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中共逆天釀大禍 大法慈悲喚良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020年5月13日,是第21個「世界法輪大法日」。這是1999年7月20日中共發動迫害法輪功以來,法輪功學員以和平、理性的方式講真相21周年紀念日。進入2020年,因中共人禍導致「中共病毒」在武漢爆發、蔓延全中國、蔓延全世界、給全球帶來深重災難之際,中共仍在迫害法輪功。

有人說,中共之亡始於1999年開始迫害法輪功時,我深以為然。回首過去21年,我向中共最高層講真相,大體經歷了4個階段:

第一階段:1999年5月7日至2008年7月10日

1999年5月7日,我寫了致江澤民的信《法輪大法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寄給7位十五屆中共政治局常委。之後,不停地講真相,一直講到十六屆9位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國人大委員長副委員長,全國政協主席副主席,國務院總理、副總理、國務委員,國務院所屬委、部、局、辦主要領導;中共中央所屬委、部、局、辦主要領導,全國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黨委書記,100個縣(市)委書記,100所高校校長(院長),100家報刊雜誌總編等。

其中,許多信是寫給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的,並寄給江澤民,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宋平等13位退休老幹部。

我講真相,全部是寄掛號信,用的是真名、真姓、真地址。為確認我寄的掛號信是否收到,我到郵局查詢過900多封信,除9封信「途中丟失」外,其餘全部「妥投」。2007年7月,我編輯了一本《我給胡錦濤、何勇、干以勝寫信、寄信、查信的相關證據》。

在9封信「途中丟失」後,2007年3月初至4月初,我多次騎自行車到北京市西城區德勝街道辦事處610辦公室官員韓軍的辦公室送信。每次韓軍都親筆寫了收條。這些收條都是書面文字證據。

這個階段,我被非法剝奪工作權7年多。關於法輪功真相,我講得清清楚楚。從江澤民到韓軍,從宋平等13位老幹部到時任中共黨魁胡錦濤,都知道迫害法輪功是錯的。但是,中共仍執意繼續迫害。

第二階段:2008年7月11日至2013年7月10日

這個階段,我蒙冤坐牢5年。在徹底失去人身自由、中共專政機器隨時可置我於死地的情況下,我通過寫檢舉信、控告信、上訴狀,堅持向公、檢、法、司官員講真相。

在這些檢舉信、控告信、上訴狀中,我白紙黑字向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賀國強,時任公安部長孟建柱,北京市國家安全局的鑑定人,北京市公安局的鑑定人,北京市西城區檢察院檢察官陸俊釗,北京市西城區法院法官徐麗文,北京市西城區看守所所長張寶利(音),北京市前進監獄副監獄長曹利華,北京市前進監獄獄警柳剛,中國傳媒大學出版社社長蔡翔,北京市西城區德勝街道辦事處610辦公室官員韓軍等,各索賠1000萬元人民幣,共計超過1億元人民幣。中共的公、檢、法、司官員,從下到上,直至江澤民,沒有一個官員敢說一個「不」字。

5年間,我在特殊的地方——監獄,以特殊的方式——索賠,以無權、無錢、無自由的「最弱勢」,對有權、有錢、有自由的「最強勢」,堅持講清法輪功真相,證明中共迫害法輪功是在犯罪。我每索賠1000萬,相當敲一次警鐘。一路走來,警鐘長鳴。但是,迫害仍在持續。

第三階段:2013年7月11日至2015年1月21日

這個階段,我繼續以寄掛號信的方式,向中共黨魁習近平,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王歧山,時任中央書記處書記、中紀委副書記趙洪祝,時任中紀委辦公廳主任劉明波,時任中紀委辦公廳辦公室主任陳浩等,講清法輪功真相。

這個階段,我被迫失業1年零5個多月。習近平等都明知迫害法輪功是錯的,但是,他們整天忙於從江澤民、曾慶紅手中奪權,迫害法輪功的機器仍在運轉。

第四階段:2015年1月22日至2020年5月10日

2015年1月22日,我從北京飛抵美國紐約。至今5年多來,我在新唐人、大紀元、希望之聲發表大量文章,堅持向習近平等講真相。2016年,作為特邀嘉賓,我參加了新唐人電視台拍攝的訪談節目《細語人生——一個中紀委人的人生故事》(一、二、三)。

