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公務員進京發傳單籲民主 被關精神病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14日訊】「寧願站著死,絕不跪著活。真正的高貴不是這些誹謗侮辱迫害能決定的。」

山東臨沂市人大研究室副研究員豐曉燕因散發民主傳單,被關入臭名昭著的臨沂市第四人民醫院(精神病科)。她的女兒楊清(化名)連日來四處奔走呼籲,才得以見母親一面。豐曉燕在與女兒見面時,對女兒表明了自己不可改變的意志。

楊清表示,母親豐曉燕曾在89年去過天安門廣場,很早就看清中共體制的惡劣。自從公開表達對共產體制的不滿後,她就被禁考職稱、不得升職,也被限制出國。在2003、2004年左右,臨沂政府因對豐曉燕不滿,唆使黑社會人員撞斷她的腰,導致她落下腰椎盤突出的毛病。

2019年,豐曉燕提出退黨退公職,臨沂市人大卻不批准。同年10月,她在所住小區里張貼海報,公開支持香港年輕人的抗爭活動,遭到當地警方打壓。

「可能這個火壓著,最後就這次上王府井發傳單」。楊清說。

今年4月28日,豐曉燕再到北京的王府井散發傳單,要求促進民主改革,改選中國主席,反對社會不公。她遭王府井派出所拘留,並於4月29日被送回臨沂。

在沒進行任何精神方面檢查的情況下,豐曉燕被二十多名警察強行送往臨沂第四人民醫院。楊清從體制內的父親那裏得知,「上面的領導」稱豐曉燕已經「碰觸到底線」,「是精神病也要帶到精神病院,不是精神病也要帶到精神病院。」

警察在強制送往精神病院的過程中,為了把豐曉燕母女二人分開,就掌摑她們的臉,故意讓豐曉燕的身體裸露,並將患有腰椎間盤突出的她在地上拖行。被關入病房後,警方勾結醫生誣衊豐曉燕患精神分裂癥,並強行給她服藥。

母親被抓後,楊清一直極力奔走,四處尋求幫助。她找遍了母親的親戚、市人大領導、市衛健委、市公安局、市委市政府,但所有人通通都是對他採取敷衍了事的態度。她也給中紀委、國家信訪局等等單位寫信,但得不到任何回應。

5月4日,楊清到醫院探視母親,但她們只能在角門隔著玻璃說話。豐曉燕告訴她,自己每天被逼吃一大堆藥。「她說一日三食,每食都是一大把」。楊清說。豐曉燕還表示自服藥以來無法入睡,難以思考,舌頭腫脹,身體酸痛、沉重等。

但是,她無法拒絕服藥。「裏頭的醫生都採取暴力的手段,如果不吃就硬塞進去」。楊清說,「那裏的醫生素質很低,就跟打手一樣的」,「就是(要)把一個正常人強制變成一個精神病。」

楊清在求助信中說,她探視母親到一半的時候,兩名醫生粗魯的阻止她記錄,兩三名保安衝上來搶奪她的手機,在未經許可的情況下翻看手機內容,刪除圖片,並威脅她不要把豐曉燕的事告訴任何人,也不要在網上發布。

此後,醫院禁止楊清再去探望豐曉燕。「所有的路都堵死了,我就十分絕望。我就說那我就不活了,我當時真的想不活了」。楊清說。

5月6日晚10點到12點期間,楊清到醫院門口說自己要跳河,這樣才能出新聞,揭露醫院的暴行。「他們當時聽見了,但是也沒說什麼,還是不讓見我母親」她說。

5月7日凌晨2、3點,楊清來到沂河邊準備跳下去,被一名身份不明的男子攔下。天亮後,她又給醫院打電話,主治醫師潘虹聯繫了醫院監督委員會的一個人,談了半天後終於允許她在醫生的「陪同」下見母親一面。

楊清表示,豐曉燕在見面期間對她說:「寧願站著死,絕不跪著活。真正的高貴不是這些誹謗侮辱迫害能決定的」。她的態度很明確,永遠不會改變主意。

楊清在求助信中寫道,「請幫助我們!共產黨的罪行令人髮指,已經到了不可原諒的地步!請儘快停止這種殘暴行為!否則,我會有一個因強迫服藥而精神病的母親!」

臨沂第四人民醫院一直被外界詬病。2006年1月,該院掛牌成立網絡成癮戒治中心,副院長楊永信兼任網戒中心主任,使用電刺激療法對網癮患者進行「治療」。

自2008年被媒體曝光後,大量民眾認為用電擊虐待患者毫無人道,「讓人生不如死」。此後,美國《科學》雜誌、英國《衛報》等相繼發文,譴責該醫院「摧殘式戒網癮」。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竺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