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金正恩安危成謎? 香港局勢風雲突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4月23日訊】【熱點互動金正恩安危成謎? 香港局勢風雲突變:本期節目我們先談一談,外界都在關注的朝鮮領導人金正恩的情況。有關金正恩手術後病危的各種消息滿天飛,而朝鮮官媒週三依舊對金正恩的情況保持沉默,這更加引發了外界對此的關注。另外,我們來談一談,一週以來香港風雲突變的局勢。

嘉賓:
政論家:陳破空先生
資深媒體人 特約評論員:石山先生

#熱點互動 每週三集 歡迎訂閱視頻 => bit.ly/rdhdSUB

【熱點互動】金正恩也許中招中共病毒?三胖若出事,北京的麻煩可大了;香港局勢突變,疫情下中共為何撕破臉?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4月22號星期三。本期節目我們先來聊一聊外界都在關注的朝鮮領導人金正恩的下落,這兩天有關手術後病危的各種消息滿天飛。而朝鮮官媒在週三全天對於金正恩的下落和健康,並沒有做出任何的評論,所以這個越發引發了外界對此的關注。另外我們再來談一談香港一週以來風雲突變的局勢。

今晚節目我們還是請來了兩位嘉賓,兩位嘉賓都是通過skype連線,一位是政論家陳破空先生,破空先生您好。

陳破空:主持人好,各位觀眾好。

主持人:好,謝謝。那麼還有一位是從香港skype和我們連線的資深媒體人石山先生,石山先生您好。

石山: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感謝。觀眾朋友也歡迎您在節目中間,對於我們要談的話題給出您的看法,或者你可以在youtube直播時候用文字寫出您的反饋,我們會盡量把這個反饋放在節目視頻的下方。好,破空先生先請您來談一談,我們先來聊一聊金正恩的下落。這個現在全球都在關注,而今天一天幾乎沒有什麼更新。但是有關他做手術的新聞應該是確實的,而且他確實沒有出現他祖父金正日的誕辰的儀式上。

所以外界現在各種說法都有,您怎麼看,您覺得最大的可能性發生了什麼?您怎麼看金正恩病危這樣一個傳聞?

陳破空:現在國際媒體這兩天把金正恩的消息幾乎都放在頭版頭條,應該不是空穴來風。差別只是在病重、病危,還是說手術後在康復狀態。北朝鮮的媒體沒有報導,就說明有事,因為如果說是沒事的話,他會第一時間闢謠。那麼另外中共的媒體假裝說他在他的第二故鄉,什麼活動如常,那都是講以前的事情。那麼金正恩消失了,現在11天了,11天其中缺席了兩個重要的活動。一個是所謂最高人民會議,另外一個是他祖父的金日成的誕辰日,在朝鮮被朝鮮叫做太陽節。

那麼這個太陽節是非常重要的,從來沒缺席過,這個缺席是非常不同尋常的。那麼印證了他在做某種手術,不過剛聽到消息說,那個手術並不大,只是說醫生過度緊張。本來是個心臟搭橋手術,結果說總共持續了8分鐘,醫生非常緊張,所以效果並不好。所以有的傳出他腦死了,或者是殘廢,所以一個獨裁者當到這個份上,連醫生都不敢下手,因為醫生一旦做錯任何事情,就可能是格殺無論,掉腦袋的事情。

醫生又不敢不去,然後所以導致了手術緊張,這也符合封閉國家的可能獨裁者的這個情況。

主持人:好的,所以您覺得最大的可能性,他也許在手術以後並不順利,但是可能不至於到病危這個程度是嗎?

陳破空:應該是病重至病危之間吧,我的判斷。

主持人:好的,那石山先生也請您談談您的看法,您覺得發生了最大可能發生什麼事情?另外,為什麼外界這麼關注他的下落呢?

石山:破空剛剛講那個比較有意思,就是在獨裁國家,在這種權力高度集中的國家,一個領導人的安危當然是對全世界會有很大的影響,不光是對那個國家。剛剛破空說這個讓我們想起來斯大林,斯大林他的醫療專家團隊,在40年代末的時候有 8個人,全部都被他槍斃了。因為大家懷疑這些醫療團隊會有…所以到了最後,斯大林中風昏倒的時候,沒有任何人,沒有任何醫療專家敢於下判斷去怎麼救治,最後斯大林是因為救治不即時,最後死掉。所以這個東西一體兩面。

