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兆基:為何大陸人無法理解港人爭取民主決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對理解港人訴求的大陸民眾來說,5月24日香港街頭的遊行是意料之中,但北京推出國安法卻是大出意外。有人借用圍棋行話稱此舉為中共「自緊一氣」,但這也讓海內外都深切地認識了北京的瘋狂。

香港當前的問題說到底很簡單,就是港人反對「一國兩制」變「一國一制」。然而何以「兩制」變「一制」,其根源卻是大陸近十幾年的「一國兩智」現象,意思是「一個國家,兩種智商」。

可能很多香港人也沒有認識到,鄧小平的「一國兩制」存在嚴重的先天缺陷,即五十年後怎麼辦?通過「五十年後就更沒有變的道理」之語,他極為含糊地暗示了一種大陸通過「兩制」繁榮昌盛,絲毫不遜西方,從而使制度競賽難題迎刃而解的前景。然而他逃避了這個過程中,大陸在政治上向何處去的根本問題,可以說中國,包括香港台灣,乃至中美關係今天的大部分問題都源自這個逃避。

逃避的結果,就是萬萬沒想到大陸政治倒車一發不可收拾,以致要「一國一制」。國安法只不過是連「兩制」的幌子也不要了的舉動。

大陸人長期被洗腦清醒者只屬少數

當然,「兩種智商」主要還不是指鄧小平和其後來者的智商差距,因為香港的局面之所以危急,主要在於大陸的大多數人根本不能理解港人的訴求,反而支持國安法等一系列倒行逆施。其原因也很簡單,大陸一些「自乾五」的解釋在字面上還頗有道理:「香港國安立法針對的是搞『港獨』、『黑暴』的極少數人。世界上哪個國家可以容忍分裂國家的行為,哪個國家可以容忍恐怖活動。良善市民大可不必擔憂」。

顯然,此處的關鍵在於抓住了「分裂國家」和「暴恐活動」兩點。然而大陸仍然有部分民眾很清楚,這不過是全然不顧民主制度的基本公理,利用民族主義心理,同時操縱輿論,玩弄對「暴恐」的定義權而已。問題是大陸民眾,從50後到00後,無一沒有經歷中共從教育到新聞,持之以恆,如今更變本加厲的洗腦。除了在約30多年真正的改革開放年代有幸學到了普世價值等基本常識並學會反思的少數人,絕大多數在政治常識上等於目不識丁。

中共宣傳機器長期污名化普世價值

更困難的是,香港,以及台灣問題不僅涉及普世價值、普選、三權分立、言論自由等被中共長期污名化的概念,更涉及中國現有各部分形成民族共同體的歷史過程,乃至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體問題,特別是中共政權的合法性等深層次問題。這些問題不僅長期在大陸民眾中得不到澄清,反而被中共文宣機器大肆利用,最近幾年更是借狂熱民族主義之濁流,沉渣泛起。

這些分歧也是大陸民眾在自身家族、親友等眾多密切社會關係中愈發觀念撕裂的主要誘因。從「占中」到「反送中」,關於港人抗爭的信息和圖像即使不被中共網監部門剿殺,也可能在親友和同學、同事的微信群中遭到多數人的嚴詞批評。因此,大陸清醒人士眼看香港成為「唯一一個處於世界頂級發展水平,日常卻需要大學生、歌手、白領下班後正面肉博持槍軍警,拿命抗爭的國際都市」,卻痛心大陸少有同情和聲援。

實際上,大陸蒙昧人口還真顧不上香港,在中共的拙劣治理下,他們一方面焦頭爛額,同時卻自我麻醉。半年前,各國的中國愛國留學生曾搖旗吶喊,勇懟「港獨分裂勢力」,半年後,面對祖國母親親手製造的疫情人禍,他們還一度為祖國抗疫「成就」歡欣鼓舞,同時顧全大局,推遲回國,直到歐美疫情繼起時,他們才發現,各國都積極撤僑,唯獨這個被「戰狼」吳京吹噓為「能把你從世界任何地方接回來」的祖國堅持嚴苛的「五個一」航班政策,使百萬學生付出巨額票價仍滯留海外,苦不堪言。欺世盜名的「人大」代表還有人建議將回國留學生安排到質次價高的職業專科院校就讀,再次暴露這些愛國青年在祖國眼中的身價。

然而,從中共在疫城武漢的作為,以及大批武漢和國內網民對方方等良知聲音的態度來看,我們完全可以設想一種可能:滯留的留學生一旦歸國,要不了幾天就會回頭就咬——我回來了,感恩祖國!別讓那些還沒回國的回來,抗疫成果不能廢了!

