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獨家】武漢同濟醫院文件曝活摘罪惡

中共迫害法輪功內幕 系列獨家報導之十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01日訊】中共肺炎(武漢肺炎,COVID-19)疫情首先在武漢爆發,隨後蔓延全球,使武漢成為世界的焦點。大紀元近期獲得武漢醫院內部文件,顯示武漢一直高度涉入中共的活摘器官罪惡。

武漢不但是中共肺炎疫情發源地,同時也是中國器官移植的發源地。2015年中共衛生部原副部長黃潔夫在武漢召開的中國器官移植大會上稱,「沒有湖北、沒有武漢,就沒有中國的器官移植。」位於武漢的同濟醫院在中國器官移植方面一直處於「領先」地位;其腎移植數量是中國第一,肝移植數量是中國第五,心臟移植數量是中國第三。

《大紀元》最近獨家獲得的同濟醫院內部文件,曝光了該醫院驚人的移植量,並衍生出一個疑問——同濟醫院移植所需的大量器官,來自哪裡?

同濟醫院移植量驚人 可預約「按需移植」

《湖北日報》2019年4月10日報導說,武漢地區的心臟和腎臟移植量在中國領先。其中同濟醫院平均每天至少有一台移植手術。據同濟醫院的官網介紹,到目前為止,同濟醫院累計實施腎臟移植超過6000例,肝臟移植近兩千例,心臟移植二百餘例,胰腎聯合移植近二百例。

圖1:大紀元獲得的同濟醫院內部資料:同濟醫院DCD(心死亡器官捐獻)移植連年為大陸第一。(大紀元)

大紀元獲得的內部文件(圖1)顯示,同濟醫院DCD(心死亡器官捐獻)腎移植例數在2015年、2016年、2017年連續3年全國第一。

大紀元獲得同濟醫院的另一個內部文件(圖2)顯示,同濟醫院的腎移植數量驚人,在2016年成為中國首家腎移植例數突破6000例的移植中心。

其中,2015年、2016年、2017年的腎移植量暴增。2015年腎移植數量接近350例,比前一年增加約100例。2016年腎移植數量達到一個高峰,約460例。

圖2:大紀元獲得的同濟醫院內部資料:全國首家腎移植例數突破6000例的移植中心。(大紀元)

同濟醫院還為器官移植設置了網上預約掛號,顯示其有充足的器官供給。

更不可思議的是,「追查國際」組織證實了,同濟醫院還可以「按需移植」。

2019年12月25日,同濟醫院肝移植主任魏來教授回應「追查國際」的暗訪調查電話時表示,肝移植至少需要六十萬元人民幣,「所有的問題當面來具體說」。

同濟醫院移植器官從何而來

同濟醫院大量移植所需的器官從何而來?

同濟醫院的內部文件(圖2)顯示,同濟醫院的腎臟移植有三類器官來源,其中最主要的是傳統來源和捐獻。傳統來源按中共官方的公開報導,是來自死刑犯。

2006年3月9日和17日,兩名證人先後通過《大紀元時報》曝光中國遼寧省瀋陽市蘇家屯區祕密集中營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真相,自此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惡在國際社會被曝光。國際社會也一直要求中共公開移植器官來源。

在國際社會壓力下,2014年中共公開承認用死刑犯的器官做移植,2015年中共宣稱公民自願捐獻成為器官移植來源的唯一合法途徑。

2014年3月11日,黃潔夫在港媒上透露,沒有公民捐獻出來,你怎麼藏也藏不住。(網頁截圖)

不過,根據中共公開的數據,無論是死刑犯、還是所謂的器官自願捐獻,都填不滿同濟醫院完成的巨大移植手術量。

2015年中共宣布停用死刑犯器官後,武漢仍是移植大戶。同濟醫院內部文件(圖3)顯示,2014年,DCD腎移植154例,DCD肝移植73例;2015年,DCD腎移植291例,DCD肝移植101例;2016年,DCD腎移植356例,DCD肝移植111例。