另外一點,我想說一下,在今年的二月,實際上日本媒體有一個報導,說法國有一個醫療團隊通過日本進了北韓。當時日本的報導就說,這個醫療團隊,法國的醫療專家是不是去協助北韓,去對付疫情的。但是現在看來恐怕不是,因為對付疫情,老百姓在民間的疫情估計北韓這樣的政權,不會請法國的團隊。很有可能他是去針對當時金正恩的一些身體的狀況,可能當時金正恩身體狀況已經出現一些異常。

現在這麼多天沒出來,那我們估計他肯定是身體有一些狀況。這種狀況,因為北韓是一個有核武的這樣一個國家,他的領導人一個人說了算,如果他一旦有什麼意外,他這個核按鈕掌控在誰手上,會發生什麼事情,當然不光周邊的國家會很關注,遠在美國,在歐洲所有國家我相信都會非常關注。

主持人:好的,那破空先生如果說我們來往下推理一下,如果說真的金正恩健康或者安危出了什麼問題的話,外界現在關注點,一個就是他的接班人會是誰?另外一個就是說對朝鮮和周邊東北亞局勢的影響。接班人的問題我想聽聽您的看法,一個是有人說他的妹妹可能是一個臨時過度的。另外也有人說,說中共他一直在,他有一個醫療團隊隨時準備進入北韓,幫助如果金正恩出什麼事情。

另外中共很可能會,如果真的出了什麼事情,中共很可能第一時間會扶持他要的這種親共的將領。這個接班人的問題您怎麼看呢?

陳破空:我先補充一下剛才石山先生講的兩個,一個他提到斯大林的情況,我要跟大家推薦一下前兩年美國拍的一個電影叫《斯大林之死》。就是講的當時斯大林治病和死亡這個戲劇性的過程,是一個黑色的幽默片,非常值得一看。就是說獨裁者的話,即便是連醫生都是可以隨時殺死的,所以金正恩的情況反而讓醫生很畏懼。另外剛才石山提到大瘟疫,我提醒大家,我高度懷疑金正恩這次病倒跟大瘟疫有關。

因為他在4月11號之前有露面,他在4月11號在勞動黨政治局會議上露面的時候,他和周圍的高級幕僚沒有戴口罩。在這之前他視察部隊,或者視察地方的時候,有人戴了口罩,他沒戴口罩,他始終不戴口罩。旁邊有士兵戴了口罩,旁邊有將領戴了口罩,是黑色的,但他本人不戴口罩。因為他對這個大瘟疫的宣稱,是零感染、零病例。對外根本沒有登記,國際沒有登記在冊。事實上從內部來看,2月分、3月分朝鮮是有感染,有隔離。

而且他最早採取措施隔離了中朝邊境,但是並不排除北朝鮮有感染,因為大量的中國遊客在中國封城之前就進入了北朝鮮。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他不戴口罩,又為了顧面子,說他這個政權安穩,國家平順那極可能染上了新型冠狀病毒。因為新型冠狀病毒襲擊的一個老年人,再一個是本身有病的人。那麼金正恩旁邊的士兵如果帶有病毒的話,那個年輕士兵可能沒事,但這個病毒一旦到達金正恩身上,金正恩有三代家族傳的心臟病,這樣的一個人的話,那他極可能被新型冠狀病毒擊倒。

所以我們看到4月11號他的狀況還無礙,結果馬上就消失。連4月15號這麼重大的活動都沒有出席,也就是說據說是4月12號就進行了手術狀態。就極可能是被大瘟疫所擊倒。如果他是被大瘟疫所擊倒,有可能對中共產生非常的刻骨仇恨。甚至如果他真的死在這個大瘟疫的話,那麼他身邊的人狂熱的死忠者,不排除對中共進行報復。甚至在情急的情況下,不排除拉響核爆炸,這個核武器投向中共。

所以剛才主持人提到這個接班人的問題,他一個哥哥叫金成哲,一個妹妹叫金與正。他的同父異母的大哥已經被他殺死,因為是親中,被中共扶持。那麼現在最大的可能是金與正,實際上從去年開始,金與正就扮演重要的角色。而金與正在南北韓解凍的時候,金與正是代表北韓去解凍的。然後金正恩兩次會見美國總統在越南,在新加坡,也是他妹妹陪同,跑前跑後。所以金與正的角色在提升,最近她兩次的職務變化。先是被升為勞動黨政治局後部委員,然後又從宣傳股東部副部長變為指導部副部長,是更加接近權力中心。而他的哥哥金成哲性格比較懦弱,二哥,性格比較懦弱內向,而且是金正恩防範對象。因為以前金正日傳位的時候,先要傳給長子金正男,後來考慮放棄。再就是金成哲,最後再考慮到金正恩。所以金正恩絕不讓他的哥哥露面,所以金與正極可能是女性掌門人。北朝鮮可能出現一個女掌門人。

