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000換幣耍流氓:美國死對頭震驚世界

作者: 財經冷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07日訊】每一個政權,在山窮水盡的時候一定是伴隨著通脹和貨幣貶值,總是開始打貨幣的主意,宣布舊貨幣作廢、更換新貨幣是一個非常常見的手段,遠的有潰敗之前的國民黨政府,德國的魏瑪政府,前蘇聯解體之後的俄羅斯,那麼近的有辛巴威、委內瑞拉等一些國家,現在伊朗也加入了更換貨幣的行列。

五月四日,伊朗伊斯蘭會議投票通過了該國的貨幣和銀行法修正案,決議將伊朗的官方貨幣由裡亞爾改為土曼。根據伊朗國家通訊社的報導,這一新法案要求伊朗中央銀行在考慮貨幣儲蓄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承諾的情況下,以土曼重新來計算匯率。未來兩年的時間發行的裡亞爾將與新發行的土曼一起維持兩年的信譽,在此期間,舊硬幣和鈔票將被伊朗政府逐漸回收,新舊貨幣的換算方式是10000里亞爾可以兌換1土曼,相當於在現行受通貨膨脹影響的物價後面抹去四個零,下手可以說是非常之狠。和委內瑞拉一樣,是對民眾財富赤裸裸的一個打劫和剝奪,這意味著在 伊朗,昨天你還是百萬富翁,今天的你可能只剩下100塊錢,就像前蘇聯解體之後,俄羅斯的盧布換幣也是一樣的道理,這個操作是地球上絕大多數反美國家,隔上1、20年都會幹的事。美國建國200多年,一分的硬幣還在使用,更不要說換幣了,可以說是天壤之別。

伊朗這一變更主權貨幣的計畫,其實從2008年起就開始謀劃和醞釀了,近年來又因為美國單方面重啟對伊朗的經濟制裁,伊朗貨幣就不斷大幅度的貶值而更加窘迫。今年的5月2日,伊朗央行公布的官方匯價是1美元兌換4.2萬伊朗裡亞爾,這是自2018年美國重啟制裁以來,基本上都是這樣一個水平,明顯人為操縱控制的痕跡非常明顯,就像中國官方公布的人民幣在岸價格一樣,一直起伏不大。然而,在非正規的交易平台上,也就是伊朗貨幣的黑市上,民眾在瘋搶美元,出現了1美元難求的局面,伊朗裡亞爾對美元的匯率在5月4日達到了1美元對15.6萬伊朗裡亞爾的程度,官方價格和黑色價格相差近4倍,顯然,黑市價格才是真實的伊朗裡亞爾的價格。我一直相信這種差價也會體現在未來的人民幣身上。

2018年重啟制裁之後,伊朗的石油出口基本上被凍結了,那麼賺取外匯的能力也在急劇的下降,但很多食品、日用品等依然都需要進口,匯率的貶值和用於進口的外匯儲備的下降,成為伊朗物價飛漲的一個導火線。2019年,伊朗的通貨膨脹率達到了60%左右,有些食品的價格瘋漲了好幾倍。今年疫情爆發以來,國際原油價格暴跌,伊朗的石油出口再次受到巨大打擊,國內的通貨膨脹飛漲,貨幣的匯率繼續下跌,成為了冰火兩重天。那麼在這個時候,伊朗政府通過這個貨幣改革,它想達到的應該是穩定匯率,抑制本國通貨膨脹,想達到這樣一個目的。很多人對伊朗在疫情重創全球經濟的時候還啟動換幣計畫不太理解,認為會帶來更大的動盪,但是伊朗政府選擇在這個時候換貨幣,顯然有它自己的理由。伊朗發行新貨幣的目的,無非就是穩定金融秩序,穩定匯率,並決定新舊貨幣共存一段時間之後也來個平穩過渡。如果在往常,作為一個8000萬人口的國家要更換貨幣的話,消耗的資源是非常之大的,阻力也可能非常的大,現在正好利用災情造成的經濟停滯需要重啟這樣一個機會,順勢就完成貨幣的更換,萬一出現意料不到的意外呢,可以將風險全部推給疫情這個背鍋俠,甚至讓伊朗的死對頭美國來背鍋,說是美國倒鬼,那麼這可以說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換貨幣的好機會。但是一個國家貨幣兌其他貨幣的匯率主要是取決於國際收支和外匯儲備,取決於通貨膨脹、政治局勢、該國的經濟增長速度以及人們的心理預期,其中最直接最重要的影響因素是國際收支和外匯儲備。伊朗貨幣的持續穩定和走強,主要取決於伊朗的石油銷售收入和外匯消耗情況。如果這些因素得不到根本性的改善,單單是把貨幣上抹去四個零,就這樣簡單粗暴地把匯率的絕對數值提升1萬倍,可以說是掩耳盜鈴,於事無補。