圖3:大紀元獲得的同濟醫院內部資料:同濟醫院7年DCD(心死亡)移植例數。(大紀元)

然而,無論是湖北武漢、還是全國,器官自願捐獻(遺體捐獻)的數量極其有限。

據《湖北日報》2019年4月10日報導,武漢市每年需要1600具遺體,其中僅同濟醫院就需要500具,而武漢市每年遺體捐獻總共才300具,缺口巨大。中共衛健委顯示,2015、2016年全國器官捐獻也分別只有2766、4080例。

武漢市每年需要1600具遺體,而武漢市每年遺體捐獻總共才300具,缺口巨大。(網頁截圖)

也就是說,中共公開的資訊就已經證明,包括同濟醫院在內的中國器官移植行業,所使用的器官絕大多數都不可能是合法的自願捐獻。例如法新社2015年3月曾報導,國際醫學界人士質疑並警告,死刑犯的身體部位可能僅僅被重新歸類為「捐獻」而繼續使用。

外界質疑,在同濟醫院的器官來源中,有多少人被貼上「自願捐獻」的標籤而遭殺戮?又有多少「假親屬」移植?

同濟醫院醫生參與活摘器官

「追查國際」負責人汪志遠早前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在我們的調查中,同濟醫院的醫生護士就明確地承認他們用法輪功學員器官,我們有錄音證據證明。」

2006年,「追查國際」曾打電話向武漢同濟醫院器官移植研究所詢問能否搞到法輪功學員的供體,對方回覆說:「沒問題,請來醫院面談。」

2015年10月12日「追查國際」調查員對華中醫科大學同濟醫院心胸外科二病區宮醫生進行了電話調查。宮醫生承認用過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做移植,到監獄、到勞教所取器官,「我們有一個專門的,我們科魏主任,有一個專門的搞這個,以朱教授為首的,知道吧。這都是朱教授在負責。」

宮醫生還披露,心臟移植移植有時候一個星期做5台手術,甚至一晚上做2台。

(調查錄音:華中醫科大學同濟醫院心胸外科二病區宮醫生 下载:MP3 文稿详见:附件24

2017年6月7日武漢同濟醫院移植科毛醫生在回應調查電話時說,「上一年做了一百多例肝移植,四五百腎移植。我們腎移植數量上全國第一。等待時間大概也得要個把月。供體具體其它的方面,我們不了解,這個信息也是保密的。」

在同濟醫院所在地武漢不斷曝出警察「摘你器官」的恐嚇。武漢市法輪功學員張蘇遭警察威脅道:「公檢法是一家,都歸政法委管,打死你就像拍死一個蒼蠅,明天拉出去槍斃也沒有人知道,割下你的器官說你自殺,誰知道?」

據明慧網2019年5月27日報導,2018年12月26日,在武漢洪山區中北路姚家嶺站東湖熙園物業,正在上班的法輪功學員張波等六人被數十名公安和特警綁架到余家頭派出所。六人被非法審問後,又被迫做體檢,除抽走幾百毫升血外,還檢查了他們的肝、腎、心、肺等功能,甚至做了眼科檢查,檢查眼角膜。被綁架的學員都是年輕男性,他們通常被視為「優質供體」。

中共對「活摘器官」一直諱莫如深。1999年中共江澤民集團給全國各地的政法委系統下達「打死法輪功學員算自殺」的命令之後,中國器官移植數量急劇上升。

2016年6月,加拿大前亞太國務卿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資深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和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在美國國家記者俱樂部聯合發布中共強摘人體器官的調查報告。報告基於對中國數百家移植醫院的調查,發現中國移植行業可以「按需移植」,而且,數百家被調查的中國器官移植機構中,僅幾家醫院每年完成的移植手術量就超過了中共官方所說的每年1萬-1.5萬例;過去十年來,器官移植數量驚人,器官最主要來源是法輪功學員。

點閱「中共迫害法輪功內幕」系列獨家報導,歡迎讀者爆料:editor@epochtimes.com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