至於他能不能掌牢是另外一回事,但是金與正的傾向是比較傾美,有可能會進一步改善跟美國的關係,遠離中共。主持人剛才提到接班人的問題的時候,有可能他(中共)備有醫生,但是金正恩不見得會接受。另外因為那個醫生也可以是特工,隨時可以下手,或者是監測。還有一個網上有傳,這個甚至新聞報導說,說中共準備了幾千個特種部隊,在保衛金正恩,防止被政變、被推翻,甚至說中共要建立他自己的傀儡來扶持,我認為這是誇大其詞。

實際我們要看一下中朝關係的歷史,從金日城開始防中防華政策,它經濟上依賴中國但政治上防範中國,它政治上以前更依賴蘇聯而不是中國,金日成是在清洗延安派就是清洗毛派分子,把親中派一網打盡,到金正日都是清洗親中派,比如金正恩就連殺兩個親中派,一個是張成澤他的姑父,要走中國式的改革開放受北京的支配,最後金正恩把他殺死,原因就是他跟中共走得太近,而且是密謀要推翻他。

再一個他為什麼要把他的哥哥金正男殺死,因為金正男是受中共的保護,是住在澳門和北京是做一個備胎,所以金正恩也一定千里投毒也要把他殺死,就在馬來西亞暗殺成功,這就說明金正恩他們的獨立自主是完全不在中共控制之下,中共現在連金正恩的健康狀況都不了解,外界都認為中共了解其實它並不了解,所以說到中共對要扶一個傀儡,現在朝鮮從金家的勞動黨到他的軍隊和民間根深蒂固的獨立自主思想,絕不會接受中共的影響跟扶持,因為面對他們是一個汙辱,而對他們來說整個的就會拒絕。

主持人:好的,我們再很快一下問破空先生,因為有人認為說可能不會這麼順利,如果真的金正恩出了什麼事情,朝鮮可能會出現混亂比如說政變,甚至不排除會不會可能南北韓統一等等,這樣的發展方向您覺得有可能嗎?。

陳破空:所有這些發展都是好的方向,都是值得人心鼓舞的方向,因為金與正年輕又是女性不一定能掌握權力,金正恩都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掌握大權,而且還殺了很多人,把他父親身邊的8個人中6個都殺死了,所以掌權並不容易。但是中共想單方面起作用不可能,因為北邊還有俄羅斯,南邊還有韓國,旁邊還有日本還有美國遠程的影響力,所以北朝鮮出現的任何情況都是一個積極的情況,中共最怕什麼?中共號稱它怕難民,其實它不怕,它怕的是北朝鮮跟南韓統一,成為一個民主的統一的朝鮮半島,這樣就讓普世價值讓美國的親美力量直抵鴨綠江邊,這是中共最害怕的,中共常說的話就是失去了戰略緩衝地帶,或者換句話說就是芒刺在背。

主持人:好的,石山先生您怎麼看金正恩真的出了什麼事情的時候,對於朝鮮對東北亞形勢會有什麼樣的影響,特別是對於中共您覺得會有什麼影響呢?

石山:當然現在中共是最緊張的,所以我覺得剛剛很多人,比如說醫療隊包括中共可能會主導北韓的政局,扶持自己的人等等,我覺得那個是他們的一廂情願。首先從中國去的醫療隊,是絕對不可能給北朝鮮領導人去看病,以前沒有發生過,從金日成到金正日他們都不會用中共的醫療隊,這個原因當然很清楚中共內部大家都知道,共產黨內部大家都知道,敵人永遠比朋友,你的所謂的朋友你的盟友永遠都比你的敵人更可怕,他們寧願去找歐洲醫療隊,絕對不會找中共醫療隊去。

第二個金正日在臨死的時候,南韓的報紙有報導他對金正恩提醒了好幾次,最重要的是要防備我們旁邊這位敵人,所以金正恩上台以後,重新在朝鮮的勞動黨黨內有一個文件,把中國宣傳成說千年的敵人,就是說美國也好南韓也好或者日本也好,這都是擺在那的問題,但是中國卻是我們千年的敵人,它拉到一個很大的背景,所以在早期或者2018年4月份以前,北韓和中共習近平當局的關係是落到了冰點,非常不好,這就是因為當時這樣一個背景。