我們看一下伊朗貨幣的根本問題,其根源在哪裡。在1979年伊斯蘭革命之前,巴列維王朝統治下的世俗的伊朗是亞洲最富有的國家。是的,大家沒有聽錯,伊朗的人均收入曾經位列世界的前10名,超過了亞洲的日本。當時,伊朗首都德黑蘭號稱「亞洲的小巴黎」,車水馬龍,燈紅酒綠,超出了大家的想像。從1979年霍梅尼發動了伊斯蘭革命之後,伊朗與美國為敵,近年來了又大力發展核武器,受到美國的打壓,矛盾是越來越嚴重,可以說經濟和社會都在快速的衰退。2018年美國退出伊朗核協議之後,伊朗在石油、金屬等關鍵領域受到了美國的嚴厲制裁,貨幣裡亞爾也大幅度貶值。伴隨著輸入性的通貨膨脹,國內的物價飛漲。伊朗為了躲避美國的經濟制裁,前後想過很多辦法。世界貿易一般都通過美元來交易,主要是因為必須要通過美國主導的所有系統來換算,如果一個國家的貨幣和美元之間沒有外匯牌價,他的貨幣就失去了價格參考基準,就無法達成國際交換,也因為如此,美國通過這個系統可以監控伊朗和其他國家之間有沒有違反制裁的規定進行私下的貿易活動。在實施制裁之後,美國銀行已經不提供任何伊朗貨幣和貨物的服務,伊朗自己的貨幣很難流通,必須擁有美元或者採用其他的途徑。那麼被逼無奈的伊朗為了苟活下去,就想盡一切辦法來繞開美元的封鎖。2018年8月,伊朗為此作出了一個應對措施,就是宣布不再使用美元作為國際結算貨幣而採用歐元和人民幣,美元被伊朗從中央通報交易貨幣平均匯率的網站上撤下來了,取而代之的是人民幣。隨著美國制裁關於國際上有關國家豁免權的逐步取消,那麼中國作為伊朗傳統的買油大戶,也受到了限制不讓賣伊朗的石油,所以伊朗用歐元和人民幣來替代美元賣石油標價的反制措施,效果可以說就大打折扣,不僅原有的生產、銷售被迫降到了歷史最低水平,其他重要物資的外貿上也遭受到了嚴重打壓。為此,伊朗又想出了另外一個辦法來對抗美元交易系統的制約,這裡就要說一下受到美國經濟制裁的伊朗的那些難兄難弟,像委內瑞拉和俄羅斯。委內瑞拉被美國制裁之後,通漲是一飛衝天,貨幣上的零都寫不下去了,國內的通貨膨脹率最高達到了3000%多,買東西的錢用秤來稱,那麼未來躲避美國的石油制裁、規避美元結算,委內瑞拉想出了一招,以石油幣來出售結算石油,成為首個擁有以石油儲備為支撐的本國加密貨幣,並用於結算石油交易的國家,它寄希望於石油幣能打破美元的封鎖,走出被美元限制商貿的困境。受委內瑞拉這一舉措的啟發,伊朗和俄羅斯為了繞開美國的制裁,開始放棄石油美元貿易,打造與石油、黃金為基準的數字貨幣交易方式,利用數字貨幣去中心化、不可追蹤等特點,躲開美元的結算,規避制裁。伊朗在2019年12月,提議創建一個以石油、黃金等戰略物資為錨定價的加密貨幣,那麼作為對抗美國經濟主導地位的手段之一,達到去美元中心化的目的,以幫助避免金融制裁和對抗美國銀行的金融力量,在包括石油在內的商品和金融結算領域開發替代美國控制的SWIFT系統。那麼SWIFT系統,大家應該聽說過,這是美元主導的全球結算系統,為全球198個國家的7000多家金融機構提供安全信息服務和介面的軟體,為國際社會提供了跨境支付清算的便利,美國可以通過SWIFT的系統,掌握相關國家的個人和組織的交易流水,並依據其在SWIFT的地位,限制或者禁止某些國家通過SWIFT進行結算,從而達到制裁的作用。在美國的制裁之後,伊朗和歐洲開發了其他試圖繞過SWIFT的結算系統,最終都以失敗而告終,所以不管是開發數字貨幣還是現在的1:10000的換幣行動,依然只能最大程度的隱藏他的交易信息,但無論他怎麼使用技巧性的手段,都只是暫時性的、局部性的,根本無法迴避美元主導世界這樣一個生態系統。

