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的變態超乎想像!(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這個國家禁止穿牛仔褲,禁止穿帶有英文字母的T恤衫,因為那代表資本主義傾向,也不允許留長髮,法律規定,男性的頭髮不能超過5厘米,禿頂的人可以稍長一些——7厘米,違反這些規定的會被逮捕。

這個國家禁止超額用電,照明的燈泡不准超過40瓦,不允許擁有電飯鍋和電爐,幾乎沒人見過電磁爐和微波爐,沒有私人電腦,只有極少數官員才擁有私人住宅電話,2004年後,禁止使用手機。收音機只能收聽固定頻率,電視只能接收固定信號。警察經常突襲民宅,檢查上述違禁物品。

這個國家禁止隨意旅行,外出的人要申請旅行許可證,憑許可證才能住店,住在親戚家也要證件。從市郊進入市區也要證件。警察經常在夜間突擊檢查,無證的人會被逮捕。

這個國家鼓勵告密,每個人都有義務檢舉別人,不管他說了不合時宜的話,還是收留了沒有合法證件的人。有個組織叫「人民班」,類似於中國的居委會,人民班的班長對自己轄區的言論負有責任,他有時會主動說一些反動言論,目的是引誘別人一起說,上當的人瞬即會被他告發。報紙會表揚那些檢舉自己親生父母的孩子,說他們是勇敢的小英雄。

這個國家的居民多半都穿制服,顏色以灰、黑、藍為主,由政府組織生產並發放。每年兩套:夏天的和冬天的。發衣服的日子是元首的生日,表示這些衣服全出自領袖的恩德。這個國家的鞋子是稀缺品,大多數民眾只穿布鞋,皮鞋是絕對的奢侈品。流浪兒即使搞得到鞋子,也會把它賣掉換吃的,然後把塑料袋裹在腳上,即使在零下二十幾度的冬天。

這個國家的女性大多沒用過衛生巾。家境較好的用紗布或繃帶,貧困的只能用普通的布,不是一次性的,而要循環使用。在例假期間,她們每天都要冼自己的衛生布。這個國家的冬天很冷,大多數地方都沒有取暖設備,在女學生或女工的宿舍區,會看見晾晒在外的、壯觀的、結了冰的衛生布。

這個國家的男性大多沒有專門的剃鬚刀。如果某人有一個,鄰居們就會經常去他家裡刮鬍子。

這個國家每年發大白菜,成人140斤,孩子100斤。居民會將之做成泡菜,泡菜埋在地下或藏於密室,有專門偷泡菜的賊。

這個國家的領袖是個通才,什麼都精通,從哲學到數學到心理學到天文到醫學,領袖視察山羊養殖場後,報紙會這麼報導:領袖的「蒞臨指導與循循善誘,大量增加了山羊的繁殖與產奶量」。

這個國家是個標準的軍事國,幾乎沒有朋友,但有許多敵人,所有的鄰居都是它臆想中的敵人。它的國防預算佔到國民生產總值的四分之一。它有個口號叫「先軍」,意思是:軍隊是所有決策的核心,軍事先於一切。即使有大量國民餓死,這個國家依然在研究核武器和長程飛彈。

這個國家嚴重缺糧,有長達20多年的飢荒,直至如今。沒人知道餓死了多少人,有說幾十萬,有說幾百萬,相當於總人口的十分之一強。更多的人處於營養不良狀態。在這個國家,挨餓是一種愛國義務,當各國人都忙於減肥的同時,這個國家的首都會掛出大幅標語:讓我們一天吃兩餐。每當有國外媒體報導這國家的糧食短缺,它的媒體就會表示強烈憤慨和嚴重譴責。

這個國家拍過一部記錄片,講的也許是大多數人的夢想,片中有人因為吃了太多大米飯,把胃撐破了。

這個國家有許多吃人和吃屍體的謠傳,無法驗證真偽。

這個國家幾乎沒人養寵物,因為寵物會被別的人偷去吃掉。

這個國家有許多「大頭娃娃」,據說人在營養不良時,養分會首先輸送到大腦,其次軀幹,其次四肢。根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研究報告,這個國家有42%的兒童因營養不良而發育受損。其中有許多將變成新一代的大頭娃娃。截止到08年,世界糧農組織對這個國家的統計顯示,有三分之二的家庭還在吃草根樹皮。如果問他們:下一餐怎麼辦?樂觀的會說:希望哪個親戚能送點土豆來。悲觀的就會掉下淚來。現在的情況沒有改善。

