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進士奇聞:耳朵裡的天國世界(組圖)

文/雲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現代科學認為的天是在星際間、銀河外,傳統文化的智慧卻向世人描述了天的另外一種概念,微觀中也可能存在著天,而且那裡還有超凡脫俗的天國世界。

唐德宗貞元年間,前科進士張左曾經對他的叔父講過一個故事:張左年少時旅居陝西西安鄠縣和杜陵一帶。一次在一個郊外,看見一個老者騎著一頭四隻蹄子是白色的黑驢。老者看上去氣質非凡,和顏悅色的,背著個鹿皮包。

老者騎著驢從小道上踏上了大道。張左覺著有點好奇,就過去搭訕著詢問老人家從何而來。老者笑而不答。張左還是不肯捨棄,再三地詢問,老人突然間火了:「年輕人,你把我當強盜和殺人犯吶,這麼逼著問我從哪兒來的幹什麼?!」張左嚇了一跳,趕忙說:「我看您氣度非凡,定是高風亮節,甘願侍奉在您左右,您何必斥責我呢!」

老者騎著驢從小道上踏上了大道。圖為徐世揚《驢背人來》。(公有領域)

老者說:「本人無法術要教你,只是長壽罷了。」說完就鞭抽毛驢一溜煙走了。張左驅馬追趕,進了一家客棧。張左問店家要了壺酒,趕到老人的房間,試探著問:「先生肯否賞臉與我共飲啊?」老者高興了,說:「啊,這還差不多,正合我心思。」

酒過三巡,張左問:「小生孤陋寡聞,先生您見多識廣,還望賜教。」老者開口了:「我所見到的不外就是梁陳隋唐幾代的事情罷了。箇中賢愚治亂,史書上都有記載。我倒是可以給你講些史書上看不到,卻是我親身經歷的事情。」

老人就打開話匣子了:「在宇文周時,我曾住在岐山,扶風人,姓申名宗,因仰慕神武帝(高歡)而改名申歡。十八歲時,跟隨燕公于謹到荊州征伐梁元帝,攻陷城池後,大軍即將凱旋迴歸,我夢見兩個穿黑色衣服的人對我說:『呂走夭年,人向主壽。』睡醒之後,我便到江陵的街市上找占夢的人,占夢人解釋說:『呂走就是回字,人向主就是住字。就是說你住在這裡,就能長壽。』當時軍隊駐紮在江陵,我便向校尉拓跋烈請求說,我想要留下來,沒想到竟被允許了。」

申歡又到了占夢人那裡,占夢人說:「留下來就是依夢而行,就對了。」占夢人又給他講了一段因果。

薛君胄後遷居於鶴鳴山下,結廬三間,奇花翠竹叢中,泉水山石縈繞,世外桃源啊。圖為清 顧澐《山水冊.小靈鷲山館圖》。(公有領域)

申歡前生曾是梓潼的薛君胄,喜好服用木蕊散,也很喜歡尋異求道,每天能讀《黃帝內經》、《老子》等一百頁,後遷居於鶴鳴山下,結廬三間,奇花翠竹叢中,泉水山石縈繞,世外桃源啊。某年的八月十五,君胄坐於庭中長嘯獨飲,喝到酣暢時,突然高聲道:「薛君胄疏澹獨飲,難道就沒有異人相伴嗎?」

說話間,忽然覺得耳朵裡有車馬聲,君胄反倒昏昏欲睡,剛走到蓆子間欲躺下,眼前出現了紅色車輪青色車蓋的小車,拉車的牛犢也是紅色的,小車是從自己的耳朵裡出來的,車高兩三寸,感覺從耳朵裡出來也沒什麼困難。那車上坐著兩個小童,也是兩三吋高,綠頭巾青披肩。車上還有個車伕。兩小童踏著車輪下來了,對君胄說:「我們從兜玄國來的,您長嘯月下,德音雅樂,內心深感敬慕,願坐席恭聽清音雅言。」

