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轉乾坤 這些諫臣只說一句話就辦到了

百諫圖 作者:懷忍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直言似針砭,但是忠言常逆耳。有的人善諫,他們圓融智慧之語,能成人之美,三言兩語就能見效。看兩位善諫之臣,如何挽回死棋局,達到起死回生的「諫效」。

翟黃善諫魏文侯

戰國初期,魏文侯(公元前472年―前396年)是魏國百年霸業的奠基人,讓魏國在戰國七雄中最先展露頭角。他是個很好學的人,司馬遷記載著這一點「自孔子卒後,七十子之徒散游諸侯,大者為師傅卿相,小者友教士大夫,或隱而不見。……是時獨魏文侯好學。」

魏文侯很講信用,普遍受到當時各國敬重。秦國曾想攻伐魏國,有人講了魏文侯禮賢下士又有仁德:「魏君(*文侯)賢人是禮,國人稱仁,上下和合,未可圖也。」讓秦國一時放棄攻打魏國,魏文侯從此在諸侯之間享有讚譽。

魏文侯和諸大夫宴飲時,總要大夫們評論一下他這個君王當得如何。在一次宴飲中,魏文侯又讓臣下輪番說一說。有人說魏文侯有智慧,輪到任座時,任座說:「吾王不是賢君,攻下中山國[1] 不封弟,而封給自己的兒子,由此可知吾王不是賢能的君主。」文侯聽了心中不高興,不悅之情表現在臉上。任座看到了文侯不快的臉色,就離席快步走了出去。

下一個輪到翟黃,翟黃說:「吾王是賢君,臣下聽說君主賢能,那麼他的臣子就會正言直諫。現在從任座的正言直諫來看,吾王真是賢能的君主呀!」

文侯聽了歡喜說道:「可以讓任座返回來嗎?」

翟黃對答:「怎會不可以呢?臣聽說忠臣盡忠職守,而不敢遠走客死外鄉。任座應該還在門邊。」

翟黃就前往查看,任座果然還在門邊。翟黃就告訴他文侯召見他,任座就再入宴會廳。這時文侯看到他返回,離開王座下階迎接他,宴會中一直讓他坐在上客的位置。

魏文侯如果沒有翟黃,幾乎失去一個忠臣。翟黃能夠順應君主的心理來彰顯賢臣,能成人之美,讓雙方都很受用並能正向發揮長處,真是個不簡單的善諫者呀!

翟黃就前往查看,任座果然還在門邊。圖為《帝鑑圖說》插圖《賓禮故人》(公有領域)

弦章和晏子勸諫齊景公

春秋時代齊人晏嬰(?~公元前500年),是個高德智慧又善諫的賢相,人稱晏子。他歷事齊靈公、莊公,在齊景公時任相。我們來看看他怎樣發揮善諫長才,讓齊景公停止喝酒,破解了僵局,甚至改變了一個好臣子的命運。

有一次,齊景公飲酒七日七夜不止,不僅醉酒,政事也停擺了。大臣弦章看了心裡焦急,忍不住進宮以死直諫:「吾王縱慾飲酒七日七夜不休不止,臣章願請君停止喝酒!不然,就將章賜死吧。」景公聽了他的話,心裡很不樂。

晏子入宮見景公。景公就對他說道:「弦章進諫寡人說: 『願君停止酒吧!不然,就讓章賜死。 』如果寡人就這般聽從他不喝酒了,則是君王受制於臣子;不聽他的,寡人又愛惜他,不願他死啊!」

晏子馬上說:「弘章遇到吾君真是幸運啊!如果讓他遇到夏桀、商紂那樣的君主,弘章早死無疑了。」

聽完晏子的話,景公釋然開懷,於是就停止喝酒了。而弦章這方呢,他的死諫也見了效,他也保全了性命。晏子真是個好臣相,讓君臣雙方都得以展現出最好的作為。

晏子死後十七年,齊景公宮中的臣子都對景公阿諛奉承以求利,沒有人說逆耳的忠言。有一次齊景公飲宴大夫,大夫們都一口奉承他。弦章來了,景公對他說:「章!自晏子死後,寡人就不再聽到不善的事了。」

弦章的勸諫能力經過十七年已經提昇了不少,具有晏子遺風,他答說:「君好之,則臣服之;君嗜之,則臣食之。」他進一步舉喻說,「尺蠖這種昆蟲吃了黃色的樹葉花果身子就是黃色,吃了青綠色樹葉花果就是青綠色。」

景公警覺道:「善!吾不吃諂臣的諂媚話語了。」

《呂氏春秋》說「敗莫敗於不自知」!「存亡安危,勿求於外,務在自知」,但是人不容易「自知」,在上位的人主尤其是容易陷入不自知的迷障,所以需要直言之臣以舉過失。直言之士就像準繩規矩一般,「欲知平直,則必準繩;欲知方圓,則必規矩;人主欲自知,則必直士」。直言之臣似針砭,直言又善諫之臣則是針砭中的美玉瑰寶,激發人主的道德之光。

註[1] 魏文侯令樂羊將而攻中山,使太子擊守之,三年而拔之。樂羊返而論功。

資料來源:

《呂氏春秋.勸學》
《晏子春秋.內篇.諫上》
《晏子春秋集釋.第八卷外篇第八》

@*#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