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錫山是這樣來防控山西瘟疫的(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閻錫山不僅是一位軍事將領,同時也是一位有所作為的政治家。他在山西流行的瘟疫中,他此前對山西農村管理模式的改革以及率先設立的防疫總局都對這場瘟疫的防控起到了極大的作用。

在1917年山西省發生瘟疫的時候,當時的中國處於這樣一種背景狀況之下。袁世凱在就任中華民國總統以後,因為加緊推動中央集權化的政策,因而遭遇到了各地的抵制。雖然袁世凱有恢復帝制的野心,但由於遭到了裡裡外外的反對而開始放慢了步伐。

而從1916年袁世凱去世後,一直到蔣介石領導著國軍努力實現重新統一的過程中,中華民國始終存在著既有中央政府,又有地方上以軍事實力為背景實行割據的地方政權。同時還有中共的赤匪在進行著土匪式的掠奪的這樣一種狀況。因此中國一直處於很不穩定的狀態之中。

而就在這極不安定的混亂中,1917年秋天,以山西省為中心發生了一場死了大約16000餘人的瘟疫。當時山西省的政治實權完全掌握在閻錫山的手中。閻錫山出身於山西省的五臺縣,後來進了山西武備學堂,在清政府派遣留學生去日本時,他作為留學生進了日本陸軍士官學校。

閻錫山在日本留學期間受到了革命思想的影響,因而參加了中國同盟會。他在以清朝滅亡為契機的辛亥革命中,率軍參加了山西省的革命派,後來成了山西省的都督,從而掌握了山西省的實權。

當時閻錫山統治山西省的原則是,既與中央政府保持一定的距離,又全力以赴來謀取山西的安定和發展、閻錫山在努力振興實業的同時,也花大力去消滅吸食鴉片、纏足以及男子辮髮等舊的習俗。

當時閻錫山在政治上採用的做法就是,自己不去干涉其他省,從而換來其他省也不來干涉自己。當時這種做法被稱為「山西門羅主義」。而閻錫山的這些做法,也確實使山西獲得了一個時期的安定。

不過就在閻錫山大力推進上述政策時在山西省發生了瘟疫。當時閻錫山採取的做法是,他首先於1918年1月在山西省全境率先設立了防疫總局,而在其下也設立了相應的防疫分局或防疫分站,同時他還從美國大力招募醫生,以此來加強防疫。

當時閻錫山對此所進行的具體做法是,以預防為主,同時將染疫的病人隔離起來。不過在當時的狀況下,可以說,這種做法只有在閻錫山治理下的山西省才首先有了實現的可能。這是因為要推進這種做法,只有政府在相當大的程度上介入當地民眾的生活才能得到貫徹。

閻錫山當時針對治理山西所提出的原則是「保境安民」,即排除來自外部對山西省的干涉,以此來保持山西民眾的生活安寧。在這種想法的指導下,閻錫山對當時農村的村落秩序進行了重組。

其具體做法是,將村落作為自治的基本單位,而由村民們所選出的「村長副」和「閭長」被置於行政的末端位置。不過這種做法的摹本應該還是來自於當時日本的地方行政制度。這跟閻錫山去日本留過學有著很大的關係。而在此基礎上,閻錫山將防疫這個概念提升到「公眾衛生」中一個及其重要的位置。

毋庸置疑,閻錫山對山西農村的秩序所進行的重組以及率先設立防疫總局,對其後的山西防疫起到了極大的作用。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張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