所以我們回過頭說,現在北韓的情況就是中國歷史上說的,叫做主少活遺,如果金正恩出了什麼事的話,那他的兒子只有十歲,還有他的妹妹去掌權,在這樣一個專制體制內能不能接受一個女人去掌權,年輕的女人去掌權,這裡邊有很多很多的問題,它的變數非常非常多,但是最有可能的這個時候他們會選擇跟南韓發生某種關係,尤其是現在南韓的這個總統還是一個比較左派的,比較對北韓態度比較好的一個,我們估計會看到那樣的方式出現,如果金正恩發生什麼情況的話,北韓和南韓之間的互動是最值得關注的。

主持人:所以您認為金正恩出什麼事情的話,對中共來說是個壞的消息。

石山:絕對是個壞消息。

主持人:破空先生,這方面您怎麼看,請補充幾句。

陳破空:就補充一下關於難民的事情,如果真出現難民不會往中國跑,大量的是往韓國跑,因為我親自去了兩次三八線,韓朝軍事區非軍事區交界處,我看見南邊一側有大量的平房都是空的,當時我問他們這是做什麼用的,韓國陪同的人員就告訴我說,那個叫做和平村,是專門修來萬一有一天南北韓統一或者萬一北韓大量的難民南逃,那就準備好了人道主義,民間的捐款,人道主義的援助,建立起大量空平房,就是準備迎接北朝鮮難民,所以中共故意造一個中朝邊界會出現難民,說它要在北朝鮮起作用,它是迷惑國際社會,它最在乎的是只要北朝鮮保持所謂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獨裁,它就認為它安定了,就認為它前面有一個所謂的擋箭牌。

主持人:所以就是說如果說金正恩出了什麼事情,朝鮮這個變數增加的話,那對於中共來說這個緩衝區域就出現了變數,是吧。

陳破空:對,現在中共最緊張,剛剛石山也講到了。

主持人:好的,那我們下面金正恩我們先談到這裡,因為還沒有什麼具體的這樣一個更新,但是如果真的出現巨大變動的話,我相信我們一定會再來深入探討這個局勢。

那下面我們來談一談香港,這一週香港局勢也是發生了劇變,所以我想請人在香港的石山先生先來談一談。我們知道上週港府突然香港的警察,現在不知道現在歸不歸港府管了,抓捕15名代表性的民主派人士,包括黎智英在內。後來中聯辦又發生意思自己不歸基本法22條管,然後港澳辦又連發聲明到今天,香港時間的星期三國務院一如外界所傳那樣,公布了港府五名高官人事的任免。請您談一談這一系列的事情到底為什麼發生,那它釋放了一個什麼樣的訊息,您如何解讀香港在這一週來發生這些大事呢?

石山:首先香港的事情大家都知道,是從去年反送中運動以來在香港發生了一系列的非常巨大的社會事件,對中共來講這是一個眼中釘肉中刺,一方面香港對中國來講有很大經濟上經貿上方面的作用,但另一方面又把香港非常警惕香港變成一個顛覆基地,所以中共一直想要把香港社會牢牢控制在手裡面,一個最主要的方式就是在香港推動基本法二十三條國家安全方面的立法,要把很多大陸概念的,中共認定的一些行為,把它確認為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所以他要推動這樣一個立法但這個立法在香港推不動。

中共現在看來這一段時間就是上一個星期開始,他們採取了一系列全面行動,意思就是要進一步徹底的掌控香港,比如說基本法二十二條的解釋就是說,中聯辦或港澳辦可以直接干預香港內部事務,所謂可以監督香港政府代表中央政府,這些實際上是他用一個機構重新解釋基本法,他等於顛覆了原來香港人香港政府甚至香港左派對香港基本法二十二條的認識。也是顛覆了對一國兩制的基本認識,一個基本的大家一個默契,這個是最大的一個危機,這個我們可以叫憲政危機,也可以叫憲法危機,大家對原來的憲法居然有這麼大的誤差嗎?這個問題會造成以後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現在可能只是剛剛開始。

其他的比如說,包括換人也好,包括抓人也好,那個只是在這個大的格局下面的一些,相對來講比較少的事件,比如說抓15位的民主派的人士,他們都是用去年他們參與或者組織過所謂的非法集會,用這樣的名義去抓這些人,就是秋後算帳。另外香港港府去換人了,港府這些高官換人,那些幾位高官,這五位官員,實際上香港普通老百姓並不喜歡他們,但是可能在中共看起來這五個人仍然不是真正的自己人,所以他們可能要換上一些真正完全聽中共旨意的一批人。所以他幾個措施基本上是連在一起的,背後的真正的含意就是要徹底掌控香港這個地方。所以這個未來會發展什麼樣,現在大家還在看,但是會非常緊張。

