不過是四五千人,實際上他方方面面的分工是非常細的,航母上,要維持一個航母的運作,其實人員的分工非常細,非常多。

其實很多不同分工的工作在岸上的人,也都可以支持,同時因為本來航母的士兵就是有不斷的有輪轉的,所以很多人雖然現在不在鑑上,但是一旦有需要的話,他是很熟悉航母的運作,可以馬上調過來支持的。而且第三艦隊和第七艦隊之間的配合也是非常強的,我們看到在羅斯福號確診有很多士兵必須上岸隔離,做醫療,救治的情況下,其實在48小時之內就從沖繩,第三艦隊馬上就調來230多個醫護人員,軍方的醫護人員去關島去支持了。你可以看到他之間的調動能力是非常強的。所以我覺得實際上中國的媒體是嚴重的誇大了。

特別是中國大陸的媒體嚴重的渲染,那同時好像就是說,給中國的海軍一個可趁之機。它現在在渲染這樣的東西,但實際上美國整體航母的力量根本就沒有受到影響。而且第七艦隊的總司令官,他叫威廉·瑪爾斯,他也是對外說,其實整個航母實力、作戰能力根本就沒有受到影響。而且很多士兵恢復的很快,因為畢竟基本上士兵都是比較年輕、體魄很強健的。很多也是海軍陸戰隊的成員,所以他們的死亡率及無症狀的比例都是比較低的,而且就是恢復的比較快。

主持人:早些時候羅斯福航空母艦的艦長被撤職,這個事情在美國國內似乎引起了很多爭議,我不知您對這個事情有什麼樣的評價?

蕭恩:其實我覺得做為一個海軍的高級將領,當然他不僅僅要為士兵的生命安全做基本的責任給承擔起來。那同時他也肩負了整個國家軍事的安全、國家利益方面,他也是承擔了非常重要的責任。所以我覺得這個艦長他其實在二方面權衡之下,其實沒有處理好這個事情。雖然也可能說他向上級部門已經彙報了被感染的情況。也許海軍很大,也許有一些官僚的過程,使很多事情變得很慢。但是我覺得他不應該跳過這樣一個命令的體制、機制,自己人為的把這個事情投放到媒體上,把整個事情放大。

其實我覺得這是有損國家利益的,特別是你比如說中共方面關注到美軍,比如說航母,畢竟它的運作受到一定的影響,它(中共)就覺得有可趁之機了,那它就可以去威脅臺灣,或是其他島嶼國家。那這種情形下,就等於損害了美國在太平洋地區的利益。所以我覺得實際上他的作法當然有他不妥的地方,所以我並不覺得海軍部長把他撤職是一個不妥的決定。但是海軍部長對他有一些人身攻擊的話語,也不是妥當。所以我覺得海軍部長引咎辭職,也是一種比較光明磊落的做法。

主持人:負責任的。

蕭恩:我對你的做法不贊同,我把你辭掉了。但是我也做錯了,我也下台。這個我覺得都是一個比較透明的一個過程。

主持人:各自都勇於負責。接下來問一下傑森博士,美國國防部警告潛在的敵人,不要錯看美軍的實力。我想因為這個航空母艦和其他軍中出現的疫情,所以他這個話其實也不是空穴來風。您怎麼看傑森博士,他為什麼說這樣的話,他在試圖警告誰呢?

傑森:是,我也注意到了。我在星期天的上午六點看見美國國防部發了一個推文。是以國防部長就是說在疫情的情況下,美國依然有強大的戰鬥能力。同時在疫情的情況下,美國依然在維護美國和其基本利益,就是保護美國和基本利益。當時我感覺到,這絕對不是一個無意義隨機的推文。後來新聞爆出來,確實是大概在星期五下午的時候,中國有一個艦隊,核心是遼寧號航母,然後配備了五艘輔助的艦,兩艘驅逐艦、兩艘其他的支持艦隊,是一個滿大的團。從中國東海走日本南邊,然後直接從日本的兩個島嶼之間,好像是沖繩島和公主島之間穿過。當然它沒有違規,因為之間的話,離兩個島的距離都夠了國際海的標準。但是它這個行為的本身,對日本是巨大的威脅,這是星期六。星期天的話,直接就拐到了臺灣的東部海域,整個這樣一圈走下來。這個就是在這個環境下,在這樣大前提下,美方發了這樣的通知。

美方特別擔心因為中國國內的媒體,就是剛才蕭恩先生也談了。中國內部的媒體有的時候忽悠自己的老百姓,有時可能把自己的人都忽悠進去了。如果中國的軍方在這時候有任何對美國軍力的誤判,做出一些逼迫美國必須行動的事情,很可能會對世界的穩定局勢造成影響。所以說為了以防萬一,美國國防以推文的形式,以國防部長的發言的方式,把這個訊息傳遞出去。其實本身來說,也有人說其實中國去年也做了類似這樣的航行,今年中共可能的話也沒有什麼特別的,但是國際上確實對中國的不信任已經達到了頂點。中共的各種做法讓人覺得中共很可能有一種很愚蠢的做法,包括中共甩鍋到美國。

主持人:鋌而走險。

傑森:對,鋌而走險。而且中共也讓它的喉舌《環球時報》,特意發了個文章。就在軍艦駛過臺灣時,發了一篇文章說:「臺灣要小心,你不能跟美國勾勾搭搭之類的」。這種各方面的說法也讓人不得不判斷,中共是不是有一點頭暈了,是不是有點喝多了。在這樣的情況下,萬一它做出不合適的事情,美國不得不應變的時候。那麼國際就會進入非常可怕的狀況。所以我想整體來說,我覺得信息的準確不管對誰都很重要。包括對中共那邊,包括對中共各級軍官來說都是非常重要的。千萬不要完全相信中共,你微信上看到的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讓你頭腦發暈的東西。一定要準確的認識到,美國絕對不會在它最基本的國際責任和國家利益上,對中共有任何的讓步。

主持人:蕭恩先生我也看到媒體報體說臺海、南海這個區域,最近中美雙方都動作頻頻。所以臺灣有軍事分析家,他分析的很有意思。他說這個顯示雙方不但顯示自己存在,還顯示自己健在。您怎麼看,您也覺得美國國防部的這個警告是在警告中共嗎?