大陸青年一方面歌頌黨國一方面甘願被欺凌

一面被專制鐵拳痛揍,一面「一分為二」地肯定祖國的成就和鐵腕、強硬的必須,警惕反華分裂勢力,這樣的頭腦堪稱人格分裂。難以理解嗎?在大陸它已是新常態,互聯網上橫行的全是這些被戲稱為「蛆塊鏈」的青年愛國者。

前日,一個以編造「美國疫情死亡者被製成人肉罐頭」等驚天謠言著稱的微信公眾號「至道學宮」被中共當局銷號。眾多大陸清醒民眾一面歡呼一面再次痛心質疑:究竟是誰創辦了這些毒瘤一般的媒體,又哪裡來的這麼多國人閱讀和打賞,又是誰縱容這些輿論在大陸污水橫流。

其實,瘋狂的造謠者、愚昧的義和拳民不過都是中共當局幾十年如一日開動教育和新聞洗腦機器的產物而已。偶爾封閉個別此類自媒體,只是因為他們暫時不利於中美關係或黨內山頭之爭等技術原因。從根本上,中共對愚民、民眾自愚、互愚、共愚的需要有如呼吸機,一刻也不能拔掉電源。

近日大陸傳出教育部在全國廣泛選派內地「優秀」中小學、幼兒園教師赴港澳開展一年的「教學指導」工作。由港澳政府出錢,請已然製造出上億義和團大腦的大陸教師來「指導教學」,可見大陸對香港現有教育制度「必欲除之而後快」的痛恨,但同時也再清楚不過地凸顯了教育在「一國兩智」中的關鍵作用。

可以相信,香港社會不會接受這樣的「指導」,這些教師一般也沒有膽量和能力與香港師生就政治問題展開公平的辯論。他們的大陸委派者忽略的是,對大陸人洗腦的成功畢竟依靠的是強制和無處不在,就連大陸人翻牆在推特發布某些信息,也能被公安認定為「損害國家利益」,構成尋釁滋事罪。

但我們也可以推測,北京一定會竭力構建起對港人全面的強制權,才能實現「一國一制」,由此將引發怎樣的衝突,難以預料,但其中的慘烈將不難想像。

也有同情者提出,香港之今日完全是2013年之後中共開倒車走回頭路的結果,為避免因「分裂」之名而遭受大陸公眾的不公平對待,港人的新一輪抗爭應以「反回頭路」為主題,這也應能在大陸民間甚至體制內得到相當共鳴,即使不能迫使北京換人,也起碼能使其在香港問題上讓步。

只要逼出分裂恐怖活動鎮壓便順理成章

不過,以大陸輿論管控和社會監控之登峰造極,港人的訴求要爭取大陸社會認同將極為艱難,大陸清醒人群對這樣的局面也充滿無力感。這個策略也忽略了中共集體的一黨私利,在此私利下,中共的利益邏輯不過如此:真普選無異於成就民主典範,絕不能給;要對民主訴求釜底抽薪,就必須全面一制;有反對就鎮壓,只要逼出分離情緒和暴力抗爭就是分裂祖國和恐怖活動,反而順理成章;經濟代價不菲,但對回到毛時代和冷戰格局來說不值一提。

因此,港人將註定在孤獨和被詆毀中守護最後的自由。好在北京的瘋狂也不可能不引起世界的反應,雖然新冷戰格局遠不徹底,很可能一時難有實質的幫助,但長遠來說,國安立法固然將開啟中共在香港特務統治和政治迫害的大門,但由此加速的是國際社會對中共的孤立和合圍。以中國的現狀,要強回毛時代也註定將動盪不安,四面楚歌。中共不管對內對外,像國安立法這樣瘋狂的四面出擊意味著倒車到底,但既倒車又保持國際財源和國內繁榮斷無可能,結果只能是毛時代的貧困和外強中乾,在此基礎上才能開啟新的可能。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