貨幣是一個國家以信用為背書的交易手段,它是一個國家在世界範圍內自動形成的實力和口碑決定的,不是技術層面就能決定的,而是由其內在的價值和抵押物,他的信用來決定其價值。美元之所以成為世界默認和推崇的國際貨幣,直接層面上是美國強大的實力決定的,那麼本質上的是用美國持續、恆定的國家信用在做背書、支撐,它是經歷過歷史長期檢驗、自發形成的。相對於世界其他種類的貨幣,美元200多年來一直具有高度的穩定性,沒有發生過劇烈貶值的情況。那麼,這和美國人對美聯儲的天才設計,防止美國政府濫發鈔票這樣一個理念有不可分割的關係。伊朗的貨幣超發,石油價值無法進行國際交換獲得外匯儲備,那麼會導致物資短缺,通脹飆升,這些才是伊朗貨幣出問題的根源。這些問題不解決,伊朗就算換了貨幣,要不了幾年,它還會再換一次,而且會不停的換,那麼問題也就會越來越大,解決不了,直到你的政權土崩瓦解。

其實很多時候,伊朗的情況都會讓我情不自禁的想到了中國。中國和伊朗的有太多相像的地方:兩個都是亞洲國家,都是和美國為敵;伊朗信仰極端的伊斯蘭教和美國人基督教的信仰是衝突的;中國人是極端的共產主義宗教,或者說是極端的唯物論,極端的拜物、拜權,和美國的有神論是衝突的;伊朗在1979年之前曾經非常繁榮,就是1979年到現在才民不聊生;中國在2020年這之前的20年,也可以說是非常繁榮,未來也可能是民不聊生,非常淒慘。伊朗貨幣量是以石油作為抵押,依靠石油出口賺取外匯支撐貨幣的信用;中國貨幣人民幣則是以廉價的工業製成品作為抵押,依靠出口中、低端工業品來賺取外匯支撐的人民幣的信用。當前,伊朗的通脹失控、貨幣崩盤具有兩大條件,而這兩大條件中國也基本上慢慢符合了,所以我認為,未來中國也將走上換幣的道路。第一個條件首先就是外部的制裁和貿易的封鎖。嚴格的來說,伊朗的貨幣危機是從2018年川普(特朗普)退出了伊朗核協議開始的。在此之前,伊朗基本上還可以出口一些石油,通過石油美元在國際上購買糧食等,換取一些基本的生活品。但是川普退出協議之後,伊朗這樣的空間基本上已經沒有了,特別是去年豁免權過了之後,其他所有的國家包括中國、日本、歐盟的國家在內,誰要是買伊朗的石油,那麼所有參與的公司和實體都將受到美國的金融制裁。

中國有幾家公司在豁免權過去之後還在偷偷的買伊朗的石油,結果被美國列入了黑名單,一下子就老實了。他們這一招,可以說所有的國家都怕,更不要說一些銀行和公司了。我們試想,這樣的情況是否會在中國出現?這次疫情之後,美國和日本計畫開始給本國企業補帖,讓企業全部撤離中共國。美國大量從中國轉移本國的醫療產業鏈,像韓國、臺灣、歐洲等企業也加速撤離。在越南、孟加拉國、印尼等東南亞國家和印度、墨西哥等這樣的國家來落地的,就是從中國轉出來的產能。甚至很多中國的企業也在往外轉,未來這些地方如果徹底替代了中國的產業鏈,成為全球的生產基地,中國的世界工廠定位顯然也就不復存在,中國沒有了工業品的出口創匯能力,但是糧食、石油等進口物質都是剛需,是少不了,是需要燒外匯的,那麼中國落到伊朗現在的惡性通脹換幣的地步也就不是不可能了。有人說中國的產業鏈是不可能轉走的,這樣說顯然是看不到全球產業鏈五次大轉移這樣歷史性的趨勢,既然有五次,那麼必定就會有第六次、第七次。不管是生產成本還是中國的反人類行為,基本上已經讓資本產生了辟邪的意識。其實,這種轉移從2014年就已經開始了,那個時候外資就開始慢慢的撤離中國。前兩年已經加劇,去年達到高峰,今年應該也是一個非常高的高峰,目前可以說已經轉移了7年,剩下也就是一到兩年的時間就可以完成徹底性的轉移。

