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銘:「六一零」的「祕密經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之中,封鎖輿論、控制民眾,中共都擺在明面上,並不忌諱外界獲知。然而,在龐大的維穩人員公安、派出所的身後,卻隱藏著一個「附體」,不掛牌、不對外、不公開——這就是政法委之下的「610」辦公室。無論疫情多麼嚴重,這個已經存在了二十餘年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祕密警察機構,還在為虎作倀。百姓遭受瘟疫的苦難,中共卻對疫災中不畏生死傳遞「真、善、忍」福音的法輪功學員,持續不斷的殘酷迫害。

據明慧網信息統計,2020年1月至4月,有89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其中,1月份判刑42人,2月份判刑18人,3月份判刑16人,4月份判刑13人。

一份內部文件透露出的「祕密經費

最近,一份北京市房山區政法委的《2018年項目執行情況表》內部文件被傳至海外,披露了它在2018年執行了哪些項目。

該項目的列表顯示,房山區政法委利用北京市和房山區的財政撥款,在2018年花費金額總計2916.70萬元。值得一提的是,這些項目主要投入「610」辦公室的維穩費用,並不見諸於房山區政法委的公開預算,是一筆「祕密經費」。換言之,這些都是中共政法委實施的不能見光的項目。

北京房山區政法委《2018年項目執行情況表》顯示:

1、雪亮工程——監控系統;
2、鐵路聯防——監控鐵路客運;
3、「綜治(綜合治理)」(610辦公室);
——政法委為了誣衊和迫害法輪功而專門「製作宣傳水杯,調料罐,筆袋、圍裙、橫幅標語等,並發放到24個鄉鎮街道、燕山工委及4個街道」,來推行污衊法輪功的洗腦宣傳。
——房山「610」的加拿大「境外鬥爭」項目顯示,主要是房山「610」赴加拿大蒙特利爾、多倫多、渥太華三地的工作經費。比如,向海外華人灌輸中共誣衊法輪功的洗腦宣傳的社區居民座談會,以及與加拿大《華僑時報》合作出版週刊、印發40萬張宣傳頁等等。
4、防範上訪;
5、「610」法制教育學校;
中共的所謂「法制教育學校」,隸屬於「610」辦公室,是中共對法輪功學員實施強制(暴力)洗腦迫害的黑監獄。
6、媒體宣傳。

房山區政法委《2018年項目執行情況表》中,前兩項「雪亮工程」、「鐵路聯防」、「群防群治」等這些「維穩」項目,目標都包括迫害法輪功,尤其是打壓、阻止法輪功學員向中國民眾傳播真相。

這印證了,政法委每年的實際開銷遠遠超出了中共公布的預算支出金額,而且其執行的多數項目都見不得光,不能在公開預算中被暴露,這也就是中共所謂的兩會「預算」通報,每年都是大而化之,不了了之,一筆帶過的原因之一。

然而,政法委的預算開支只不過是中共龐大的維穩機器中一個協調部門的開銷而已,只是中共巨額維穩支出中的滄海一粟,公安、法院、檢察院、各企事業單位、街道、村鎮,又需要多少的「維穩」經費?

2018年、2019年中共發布的預算數據顯示,「中央級」公共安全開支約2000億人民幣左右。公共安全開支俗稱「維穩費」。長期追蹤中共維穩費的香港學者呂秉權指,2018年、2019年維穩真實開支逾萬億,已連續多年來超過了國防支出。這些用於監控民眾、迫害佛法修煉人的國家巨資,如果劃撥於疫情檢測的研究,何至於檢測盒準確率只有30%,被進口的其他國家頻頻退貨?

「死亡職位」的超級待遇

從1999年中共以及江澤民集團開始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以來,在「610」職位上為中共賣命的中共「黨徒」,紛紛得到惡報,從中共「610」負責人李東升的鋃鐺入獄,到最近中共公安部「610」負責人孫力軍被抓,「610」辦公室已成為名副其實的「死亡職位」。

在中共體制之內,「610」辦公室早已是人盡皆知的非法機構,除了極少數權利薰心的無知之輩,還在幹這樣傷天害理的差事,更多的人能不干就不幹。這樣的情況下,中共只能以高工資誘惑、招攬「610」人員。

一份中共「610」內部文件顯示,曝光了哈爾濱610人員的工資和獎金、津貼細節。揭示出在貧困的中國東北地區,「610」人員拿到的工資和獎金津貼,是當地人均收入的7~14倍。

哈爾濱「610」辦公室2018年的工資和津貼、獎金統計表顯示,哈爾濱「610」人均年收入高達20萬元左右,而黑龍江省人均年收入僅為1.4萬元~2.9萬元。也就是說,哈爾濱「610辦公室」2018年的人均薪資收入,約是全省城鎮居民人均收入的7倍,是農村居民人均收入的14倍。

即便是在中共的公務員編制內,「610」人員的薪資都遠超同僚。2018年中國大陸網民總結了各省公務員平均薪資,其中,哈爾濱市公務員的平均薪資約為月薪5,700元、換算為年薪6.8萬元。而當年哈爾濱市「610」人均年薪資近20萬元,幾乎是哈爾濱公務員平均薪資的3倍。

「610」人員薪資水平遠超中國民眾人均收入,在中共體制下並非哈爾濱一地的特例,而是普遍現象。據中共雲南省大理州州委「610辦公室」的2018年度部門決算公開報告,其中,州委610的人員經費支出為166.7萬元,即人均收入27.8萬元。而2018年大理州的城鎮居民人均收入3.4萬元,農村居民人均收入1.1萬元。

也就是說,主要靠全國其它地區納稅人繳稅來維持政權的大理州,給「610」人員開出的薪資,是居民收入的8倍,是農民收入的24.5倍。

二十年前開始的抽血民資

從國家財政、稅收中強行劃撥錢款,是1999年「720」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開始的「抽血」行為。

從2000年開始,距離中共權力核心北京周邊省份,山東、河北、遼寧、黑龍江、吉林、北京,成為迫害法輪功最為嚴重的六個省市,政府在人力、物力、財力上不遺餘力,侵蝕民財。

在江澤民眼皮底下的北京,首當其衝從公共財政中大肆抽血: 根據北京1998年至2002年官方財政數據,2001、2002年北京基本建設的財政預算急劇下降,農業和教育支出也於2002年開始回落,而政法支出增長率的排名,卻從1998年的倒數第二躍升至2002年的第一,增長幅度(37%)大於其它所有各項投資預算。而1999年這個分水嶺,恰恰是江氏集團大規模打壓法輪功的開始。

抽血民資、維持高壓,以犧牲整個社會其它各方面的資金需求的增長為代價,是江澤民集團在發動對法輪功迫害之後,用強權高壓、官位允諾、利益輸送,造成的荒唐局面。

中共用於迫害法輪功的維穩費用逐年上漲,而在另一方面,社保、養老金卻連年出現虧空。禍根是江澤民從2000年開始埋下的,作為「一把手」工程,江親自出面,直接調動行政、公檢法、財政、教育、外交等全社會資源迫害法輪功,冠冕堂皇地稱之為「維穩」,正是這個「維穩」,讓老百姓賴以養老、生存的資金變得「不穩」。

中共對於法輪功的迫害一天不停止,其殺雞取卵、豪取民資的「怪圈」就一天也難以擺脫。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李明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