蕭恩:我覺得應該是一個比較明確的給中共的信息。而且實際上我們客觀的想一想,其實整個疫情下來以後,一個是中國軍方疫情的情況它是不透明的。那到底有多少中國軍人被感染了,它其實不敢對外說。另外一點,中國遼寧號的航空母艦它的作戰能力,它上面的艦載飛機的數量、它的油耗等等的缺陷啊,這些東西都不會因為疫情有所改變。所以在這一點上,其實中國軍方的實力仍然沒有任何實質性的變化。

另外一點,確實美軍也是因為這樣的形式,反而加強了跟日本、跟臺灣的合作。包括比如說最近,就是過去二、三天裡面。美軍就在中國東海,在菲律賓海和日本的艦隊進行聯合演習。美國出的是兩艘兩棲攻擊艦,日本方面是一艘驅逐艦,就開始聯合演習啊等等,那還有其他演習同時也在進行。那同時美國和臺灣那邊的合作,也會進一步加強。因為你越壓迫,實際上反而使美國方面,可能會加緊跟臺灣進一步的合作。甚至也有美國的議員提出來,如果疫情過去應該馬上和臺灣建立邦交。同時美國國內也大力幫助臺灣,希望他們能夠加入聯合國等等,就是擴大臺灣整個國際上的影響力。實際上我覺得中共這樣的做法是比較愚蠢的。那另外一點,也可能中共確實覺得口罩外交上輸給臺灣,輸得很丟臉,也有可能是一種氣急敗壞的一種表現而已。

主持人:還有一件事情,很快也請二位也點評一下。就是美國國務院最近鼓勵全球各國的美國人回到美國。它又說如果不回來的話,那就要長期留在那個地方了。中共那邊我看到很多的文章,它就宣傳成說:「中國要保持戰略警覺」。似乎暗示美國這種全球撤僑是要對中共不利。這個傑森博士您怎麼看,先請您來談一下。

傑森:中共有點作賊心虛,它特別擔心美國將來讓它賠錢。它知道自己不會賠,但是擔心美國到時候索賠,它是有這麼一個非常非常恐懼的想法。但是我對這個事情的解讀,我是很簡單的,因為美國這邊特別對自己的國民負責。它知道美國這邊疫情雖然嚴重,但所有都是透明的。即使能力各方面,也一定會把疫情走過去。目前美國疫情已經進入高峰已經在回落了。

同時的話,散落在全球各地的美國公民,包括一些在非洲、拉丁美洲、南美洲、包括一些在東南亞的其他國家、包括中國國內。你都可以知道這些地方疫情數量不多,但是你不知道它到底(疫情)發展的情況怎麼樣?因為它的檢測能力、它的管理能力很差。所以出於這樣子對於(保護)本國公民的態度。它最近把數萬美國的僑民撤回美國,而且美國和其他國家也預測會有第二波。如果美國這邊控制住了,國際再有第二波冒出來的時候。美國到時候會鎖國,就像現在中國鎖國一樣。就是封閉國外來的人,那麼到時候美國人也不想要他進來。於是這就是為什麼美國這邊直接說出了,你要想回國NOW就是現在。加重你要「現在」回來,而且是用各種飛機包括軍用飛機。不像中國想像的搬回來就是要和你打仗,倒不一定是這種態度。它只是簡單的想為他的國民排憂解難,這樣的一個初衷。

主持人:蕭恩先生您怎麼看,如果說就是一個簡單的,或者是一個比較合乎邏輯的解釋的話。為什麼在中國人那邊,很多中國人很關注這個事情。而中共那邊的宣傳,就是你要對我們中國不利。

蕭恩:中共那邊特別喜歡煽動的陰謀論嘛,所以覺得美國要針對中國採取行動。那其實也反映它自己比較尷尬的情況。因為他曾經也希望國外的僑民要回來,說外面的疫情很嚴重。但是它發現它又不能完全執行下去,但它有想把這個責任推到外面,這個屬於輸入的病例等等。所以它是比較尷尬的,它又不能出全力去營救自己的僑民,但又想甩鍋給輸入病例,所以它是自己本身比較尷尬。

但是美國這種做法,全力的把美國的海外的公民接回國內去,是一個很鮮明的對比,所以它也不想在這方面讓國人看清楚中共的嘴臉。所以它就要進一步的煽動這種宣傳,好像美國要採取行動針對中國這樣子。我覺得也是它宣傳上的一種需要。那另外一個客觀方面,很多美國人這種情況下他如果必須要回到美國,也會加速自己的產業鏈移回美國。因為如果很多商人他自己想一想自己的人身安全,他不得不先回來的話。他還是會進一步看到,我還是把我的企業搬回來更方便操作一點,所以會有這樣實際的效果。

主持人:確實是這樣的。我當初看到我也在想說很多在中國,或是在其他國家工作的美國人,是不是也得回來。好的,那我們今天節目的時間很快又到了。非常感謝二位的精采點評。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下次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