君胄說:「你們剛才是從我耳朵裡出來的,怎麼是從兜玄國來的呢?」兩童子說:「兜玄國在我們的耳朵裡面,您的耳朵裡哪能住的下我們?」君胄說:「你們才兩三吋高,耳朵裡怎麼會有天國,即便有,住的也都是小蟲子罷了。」聽了這話,童子也不生氣,說:「怎麼就不行呢?我們國家和你們國家並沒有不同,您若願意,我可以帶您去,若願意留在那裡,您就可以脫離生死之苦了。」

唐 李昭道《蓬萊宮闕圖》局部。(公有領域)

其中的一個小童就把耳朵側著伸過來,君胄往裡面一看:果然別有天地,花卉繁盛,房屋鱗次櫛比,清泉繞綠竹,風光旖旎。君胄便一頭跳了進去,來到了一座無比壯觀華麗的城池。正徬徨著呢,兩小童已經站在身後了,小童對君胄說:「我國和你的國家大小一樣,請跟著我們去見蒙玄真伯吧。」

蒙玄真伯住的宮殿金碧輝煌,室內掛著翠簾帷帳,他獨坐中央,身披繡滿日月雲霞的衣服,頭戴通天冠,冠上的玉串和身體一樣長,四個仙童佇立在左右,分別手持白色拂塵與犀角如意。君胄拱手行禮,不敢相望。有一個頭頂高帽身穿長毛絳紗衣的使者走上前來,高聲宣讀青紙文書:「自有天地以來,國家已經出現過幾百億個,你們淪落到下流國家,凡塵多染。現到了這裡,造化使然。且你誠實高潔,諧和與天,高官厚爵,如你享用。你可以做主籙大夫。」

君胄拜謝後走出門,有三四個侍從給他引路,到了一處官署。這裡的文冊薄籍,君胄都不認識上面的字,每月也沒有俸祿,但只要你心裡想要什麼,沒等自己開口,侍從便知道了,當即就把東西奉獻上來,供他享用。

一日登高望遠,君胄忽有點思念家鄉,賦詩一首:「風軟景和麗,異花馥林塘。登高一悵望,信美非吾鄉。」寫完後,讓先前的來那個童子傳看,童子看完後,很是生氣:「原以為你性情沖淡平靜,沒想到鄙俗凡念還未盡除,你那故鄉有什麼值得懷念的呢?」說完就把君胄驅趕走了。

君胄就感覺好像是從什麼地方一下落到了地上,抬頭一看,是自己原來的山林,已經從童子的耳朵天國裡掉下來了。童子不見了蹤影。君胄找了個人打聽了一下,人們說,他已經失蹤七八年了。而君胄覺得自己只是在兜玄國住了幾個月。沒多久,君胄便去世了,後又投生到申家。

占夢人給申歡講了一段因果。圖為宋 張擇端《清明上河圖》局部。(公有領域)

占夢的人對申歡繼續說:「我的前生就是那童子,因為你作為君胄那世一心向道,所以能到兜玄國去,但終究俗念不盡,不可長生不老。但從此後你可壽達一千歲,我交給你符籙之後,立即就要回去。」說完,占夢人從嘴裡吐出一尺多長的紅絹子,讓申歡吞下。占夢人隨即恢復為童子,接著消失了。

從那後,申歡再也沒生過病,周遊天下名山,已經活了二百歲了。他把見到的事兒都記載在鹿皮包裡。

申歡對張左說完了他自己的故事,就去打開鹿皮包,取出特大的兩軸書,很小的字,張左都不認識。申歡拿著卷書講了十多件事,其中一半張左還能清楚的記得。黎明將要天亮的時候,張左睏了,醒來時,申歡不知去向。幾天後,有人在炭谷山洞看見過他,申歡說:「替我向張左致敬。」張左急忙去找,就再也找不到了。@*#

事據:《玄怪錄》卷七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