主持人:所以基本法二十二條,實際上基本意思就是中央的部門,中央的任何部門都沒有權力介入香港的行政事務,而中聯辦是說我不屬於中央的任何部門,所以他這種做法是不是屬於自行釋法,然後說自己…

石山:沒錯,《香港基本法》是按照法律本身的規定,他必須是由中國人大去解釋這個法律。但是在中國都是行政主導,所有的行政部門都可以代替人大部門去釋法,因為中國的人大,我們都知道是所謂的橡皮圖章,也就是行政部門先說,然後人大再跟進,意思不大。但是這個裡面最重要的是,基本法二十二條規定了大概幾個條款,都是說中央政府下屬部門,包括各個部,各個省,各個區,他們所有的機構和部門不能干預香港的內部事務,而且他們必須遵守香港的法律等等。所以中聯辦和港澳辦就發了一個聲明說,他們不是一般意義上的中央人民政府的下屬部門,什麼叫不是一般意義上的?也就是它有特殊意義,它的特殊意義在什麼地方呢?它的特殊意義可能是讓它自己解釋說,它是中央人民政府,因為中央政府有權監督香港,所以它是代表中央政府來專門監督香港的,所以它不是一般意義。

但實際上它還是一個中央政府部門,就算是中央政府本身也不能干預香港的內部普通的事務,這個是大家對一國兩制的一個基本的認定,一個認識。當初在鄧小平也好廖承治也好,他們這批老人當初定的這個框框裡面,定的非常清楚,在《中英聯合聲明》裡面,也說得非常清楚。所以現在他等於是全面的要推翻其中的一個條款,那麼問題就來了,其他的條款是不是也有問題呢?所以這個裡面會出現很大很大所謂香港的本身的一個憲政危機。

主持人:好。破空先生您怎麼看,香港這一週以來出現的這一系列的事情?您認為發出了什麼樣的訊息呢?

陳破空:過去中共對香港是使用了所謂的組合拳,或者連環拳進逼香港,這是大陸疫情情況下,中共的一個大戰略的一部分,就是趁混水摸魚,因為它本來就是要用這個大瘟疫來治香港,在武漢所發生的事情,實驗室人工病毒以及背後的生化武器或者細菌戰,以及它們就月份在武漢的病毒演練,七月份銀川的病毒演練,都證明中共這個病毒,冠狀性病毒是有用場的,其中一個重要的用處,就是針對香港大規模的抗爭,因為香港的抗爭經久不息,中共盤算如果在香港製造一場像2003年的薩斯瘟疫,香港的抗爭就不攻自破,就瓦解。

果然這次大瘟疫發生之後,儘管中共在武漢失手,手榴彈還沒有甩出去,現在自己的陣地爆炸,但是還是炮製手榴彈,所以這次的確是因為大瘟疫,禍害了中國,禍害了周邊的國家地區,也禍害了世界,香港的確因為大瘟疫才停止了抗爭。中共這個時候,一個大戰的時候,包括在南海、台海、東海都大舉出動,在台海是派出軍機、軍艦進逼台灣、威脅台灣,在南海趁美軍航空母艦受感染,中共是大舉活動進逼到越南,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昨天發生了艦船對峙,美國軍艦也參與了對峙,這邊向台灣在金門島也是炮製石塊和空酒瓶,資本的軍艦都裝漁船去撞擊,把日本的巡洋艦都撞穿了一池大的口子。

所以再加上對香港的動作,還有中共對其他國家的醫療物資的控制和高價,所有這些都是中共現在的戰略,就是趁人之危,要落井下石,要趁這個大瘟疫,大瘟疫起來的目的是為了搞壞香港,搞亂台灣所謂留島不留人,要搞亂世界。現在大瘟疫既然發生了,中共看了188個國家和地區都已經落入了大瘟疫,而香港絕不能夠放棄重要的機會,這就是過去,這個星期發生的大背景,大背景包括逮捕四五名民主派人士,是為了震懾香港的這些抗爭,而削弱他們的鬥志。再一個,特區政府換人,剛剛石山先生也講了,是為了換上他們自己的人,或者地下黨員。

