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幾封和習近平相關公開信的內幕和真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近一段時期以來,與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相關的幾封公開信,在網絡流傳,並在海外中文圈熱傳,這幾封公開信的署名分別是任志強、習明澤習遠平鄧樸方

其實,這幾封公開信除了任志強的公開信被證實是其本人所寫——任志強也因此遭到關押整肅,其餘幾封應該都是偽作。原因何在?

其中,習明澤習遠平習近平家人,鄧樸方是鄧小平長子,中共太子黨代表人物。

先看看這三封所謂公開信的內容。署名習明澤的在信中說:「習近平不是真正意義上主席!更不是什麼你們說的皇帝,一尊!家父罄竹難書,但他真的只是一顆棋子。」這主要是說習近平其實只是中共最高權力的傀儡,他並沒有真正的重大決策權力,因此,這些年執政中造成的不利中國的後果和責任不能由習來承擔。

署名習遠平的在信中寫道:「以前搞九龍治水,結果政令不出中南海,現在他吸取教訓,集中領導多了一些,又有什麼不對。」「哥哥曾經私下說過,當中共的最高領導人,必須先大左才能再大右,因為大左才能在黨內立足,立足了才能啟動徹底政治改革。早期的胡與趙都是不懂這個道理才半途而廢的。」「有些惹起公議的事情,並不是他的旨意,完全是下面有人高級黑故意讓他難題,目前對政法口幾個人的處理,正是對這些雜碎的大清算。這還只是開場,好戲還在後頭」。這封信同樣也是在為習近平執政失策造成的後果開脫。

而署名鄧樸方的「致兩會代表的一封公開信」,則把矛頭直指習近平,把近來中共執政出現的過失,都歸結到習近平的「一尊」上,:「應該要對人民負責,對國家負責,對歷史負責,而不是對某個當權者負責。否則,我們都會成為千古罪人。」

這幾封公開信很大可能是偽作的原因在於,在中共的體制和政治運作中,作為最高領導人的家人,幾乎沒有可能以這種公開信的方式,向外界釋放中共最高層的真相,這其實是一種約定成俗的規則。退一步講,這樣的公開信也基本起不到太多的實際作用,中共調動民意從來不是依靠這種公開信的方式來操作的。

對於鄧樸方來講,也不太可能利用這種方式來向習近平發難,首先這違反了中共高層政治斗爭的潛規則,中共內部權斗無論如何激烈和你死我活,但在表面上都要公開表現團結,以穩定中共政權為要務。

如果真有太子黨大員要向習近平發難,必定要私下聯絡軍方、地方官員、以及宣傳、政法、中共高層多個家族勢力,形成統一共識,在實際成熟時突然起事,政變成功後,才會發出公開通告,而像現在這樣兵馬未動而高調發文討伐,在中共殘酷的政治搏殺環境中,無異於自殺,十分幼稚可笑。

以鄧樸方和鄧家的背景,以及他在文革中所遭受的磨難,不可能不了解中共高層的這些政治規則和常識,並且鄧家族已經遠離中共高層權力中心多年,鄧樸方在如今這樣肅殺的政治環境下能夠自保已經不易,不太可能發出這樣的公開信。

雖然這三封公開信都是偽作,但是,卻透露出習近平如今最真實的現狀。

署名習明澤和習遠平的公開信是支持習近平的,署名鄧樸方的公開性是反對習近平的,但是,信中卻有一個共同點:就是習近平這幾年的執政是失敗的,造成的嚴重的現狀和危機需要有人承擔責任。

這其實反映出中共內部的現狀:中共內部的強硬派、左派和希望改良的溫和派,都已經對中共治下中國的未來沒有信心,都對執政者的表現不滿意。

在中美貿易戰和全球大瘟疫世界追責中共的背景下,習近平面臨的危局,在中共體制下已經沒有任何化解危機的辦法,是繼續走老路堅持中共邪惡統治與中共一起陪葬,還是選擇拋棄中共,走向未來,成為了習近平如今無法逃避的現實生死選擇。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