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黃湛深:海洋公園衰落如香港縮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16日訊】中共肺炎衝擊各國經濟,香港著名旅遊地標海洋公園也面臨倒閉危機,將於6月底破產。曾在海洋公園「哈囉餵」節目擔綱12年主角兼編劇的香港演員黃湛深,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海洋公園由興盛走向衰弱的過程,就是「香港敗壞的縮影」。

「海洋公園的處境,其實是香港的縮影,本來很多機構、公司其實都好端端的,但因為安插了一些紅色資本的人,就變成現在這樣。」去年在「哈囉餵」節目提及反送中話題因而被辭退的黃湛深,2007年進入海洋公園,他親身經歷海洋公園的興盛時期,「前主席盛智文,把海洋公園搞得有聲有色。」

盛智文2004年接任海洋公園主席,直至2014年卸任,海洋公園連續11年盈餘,2008年奪得「全球最佳主題樂園大獎」。不過,前特首梁振英2014年上台,突然改任孔令成出任主席。黃湛深認為,盛智文因提名梁振英對手唐英年競選香港特首,因此得罪梁。

而現任海洋公園主席孔令成,身兼全國政協委員,不僅是「梁粉」,與梁振英關係良好,2017年還擔任林鄭月娥競選辦副主任,並在反送中抗爭期間發表撐警言論。

孔令成上任後至2019年,海洋公園連續4年虧損,「他的業績就一直走下坡,在走下坡之餘,還不斷的搞一些假大空的工程。」

「我很震驚,雖然知道生意沒有以前那麼好,但是料不到那麼誇張。如果不注資,到6月底就關閉了,我怎樣都不想這個結局會發生。」日前香港政府向立法會申請54億預算,資助海洋公園營運一年。

海洋公園開幕於1977年,是港人成長過程的共同記憶,「一個很local(本地)、地道、『貼地』(大眾化)的公園,你能找到很多香港地道的東西,它真的是屬於香港人的樂園。」黃湛深說。

此外也令黃湛深感慨的是,TVB(無線電視)於八、九十年代的輝煌時期,製作出許多膾炙人口的電視劇,也是港人共同的回憶,而今電視台轉變成為政治服務,也如同海洋公園的衰敗過程,「當年香港的明星輸出到日本、韓國、東南亞,等於現在那些韓國明星的級數,全部都是TVB(培養)出來的。」

「TVB有紅色資本進駐後,完全不是做娛樂,完全不是想令香港人開開心心。」黃湛深說:「現在TVB就是為政治服務,完全是False news(假新聞)。」

去年7.21元朗白衣人攻擊事件,TVB的報導見不到暴打市民的白衣人,「就像平行時空一樣,明明是同一件事,可以變成這樣。所以我認為海洋公園是一個縮影,是香港一直敗壞的縮影。」

以下為採訪內容整理。

若得不到注資 海洋公園6月關閉

記者:海洋公園急申請注資,如果不注資的話,下個月就要關閉。你在海洋公園做了十幾年時間,心情怎樣?

黃湛深:啊,心情真是不開心的,沒有估計到惡化速度會這麼快,之前注資106億,說要翻新一些東西,那時還以為是OK了,只想那些東西更漂亮一些,但是,議員質詢海洋公園的CE,CE就說海洋公園用剩4億,而這4億只能夠用到年底。

其實那一刻,我想全體員工都非常驚訝,我是很shocking(震驚)的,沒有想過這樣,雖然知道生意沒有以前那麼好,但是,料不到那麼誇張,接著就是武漢肺炎(中共肺炎),如果不注資,到6月底就關閉了,現在已經是5月中了,迫在眉睫,我怎樣都不想這個結局會發生。

盛智文時期曾獲國際獎 孔令成胡亂揮霍

記者:前特首梁振英在Facebook(臉書)上說,海洋公園是香港「攬炒」(玉石俱焚)的受害旅遊景點,你怎麼看?