還有一個中聯辦、港澳辦前一段時間就換人,換上了更極左的頭目,像夏寶龍現在主掌港澳辦,他以前在浙江大規模的迫害宗教,還有十字架拆毀,那是一個極左頭目,還有羅惠玲從山西退下來之後,本來要退休了,又上去了。就在這次大動作之前,突然把中聯辦主任楊健撤了,顯示楊健還不夠強硬。所以按中共的語言,王滬寧的名言叫做組織上、路線上、思想上全面進攻,路線上是極左路線,而組織上是換人,而思想上就是要把中共那一套來取代香港的自由民主思想、普世價值。它們知道毛澤東為什麼跟西藏簽立17條,目的就是簽協議就是為了撕毀協議,所以說不到十年,毛澤東就撕毀了協議,它們現在認為*趙紫陽跟撒切爾簽的協議也是為了撕毀,所以中共前幾年發出了一個說法,協議是歷史協議已經不發生法律效力。

現在的中南海極左當局認為時機到了,是撕毀協議的時候了,所以它們內部有一個說法,叫作二次回歸,或者還有一個說法叫提前結束一國兩制,本來50年不要等到,所以它們用了好聽點叫二次回歸,認為香港還沒有回歸到中國,回歸中華人民共和國版圖,但沒回歸到中共的一黨專政之下,這是極左派的思維,這種思維甚至被王滬寧汙名化為改革用改革來說,把改革汙名化之後在香港部分的使用就是,任何加強極左、加強一黨專政、加強對香港人民的控制、消滅香港人民自由民主意志的,他就叫改革,打引號的改革。在這個大戰略下才發生了過去一個星期眼花撩亂的衝擊事件。

主持人:所以您認為中共是因為認為疫情導致國際社會,特別是美國自顧不暇,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它想要利用這個時機進一步加緊對香港控制?

陳破空:是的。但是中共的做法應該說是相當短視的,基本上是一個舊時代的做法,就是毛澤東時代、文革時代,甚至更舊的一個時代的做法,它們完全看不到自己所面臨的險境,這個險境就是當國際社會都認為是中共製造了這一個,而要追責賠償的時候,中共在繼續作惡,不是跟國際社會和解,而是趁機繼續作惡,禍害文明世界,包括禍害香港、禍害台灣、禍害周邊國家,中共這些惡的積累有可能會遭到更廣泛的,或者更有力的國際社會的回擊或者打擊。

主持人:好的。石山先生您怎麼看?為什麼在這個時間點,中共選擇出這麼一連串這種組合拳去控制香港?甚至赤裸裸的要把這個管制權拿過來,您覺得跟這個疫情的大環境和大背景有什麼關係呢?

石山:當然有很重要的關係,剛剛破空其實也提到了,我們一直不想用這麼陰謀論的方式去談香港的局勢,因為大家知道香港在這一次新冠疫情裡面,其實相對來講比較輕微,因為作為跟中國大陸如此接近的一個大城市,但它只有一千多個確診案例,死亡只有4個案例,可以說是一個非常非常輕微的病症。尤其是最近的一些天,本土的感染案例已經沒有了,但是香港政府遲遲不撤銷限聚令。在公共場合不能超過四個人聚集,甚至室內超過四人它都會對你實施一些限制。

也就是在這樣控制瘟疫的法律之下,對於政府來講它確實是抗疫活動最好的一個方式。所以在這個時期它採取大拘捕這樣的一個行動,這樣你們其他人也沒有辦法去抗議,沒有辦法去社會上發出聲音。所以有很多人已經認為港府在這方面,有一系列的陰謀在裡面。那另外我們看到的一些跡象,香港警察跟中國政府的這個關係比香港政府和中共的關係更緊密。有就是說過去十幾、二十年,中共的手首先是伸到香港警察系統裡面去。對中共來講,如果我們了解中共的話,那也會認為這個是肯定的,因為所謂的槍桿子、刀靶子它們一定會牢牢把住,這個是最重要的。

我覺得它們認為現在大環境、大時機下可能已經符合了這個條件。所以它們準備藉用對香港警察全盤掌握,這麼一個條件開始全面動作。另外還有一個中共其實一直想把香港徹底真正回歸、人心回歸,或者剛剛破空講的二次回歸。它們真正要把香港完全控制,因為這個要談到還有一些歷史問題。因為中共在香港活動已經快一百年了,時間非常非常久遠二十年代就開始。它們在香港有龐大的一些機構、力量,而且在國民政府1949年之前,中國共產黨就利用香港做了很多顛覆政府的事情。所以它們深知香港很容易被利用成一個顛覆基地,所以他們對這一點是非常戒備的。所以它們很早就提出來,香港你不能變成一個所謂的顛覆基地。

