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兆基:中國即使擁千枚核彈頭 實力仍遠不如美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5月8日,《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在微博上突然發出「中國需短時間內把核彈頭增至千枚」的呼聲,再次震驚了中國國內輿論,如果英文媒體跟進,也必然會震驚美國國會。

胡的思路很清晰:美國政客公開與中國為敵,中美衝突在劫難逃,而且美國越來越不理性。對其戰略野心和對華衝動,中國唯有以很強大的意志來應對,而這種意志需要更大核武庫的支撐。

胡的這一思路,絕大部分十分貼切地迎合了中共高層明顯占主流的邏輯。值得注意,此前同樣沸沸揚揚的中美貿易戰中,中共也強調是被迫的,但還避免預言中美關係破裂,而這次疫後追責,中共似乎更有恩斷義絕、反目成仇的準備。

這是因為貿易領域中國只是被指責為不公平,不合理,美國損失並不慘痛,也並不憤怒,疫情則是中共失職禍及全球的無妄之災,生命損失慘重,而中共居然倒打一耙。但實際上面對全球的置疑和氣憤,特別是美國的言辭也前所未有地明確將矛頭對準中共而非中國,雖然一方面中共外交部仍裝作鎮靜,揚言不要妄想離間中共與人民的關係,另一方面,中國國內,也可以想像在中共內部,對抵賴的前景,追責後的聲譽和利益損失不無恐慌,對中美未來全面衝突的預期也明顯加深。

此時,中共在對外依舊唇槍舌劍的同時,將抨擊對象有意集中在美國國務卿而非總統身上,顯然已是一種策略。而兩國貿易代表通話,含糊放話稱疫前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仍將推進落實,不如說是中共聽出特朗普有意將疫責和貿易施壓一箭雙鵰,以貿易戰妥協誘惑特朗普在疫情追責上有所緩和。

因此,唯獨胡錫進的思路中的最後半句,風險陡增。在這個關口將中美對抗的議題猛然提升到核武層面,胡錫進即使不是蓄意火上澆油,也要算近年中共內部深為惱火的「低級紅、高級黑」(即以拙劣手法假意維護中共利益,以求事實上暗中抹黑中共或出難題之效)。

經過多年磨練,相信外界已學會不再因《環球時報》隸屬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社而將胡此言又當作中共暗放信號。而且胡的這一議題也在中國國內甚囂塵上的狂熱民族主義和軍國主義情緒浪潮中司空見慣,倒也真談不上過於突兀和出格。這不得不說是胡的老練之處。

但是,胡點明的也的確是中共在中美面臨對抗的另一潛在領域的長期困境——核軍備競賽。

中國無力與美國展開全面核軍備競賽,少量精幹核武只用於自衛反擊的原則不能輕易改變,這是中共顯然清楚的基本出發點。即使由於美國發展戰略反導能力使中國對美核反擊威懾力削弱,中國也只是反覆表示「將不得不在本國核武器的數量、質量方面做出適當反應」,也採取了行動,但中國同時也面臨壓力——因為這種核擴軍,勢必有義務打破嚴格隱瞞自身核力量規模的一貫政策,增加透明度,以贏得國際社會信任,甚至被核大國和世界和平力量要求加入核裁軍進程。

胡錫進涉嫌泄漏中國軍事機密

這正是胡錫進短時間核彈頭增至千枚,甚至明言「包括至少要有100枚『東風』-41戰略導彈」之語對中共的頭痛之處。有人半開玩笑地調侃胡已泄露國家最高機密,因為他的話如果有內部準確情報依據,則等於向世界暴露了中國核彈頭現在不足千枚,但有能力短時間增至千枚,「東風」-41的目標是至少百枚等關鍵情報。

當然,儘管畢業於解放軍總參情報部的南京國際關係學院,以胡現在的級別,應當也不可能掌握中國核彈頭的準確數量,即使掌握,以其身分也絕對不敢透露。他的「千枚說」無非是基於國際軍控界多年來根據核材料等多種間接情報推測出的中國核武庫規模(比如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SIPRI)2019年鑒的290枚,《環球時報》自己也對內報道過的)加以設想。

比現有規模增加兩倍以上,這個幅度是否是中共最高決策層內部的設想或計劃,無從證實。但是,以中國軍費現有規模和分配比例,以及核工業生產能力衡量,至少「短時間」內增加兩倍完全是「胡侃」。可以說,這個規模很大可能是根據中國要有實力與美國核對抗的需要倒推回來的。胡在這一點上,與北京地下室合租房裡那些屌絲戰略家其實難分伯仲。

然而同樣依據SIPRI 2019,美國核彈頭經過大幅裁減後仍有6185枚。儘管中國近年也不遺餘力地加強核武器實戰能力建設,但美國核武器及其運載工具的性能和核實戰配套能力,包括運行經驗和管理水平仍遠超中國。胡所謂「東風」-41當有百枚,也無異於在說中國核武庫中先進型號的比例也當大大加強。

中俄合力抗美尤如飲鴆止渴

這種情況下,中國總規模增至千枚,到底意味著在何種程度上能加強與美國的核對抗能力,在專業上也是一個非常空洞的課題。其實,中國強國黨們也都清楚,冷戰時期蘇聯要與美國形成核對峙的局面,核武庫規模達到了被稱為MAD(相互確保摧毀)的水平。這個縮寫術語正好是英語的「瘋子」一詞,而且這種摧毀很大可能將毀滅整個地球的生態環境,這正是人類軍備競賽達到頂峰後的辛辣諷刺,也促成了美蘇核裁軍。

即使在所謂美國越來越瘋狂,越來越敵視中國,甚至有對華動用核武器的衝動的前提下,中國想有足夠的核武支撐堅定的對抗意志,千枚的規模恰好是個不上不下的尷尬局面。不過,不要小看中國狂人們的想像力,如果中國能與俄羅斯現有的6500枚核彈頭「雙劍合碧」,星辰大海豈不指日可待?至於這一局面對世界意味著什麼,或者因為在這個聯盟中核彈頭比老大哥少數倍,會不會重演中蘇聯盟中的屈辱一幕,熱血沸騰之下哪顧得了那許多。

胡的「千枚論」對大國戰略格局的影響可能不大,但胡錫進認為,中國現有核武器每天都在「塑造美國精英們對中國的態度」,專家的「核武器夠用就行了」像「孩童一樣天真」,因為美國「只相信實力」,他甚至急切地鼓吹中美對抗在即,「我們沒多少時間圍繞該不該增加核彈頭扯淡,需要只爭朝夕」,連迫切需要的政策研討也企圖跳過。

更重要的是,這種狂熱的更深層理由是「美國正瘋狂敵視和打擊中國」。這一邏輯既秉承蘇式暴力哲學,又兼具新時代叢林法則色彩,但其本質不過是中共轉移疫情失職壓力和國內其他矛盾,掩蓋自身意識形態嚴重倒退和對外瘋狂挑釁的老套路,卻可能因為中國社會,以至部分決策層中的民族主義和軍國主義情緒而被普遍認同。而針對這種人造的外敵威脅,在軍事對抗上也技不如人的中共有可能放任手下狂徒一步升級至恐怖的核對抗,這種無知無畏值得全人類高度憂慮和警惕。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責任編輯:李明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