前不久,中國政治局會議上提出的「六保」中有一個保產業鏈,就是對這種危機的一個反應。如果世界各國再對中國進行封鎖、索賠,中國最終必然會退回到計畫經濟的孤立狀態,和世界斷絕貿易往來,徹底脫鉤,那麼一旦到了這一步,匯率和通脹的問題可能比伊朗更嚴重,這是第一點。第二點,兩個國家的內部貨幣都是超發,伊朗石油無法出口,其財政虧空,然後呢,通過大量發行國債來印鈔,這是伊朗彌補財政虧空的一個主要手段。那麼伊朗物價上漲的一個非常主要的原因,就是因為他的貨幣過度的發行。其實說到這一點,中國的貨幣發行絲毫也不遜色,甚至可以說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三月份,中國的M2已經達到了208萬億人民幣,而中國的GDP也只有100萬億左右。M2和GDP之比,基本上是衡量一個國家貨幣超發的一個重要指標,中國的這個指標已經達到了200%。

看貨幣是否超發,看一下美國這個錨、看一下美國發行貨幣的情況就知道了。美聯儲發行貨幣有一個科學的專業指標,就是M2和GDP的比值。這個比值要求低於0.7,剛才我說的中國已經達到了200%,而美國只有70%。如果美國這個比值大於70%,意味著他的貨幣是超發的,未來將帶來貨幣的大幅度貶值,自身就算有充足的國債做擔保,美聯儲也不能再發行美元。近百年來這個指標一直都保持在0.6上下波動,從來沒有超過0.7這個警戒線。大家想想,美國是70%,中國是200%,哪個國家的貨幣超發,超發嚴重程度基本上一目瞭然了。中國的m2是美國和歐洲的總和,但是它的經濟體量的只有美國和歐洲總合的三分之一。可以說,中國的貨幣超發已經是非常嚴重。那麼按照我的推算,如果中國放開外匯管制,美元對人民幣的真實的匯率應該是1:20左右,就像伊朗存在黑市一樣,伊朗黑市的美元價格是官方公布價格的四倍,如果中國未來外匯緊張,也會出現黑市的,其實中國現在就有黑市,它的價格和官方是不一樣的。那麼未來這個黑市可能會更加瘋狂,只是因為中國現在的大量的貨幣被能樓市鎖死了,那麼貨幣的洪水對物價的衝擊,現在還沒有完全體現出來。但是現在中國的物價上漲,其實對樓市就是一個擠壓效應,未來樓市的洪水如果引到物價上來,那是不得了的事情。不管是外部的封鎖和世界的脫鉤,還是說內部的貨幣超發,基本上都達到了換幣的程度,未來的人民幣比伊朗的裡亞爾更有換幣的必要。其實人民幣換幣早在1955年的時候就進行過一次,只是大家不知道而已。因為之前第1套人民幣超發非常嚴重,加上有戰爭,所以1955年就以1:10000的比例發行了第2套人民幣,也就是在第1套人民幣的基礎上抹去了四個零(我不知道為什麼很多國家換幣,都是抹四個零,不是抹三個零、抹兩個零)。我覺得中國可能會重複一次,所以未來如果要再來一次的話,中國1955年的換幣經驗也能派上用場。更何況,中國正在推行的數字貨幣,三年內將達到50%的流通貨幣量,那麼這個速度也許會更快。三到五年之內,流通中所有的紙幣、硬幣全部被替換成數字貨幣也不是不可能的。如果真到了這一步,那麼中國的換幣就不存在伊朗的新幣和舊幣同時流通的問題。

數字貨幣換幣不管是從印刷成本上還是從時間成本上都有巨大的優勢。畢竟在人民幣的數字貨幣上抹去四個零,比在全國流通的紙幣上抹去四個零應該是容易的很多,基本上可以一鍵式的完成。這一點是我當初在做數字貨幣那期節目裡面沒有說到。說我們這一代人不幸,因為有很多「奇葩」的百年一遇的災難都被我們撞上了,好像世界末日一樣,就像現在。說我們有幸,是因為我們能在有生之年見證很多人一輩子都無法見證的事情,這也是一種可遇而不可求的機遇,也是一種幸運。伊朗的被制裁、閉關鎖國以及貨幣的崩盤更換,我覺得都是對未來人民幣的一個預言。

我相信,我一定能看到人民幣崩盤換幣的那一天;我相信我所有的預言,一定會一個一個兌現!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葉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