黃湛深:如果講起他,我就一肚子火了,他以前的壞事就無謂講了,我們集中在海洋公園這件事上。

眾所周知,我們的前主席盛智文,他把海洋公園搞得有聲有色。其實更早,盛智文還沒有擔任主席之前,海洋公園也都有過和現在一樣,說要關閉、倒閉。那時的海洋公園實在是有些落後和簡陋,盛智文他擔起主席職位,其實很多人真是不知道,他是一個非受薪的職位,他一塊錢都沒有拿,他純粹是掏心出來幫海洋公園。他接了手之後,幫海洋公園想辦法,這個「哈囉餵」真是他想出來的,因為他有很多外國的經驗,他知道人們在外國的主題樂園喜歡玩什麼,他把哈囉餵這個文化,帶到了海洋公園,接著開始把周邊所有的東西一起改革,一直變到在2013、14年,其實是把海洋公園完全的、徹底的改變,我們曾經拿過一個獎,「全球最佳主題樂園」,是主席和前CE在任的時候得到的。

689(梁振英)在2014年跟唐英年的選舉,盛智文提名唐英年去選舉特首,非常支持唐英年。唐英年輸了之後,盛智文只有一個月的時間通知,就要他落馬。然後換了孔令成,他是現在「香港再出發」聯合提名人的其中一人。他是梁粉,加入梁粉(陣營)之後,他的業績就一直走下坡,一直走下坡,在走下坡之餘,還要不斷的搞一些假大空的工程。如果不搞那些工程,海洋公園是沒有問題的,那些設施仍然可以令遊客(玩得)很開心,很滿意的過一天。

但他在不斷的搞很多工程出來,例如海洋公園有一個正門,那裡原本有一個show(表演)叫做「雙龍奇緣」,就是一個噴水池,同時間有火在水上(製造出煙火效果),這個技術是很困難的,水火不容,竟然有些火在湖上面噴出來,然後還有一些mapping(映射)的東西,噴水池像一個幕,就投射一些影像在幕上,即是水幕,老實說,很多香港人都沒有看過這一個show。但是他(孔令成)不要這一個show。

記者:那麼有創意,水火不相容也能製造出來,他也不要?

黃湛深:他不要之餘,還將噴水池,我們叫做「湖」,它其實很大,將湖填平了,搞另一個新的show,找來了太陽劇場,Cirque du Soleil,即是國際知名的一個沒有動物的馬戲藝術團,找那些導演來,「諗橋」(去創作劇本),然後作全球招聘表演者,一起做一個新的show,10多分鐘不到20分鐘。那場show花了多少錢?整件事由工程,即是將湖填平,然後搞其它燈光、舞台、導演、創作,還要從外國請演員來,2億。如果你(海洋公園)在立法會說現金流僅剩4億元,如果你知道自己沒有錢時,你還會不會花二億去做(那個show)?

記者:之前表演節目原本做得很好,不用替代的,為什麼要搞新的東西,要浪費金錢?

黃湛深:我不敢去想,我不敢去想,我真不知道,但你問我孔先生跟盛智文相比,就是「蚊脾同牛脾」(實力懸殊)。倒過來說,甚至乎有些聲音說(海洋公園)變成是他(孔令成)的後花園,變成是他私人玩樂的地方。

紅色資本注入 令海洋公園TVB等風光不再

記者:通過兩位聲明的對比,孔令成是不是像大陸的官員去營運一間公司?

黃湛深:唉,這個我不太熟悉,但大家都說,現在海洋公園的Situation(處境),其實是香港的縮影,本來很多機構、公司其實都好端端的,但因為安插了一些紅色資本的人,就變成現在這樣。即老實說,大家都罵CCTVB(無線電視),其實問心,如果我們不加上「CC」兩個字,我們回顧八、九十年代,TVB其實是令香港人引以為傲的,即是「六叔」邵逸夫年代的TVB。

TVB為政治服務 全是假新聞

記者:沒錯,以前在大陸天天都看TVB的劇集,有很多集體回憶。

黃湛深:現在每個人都追捧韓星,但是當年香港的明星是輸出到日本、韓國、東南亞,等於現在那些韓國明星的級數,全部都是TVB(培養)出來的。

TVB有紅色資本進駐後,完全不是做娛樂,完全不是想令香港人開開心心。

記者:它(中共)很重視文藝界,嚴格控制文藝界,為什麼要電影審查呢?因為這是要為政治服務的。

黃湛深:現在TVB就是為政治服務,它將TVB的新聞報導完全是為政治服務的,完全是False news(假新聞)。

記者:沒錯,就像721事件,見不到TVB拍白衣人,我們採訪時市民也說:「如果看TVB,那一刻就不會知道真相」。

黃湛深:死定了。

記者:是啊,唯有看獨立媒體,或者大紀元的報導才能知道真相。

黃湛深:就像平行時空一樣,明明是同一件事,可以變成這樣。所以我認為海洋公園是一個縮影,是香港一直敗壞的縮影。

記者:如果回顧歷史的話,從2014年盛智文落台之後,海洋公園開始走下坡,虧損得很厲害,與梁振英是否有關係?

