鑒恆:農民歌手「唱出」中國最悲的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山東農民歌手「大衣哥朱之文,成名10載,名利雙收的同時也收穫煩惱無數、10年來被迫承受著周圍人無休無止的騷擾和勒索。

朱之文做錯了什麼嗎?他憑藉自己天生的好嗓子和長期的練習走紅歌壇,通過商演和真人秀等活動賺到一個農民一生也不可能積攢的錢,有機遇也有幸運。富起來之後,他出資興建小學、修路、四處接濟同鄉。誰料到回報他的卻是周圍人們的白眼、嫉恨,嘲諷。人們借錢不還、花完了伸手再「借」,扒牆頭用手機拍攝他的私生活放到網絡賺錢,蜂湧到他家裡白吃白拿,早上不給開院門還聚眾踹門,起鬨說「還睡,還不快開門!」甚至連村裡的行政部門也動腦筋,擅自以他的名義搞起「大衣哥度假村」、「朱之文博物館」等項目,利用他的名氣賺錢,收入卻沒有給本人一分。

就這樣成名後的朱之文成了村裡的搖錢樹、提款機,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不如靠朱之文來的快,所以村民們揚言「朱之文不能搬走,你搬到城裡去了就扒你家祖墳」。

朱之文是個淳樸的人,他心腸善良,不忍殺雞。喜歡面對小鵝小鴨唱唱歌說說貼心話,在田野河邊練發聲,拿著一本字典啃厚厚的樂理書,如此天真的童話般天性,自有一番美好,成名後的他萬萬想不到人心人性還向他展露出可怕的一面。

同樣的事情發生在國外的社會是嚴重的侵犯隱私和敲詐勒索的犯罪,在那片土地上堂而皇之的持續了10年之久。導演姜文曾回答記者:”中國現代的社會不需要被惡搞,中國本身就是最大的惡搞,全世界都搞不過他,不用惡搞。」朱之文和村民們的互動就是農村社會生活的真實畫面,比電影還令人啼笑皆非。

在巡演中的舞台上的要求也每每讓這個農民困惑,比如經紀人讓他穿著古代將軍的戰袍,卻抹著大紅臉蛋,胸前扣兩個乳罩唱《滾滾長江東逝水》;讓他掉在池子裡嗆水,渾身浸濕後再引吭高歌;給他設計什麼「闖關表演」,爬牆涉水,躲避「飛刀」,還要氣喘吁吁地狼狽地回答主持人的提問,那些問題故意把這個老實的農民往坑裡帶,讓他以他的純樸天真說大實話,引發觀眾哄堂大笑。舉辦方和觀眾都酒足飯飽,心滿意足了,可是朱之文有了錢卻覺得不如以前快樂。他一夜走紅,被官方拉攏登上了央視春晚,然而他剛唱完下了春晚舞台就趴在桌子上說「我不適合出名,太累了」。這些年朱之文到底經歷了什麼,除了媒體的邊角料之外,絕大部分也只能猜測了。但是以筆者看來,他以他的遭遇唱出了當代中國最悲的歌,反映出中國社會的平庸之惡

世人在朱之文身上投射出的人性的惡,來源於平庸之惡。人的平庸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平庸之惡,正如漢娜•阿倫特在她的著作中說,平庸之惡可以毀掉一個世界。在當代中國,平庸之惡到處可見——大貨車側翻事故發生了,一群人拿著麻袋、塑料桶把貨物搶空;小粉紅們帝吧出征以愛國名義實行網絡暴力;方方寫了武漢日記被網民辱罵和威脅生命;開餐廳掛上「熱烈祝賀美國日本疫情嚴重」的橫幅;抓到不戴口罩的人遊街示眾;有輕生要跳樓的,底下人頭攢動,人人手舉手機待拍,抓個鏡頭放到抖音網站,吸引流量就能賺錢,所以人們都急不可待了:跳呀!你倒是跳呀!耽誤老子時間……

平庸之惡,就是指人普遍喪失了自我意識,獨立思考,不判斷也不屑於以是非曲直判斷,只是按照動物般的本能驅使著自己的行為。平庸之惡的人,已經放棄了做人的尊嚴,活得卑微卑賤,所以見到好處就上,有便宜就占,見有權有勢的就去攀附,為什麼這樣輕賤?就是因為沒有了自我,靈魂在昏睡,肉體被各種慾望和本能驅動著活動而已。人之初、性本善。人的靈魂原本是尊貴的,人很小就能分辨簡單的美醜善惡。可是當人的靈魂不起主導作用的時候,正常的道德觀念和良心也就隨之泯滅了。

那麼平庸之惡又是怎麼來的?人之初,性本善。為什麼會大面積的產生平庸之惡的人呢?其實平庸之惡來源於極權之惡。所以,平庸之惡除了不懂做人基本的廉恥,還有一個特點,就是對極權之惡不但不反抗還習以為常、服服帖帖,衷心讚美、理直氣壯的去維護。文革時期的紅衛兵,當代的小粉紅,五毛,自乾五、精緻的利己主義者、戰狼、朝陽群眾等等都屬於這一類。

極權之惡和平庸之惡是相輔相成的,形影不離。極權獨裁制度之下,必定衍生平庸之惡。極權就是需要把人性扼殺,使其失去明晰的獨立思考,成為奴隸和工具。中共竊取政權之後,給人從小灌輸愛黨、愛國,騙人入它的組織,宣誓為之流血犧牲,做「螺絲釘」,黨叫幹啥就幹啥,一個人從信仰到心靈,從財產到身體,從家庭到事業都被剝奪了個人權利,完全淪為中共屠刀下的羔羊,卻還要感激地流淚,高呼萬歲大救星。幾十年來中共獨裁下,中國人被迫地不知不覺陷入平庸之惡之中,文革打砸搶、上山下鄉,改革開放,一切向錢看,中共怎麼折騰就跟著它隨波逐流。中共六四開槍屠殺市民、學生、迫害法輪功,屠殺香港學生、虐殺新疆人、綁架異議人士、活摘器官、一直到今天武漢肺炎蔓延,中共病毒肆虐,很多人還是沒有清醒過來,還在替中共辯護,還有些人躲避到歲月靜好中自作聰明,其實維護極權還有一種形式就是相信它的謊言得過且過,不從心靈上思想上主動的抵制它、排斥它。和邪惡和平共處,巧妙周旋是人的天真妄想,你不去主動認清它抵制它,早晚會被它吞噬,危險至極。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