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中醫師為709律師治病 揭中共酷刑迫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06日訊】趙中元中醫師,通過參加維權活動結識了很多律師。「709事件」發生後,他為多個被中共酷刑對待的律師醫治和調養。治病過程中,他被這些維權律師身上的正氣所感動,也更加認識到中共的邪惡。

2015年7月9號前後,中共當局在20多個省市,對300多名律師和法律助理等相關人士實施大抓捕和騷擾。這就是「709事件」。

大概有90%的709律師,出來後都曾到趙中元醫生在北京的診所治療。趙中元也從這些律師口中,了解到他們被中共迫害的經歷。

趙中元介紹,709事件前,當局對維權運動的打壓已經開始積累,不斷有知名維權律師被抓捕。

趙中元:「709之前,曾經發生過一個建三江事件。當時我記得有這個江天勇,唐吉田,還有王成、張俊傑好像這四位律師,去這個黑龍江建三江,去解救被建三江黑監獄關押的那些法輪功學員。就把他們給抓了,這個時候引起了全國各地的聲援,後來不得不把他們給放了。但這個時候,他們在裡面受了酷刑了。」

中共對醫院方面進行施壓恐嚇,致使唐吉田律師無法得到治療。在朋友的幫助下,他被送到趙中元診所醫治,調養半年後才逐漸恢復。

趙中元:「他們這幾個人斷了20幾根肋骨,24根吧。其實24根統計的都不準確。24個根要多,就唐吉全律師的肋骨,前面這胸骨和後面這地方全都斷裂了,他自己其實就應該有20多根。當時他們回來以後,在警察帶領下看的照的那些片子,都沒有事,他們自己出去一照片子,全出了問題了。」

建三江事件後的徐純合案,是709大抓捕的前序。

2015年5月,訪民徐純合被警察當著他老母親和三名幼子的面射殺身亡,引發民間的震驚和憤怒,多名律師前往聲援。

6月,北京新公民運動參與者張寶成,在趙中元診所旁邊的飯店舉行婚禮。趙中元和圍觀徐純合案的多名律師應邀參加。

當局派出大批警力到婚禮現場監控,留意到了趙中元和他的診所。

趙中元:「我門口安了六個攝像頭,全是對著我那地方的。這就是709事件發生之前,有很多朋友也到我去,所以這個我喝茶的時候,人家警察就直接跟我說,說你這個就是個窩點。」

後來20多名聲援徐純合的律師,先後被警方拘留。維權律師發表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聯署聲明,並獲得660名律師簽名支持,直接導致中共在7月9號實行大抓捕。

趙中元介紹,中共打壓709律師的手法包括酷刑、強制服用不明藥物、限制自由、非法剝奪律師資格和限制出境等。

王宇是當時第一個被捕的律師,出來後趙中元通過中藥和推拿給她醫治。

趙中元:「她是不讓睡覺,喂她葯,七天七夜。一進去就是在隔離審查期間。監視居住期比在監獄裡頭,還要受苦,已經脫離了法律的監控,什麼都可以使了。讓她坐在一個40見方的一塊磚上頭,盤著腿坐著,你腿一露出去,不是拳打腳踢就是抽嘴巴,抓頭髮。」

趙中元發現,這些律師的精神也受到了中共的摧殘,腦神經普遍受到傷害。

李春富律師被關押500多天出來後,極度恐懼,出現精神失常狀態。為了避免精神病經歷影響以後從業,王峭嶺律師頂著壓力把李春富送到趙中元診所調養,三個月後精神才慢慢穩定。

趙中元:「他們由於受了很多酷刑,心裡有很多委屈,也焦慮,必然肝氣鬱結,這個時候我就給他們開些疏肝解鬱的中藥。有時候他們自己都不敢回憶,回憶起來以後,對他們無疑是一種是新的創傷,回憶的時候有時候怎麼跟你說呢,那個熱淚,這個淚水就出來了,情緒就不能平復。所以只有這個身體和精神受到打擊到那種地步,你才能感覺到他有時候不願意回首那些東西。」

趙中元表示,709律師被當局吊銷執照,斷絕生活來源,甚至株連家人,仍然堅持發聲,令人由衷佩服。他呼籲各界對這些中國社會的脊樑,給予更多的關注和幫助。

採訪/朱峰 編輯/李明飛 後製/王明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