黃湛深:我不敢想,是否跟當年他帶他的女兒梁齊昕、老婆「龍蝦」,不知道是否因為他進了海洋公園後受到了冷待,排隊輪候很久,他懷恨在心,到他做了地位「超然」的特首之後,就要報復。現在他在臉書上發出的post(貼文),其實想「攬炒」(玉石俱焚)的是他,一心想把事情搞砸的是他。

記者:明明不關他的事,他卻要出來說幾句。

黃湛深:很多事情都不關他的事,《蘋果日報》頭版也不關他的事,他硬要做這些事情

海洋公園假大空風氣 不再貼地

記者:你在海洋公園做了多長時間,你最難忘的是什麼?

真的有十幾年了,2004年到現在。盛智文比我早一點(入職),因為我們算算「哈囉餵」,到今年2020年便20週年。其實我們去年很開心,因為20週年便會大肆慶祝,10週年時我們也同樣的大肆慶祝,是很值得紀念的,沒有想過(海洋公園)的營運費只能維持到6月底。

人們經常重提一些舊時的事物,好像荔園啟德遊樂場,還有一個在沙田大圍,叫青龍水上樂園,我以前住在沙田,我看著它由盛轉衰,但怎麼說都好,海洋公園真是有它存在的價值。

記者:為什麼大家喜歡海洋公園?它帶了什麼集體回憶或者什麼感受給香港人?

黃湛深:一個很local(本地)、地道、「貼地」(大眾化)的公園,應該說它現在未必是「貼地」的,現在它做了很多假大空的東西出來,但它以前的情況是,它有一些low tech(低技術)的東西,大家進入公園後會感受到「這是香港(的公園)」,不會像迪士尼那樣,迪士尼真的好像帶你去到一個夢幻的世界,令你相信自己到了美國大街,你會看見森林、河流,它令你好像整個人跳出了香港。

海洋公園卻剛好相反,你進入海洋公園後,你仍然能找到很多香港地道的東西,它真的是屬於香港人的樂園,一個公園。

記者:保護動物的人,都很擔心海洋公園裡7000隻動物未來?

黃湛深:我自己也是心繫海洋公園,我看到很多不同的文章,其中我看的一篇文章說,我想坊間的人會說花那麼多錢,一定是用來養動物,一定是用來支付電費,浪費金錢,原來不是這樣的,海洋公園曾出過年報,雖然它不是上市公司,但可能因為它是公營機構,它需要把整件事透明的讓公眾知道,其實飼養動物的錢是占很少的,相對來說,人工(工資),營運費最多是用在人工方面。

記者:假大空的工程,明明是好的東西,它卻推倒重來,跟大陸一樣。

黃湛深:現在眼見海洋公園的外貌,其實它已經是翻新過的,但那個年份還未到十年,如果我用自己大概的記憶,應該是2011、12、13年左右,不斷的翻新、翻新,現在裡面有很多之前翻新的設施,其實已經要維修,那維修費是很昂貴的,你想不到原來停車場會有個洞,上面那個湖會漏水下來,我會不期然的想,為什麼那些工程會那麼不堪呢?為什麼那架纜車,纜車是海洋公園的標誌,它是42、43年前就已經存在的,它卻沒問題,只不過要定期維持而已,但那些用了十年不到的新設施,有很多地方都要修修補補、修修補補。

記者:工程的背後到底有什麼黑幕呢?其實大家都不知道

黃湛深:不知道、不知道,真的不敢去想。

記者:是的,一個時代的結束,希望有其它東西能令香港人繼續快樂下去,不過現在(香港人)要快樂也很難了。

黃湛深:是的,絶對是的。

點閱【珍言真語】系列視頻。

(轉自香港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