這個國家大多數盜賊都是偷糧食的賊,還有一些是偷別的東西換糧食的賊。或者可以說,都是飢餓的賊。

這個國家現在有些人在製作和販賣冰毒,部分原因是因為吸食後會減輕飢餓感。有一些毒品販賣至中國邊境。

50年前,這個國家的平均身高與鄰國相彷。但現在,其國民的平均身高比鄰國矮了13厘米。這個國家禁止貿易,首先禁止的是大米、玉米和大豆。他們的政府擔心這些物資會流入敵對國家。這個國家禁止早婚,報紙上說:每個人都應該在為國家為人民做出足夠貢獻後才能結婚。

這個國家的街頭有許多宣偉看板,上面畫著領袖的肖像,上面寫道:「凡是黨決定的,我們必定遵行」。或者是號召國民「用生命捍衛領袖」。這個國家的大多數人都痛恨美國,並稱之為美國雜種。在某些時刻,組織上會要求學生們割破中指寫血書,表示一旦開戰,他們將無條件地加入軍隊,為「國」捐軀。

這個國家也痛恨中國,說中國是修正主義,仇恨程度比不上美國,也比不上日本,但也僅次於美國和日本。與此同時,中國一直在給這個國家無償援助。與此同時,中國卻也有大量失學兒童亟需救助。

這個國家的城市供水系統曾長期中斷,至今也不正常。來水時居民需要把所有的容器灌滿,經常需要去河川或水井中汲水。

因為沒有肥皂,也沒有抗生素,不乾淨的飲水常常帶來瘟疫,在20世紀末至21世紀初,已經絕跡的傷寒曾一度流行。這個國家的醫院中沒有輸液瓶,病人要輸液,需要從家裡自帶幾個啤酒瓶。

這個國家的學校裡沒有教材,也缺少紙,富裕家庭才可以搞到紙抄寫教材。這個國家的元首強迫國民稱他為「父親」,有時也稱為「慈父」。這個國家的第一任元首寫過十幾本書,第二任寫過幾十本。希望第三任不要再寫,否則書太多了。

這個國家的課堂上教的內容很多與領袖有關,每個人都會背誦一些領袖語錄。意識形態教育和仇恨教育貫穿始終,小學一年級的數學課本上有一道題:3名士兵殺死了30名美軍,如果他們殺的人一樣多,那麼他們各殺了多少美軍?

這個國家的曆法不用公元紀年,也不用傳統的夏曆,他們以第一任元首出生的1912年作為紀元初年,現在已經一百多年。

這個國家的首都是唯一的展示窗口。外地人去往首都會遇到各種限制,在某些特別的日子,限制會越發嚴格。為了維護首都的形象,殘疾人、精神病人和侏儒會被強迫驅離。即使父母都正常,如果子女身有殘疾,也會被強迫移居別處。這個國家有許多死罪,在1990年代,拒捕、妨礙社會秩序都可能被處死。

有四名大學生因為醉酒後裸奔被處死。有人因為盜竊電線(主要是賣裡面的銅)被處死。但最嚴厲的還是叛國罪:共和國居民逃往外國或敵國,包括向外國大使館尋求庇護……或資助敵國機構或公民,擔任旅行嚮導或口譯,或提供精神或物質協助,判處死刑。

這個國家會舉辦公審大會,公審期間,政府會要求所有居民前往圍觀。審判台上有檢察官、律師和法官,檢察官宣讀罪行和罪名,律師表示同意檢察官意見,最後由法官宣判。死刑犯會被當眾處死,在頭部、胸部和腿部分別射進三發子彈,這些死刑犯綁在木樁上,死後的樣子像是在向眾人道歉。

這個國家的罪犯不僅被剝奪了政治權利,幾乎也被剝奪了一切權利。他們住在勞改營中,因為沒有被子,他們只能擠在一起,頭挨著同伴的腳。勞改營中每天都有人餓死,有時同一個房間中會同時抬出幾具屍體,那些和屍體睡在一起的人見多看慣了,會毫不驚奇的評價:哦,某某某死了,某某某也死了。

這個國家最流行的歌叫《在這個世界上,我們最幸福》,歌詞是這麼寫的:我們的父親,在這個世界上,我們最幸福。我們的家在黨的懷抱裡。我們親如手足,即使火海逼近,甜蜜的孩子不要害怕,我們的父親在這裡。在這個世界上,我們最幸福。

讀者肯定已經猜到,這個國家,說的是朝鮮。這些描述我們或許似曾相識,類似的故事在蘇聯、中國大陸都曾上演。這和民族無關,都是馬列主義的傑作。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張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