對中共來講以前的顛覆可能是買槍、買砲、買物資。現在它認為最重要的顛覆可能就是跟新聞、跟自由信息方面有關係。跟思想意識形態、跟中共的對抗會有一些關係,所以他們非常擔心這個問題,所以他們要全面控制。但是以前對香港的它主要的擔心是兩個方面:一個是經貿的問題,一個是國際制裁、國際影響。但是現在這個大疫情來了,這個經貿已經到了谷底,對外貿已經出了很大的問題。第二個國際制裁、國際關係、國際影響也出現很大問題。這就有點像既然都已經發生了,我不如乾脆把它做了。也就是我原來怕打架,那個刀砍下來之前是最可怕的,一旦砍下來、開戰了。這個刀也就不成為一個威脅了。在這樣的情況下,等於它對香港的第一步行動。威脅它認為原來比較顧忌的事情,實際上已經大大的減弱了,所以他們可能選擇這個時候開始下手。

主持人:對,其實您說的這個我也想進一步再問一下。因為有評論說這個瘟疫特別使得中美關係進一步逆轉。也就是說如果以前雙方處於一種「新冷戰」,現在這個冷戰可能升級。那麼中共在香港的這一系列舉動,會不會使美中關係的進一步惡化?這一點它們也已經不在意了嗎?

石山:我認為其實不管中南海也好,不管華盛頓白宮或者是華盛頓也好,兩國的關係它們都有一個基本的認定。就是從以前的這種戰略上的大合作,已經全面的轉成了戰略上的大對抗。所以在這樣的前提下,這個美國就香港問題跟中國再發生進一步對抗。它只是在一個大背景,下面加了一個小的因素。所以我估計中共對這個問題已經不是那麼在意了。可能是兩年前、三年前它們會非常在意,但是現在它知道跟美國的對抗,甚至跟美國的這種決戰。當然這個決戰不一定是真正的熱戰的方式,可能是別的方式。這種決戰恐怕是再所難免。在這種情況下,它更需要把香港把它徹底安定下來,以便成為自己跟美國對抗的一個有利的工具。你起碼可以作為一個討價還價的、一個妥協的一個工具。所以這個時候可能中美之間這種對抗的升級,反而加速了中共要對香港完全控制的決心。

主持人:好的,破空先生這點您怎麼看,就是香港在中美這個關係中所起到的作用。另外剛才石山先生還提到了香港的警察。這讓我想到最近中共的祕密警察的頭目孫力軍落馬。您覺得孫力軍的落馬,對於香港的局勢有什麼樣的影響?

陳破空:孫力軍落馬不會對香港構成什麼影響,因為孫力軍落馬基本上是涉及到中共的內鬥。主要是涉及到現任的領導人不利的事情,尤其是可能涉及到洩密。包含這個武漢實驗室和相關的數據,可能洩密給美國或者是國際社會。現在是國際上最大的話題,看上去中共的表述是這方面。說是長期無視黨的紀律黨的規矩,就說明是一個好像是高級臥底的一個描述,長期。再一個說是這個叫做肆意妄為,但是沒有提到任何經濟上的問題,那麼顯然是政治問題。還有一個說法是非常即時,就說明事情到了萬分危急的地步。所以說這個萬分危急的地步,要嘛事關領導人本身的安危,要嘛就事關這次大瘟疫的重大的證據。因為國際社會需要追責索賠的話,需要證據,那麼中共已經大量銷毀了證據。但是如果一個具有公共衛生碩士的這麼個公安部的副部長,坐鎮武漢的人掌握了這樣的證據,而通過某種途徑提交給國際社會。那中共就可以說在國際方面前就死掉了。