與此同時,我還通過中國大陸的朋友給中紀委監察部領導寄信。2015年5月25日,我寫了《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一封信——寫在3000年才開一次花的優曇婆羅花在世界各地盛開之際》,6月2日,以掛號信方式,寄給時任中央書記處書記、中紀委副書記趙洪祝,掛號憑證是:XA13747596561。

我還給中紀委副書記李書磊,中紀委祕書長楊曉超,中紀委辦公廳主任李春生,中紀委法規室主任馬述森、中紀委研究室主任苗慶旺等寄過信。比如,2018年8月2日,我寫了致習近平的信《在偉大的法輪佛法面前必須恭恭敬敬》,寄給苗慶旺轉習近平收。

但是,5年多來,習近平為了奪權、保權、保黨,還在聽任迫害法輪功的那架破機器繼續運轉。

21年來 我失去了很多

1999年7月20日,我被「隔離審查」之後,一位中紀委官員對我說,你斷送了「錦繡前程」。我明白他的意思。以我現有的條件,1995年就是副處級官員,30多歲,法學博士,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的撰稿人之一,領導信任、器重,如果我不在法輪功問題上向江澤民講真話,而是順著仕途往上走,很可能會得到提拔重用。

比如,我的同事孫立誠,原來做過中紀委常委傅傑的祕書。後來,一路被提拔重用,當過公安部監察局長,貴州省副省長、公安廳長,山東省副省長、公安廳長,山東省委常委、祕書長,現任山東省委常委、濟南市委書記。

21年來,我被開除黨籍,辭退回家,從最高層一下子被打到最底層,之後被非法監禁5年,從最底層一下子打到「根本不把人當人看」的深牢大獄,被迫失業13年半,沒有1分錢存款、股票、基金,沒有房產、小轎車,經歷了許多異常艱難的時刻。

21年來 我也收穫了許多

千百年來,人類社會最重要的價值觀就是信神,就是「真、善、忍」。21年來,在神的指引下,在「真、善、忍」的指導下,我闖過了許多生死難關,道德、境界不斷昇華,一次又一次見證神跡

2008年11月19日,被關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內的我,寫了致胡錦濤的信《關於依法逮捕周永康的建議》,上交解國建(音)警官,矛頭直指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中共公、檢、法、司的最高領導周永康。無論是北京市西城區法院,還是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對我的這封信,無一人敢說一個「不」字。

2010年1月,被關押在前進監獄內的我,寫了致中紀委副書記干以勝的檢舉信,向前進監獄專門負責迫害法輪功的副監獄長曹利華索賠1000萬元。出乎中國大陸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官員、警官、檢察官、法官、獄警意料之外的是,曹利華也好,整個前進監獄也好,對我的這封信,無一人敢說一個「不」字。

2015年1月22日,我從北京機場離境,飛抵美國紐約,沒遇到一絲一毫的障礙。此前,我讀博士時的導師、被稱為「當代中國著馬克思主義理論家」的高放教授曾對我說:「你絕對去不了美國。」但是,高放教授認為「絕對不可能」的事變成了現實。

中共逆天釀大禍 大法慈悲喚良知

2020年,瘟疫大爆發,是中共持續作惡21年的結果。中共肯定還會繼續作惡下去,直至最後滅亡。不少人從不同的角度預計:此次大瘟疫後,為淘汰中共,可能還有更凶險、更慘烈、死亡人數更多的另一場大瘟疫,將會到來。

什麼是慈悲?我體會,最基本的,就是你對我好,我對你好;你對我不好,我還對你好;更偉大、更感天動地的,則是在中共持續迫害21年的情況下,法輪大法弟子仍無怨無恨,將「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福音,傳給所有有緣人,在「天滅中共」的大淘汰最後到來前,救度一切可救之人。

21年來,全世界法輪功學員,本著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師父「不信良知喚不回」的苦心,在極其艱難困苦的情況下,日復一日,月復一月,年復一年,百遍、千遍、萬遍地喚醒沉睡的良知,絕非「仁至義盡」這個詞所能形容的,許多傳奇故事驚天地、泣鬼神。

如今,「天滅中共」的鼓聲已經敲得震天響,下一場大瘟疫不久將再臨。這裡,我再次奉勸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繼續保黨命不保,抓江滅共是正道;順天而行神必助,擇善而從得善報。為了國家、民族、家人和自己的未來,請選擇正道善道。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