回頭來說這個香港這個事情,為什麼中共會不顧中美關係的惡化,不顧中共跟世界、文明世界全面的這個對抗?是跟它們現在極左派當家,和極左派的戰略目標相關。它們的目標就是所謂兩個一百年。所謂在中共建黨一百年的時候就是明年,它們要拿出什麼端出什麼成績?那麼到了所謂中共建政一百年,就是所謂2049年要端出什麼成績?那麼其中一個藍圖就是所謂紅色帝國。那麼它們這些極左派的思維是什麼呢?就是香港都拿不下怎麼拿得下臺灣?如果它香港、臺灣都拿不下,怎麼稱霸世界?如果連南海周邊國家都不能壓倒,怎麼去跟美國決一死戰?所以說現在的中共基本上對內走向一黨專政,鎮壓人民它是不會放手的。另一方面對外,是走上了重複納粹德國和日本軍國主義的這麼一個擴張路線。所以既然是要向軍國主義和納粹德國那邊擴張,那香港和臺灣就不在它們的話下。它完全不在乎香港人民和臺灣人民的意志,它們的意志是要民主。就像它們原來不在乎西藏人民的意志一樣。況且現在的當權的人,這些極左派當權的人模仿的就是文革手法,模仿的就是毛澤東時代的思維。所以就是不惜走極端,它們認為它們做為中國共產黨就是因為走極端才走到了這一天。如果說停止下來、要溫和下來的話,它認為它自己反而要完蛋。所以它要鞏固它的一黨專政,鞏固它的鐵血江山,所以它們的思維跟整個文明世界完全相反。所以這在外界非常難以理解,你必須理解它的極端思維和它的歷史由來。

主持人:那您覺得國際社會比如美國英國,他們會做出什麼樣的回應呢,對香港的局勢?

陳破空:我想在美國已經有一個香港人權相關的一些法案,都是指名道姓的要制裁這些要禍港的香港官員和中共官員。這個法律當然會派上用場,就是對它們進行制裁。現在拒發簽證,同時凍結它們在美國的資產。當然這個對中共來說現在是大瘟疫的情況下,可能意義已經不大。但是國際社會的對中共是上升了,以前是針對新疆、針對香港、針對中美貿易戰有一些制裁措施。現在針對的是整個追債、索賠。

所以這次大瘟疫之後,整個國際格局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整個人類進入了一個新的時代,這種冷戰還不僅僅是過去那種冷戰,是新冷戰,是超冷戰。因為這種冷戰一旦開始之後,不是過去兩大陣營,是一國對全世界,是全球對一國就對中共國。因為中共國不僅是給西方造成了大禍害,給周邊國家造成了大禍害,就連它自己的盟友都造成了大禍害。半盟友或俄羅斯、北朝鮮、巴基斯坦、伊朗這些國家都成了受害者。

在這樣的情況下,新冷戰是整個文明世界對中共的一個總攻。至於攻擊的方式,中共攻擊國際社會也好,文明社會反擊也好。這個方式是什麼?熱戰?冷戰?還是以其他的方式,按照中共的說法還有暗戰。這些方式只是方式的不同。但是整體說來,文明國際對中共進入了一個總攻,或者說圍剿的階段。

主持人:對,這個趨勢。那個石山先生也請您點評一下您覺得這個美國、英國以這兩個國為首的國際社會,會作出什麼樣的反應?那麼這些對香港的下一步的局勢會有什麼影響?

石山:恐怕香港以後的命運會和全中國的命運徹徹底底的綁在一起,它已經沒辦法分開。以前說是「港人治港」、「一國二制」,井水不犯河水。很多香港人也覺得我們跟中國大陸沒有關係,我們是香港人。但是從今天開始,或者從以後開始,我認為香港人慢慢會越來越清醒的認識到,只要有共產黨就不可能有香港的民主、法治和人權的存在。所以它們的矛頭會越來越指向中國共產黨。所以在前一段時間反送中運動已經看出來。喊的最多的口號叫做「反共」的口號,包括「天滅中共」這樣的口號。所以它們這個趨勢會越來越明顯。

另外在國際的層面上,中國和美國的戰略對抗的格局其實基本上已經完全確定了。但是中間有一個很大的因素就是歐洲,歐洲怎麼看。這次因為新冠肺炎的疫情的問題,歐洲和中國的關係已經開始出現很大的裂痕。很多人對中共,我們不說有敵意,但起碼是有很大的抱怨。但是香港問題如果一旦惡化的話,首先英國會出面做非常大的反應。因為究竟這個是《中英聯合聲明》所敲定的一個法律的基礎。其次歐洲歐盟各個國家都會在這個問題上,沒有辦法它只能站在香港人那邊,它不可能站在中共那邊。所以它會在中歐關係方面有一個巨大的推動力就是把這個結果。就像剛剛破空說的那樣,跟歐洲國家、跟歐洲整個力量跟中共在政治上、在價值觀上,甚至在直接利益關係上可能都有一個很大的改變、甚至是決裂,所以這個會非常重大的影響。

主持人:所以說香港的命運可能跟這個全球反共的局勢,或者說浪潮緊密相關。

石山:對,沒錯。

主持人:好的,那非常感謝二位的精采點評,我們今天節目時間很快也差不多要到了。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議題,我們會持續關注。好的,下次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